202101012011台灣的山旅(二)-基隆-台北-台南-嘉義

52367ABB-DFCE-4339-8984-B582D9D38E07.JPG - 山行十一年

(靠港基隆碼頭,翻拍自網路)

七、由基隆往台北

白鷺鷥、旅館吾妻

台灣縱貫鐵路幹線如今以基隆為起點,經台北、新竹、台中、台南抵高雄,總長246餘英里。

火車下午4點20分由基隆驛發車,從車窗映入眼簾的台灣風情、被譽為常夏之國的台灣光景,確實漂著濃厚的柔軟氣氛,這和從朝鮮釜山上岸到京城的沿路中令人感到煞風景的寂寥,實在有天壤之別。我的故鄉尚有三、四尺的殘雪,但一週後的今天,令人訝異台灣的稻苗已長出一尺餘,用膝蓋跪在水田中前進的所謂膝行式的搔田草實在很珍奇。另一方面也還有驅使水牛犁田的情形。而不知幾百幾十隻的白鷺鷥,群集在農夫的前後左右,頻頻在搜刮獵物,時而佇立在牛背上,這確實是台灣的有名風景之一。數日後,赴台中、台南時,反而稻苗多矮小而犁田作業多,這可能與收割甘蔗的季節有關,但應該是氣候更加暖和,生長快,所以在空擋時才進行播田工作。稻作全島都是一年二收。

另外映入眼簾而令人珍奇的有鳳梨、香蕉。前者在剛強而附有大形厚葉的莖頭上生出巨大的松毬式一粒果實,實在很勇壯。後者在6尺餘的寬廣柔和的叢葉頭中,垂下累累數層的果實,非常優雅。

我從故鄉出發時所取得的從長岡驛經扶桑丸抵台北驛的連結乘車船券,因為是編號一號的珍貴號碼,因此想要保存留念,就和高頭氏磋商,沒想到原本擬好在台北驛的前一站松山驛下車,然後在該驛另外購買車票的作戰計劃很可惜必須放棄,因為我聽到沼井氏不僅很誠懇地親自到扶桑丸迎接,台灣山岳會的幹部還為了歡迎我們已經在台北驛等候了。

 1E86538B-89EF-41FE-B2EA-3AE1BF03D569.jpeg - 山行十一年

(台北驛,翻拍自網路)

火車下午5點10分抵達台北驛。

月台上,接受到以台灣山岳會代表人生駒高常氏為首的諸位會員與新聞記者們的歡迎。剛好有一團藝人下車,而帶著樂隊前來迎接的一群人進到了月台,在如此憑添熱鬧的混雜中,在二等車廂等候的生駒氏一行因為我們從三等車廂下車而搜尋繞了一圈,真是讓他們空費時間。特別是該氏因為認為我們預約的旅館吾妻在車站前附近過於喧鬧,為了長途疲累的靜養,想要接我們到草山溫泉,並已備好總督府的汽車,真叫人惶恐萬分。

草山溫泉在幾年前今上陛下身居東宮時前來本島行啟之際,很榮幸蒙其登遊以來,草山之名已聲名大噪。

北投溫泉是臺灣首屈一指的溫泉區,但實際上像內地的熱海過於繁榮,並不適合靜養,所以才選高爽且得以展望風景的靜淨之境草山溫泉,不過該溫泉距台北驛約4里,且必須登爬相當的山路,對於數日在船內且不能好好吃一頓的我來說,想到還要在汽車上搖晃,應該很難受,所以就深深拜謝其盛情厚意而予以婉拒。於是就乘坐這輛汽車而投宿在車站前的吾妻(藤井節子)。

一進入室內,就被臺灣日日新報社的攝影班所襲,然後翌日的該社報紙上的斗大標題『憧憬高砂之山而來的內地登山兩大家』下,報導了我們的經歷、行程甚至旅裝,還刊載照片,相當熱鬧非凡,由此亦可窺最近台灣的登山熱勃興之一斑。

之前在月台獲得的生駒氏名片,在混雜之際並無法好好端詳,待回到住宿地方仔細一看,名片最前頭寫著『台灣總督府事務官、兼台灣總督秘書官』,職銜寫著『總督府官房文書課長兼調查課長兼審議室勤務』,另再以墨水寫有『台灣山岳會幹事』。該氏當然是代表台灣山岳會來致歡迎之意,但身居如此重要位置的高等官還親自待歡迎之勞,可以想見我們這次的活動是如何地得到權宜方便,真是不勝感激。

我們此次旅行結束返鄉後,不久生駒氏就轉任台中州知事。

臺灣日日新報社是台灣第一流的新聞社。其編輯主任中曾根武多氏出身我越後的高田,很令人懷舊。

旅館吾妻是該市一流的旅館,客房備有桌上電話,有客戶專屬的女服務人員,也有常雇的車夫。浴室有『三助』幫忙洗背,廁所的設備無話可說。蚊子幾乎看不到,不過為安全起見,還是使用蚊帳。

晚上沼井氏及台北圖書館長山中樵氏來訪,山中氏以前曾任新潟圖書館長,和高頭氏很熟。

C0A3AAD8-E949-4D76-974D-3F6832C05AF9.jpeg - 山行十一年

(吾妻旅館,翻拍自網路)

八、台灣山岳會

有關台灣山岳會的事情方面,一如沼井氏在『山岳』(第22年第3號)中發表的題為『台灣登山界的概觀』文章所說,台灣山岳會是以生駒氏為中心,由警務局保安課長小林光政氏、專賣局杉本良氏及沼井鐵太郎氏、中曾根武多氏等擔任發起人,於大正15年11月8日所設立,並推總務長官後藤文夫氏為會長,將事務所設置於總督府文書課內。目前會員約200人,其大部分為總督府為首的各官廳官吏、 學校教員。因此登山者大多是官界的人員以及學生,離一般的大眾化尚有相當的距離。

一如台灣這種準新開墾殖民地,帶來革新性的產業勃興的同時,其裡面容易流於奢侈放縱之弊風,乃人情之弱點,矯正其弊風,作為剛健質實的氣風的所謂人心奮發的一大要素,在登山風氣的指導與助長上,冀望於該會的未來者實在很多。

7F23239A-8713-42F0-9C8F-70E89215BF19_4_5005_c.jpeg - 山行十一年

(生駒高常,翻拍自網路)

九、台灣神社

劍潭寺

△3月8日 微陰 朝 台北68 夕 台北68

早上打開窗戶,天氣微微陰暗。位於旅館前隔著接到的鐵道飯店庭內,看到呈現淡黃色密穗狀花序而像棕櫚的蒲葵。

來到台灣之後,不禁就會想起故北白川宮殿下的功績,因此立刻去台灣神社參拜就是當然之舉了。

早上在沼井氏的引導下,想要參拜台灣神社,搭淡水線8點20分、台北發車的火車,8點32分在圓山(マルヤマ)驛下車,該處是台北一流的景勝之地的所謂圓山公園。一經過動物園前,就即將接近明治橋。長300尺、橋被區劃成中央是車道、左右是人行道,欄杆上雕鏤著桐葉的美麗石橋架在流水澄淀的深深基隆河上,幾百隻的家鴨四處悠閒的游水。登爬坡道後,抵達全島的鎮守台灣神社。距離台北市北方約1里,是本島唯一的官幣大社,祀奉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大國魂命、大己貴命、少彥名命等四神。神域位於劍潭山的中腹,高燥清淨,後負大直山的青巒、前臨基隆河的碧潭、將台北平野一直線畫分的敕使街道的盡頭之處,亦可指呼台北市街。請求宮司在紀念帖上蓋上社印,赴山麓的劍潭寺參拜。寺廟據說是鄭氏時代所立,祀奉觀音菩薩。支那氏構造的廟宇,令人頗有古雅之感。數位男女頻頻燒香祈禱,虔誠抽籤占卜的神態,看起來到處皆同。

明治橋畔有警官招魂碑,祀奉領臺以來的殉職警官之靈,題字是兒玉總督的揮毫。

劍潭寺的境內、圓山公園、沿道都開著宛如燃燒般的全紅浪漫美花Bussouge(ブッサウゲ),引人注目。這漢字寫成佛桑花或扶桑花的花朵,在沖繩也很多,所以另有琉球木槿(リウキウムクゲ)之名,是花形、大小都很類似木槿(ムクゲ)的灌木,葉是卵形濃綠,其濃紅的花,恰如其分地呈現熱帶固有的色調,也另有相當的淡紅色。在園藝的變種上,也有白色及黃色,也有重辦千瓣的。我曾經在庭園栽種而欣賞其點綴綠樹間的鮮紅之花,但可憐因不堪冬天的寒氣而僅僅一個夏天就枯死了。在內地的夏秋之交,可見開花,但在台灣,則在二月起就已經開花。

沿道上看到一種開著碧紫色的牽牛花(ヒルガホ)。

這附近的山中據說發現了石器時代的遺物。

9D699308-05AC-4BE9-8E02-56E4EA88DAAF_4_5005_c.jpeg - 山行十一年

(台灣神社,翻拍自網路)

十、台灣

地勢、民族、蕃情、行政區

台灣的旅行、台灣的山地之旅上,特別對於全島的地勢蕃情有必要進行考察。

台灣位於距鹿兒島西南641海里的地方,南北約百里,東西約36里,面積約略與九州相當,其人口約420萬,與約850萬的九州相比,之所以僅其一半,是因為山地佔全面積的三分之二,而其山地的大部分是屬於所謂蕃地為蕃人的專屬領域的關係。

由本島的幾乎北端縱走南端的大分水嶺、亦即台灣山脈,位於中央偏右的地方,主由古生層的雲母粘板岩所構成,巍峨摩天的高峰相連,海拔一萬尺以上的山有48座,七千尺以上的高山總數實際上多達115座,真可謂不負高山國之名。其中高於富士山的,以新高山的13035尺首屈一指,次高山的12972尺居第二,秀姑巒山的12650尺第三,馬博拉斯山的12560尺排第四,南湖大山的12531尺算第五,整體的帝國全領土上,富士山排第六名。

攀登本國第一的高峰新高山當然是此次旅行的主眼,另外我也想一探雄鎮北方的次高山以及山頂上的壯麗景致、展望雄偉的所謂天下無雙的南湖大山。

0878E192-3FBC-45CB-9E51-65785C4562E8.png - 山行十年

(台灣高山表,翻拍台灣山岳十五年史)

目前移住本島的內地人約20萬,蕃界內的蕃人約10萬,剩下約390萬亦即佔全人口九成多的是原支那人,行政上稱為本島人。

距今約三百餘年前,台灣島全部是蕃人居住的地方,蕃人亦即是本島的主人翁。

豐臣秀吉發文台灣促其朝貢的文中如是說

『夫日輪所照臨,至海岳山川草木禽蟲,悉莫不受他恩光也。予際欲處慈母胎之時,有瑞夢,其夜已日光滿室,室中如晝,諸人不勝驚懼,相士相聚,占筮之日,及壯年,揮德色於四海,發威光於萬方之奇異也。故不出十年之中而誅不義,之有功,平定海內,異邦遐陬嚮風者,忽出鄉國,遠泛滄海,冠蓋相望,結輙於道,爭先而服從矣。朝鮮國者自往代於本朝有牛耳之盟,久背其約,況又予欲征大明之日,有反謀,此故命諸將伐之,國王出奔國城付一炬也。聞事已急,大明出數十萬援兵雖及戰鬥,終依不得其利,來敕使於本邦肥之前州,而乞降繇之築數十个城營,收兵於朝鮮城中、慶尚道,而屢屢決真偽也。如南蠻琉球者,年年獻土宜,海陸通舟車,而仰我德光,其國未入幕中,不廷之罪彌天,雖然不知四方成享,則非其地疏志,故原田氏奉使命而發船,若是不來朝可令諸將供伐之。生長萬邦者日也,枯渴萬物者亦日也,思之         不具  

 此致高山國         

文祿二歲星集葵巳十一月初五日

日本國前關白 豐臣

 5C2BB452-750F-4BEE-83CB-2417FBE3D677.png - 山行十一年

(豐臣秀吉促台朝貢書,翻拍自網路)

雖然因為當時本島蕃人中並無統一的主政者,所以並無任何回應,但我日本民族從以前即與本島有持續往來,是將其作為淡水、澎湖島、南洋、南支方面通商往來的中繼站,據說今之高雄(舊打狗)稱為高砂,轉而稱為高山國(タカサゴ),也是由日本人所命名。

最近是歐洲列強在東方競相雄飛發展的時代,荷蘭人先佔領本島的高雄、台南一帶,西班牙人割據基隆、淡水附近,漸次謀畫殖民政策,但不久西班牙人被荷蘭人驅逐。

約260餘年前,明朝的遺臣鄭成功率領二萬五千部下,渡來台南,驅逐荷蘭人而占有本島,圖謀恢復明朝,但哀哉背叛其名,最後以不成功而終。然而此事成為動機,爾後對岸支那人的移住行動絡繹不絕,平地肥沃的土地,漸次為支那人所佔領,蕃人不得已而退至山地。

此蕃人的祖先據說是居住於南洋諸島的馬來系統的民族,而由各地藉由海流數度漂流至本島,但因為移住的時間與地點不同的關係,言語風俗也有幾分差異,且散落居住的各部落之間,有相互往來取得聯繫而成為攻守同盟者,也有蕃族相互之間從祖先以來即持續敵對的行動者。目前約有七種族,但同種族間未必一定全部都團結同盟。蕃人基本上軀幹細長,比內地人還高,性情剽悍敏捷,排他觀念強烈,其中據說以居住台灣山脈的北部南湖大山一帶的泰雅人最富獰猛殺伐之氣,居住中部西巒大山東方的布農族以及居住於南部新高山南方的排灣族次之。

佐久間總督的所謂武斷政策,亦即明治43年起至大正3年的五年理蕃計畫的結局,是以三千餘人的警官隊與二個步兵聯隊及山砲隊的一支部隊向他們大加討伐,但山岳高峻,氣象遽變、對他們威脅最大的飛機砲彈的轟炸也不如預期,山砲也受搬運之苦,僅透過機關槍可加以壓制。他們行動機敏,屢屢以勇猛的作戰計劃嘗試夜襲,甚至令討伐隊或部隊陷於全滅的險境。當時的歸順者,悉數收押槍械,其數二萬挺,倘加計領臺以來,則超過三萬挺,但如今仍有身居深山幽谷而不願歸順者,他們往往演出很自豪的馘人首級的慘劇。然而獵人頭者,未必都是未歸順蕃,其動機概述如下

一、即將加入壯年(十七、八歲)的團體時。

二、想要一決爭論上的勝敗時。

三、想要刷洗嫌疑或一雪冤罪時。

四、在娶妻的競爭上想要取得勝利時。

五、想要掃除凶事惡疫時。

六、想要誇耀自己的武勇時。

七、舉行開墾祭典或小米祭的儀式時。

八、企圖自殺的場合,想要找共赴黃泉的同伴時。

總之,他們對於馘首的信念,是祖先流傳下來的遺訓,也是根本道德,這些都在他們首祭時以歌詞表明。

外出馘首稱為出草,他們潛伏在巨樹岩蔭或密叢裡,能堅忍數晝夜的飢渴等候通行的人來到相當近的距離,然後轟然一聲,實際上是百發百中,接著跳出來立刻割其首級,再神出鬼沒一溜煙地奔回蕃社所謂社是指蕃人部落),進行熱鬧的儀式,並作連日連夜的設宴。他們除了對自己部落外,也絕不對同盟部落馘首。而這馘首也隨著教化的漸進,如今已非常罕見。

81E0AEC7-90B4-4173-8436-59E90ADC1DA4.jpeg - 山行十一年

(出草,翻拍自網路)

五年理蕃計畫的大事業以來,他們因感受到官廳的相當威光,而漸次歸順,總督府亦竭力進行教化事業,提供農具種苗,指導及獎勵農耕生活。不過,因為狩獵是他們祖先以來的習慣,也是無上的娛樂,所以各警察官吏駐在所就依其申請,以一週內為期限,貸予槍械並附五發子彈。在台灣,一般行政區域內,稱為警察官吏派出所,一旦進入蕃地,則稱警察官吏駐在所。

成為交通樞紐的道路,不論有無蕃人部落,約每隔一里就有警察官吏駐在所,並由數名乃至十數名巡查駐紮,特別的重要地點,則配置巡查部長或警部補、警部,甚至設置鐵絲網及機關槍。蕃地勤務的警官,主要是採用除隊軍人,並施予蕃語的講習。其薪資與內地相比,相當豐厚。

蕃人部落一般是二、三十戶,七、八十戶以上的極為稀少。一戶的家族大抵有五、六人,不過依種族部落的不同,也有數十人同居的。在其適當的場所則設立州立公學校,並特別配置教員進行蕃童教育,其他部落則權宜上由警官兼任教員。

在如此思子的父母心下,他們對警官,除了畏服的同時,又感受到其恩誼,所以蕃地警官的威力,有超乎想像的地方。

在十數年前,他們很多是從事遊牧的原始生活,進行物物交換,所以對貨幣不覺得有任何價值。從而他們的勞力報酬,必須是棉布、火柴、藥品、食鹽等日用品、裝飾品不可,但如今已漸漸轉為經濟性的生活,且在適當場所有公設交易所,他們在此得到買賣的方便,終於開始體會到貨幣的價值。

蕃人生性淡泊率直純良。然而不肖之徒出入蕃地,趁其低知識而進行欺瞞、煽動,造成再教化上相當的障礙,所以訂定蕃地取締規則,凡是想要入蕃地者,必須具陳其目的、通過區域、期間,再由所轄管郡守(相當於內地原本的郡長)核發入蕃許可證。其手續費每人20錢。不遵守此手續而擅入蕃地者,處予二個月內的禁錮或200圓以下罰緩。所謂蕃地是在一般行政區域外的意思,占本島全體面積的約二分之一。

我想通過的蕃界地區,橫亙六郡,因此就事先拜訪總督府,得到整體的方便措施。

目前的地方行政區,有五州、三廳,州下有五市、四十五郡,州有知事、廳有廳長、郡有郡守、市有市尹。

AD593404-2646-49D7-A8EB-009CBF407061_1_201_a.jpeg - 山行十年
(關山越嶺道望雲峰、玉穗山、新高山,左下崩壞地為玉穗社,翻拍自網路)

 

十一、台北

8日下午,在沼井氏的引導下拜訪總督府,拜會生駒文書課長大人,惠予相當多的方便。該氏在第一高等學校在學時代,曾透過高頭氏所編纂的『日本山嶽誌』,得到極大的登山指引。該氏說,台灣最近的登山風氣越來越蓬勃,所以大受我們來台的刺戢而產生極大鼓舞效果,講來心胸毫無城府,應對極為快活。該氏贈送總督府正在編纂的『台灣事情』、『台灣現勢要覽』、『台灣大觀』、『最近的台灣』、台灣山岳會發行的『新高登山的書籤』、營林所發行的『給阿里山登山者 附新高登山的書籤』等作為參考,另也惠賜寫給和我們登山有關的台中、台南兩州的警務部長(相當內地的警察部長)等其他有關官吏極為鄭重的介紹函,令人不勝感激。在該氏的愛護下,也拜會了與入山有關的警務局理蕃課長、營林所庶務課長。

在生駒課長的盛情下,搭乘總督府的汽車,並由井上一男氏的引導,拜訪台北州廳及博物館,傍晚回到旅館吾妻。

總督府位於市中央,極其宏偉與美輪美奐,巍然聳立的12樓高閣,可以俯瞰全市於腳下。聽說建築費需要300餘萬圓。不論是朝鮮或台灣,總督府廳舍的壯麗之所以有凌駕內地諸官省之觀,乃是對於新歸屬人民的政策之一。

在博物館,由尾崎秀真、松倉鐵藏兩氏引導說明,分為地質、礦物、植物、動物、人類、歷史、教育、農業、林業、水產、工藝、雜項等12部分,以全島的產物為始,亦可窺蕃人的風俗、人情等,是絕佳的參考資料。

9F9FB38C-D817-40B1-AA7A-F8C2A6DA9581.jpeg - 山行十一年
 (尾崎秀真(前排左二),翻拍自網路)

此日早晨,長谷川龜之助氏夫人菊子女士致電說『想要拜會您,不知何時方便?』,但因為正要外出參拜台灣神社,所以就先婉拒。昨天夫婦兩人特地來到月台迎接,並到二等車廂探尋,但並未看到相像的人,所以撲空而返。因為在今早的報紙看到我們來台的報導,所以用電話照會。菊子女士是我的表妹,最近嫁給長谷川氏,但這對新婚夫婦我均未見過,而且我們是從三等車廂下車,當時又很混雜,所以才無法認出人來。長谷川氏是醫學專門學校的教師。於是我在市內巡禮之際,讓汽車稍停一下,與他們見面,並約定日後再會。我們搭進三等車廂一事,對各方面帶來意外的困擾,實在令人心疼。

根據昭和元年底的調查,台北市的人口是20萬5613人,其中內地人5萬6154人。

大正11年市區改正之前,台北市大致分成城內、大稻埕(タイタウテイ)、艋舺(マンカ),城內主要是內地人居住,作為新領土政都的諸機構,大概均設於此處,大稻埕、艋舺主要居住本島人,前者如今主要作為商業區持續發展中,而後者目前已沒落,往昔作為船舶的輻輳河港面貌亦已不在。所謂艋舺聽說是船舟之意。

市區改正之前圍繞城內的城牆,如今已撤除,僅城門寂寞殘存,城牆遺跡,如今變成所謂的三線道路,在道路中央是車道,左右兩側是人行道的邊界中,設有魚板型的低矮堤防,其間栽植的椰子行道樹的樹頭鋪設柔軟的綠色草皮至道路邊緣,其快感是內地所無法品嘗的。

市內的大道路,其中央設寬十間的車道,兩側各有寬二間的人行道。人行道是所謂的亭仔腳(覆亭),大熱天或下雨日都不需要撐傘。這像是我北國地方的所謂雁木(ガンギ),但這和磚瓦製造的沈重感不同。亭仔腳的上部是作為倉庫或住房。

家屋主要是三層的磚瓦或鋼筋水泥做的,道路鋪設柏油,區劃整然,極為清潔,這也是內地所看不到的,不過還沒有電車。

市的東方有步兵聯隊、山砲隊。

晚上沼井、井上兩氏及鹿野忠雄氏來訪,為我們進行旅行日程的製作到深更半夜,實在不勝感激。

我從故鄉出發前,對於台灣山岳資料的圖書蒐集煞費苦心。接到台灣山岳會寄贈其發行的雜誌『台灣山岳』,雖是相當重要的參考,但地圖則令人頗為困擾。雖有取得陸地測量明治30年編輯的暫製20萬分之一圖,但如今許多地名已經更改,山地也如同註記疑問號般,根本無法信賴。雖物色了東京大阪方面的書庫,但看不到可用之資料。待至即將出發之際,才在沼井氏的斡旋下取得30萬分之一台灣全圖(總督府警務局調製),始能一窺詳細的蕃地地勢,然而有特殊狀況的蕃地,僅僅是地圖上的比例尺縮圖,並無法作為行程規劃之用。鹿野氏目前是高等學校的學生,但以飄然單獨之身屢屢跋涉蕃地山岳,出沒於生死之間,是一位持續精進於探訪蕃情、動植物研究調查的奇骨之人。其沈毅精悍的特性,在炯炯的眼神、深鎖的眉宇之間可以判讀。我們的旅行日程主要是基於該氏的意見作成的。此一日程由總督府通知各州郡警察當局,提供了相當的方便。

C3614586-BAB4-4E59-8BFD-7B1AC7989E70_4_5005_c.jpeg - 山行十一年

(步兵聯隊,翻拍自網路)

△3月9日 稍雨 朝 台北66 夕 竹南56

早上在井上、沼井的引導下,搭乘總督府的汽車訪問臺灣日日新報社表達敬意,並參觀沼井任職的專賣局及植物園。

植物園中,在主任佐佐木舜一的說明下,穿梭在珍卉美花之間巡視,在諸多熱帶植物之中,特別是屬於棕櫚科的多種多樣椰子類,其葉極其濃綠、風姿雄壯,予人一種快感。

台北公園中,兒玉總督的大理石像,訴說了其功績的偉大。

昨日台灣山岳會的諸位幹部擔任發起人,原本計畫為我們以台灣料理舉辦歡迎晚餐會,不巧接到久宮殿下崩殂的公報,所以延期。發起人的諸位力勸我們多留台北幾天進行市內及附近的遊覽,但如此一來感覺有惶恐之處,所以就突然踏上入山之途。

FF0E32B4-D0D6-433C-AD52-A663AB41AB03.jpeg - 山行十一年

(植物園,翻拍自秋惠文庫)

十二、由台北往台南

台中州廳、北回歸線標塔、台南神社、入番許可證

在沼井、井上兩氏及旅館吾妻的主婦、掌櫃們的歡送下,搭上了下午3點57分台北出發的火車。台北驛前高高聳立著縱貫鐵道建設技師長長谷川謹介氏的銅像,引人注目。

在台灣,火車的車掌稱為車長。在車長室的乘務員3人中,有1位是內地人,所以特別沿路做種種說明。

一渡過新店溪的鐵橋,水田寬廣開闊,右邊觀音山兀自聳立,左邊蕃地的群山遠遠霞翳在雲霧裡。一經過本島首屈一指的富豪林本源豪邸的板橋驛,因為淡水河上游的大嵙崁(ダイクワカン)附近一帶的山地出產煤礦,所以山子腳、鶯歌的二個車站中,煤炭堆積如山。以茶產地聞名的桃園附近,不論是平地或丘陵,到處是一望無際的茶園,裁剪整齊的團團樹根,其整然的區劃引人注目。

7點通過新竹州廳所在地的新竹驛,同36分在竹南驛下車,闇夜中,憑藉孤寂的電燈光線,投宿在鹽田旅館。在我們前後也有提著大行李的3位客人,所以幾乎是客滿狀態。

板橋舊稱枋橋(バンキャウ)。擁有巨萬財富的林本源,領臺以來,因在我日本治下感覺不快,而赴支那本土不歸,其豪邸庭園據說是重現阿房宮之賦的純支那式建築美而極其豪奢,一時並擁有三千的士兵,如今已由家族分管。

 6359C2C1-6188-4B2B-9009-4D91C5AED670.jpeg - 山行十一年

(長谷川謹介銅像,翻拍自網路)

本島北部是茶的主產地,桃園是其集散中心,佔全島產額的七成以上。台灣茶有烏龍(ウウロン)茶、包種(パウチョン)茶、紅茶、綠茶等,但主要為烏龍茶與包種茶。特別是前者香氣芳烈、風味醇厚,備受賞用。

桃園街是原粵族(廣東省)的移住地,所以與相鄰的新竹街是原閩族(福建省)的移民地在對照上非常有趣。所謂街相當於內地的町。

桃園的東南9里半,可透過輕便鐵路抵達地景勝之地角板山(カッパンザン)。此地的蕃人已經沐浴在教化中而人才輩出。土地海拔高度2100尺,腳下俯瞰大嵙崁溪的清流,東方近可仰望插天山(海拔6338尺),南眺大霸尖(ダイハセン)山11729尺的奇鋒,以風景之雄偉聞名,是大正14年秩父宮殿下曾經來遊的蕃地。

在台灣,站內的叫賣中,幾乎沒有不聽到蜜柑與香蕉叫賣聲的地方,蜜柑以新竹為中心,附近新埔所產的蜜柑,以顆肉豐美、風味佳良聞名,目前這個時節,是椪柑(ポンカン)的品種。

竹南驛是山線(台中縣)與海線的分歧點。我們搭乘的列車如果是山線,則於晚上的10點37分抵達台中,但這樣實在太晚了,所以才在竹南驛下車,投宿鹽田旅館。館主聽說是山口縣人,透過報紙知道我們登山的事情,所以似乎對我們盡量優惠。支那式紅磚瓦的家屋中裝上西洋風的玻璃,在玄關的一方有理髮廳,看起來是兼營。台灣的理髮廳看到的是『理髮館』、『調髮館』、『美髮館』的看板,果然是文字之國,可以窺見到支那式的表達。

廁所是經過紅磚瓦簷道的奇形結構。浴室是微暗的突出式建物,但年輕的女服務生來仔細幫忙洗背,博得高頭氏的讚賞。

食膳方面,是雞肉與生雞蛋、蒸蛋的雞料理為主,也有紅目鰱(アカメ)的海魚生魚片及及燉煮。這魚又名『赤目鯛』或『夷鯛』,形體似鯛、體稍長,鱗甚細,因其紅色甚濃且皮很硬,所以是用剝的來料理,肉味甚佳。之前踏上台灣神社參拜之途時,曾在明治橋上,看到小販擔著很多前行的,就是這種魚。

69E9D9DC-7280-4276-8985-B1DCACDC9D9F.jpeg - 山行十一年

(桃源街今昔,翻拍自網路)

3月10日 陰 朝 竹南56 夕 台南60

早餐前散步街道時,看到很多苦楝的行道樹。吐著新綠的芽鮮豔地在晨風中搖曳,此一予人優雅柔和之感的淡紫花朵,我在幾年前5月下旬的九州旅行中,有一直觀賞過。此地目前是花蕾狀態,但台中以南則是盛開。與九州地方相比,花色稍淡。此樹與相思樹一起作為行道樹或庭園樹充當觀賞之用,又是個很好的薪炭材料。在台北植物園看到的所謂『發芽時即散發香氣』的印度產苦楝樹,是常綠樹,其葉子枝態很像紅淡比(サカキ)。

此地看到南瓜、牽牛花等成熟的花朵,玉蜀黍已經成熟。

看到走在路上的本島人幾乎都是赤腳。婦人們用像袋子的東西揹小孩子的樣子,是背包式的。

鹽田旅館的對向斜側看到寫著『新華軒理髮館』的看板。

竹南驛賣店中,有看到新高羊羹的貨品。

早上8點8分搭上竹南發車的火車。以石油聞名的苗栗驛,是蜜柑、枇杷的主產地,其叫賣聲極為高亢。也看到有評價本島第一的西瓜。

此邊目前是甘蔗收割最繁忙的時期。也看到用黃牛或水牛拉著堆積如山的車子、用汽車搬運的以及裝入數台貨車的。

火車在緩上的斜坡中速力變鈍。沿道的崖側多是紅色黏土。有青紫色的牽牛花、淡桃色的薊花,也有山櫻花(ヤマツヅジ)。這種櫻花葉子較小,密生著鮮豔的紅赤色花朵,其爛漫的樣子,惹人注目。

新竹、苗栗一帶,看得到所謂中央山脈北方雄鎮的次高山及大雪山。但此日全天為雲霧所鎖。

縱貫線中最高點的十六分(ジウロクフン)停車場中,看到寫有『海拔1220尺』的標柱。

一出長長的隧道,渡過大安溪的鐵橋,眼界豁然開朗,水田遠遠相連,經過本島特產最上米的所謂主要米產地葫蘆墩(コロトン)的豐原(トヨハラ)驛,11點2分在台中驛下車。

豐原舊名葫蘆墩,是八仙山的入口。八仙山位於由此處上溯大甲溪約20里的地方,是由中央山脈中部的重鎮合歡山向西分歧的支脈中連嶺主峰白姑大山的西方以檜木、樟樹為主的森林,號稱所謂本島三大森林之一,又近年來被票選為台灣八景之一的景勝之地。

6F23D272-CE71-4EC1-9B0F-29613B97A7EF_4_5005_c.jpeg - 山行十一年

(豐原神社,翻拍自網路)

豐原附近有殖產局的蔗苗養成所。本島甘蔗的品種,經過數次的選汰,目前採用爪哇產的優良品種,在栽培及製糖的改良與糖政上設施進步的結果下,最近的產額約七億五千萬斤,其價格約一億七千萬圓,與本島產米的價格在伯仲之間,可充內地的需要,更高興的是看到日漸繁盛的出口。

我們之所以在台中驛下車,是因為這次跋涉的山岳,其大部分為台中州的管轄地區,所以想拜會州廳,以取得種種的方便。谷內田君在停車場充當看守人員,我和高頭氏驅人力車拜訪警務部長兒玉魯一氏,但該氏出差視察八通關道路,所以與警務課長熊井才吉氏會面。該氏說,兒玉氏因為天候關係,本日預定從八通關攀登新高山。

回返時,在車站這一側的鐵道俱樂部吃一頓25錢附有煎蛋、糖煮碗豆、醬菜等簡單副食的午餐。

台中市距台北百哩,距台南99哩,約位於兩者的中間,人口4萬4千人中,內地人約1萬1千。土地高燥、氣候溫和,綠川、柳川流貫市中,所以很多架橋,市區井然,其瀟灑之風光,確實令人聯想起京都。行道樹中亦有相思樹,但目前只有比藤還大型的莢果而無葉的闊莢合歡(ビルマネム)惹人注目。

有步兵大隊。有台灣新聞社。有據說是本島首屈一指的香蕉市場。被認為台灣代表性水果的香蕉,全島到處都有種植,但其正宗產地為台中,佔全島產額的七成強。昭和元年的全島輸出量約二億萬斤,其價格達1400萬圓,成為重要的產業。香蕉從樹頭一直發芽生長,然後逐漸開花結果,所以一年內可收獲。果實垂下8段乃至12段的房狀,一房的重量二、三十斤,但聽說偶有達百斤者。一根香蕉的形狀成弓形,所以有芎蕉(キンチョ)之名,本島人概稱為芭蕉實(バセウノミ)。原產地據說是馬達加斯加島。

搭下午1點46分的列車往台南。從台北以來,本島名產物的相思樹的行道樹一直映入眼簾,但隨著南下,椰子、檳榔樹逐漸變多,有時是行道樹、有時是樹林,越來越有熱帶的氣氛。這一帶是本島第一的平原、所謂的臺中平原,一望數十里,舉目所見如果不是稻田,就是甘蔗田、丘陵地中開闊相連的香蕉。甘蔗目前是收割的最繁忙期,但收割完的蔗田中,有些已經插種切成約七、八寸甘蔗莖,也有新莖已經長成一、二尺的。充分生長的甘蔗莖,其長度達六、七尺乃至十尺,莖皮多為赤褐色,但也有綠色、黃綠色、暗紅色、暗褐紫色的。

EFFB18B4-C6C9-4FE8-81C4-1FCF519CF7B7.jpeg - 山行十一年

(台灣新聞社,翻拍自網路)

在參拜台灣神社的途中,看到各處有將甘蔗莖並排在銷售的店面,把甘蔗切成一尺長,然後將前頭四、五寸的地方削皮後放著

,這部分的顏色是黃白色。莖皮多紫色,這意味著是比較甜的甘蔗。不光是小孩,連大人都來買這甘蔗,然後邊走邊啃、吸汁後,隨地吐渣,這副光景在火車上也看得到。很像是東京人的烤蕃薯與大阪人的昆布之類的。這個甘蔗啃起來,稍嫌青臭味,但據說有清涼止渴的功效。

從台中一帶往南,在車上常常看到和這不同的嚼檳榔光景。檳榔的果實是桃形,長一寸餘,將之切成數片,塗上蠣殼灰,再包上老藤葉後咬嚼,其吐出的暗紅色汁液,像是吐血,讓人不快。此一咬嚼者多是婦人,嘴唇染紅,齒黑。他們說這有防瘴氣之效。

觀察火車的乘客,則在北部時內地人比較多,隨著往南,本島人逐漸增加,而且閩族約佔全人口的八成,擁有福建人的風俗習慣,纏足婦人多,有的甚至鞋長僅二寸五分左右,上下火車時,必須扶著別人的肩膀,其不便令人可憐。此一風俗聽說在粵族並沒有。服裝當然是支那式,頭髮看起來和一般支那人一樣,將髮鬢從前面向後收緊綁結,後髮用線長長收攏後束成圓型,然後用髮簪固定,其中也有一種叫銀髻鬃,像是內地的島田髷,綁結更長的頭髮,也有插上髮笄或鮮花的。耳朵掛上金環,也有指環、腕環,甚且也有帶著三、四個並排的金環者。少女們在耳朵、袖口、鞋子掛上小小的鈴鐺,只要一動就發出聲響,讓人感覺一種美麗。不過女學生們,和內地的女學生服裝完全一樣,舉動活潑。本島男子中,有流行洋服而操流利日語者,令人幾乎無法分辨。但屢屢被大蒜的臭味所襲,則和朝鮮、滿洲旅行時一樣。

在員林驛與盛開的苦楝行道樹的淡紫色為伍,夾竹桃的全紅花朵,予人頗為調和之感。這裡的蜜柑、香蕉、鳳梨很有名。

從林內驛開始,竹林很醒目,大都是麻竹,從樹頭密密叢生數十數百幹莖,呈現一大群束的異觀。莖幹高約七、八丈,周圍也有達三呎以上者,將之圓切,可做成木桶。它是名產竹筏的材料,近來頻繁用於製紙的原料。竹節密生竹枝,所以往往會看到烏鴉的巢穴。作為竹籬笆之用的,有一種長刺的本島的特有刺竹。莖圍約一尺五寸,多肉強韌,所以可做建築用,也可做扁擔的材料。扁擔是將這個竹子切成兩半,將切割面朝上擔在肩膀上的樣子,和往昔江州商人相似。所到之處都看得到這種扁擔,可說也是本島的名產之一。

09632836-3C03-424B-AB96-B4AEC22180B8.jpeg - 山行十一年

(林內停車場,翻拍自網路)

根據和我對坐、穿著華美洋服、聽說是岡山縣人的說法,這一帶的土地,在財界景氣好時,一甲地(約一町步)達一萬圓,但如今僅約七千圓。目前播種的稻,在六月底收割,第二期則在十一月收割。第二期的收割量,相較第一期,約少一成五。

列車從嘉義出發後六、七分鐘,右邊、亦即距線路西方一町左右,看到塗成白色的北回歸線標塔。我們由此進入地圖上的熱帶圈,本島約五分之二是屬於此圈內。

8點20分抵達台南。投宿在車站前的東屋旅館(山口富太)。因為旅館主人是我新潟縣村松人的因緣,所以受到悉心的優待。這是當地一流的旅館,予人非常明亮的快感。除了設備優良外,料理亦非常優秀。本島的物價,一般是越往南方越低廉,因此台北旅館吾妻,住宿一晚費用是3圓50錢,台南的東屋旅館是3圓,其他則是2至3圓。一般而言比內地便宜。昭和元年調查的每日雇用工資如下

種別\地區     台北   台中  台南

內地人         2圓      1圓    1圓

本島人        80錢     70錢  70錢

東屋旅館膳食中,有草蝦端上桌。副餐中有添附刀子的水果,所以我詢問高頭氏,原來是木瓜。我因為是初次看到,因此也問了吃法。形狀如甜瓜的橢圓形,長七、八寸,外皮是黃綠色,縱切成兩半,用刀子吃內部的果肉,甜味似甜瓜,有一種佳香。

有分解蛋白質的功能,倘和鳥獸的肉一起煮,則可讓肉質大為變軟。飯後食用,有幫助消化之效。藍色的部分則成為蔬菜,液汁可用於驅蟲劑、防腐劑。台南以南是產地正宗,台北一帶因為稍稍寒冷,所以聽說成果不佳。之後進入蕃地時,海拔低的蕃人也有栽培。這是落葉亞喬木,一年樹幹可長一丈以上,葉是有缺刻的大形掌狀,開白色的花,一株可結數十數百顆果實而逐漸成熟,所以一年內可採收。一名蕃瓜樹(バンクワジュ)、萬壽果(マンジュクワ)或南蠻瓜(ナンバンウリ)。

不論哪裡的旅館,幾乎都會吃到竹筍料理。在台灣,一年中都可採收竹筍,因此其料理法也各式各樣而巧妙。

小碟子中也看得到黑色西瓜的種子。這是鹽炒的東西,所以在台灣各地都會端上桌。大馬路上也有賣。

8FFECE98-6350-43E4-9659-3717A7195389.jpeg - 山行十一年

(東屋旅館,翻拍自網路)

△3月11日 晴 朝 台南60 夕 嘉義65

早餐前散步時,在東屋前的廣場,有一棵蒼鬱的大樹。這是榕樹,幹圍目測二丈餘,是常綠樹,葉似紅淡比而有光澤。從樹枝垂下很多氣根,但沒有觸地者。聽說恆春(カウシュン)一帶的榕樹,氣根也很發達,到處都看得到純林。詢問旅館的女服務生時,說是台灣(松タイワンマツ),雖然和松杉科的松是完全不像的闊葉樹,但本島一般似乎是這樣說。據說材質堅緻、木理錯綜、頗為美麗。

這一天返回嘉義,因為有新高登山準備的必要,所以雖覺得週日早晨的拜訪有點失禮,但還是在7點半拜會台南州廳的執勤人員,訪問了警務部長石井龍豬氏。該氏是理蕃課長,給予我們種種的方便。該氏說去年朝香宮殿下從阿里山登爬祝山(イハイヤマ)(8263尺)之際,他曾與知事一起隨行,殿下始終很有精神地先抵登頂,但知事和他卻因身體肥胖而遙遙落後,一邊喘氣一邊爬地終於登頂,實在惶恐至極。

在理蕃課長大人的引導下,參拜了官幣中社台南神社。

0509DF7A-C6E2-46BC-86A5-2595B2441326_4_5005_c.jpeg - 山行十一年
(台南神社,翻拍自網路)

境內開豁瀟灑。因為想要蓋紀念章,所以就拜訪社務所並遞交名片請求會見。宮司說他和我縣的彌彥神社的宮司齋藤氏是熟朋友,並慎重地引導我們參觀寶物殿。台南是明治28年10月28日北白川宮殿下在陣中的終焉之地。其遺物除當時的軍帽、軍服、軍刀,也藏有擔架、寢台、毛毯等。在殿側中有夫人殿下親植的菩提樹,幹徑長約二尺。令人想起琵琶歌『入台灣』而不禁催人暗淚。

歸途參拜孔子廟,外門的橫匾刻有『全臺首學』。是在鄭成功的參軍陳永華倡議下所創立,在清朝時代,稱為台南學府,俗稱文廟,以大成殿為始,禮樂庫、祠堂相並,呈現純支那式的結構,如今據說仍每年盛大舉行祭典。

此地有荷蘭人的治城赤崁(セキカン)樓(所謂紅毛城)、祭祀鄭成功的開山神社等,但因時間的關係,略去未訪。赤崁是其地名。

台南是本島最古老的舊都,在劉銘傳於台北設置巡撫衙門前,是全島的首府。目前加上安平(アンピン),人口八萬八千,內地人約一萬四千,是本島第二大的都會,相對於台北是政都,感覺這裡是商都。以州廳前兒玉大將的肖像為中心,街道四通八達,公園被認為是本島都市中最具雄偉之趣者。

有步兵聯隊。有台南新報社。

10點19分搭上台南發車的急行列車。三等急行的車資,未滿50哩是20錢、未滿百哩30錢、未滿200哩50錢、200哩以上70錢,所以和內地不同,計算刻度極為細膩。

1309B28B-AD7D-4C29-8408-D43C03276ABE.jpeg - 山行十一年

(台南新報社,翻拍自網路)

10點42分在嘉義驛下車,受到青柳旅館掌櫃的迎接,投宿在車站前的該旅館(宇野貞雄)。昨天通過本站時,曾將本日住宿的事寫在名片背面,並煩請站務人員先通知該旅館。青柳旅館是本地一流的旅館。

車站告示牌寫著『吳鳳廟東2里20町』、『阿里山森林東18里32町』。

為了節省時間,叫了親子丼(70錢)當午餐,午後外出購買登山用品。

嘉義舊名諸羅,聽說乾隆末年林爽文的叛亂時,因單獨力守孤城,所以在嘉許其義的意味下,依敕命而賜予此名。

此地因為明治39年3月的大地震,全倒房屋約七千、死亡人數約1260人,幾乎受到全滅的災害,但如今作為林業、糖業的中心,持續朝向有活力的發達一途。

從停車場抵東方山子頂的所謂停車場道路,是此地的輻輳場所,街道寬廣、整然地景觀予人相當的快感。此一道路中,有新高館等頗為優等的旅館。也有叫新高軒的雜貨店。竹南驛有賣新高羊羹,台北有所謂新高堂的有名書店,有新高牛奶糖、新高饅頭。可以窺出新高山最近是如何變成是風雲人物。

有幾個地方也有攝影館。劇場中也聽得到支那是演劇的熱鬧喧囂樂隊聲。

登山用品上,在此處買了沙丁魚、鮭魚、海苔、福神漬、鳳梨罐頭、鹽鮭、食鹽、砂糖、草鞋等,其他則打算在阿里山沼之平添購。

買入在停車場銷售而由嘉義商工補習學校的學生所製作的檜木材料金剛杖。有『新高登山紀念』的燒印。一隻45錢。

觀察市場,有魚類、豬肉、鳥肉、蛋、蔬菜類,西瓜、木瓜、鳳梨、李子等水果也豐富,特別是新鮮的黃色香蕉堆積如山,最好的香蕉一斤45錢,所以和我故鄉長岡附近的百匁十四、五錢相比,約是六分之一的廉價,木瓜一斤四錢,大的也有一顆三、四斤的。

我想讓家鄉的親人嘗試一下滋味,所以就買了直徑一寸五分、長一丈左右的一根15錢的甘蔗莖,帶回旅館,並切為適當的長度,裝上小郵包,卻被掌櫃的說買貴了。也從店內掛著大正13年全國勸業博覽會中受領金牌賞的嘉義珍商店(店主林炎)買了龍眼飴、香蕉煎餅、砂糖醃製的木瓜及文旦,同時寄出小包郵件,這裡也看得到香蕉羊羹、香蕉飴、龍眼乾等。

龍眼的產地以嘉義為中心,以本島水果之王而備受珍重。三、四月開花,八、九月果子成熟,所以很遺憾無法試吃其生果。這是生長緩慢的常綠亞喬木,像南天成羽狀複葉,呈現出相當光澤的濃綠,所以特別引人注目。副總狀花序中簇生數百小花,果實直徑約一寸、球形密生剛毛,像是海膽的殼。生果有松脂的一種佳香甘味,但無法保鮮二周,所以予以烘乾儲存。

嘉義製材所為殖產局營林所所經營,由阿里山搬出的巨材,在此製材,16萬坪的貯木場中,裝設了新式機械,一年的製材能力達25萬石,其規模之大,號稱東洋第一。

8F830EB2-3F74-4968-870B-79DED7AAAF57_4_5005_c.jpeg - 山行十一年

(嘉義製材所,翻拍自網路)

嘉義郊外,多相思樹,作為行道樹或造林之用。台北板橋、竹南一帶也很多這種行道樹。遠望時,其樹形、葉形像柳樹,但更富深綠光澤。是台灣特有種的有名常綠喬木,葉呈倒披針形的全邊,葉身與葉柄無區分。簇生黃色小形花,長雄蕊多數突出於花冠外,呈雅致的球狀,不過目前花蕾尚小,可作為觀賞之用,也是薪炭的好材料。

此地引起我們注目而發揮熱帶植物的無上風情者,有聖誕紅與梧桐(ワタキリ)。聖誕紅是高數尺的常綠灌木,擁有狹披針形,梢頭的數葉呈鮮艷紅色,宛然如花,惹人注目,且在誘致昆蟲上扮演充份的角色,其間隱然開著綠黃色小花,也相映成趣。

梧桐是本島特有的落葉喬木,花比葉先開,花冠約有四寸,淡紫紅色中密布黃點,頗為美麗。從嘉義郊外橫亙獨立山中,到處都可以看到,作為觀賞之用,庭園也多所種植。材質白色輕軟,用於衣櫃。分布區域據說由阿里山西麓橫亙埔里附近。

這邊的名產中,有一種是壁虎(ヤモリ),形似蜥蜴,長五、六寸,灰色而腹帶白色,我在青柳旅館的廁所,曾在電燈的外面燈罩中看過數隻,入夜更深之後,他們會群聚,發出滋滋的聲音,自由自在地爬繞在房間的牆壁、天花板、蚊帳上。雖是以捕食蚊子為主的益蟲,但給人的感覺不是很好。

此日從嘉義郡守荒木藤吉氏獲得入蕃許可證。

第216號 入蕃許可證

原籍 新潟縣三島郡片貝村

現住所 同上

職業 農 大平晟 64歲

入蕃目的 參觀

入蕃地區 新高山

入蕃期間自昭和3年3月12日至17日

以上准許入蕃 昭和3年3月11日

台南州嘉義郡役所 印

◉注意 本證須於下山時立刻繳回官廳。

0C42BCC1-8A0B-4B2E-93D4-002BAFAEA018_4_5005_c.jpeg - 山行十一年
 (嘉義郡役所,翻拍自網路)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