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354雷人男女愛搞笑

1、一哥們有次應酬喝多了,打車回家,下車一看表,大概是五十多不到六十,他拿出五十元說“給你!”司機說“不行的,要按計價器收費。”他說“就五十,愛要不要!”司機看他喝大了,就不想計較,收了他五十,調轉車頭準備走,剛啟動,他大喊一聲“站住!!!”計程車應聲急?,只見他華麗麗的拿出一張百元大鈔扔給師傅說“小費!!”計程車絕塵而去。。。2、一女人學駕照,路考。前面的那個下車,輪到她了,很緊張!她從右側下車,下車後繞到左側,拉開車門……緊接著一聲大叫:教練!方向盤哪兒去了!考官回頭看她一眼,很平靜地說:你開的是後門&%*3、兒子初一,每週五下午放學接回家 每次都去得早,車停在一出門就能看到的地方。等了45分鐘,這小子出來了。我故意躲起來,這王八小子走到車前一看,車裡沒人,扭頭就走,走了一二百米,我叫他才停住。 小樣兒,老子等你一節課,你一份鐘都不等老子啊!4、一同學,剛做員警。有次出外勤,去抓人,這哥們發了條微博說“我們在伏擊”,結果這條微博被好多人轉了,警局領導也知道了,結果他就被請進去喝茶了,原因是向犯罪分子通風報信、、、

(繼續閱讀)

201304111006穿過城市夜空的船笛聲

深秋的夜晚,我獨自在觀海長廊蹓躂。也許是夜太深了,幾公里長的觀海長廊,見不到幾個人影。月牙時而隱藏在薄薄的雲層裡,時而探出小頭,彷彿在窺視著深藏在樹叢裡的戀人,他們的一舉一動,也無法逃脫月牙的目光。咬著耳朵喁喁細語的戀人,是最幸福的,連遠在萬里之外的嫦娥也羨慕得生起妒忌之心。我放慢腳步,深怕我的粗魯驚恐了他們的好夢。海風吹來,鑽到我的發叢裡,鑽到我的脖子裡,鑽到我耳朵裡,此刻我也有了幸福的感覺。來到一座小亭裡,找一石板凳坐了下來。滿樹的綠葉和鮮艷的花色,在隱隱約約的夜裡變成模糊的黑白相片。我追尋著花香,可惜無法嗅到,大約是讓遊蕩的海風,帶著淡淡的腥臊味,吸走了。一聲低沉而有力的笛聲從海裡傳來,聲音從遠到近,從近到遠,如海上的怒潮翻滾而來,落荒而去,整個夜空被笛聲填得密密實實,不透一絲毫的縫隙。笛聲遠去了,夜又恢復死一般的沉寂。海面很暗淡,船的輪廓很清晰,一百多米長的船身貼在海面向調順島的方向滑動。船後留下一條銀光閃閃的水線,讓海生動起來。輪船的笛聲,曾經給我帶來詩一樣的遐想。二十年前,來到這座城市時,我就住在康順路。從住處的窗口,就能看到這條港灣的一小段。我常常依窗眺望那段海,盼望著能看到船。確實我常常看到船從窗前駛過,那是一幅每每讓我激動的畫卷。我總是猜想這船有多大,裝的是什麼,它從哪裡來,又到哪裡去。我更願意想像它們來自歐洲或美洲,它們穿洋過洲,闖風踏浪,它們颯爽英姿,無異於武俠小說裡飛牆走壁的蒙面劍客。船的笛聲總是出現在夜闌人靜之時,它越過城市的夜空,飄蕩至我的寒舍,我用被單緊緊地把它包住,生怕它在剎那間跑得無蹤無影。低沉恢厚的笛聲,鑽到我的夢裡,我就乘著笛聲跟隨一艘艘巨輪周遊列國。有時夜半驚醒之時,笛聲如濤聲漫到我的耳鼓裡,我馬上滑下床,把目光投向那片黑漆漆的海。讓我最幸福的是有月的光景,且月亮剛好就在東邊地平線不遠處,初月照耀海面,天地唯有那一私處是亮堂堂的。適好有貨輪徐徐劃過,拉起剛勁有力的汽笛,這就是童話,這就是孩提的歌謠。我輕輕閉上眼睛,把它永遠定格在我的心裡,那一刻,就是美酒,就是李白的唐詩,李清照的宋詞。因為愛海,十年前我就在靠海的金沙灣買房。我選擇了從窗口就可看到海,白天黑夜都能聽到濤聲的房子,因前方的空曠,笛聲更是空谷傳響。那時我的孩子慧還小,慧常陪著我一起坐在窗口看海。每到春節,政府都在海邊放煙花,從海上騰起的煙花,在空中炸開,有如天

(繼續閱讀)

201206151426為什麼說珊瑚是動物?

  珊瑚質地堅硬,像是礦物質;展枝桂花,又像是植物。珊瑚是一種低等動物,屬於只有內外兩個胚層的腔腸動物。文章來源:蕭鼎 - 詩意的桑葉 - View - 超級無敵小葡萄 - The Long Tail -

(繼續閱讀)

201204272023你是最好的媽媽

上午值班掛QQ,朋友問:給孩子準備了什麼聖誕禮物?我說沒有準備。她說去買點巧克力吧。我說嗯。空調開著,我在電腦上寫著隨筆,燁子自己做作業,不時過來鬧我一會。晚上給燁子洗頭洗澡後,她要去中百倉儲。我抱著她看窗外,院子裡很靜,從家屬樓裡射出的燈光昏黃幽暗。我說你看外面都黑了,你不怕嗎?她說媽媽抱著我就不怕。我說外面風還大,你不怕冷?她說我把手塞在袖子裡,圍上圍巾就不冷。我說明天去吧,她說明天就沒有聖誕老人。拗不過她,只好下樓。風不是很大,但吹得手生疼。我怕冷,手背上已經凍出幾個水泡,好在還沒有潰瘍。燁子在自行車後唱著兒歌,路上很多行人。燁子說:媽媽,我說有人吧,媽媽是錯的,中百倉儲沒有關門。還沒停穩,燁子就跳下了車。中百大門口排列了很多特價書。燁子直奔過去,仰著腦袋去夠書,少兒書多而雜,她挑選著,然後一頁頁翻閱,看她的認真勁,似乎並不滿足封面的鮮活。風吹著她,小臉小手凍得冰涼。多次催促,她才依依不捨地選了3本,我付完10塊錢,燁子已經進了中百。她站在大門拐角,一雙眼睛盯著飲食店,那邊,幾個大點的孩子在條凳上吃薯條,米花。我問:想吃嗎?她說想。我說那就買吧。她歪頭笑:好吧,謝謝媽媽!來了份套餐:一筒米花,一包薯條,一杯奶茶。我說:回家吃好嗎?燁子說:要在這裡吃,坐在凳子上,媽媽,你坐旁邊,像他們一樣,好不好?對面是一個年輕的爸爸和小女孩。於是,我們坐下來。燁子向嘴裡丟幾顆米花;把薯條蘸點醬,慢慢地嚼,再吸口奶茶,津津有味。大門口人來人往,認識的,不認識的,從我們眼前走過。起身出門的時候,燁子湊在我耳邊說:媽媽,你是最好的媽媽!這個聖誕,女兒三歲多。她說我最好,我想不是因為10元的書和9元的飲食,應該是相伴的感覺。我太忙了,從沒有好好陪她去慢慢品味。騎上車,北方吹來,自行車後的女兒抱緊我的腰,她不知道,我的眼睛濕潤而酸澀。laser的部落格 |Walt Belcher's Hollywood Blog |王鷹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22256父親的電話

這個世界注定有種愛很難說出口,才知道那是謊言。今天給家裡打電話了,很意外是父親接的電話。因為以前總是媽接電話,已經接了三年了。而媽的第一句話總是:“我在廚房做飯,隱約聽見鈴聲響,我趕緊跑了過來,我就知道肯定是你啊。”三年一直未變。而媽的最後有一句話總是:“你爸他正忙著,不和你說話了,他希望你好好讀書,吃好穿好,我們你不要操心。”三年一直未變。每次接媽的電話,我總是很自然地知道她要說什麼,不是聽習慣了她的話,是那顆心在感受,感受著她那份溫情與慈愛。這個世界上注定有種愛突然失去了,才知道珍惜。直到離開了家才開始懷戀媽的嘮叨,其實媽的話永遠都是一門藝術,需要我們用審美的眼光去聆聽。而這次是父親,真的是他,這個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男人,這個我生命中最為熟悉卻又那麼陌生的美女圖片瞬間閃現在我的眼簾,我努力的要尋找他的影子,可是卻無法讓我的心去說服自己,那裡有一塊屬於他的地方。甚至兒時的記憶也只僅僅停留在媽的世界裡,他的模糊的幻境隨時都可能消失。那邊他的聲音,那麼的渾厚,那麼的柔和,那麼的親切。我詫異了,簡直是像做夢一般,隨即冒出一句話:“我媽呢?”父親急促的回答:“她在做飯呢,你大姨來了,正在嚼舌呢。”“哦……”我愣了下,原本以為父親會緊接一句:“我叫你媽來啊!”但是他沒有,他想和我說話了,他這次是主動的找我說話了。這個世界注定有種愛需要說出來,才知道魅力。沉默了片刻,再次聽見父親那熟悉的聲音:“武漢不冷吧?”我心裡咯登一下,“恩,不冷呢。”這次是真的一點都不冷,此時我的整個心都是炙熱的。“家裡還好吧?”“好,好,都好。剛剛收完稻子,只差種地了。”父親響亮的聲音似乎在像我莊嚴的宣告他的勞動成果。“稻子!”,我的腦海隨即閃現出一片金燦燦的稻田,一條窄窄的田埂,我沿著它慢慢前行,後邊是我家那條可愛的黃狗正在無憂無慮的張望,似乎在尋找著什麼。猛然電話那頭父親咳嗽了一下,我的心又咯登了一下。“哦,爸,我們家的花生都拔完了吧?”“早拔了啊,今年種的少,我和你媽

(繼續閱讀)

201204100925一片春雨萬千絲

又到清明,天地空濛,細雨紛飛。我攜一束素花,悄悄地,我來看您——我的父親。在這山嵐流雲、霧靄瀰漫的日子,我靜靜地站在父親您的面前,輕輕地告訴您,我的思念,我的生活,還有我的事業。  默默地,父親您墳前輕搖的春草,紛紛墜落的雨珠,分明是搖曳在我眼前晶亮的記憶,潸然的淚水,如同這四月清明淅淅瀝瀝的雨滴。  作為父親您的小兒子的我,為您的沉默寡言,為您的一心為公,為您的忍辱負重,一生景仰,永誌不忘。而七年前您蒼老的生命嘎然而止,我人生前行中的航標指引突遭中斷,這是怎樣的淚如雨下,情以何堪!父親,在您離去的日子裡,懵懵然,我因您而失去自己;茫茫然,我因您而消沉意志。多少年了,每年的清明時節,我來到這一片山岡看您。年年歲歲,芳草萋萋;歲歲年年,往事歷歷。如今,您一縷煙魂(父親嗜煙如命,故稱煙魂),欲飄往何處?在這清明來臨的日子,您可聽到您的親人自在雨夜哭泣?您可聽到我踏雨而來的足音?您可念起您的小兒子這些年來用筆用文字一步一步實現您曾引以自豪的作家夢想?  父親,這一片山岡依然是當年將您來安息的模樣,只是又平添了幾座墳塋,墳塋周圍的松樹也愈發蔥鬱蒼勁。年年月月的風雨侵蝕,已讓您的墳塋雜草叢生,泥土坍塌。雨中,我小心地清理雜草,用心培土。清明的雨水是否都滲入了泥土直達您的世界,讓您在您的世界裡也能感受這大自然的風風雨雨?我知道,父親,在您的世界裡,很安靜,很平靜,沒有勾心鬥角,沒有爾虞我詐,沒有人世間功名利祿的紛紛揚揚。父親,您在世時,不與官爭,不與人鬥,我知道,那個世界正合您的性格。  把您墳前的泥土剷平,插上香燭,我為您舉行一年一度的祭奠。沒有音樂,只有素花。許多您在世時就很少享用的東西,在您故去的這些年來,我也沒有拿來打擾您。我只想用最平民最原始的方式,讓您在這個「寒食東風」的節日裡,讓您一如往常般的平靜度過。  父親,在來上路看您之前,我先到了老家。老屋內的擺設仍是您走時的樣子,在灶台上我點燃了香燭。燭光搖曳中,您的照片擺在中間。一些紙錢為您燃燒。這些老房子,凝聚了您在世時的心血,您和母親一磚一瓦壘起來的家,像燕子啣泥築巢,曾經是我們兄弟姐妹無憂成長的樂園。如今,大哥一家也搬離老屋,我也從鄉村走進城市,而您留下的老屋,還靜靜地矗立在大榕樹下,是期待著您的回來,還是在守護著一段不被忘卻的歲月?在您曾經生活的這一片老屋,我試圖發現點什麼,但除了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