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222311福建長樂縣鶴上鎮--威武堂(陳元帥廟)裡的遷建碑文

 

(威武堂的進門右側的遷建碑文)

 

據我的認知  台閩地區的宮廟  大部分都是分靈自原鄉大陸

在馬祖西莒的這座陳元帥廟在眾多信仰中 是少有的祖廟

分靈到南竿鐵板. 馬港天后宮 進而到高雄茄萣 大陸福建鶴上. 浙江.大陳等.... 

 

近日 因協助整理去年西莒陳元帥尋根之旅檔案 準備出專輯

於是翻出舊檔案  找到了陳元帥在大陸的廟宇-威武堂的一塊遷建碑文

原來   我們去年尋根的威武堂廟舊址 是在欣賞福州戲曲的大禮堂位址

(也就是我們吃飯所在的貞姑祠東邊)

 

我試著把他整理出來 讓有興趣的朋友共同來研究

一起來為廟宇文化盡一份心力

------------------------------------------------

遷建碑文全文如下:

遷建湯銘公忠烈祠碑序

 

史載民國孟昭涵縣志第二十六卷忠義列傳

 

忠烈愛國英雄湯銘公陳韜,幼名又新,字貞盤,邑廩生,苦讀練劍宏志礪節,

 

滿清入關,公從戎衛國,據海島抗清。鄭成功嘉公忠義,封護國將軍,公頻舉攻襲,屢創清兵。

 

因眾寡懸殊,轉陣海戰,猶以一當百,殺敵無數,拼至刀折力盡,全家沉舟,殉國海濱。人撈得

 

英軀,神色如生,慕公忠烈,立祠祀之。

 

本鄉禮房元炳公,同各房眾亦建祠於義姑祠東邊,以公之成仁日仲春二十一為紀祀節,歷三百餘

 

年矣。一九六六年,公社建禮堂,徵用祠址,七六年,義智信各房擇址再建新祠,俾以紀念忠烈

 

之英靈,鄉眾近襄踴躍,遠仰殷切,爰將捐資者勒石為誌而垂不朽。

 

公元一九八八年,裔侄孫通香敬書

 

(以下捐款人略)

------------------------------------------------------------------------------

延伸閱讀:

                   白犬島陳將軍,南台灣揚威名

                                             馬祖通訊第45199753劉家國(馬祖資訊網站長)

 1955120,國防部軍事發言人宣布,我一江山守軍經過61小時又12分鐘浴血戰鬥後,堅守島上的720名守軍全部壯烈成仁,一江山戰役宣告結束。

 一江山失守,大陳島岌岌可危,於是台灣方面決定棄守大陳,轉進台灣。27,一支由159艘各型艦艇編成的中美特遣艦隊,在短短五天作業中,把島上25000軍民全部安然運抵台灣。

 在倉皇告別家園的隊伍中,島上唯一的閩東移民聚落「大小埔」,全村500多位居民一路護送、追隨著「陳大戈」神轎,飄洋過海,最後在南台灣一處靠海的村莊定居了下來。1990年,來自全省各地的陳大戈信徒,集資新台幣3000多萬元重修「威武廟」,廟址佔地300多坪,坐落高雄縣茄定鄉白雲村白砂路六號。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座由浙江大陳人供奉的「威武廟」,竟是清朝年間從福建白犬島(現西莒島)分爐而來,後來隨著大陳島撤退,在南台灣落地生根,進而發揚光大,最後成為大陳旅台鄉親的信仰重鎮。

 閩東白犬大陳陳大戈,他們之間串連起來,是一則「族群、信仰和移民」的古老故事。

閩東人移民浙江大陳島

 四月,南台灣午后的陽光,灑在路邊「三山境威武廟」的黃瓦紅牆上,閃閃發光,廟頂繁複瑰麗的龍鳳雕像,栩栩如生,昂首欲飛。

 在巍峨壯觀的廟宇旁邊,大陳眷村「南田新村」尤其顯得低矮灰暗。廟宇總管翁聲餘是一位八十歲老人,他操著一口長樂腔的福州話說,早年他們的祖先都是從長樂、琅岐一帶遷居到大陳島大小埔,靠海為生,「陳大戈」是祖先從白犬島分爐而來,迄今約兩百多年。他特別提醒:「現在陳大戈已經升格『威烈侯』,我們不再叫他『陳將軍』了。」

 明清兩朝以來,閩東一帶由於人口過剩,除了向南洋地區移民外,在國內,則是沿著白犬、東沙從海上向北找生路,目前已知最北的閩東移民聚落,就是浙江省溫嶺外海的大陳島,距離家鄉長樂縣約200多海里。南田新村一位名叫曹土法的老先生表示,以當年「麻纜船」(一種運魚的商用帆船,林金炎著作中誤植為「貓纜船」)的速度,如果順風順流,從大陳到福州約需兩、三天航程;早年他們祖先有人走陸路從浙江溫嶺往返福州,一趟回鄉之路,要走上15天左右。

 大小埔是一個小漁村,在1955年撤退時住有500多人,村裡以翁、陳兩姓為大姓。翁聲餘說,他們家族是在曾祖父那代從琅岐島「海嶼」遷來大陳島討生活,到他為止已經傳了第四代。村裡尚有林、李、周、劉、曹等雜姓,其中另一大姓是「嶺南」陳姓,雜姓曹姓則屬「曹朱」人。

 現年66歲的曹土法,所講的福州話帶有「大陳腔」,不如翁聲餘來的標準。「小時候,祖母常說,家鄉曹朱村住有1000多灶,人丁很興旺的,家族在祠堂辦喜喪事,要擺三、四百桌才夠坐。」曹土法在大陳島土生土長,娶的也是大陳老婆,這輩子從來不曾回過長樂,「家鄉」對他這一代來說,已經是片斷、遙遠的傳說了。

 大小埔是大陳島上唯一講福州話的村莊,由於經過百年來與當地人通婚、往來,現今遷來台灣的居民,只有男性老年人才會講福州話,村裡女性則大多是大陳人,而年輕一輩也只會說「母語」大陳土話。隨著地緣再一次變遷,數十年來,他們又面臨了另一階段的「本土化」,翁聲餘感慨:「兒子還會聽一點福州話,孫子已經完全聽不懂,他們講的都是國語和台灣話啦!」

陳大戈傳說有三種版本

 研究馬祖列島民俗信仰,最令人迷惑的是:馬祖各島各村都信奉白馬尊王,為什麼西莒島是唯一的例外?

 揭開西莒島民俗信仰之謎,必須先從「陳大戈」的傳說故事談起。

 一位日前剛從大陸回來的西莒田沃村林老先生指出,大陸長樂「鶴上」也有一間「湯銘公廟」,早年從白犬分爐來的,廟裡也記載著陳大戈的生平事蹟。因此,陳大戈的傳說,至今最少有「白犬版」「大陳版」及「鶴上版」三種版本。

 「白犬版」可以稱之為「為民除害版」,以林金炎記載最詳細:

 陳將軍名湯銘,人稱陳大戈,福建長樂縣鶴上(巢堂)人,明末清初武舉人。

 陳將軍生平忠直,願為鄉里抱不平,聽說長樂縣令不仁,虐民無道,決心為民除害,隻身持劍斬了縣令。‥‥‥當時其妹(有人說其女)願跟他逃亡,兄妹駕舟逃亡海上,而官軍追拿甚緊,陳將軍不願落入官軍之手,就將船鑿洞,邊行邊沈。

 林金炎在「馬祖列島記」中說,陳將軍死後,一縷義魂,隨浪漂到今日的青蕃港,屍體被抬到岸上,有一漁民喃喃自語說:「如果你有靈,讓我們今日出海捕獲滿載無頭魚。」漁帆歸時,果然靈驗。

 次日又對屍身許願:「今日出海,如再獲無頭魚滿載,當為你立廟。」歸帆時又如願滿載,於是漁民將屍身抬到今日陳將軍廟的位置,再也抬不動了,於是就在原地埋葬、立廟。

 翁聲餘引述大陳島先人的傳說,可以說是「私梟殺官版」:

 陳大戈原名陳湯銘,鶴上人。約在清朝康熙年間,長樂縣令下令追緝販賣私鹽,雷厲風行,斷了私梟財路,於是有三十六路人馬聚集會商,陳大戈自告奮勇,隻身前往斬殺縣令。

 陳大戈闖下大禍後,便帶著妹妹逃亡海上,船沈遇難,屍體在東沙附近海面漂流,無人打撈上岸埋葬,後來有一艘漁船經過,向屍身許願說:「如果你能夠保佑我捕獲滿載無頭黃魚,我們就帶你上岸埋葬。」

 後段的傳說跟「白犬版」一樣,由於陳將軍非常威靈、有聖(聖,靈驗之意,見《書經?洪範》),於是被長樂漁民分爐到大陳島,並訂 農曆222日 ,陳大戈遇難日為其壽誕,221晚間設宴祝壽。

 順便一提的是,今年 農曆221日 晚間,坐落茄定鄉的威武廟,廟宇內外席開100多桌,計有一千多位來自台灣各地,甚至遠從國外回來的大陳旅台鄉親,齊聚一堂為陳大戈祝壽。日前廟宇牆上還貼著紅紙:今年收入各種捐獻共計1595200元,廟宇之興旺,可見一斑。

 馬祖方面,白犬島對於陳將軍的祟拜也很隆盛,元宵節期間,全島總計排了十八個暝,而陳將軍的壽誕則是 農曆222日 中午舉行。

 但由於莒光鄉人口嚴重外流,陳將軍的香火大不如前,甚至連香爐都被人偷走了。

 至於田沃村 林老 先生從長樂鶴上「湯銘公廟」帶回來的傳說,可以稱之為「抗倭英雄版」:陳大戈鶴上人,本名陳湯銘,明朝末年福建沿海倭寇為患,鄉人陳大戈糾眾與倭寇對抗,事敗後帶著妹妹逃亡海上,由於不願死在倭寇手上,因而自行沈船,壯烈成仁。

 後來屍體漂到白犬,因其靈驗而被立廟,跟上面兩種版本大致相同。

私梟殺官版,比較較可信

 據研判,以上三種版本,以「大陳版」最真實可信,至於其他兩種版本,都有「美化神明」的傾向,就像莆田林默娘原本是一名女巫,因為「食廟食而亡」,後來卻被歷代信徒美化成為「登山昇天」或「投海救父」,比較起來,長樂私梟陳大戈被後人描述為「武舉人」「為民除害」或「抗倭英雄」,應該同樣是基於美化神明的心態吧。

 至於陳大戈立廟的時間,很可能在明朝末年,但仍有待史家進一步求證。不過,從陳大戈分爐到南北竿、大陳島的事實來看,白犬列島極可能是馬祖最早開發的島嶼。

 馬祖列島為什麼只有白犬島沒有祟拜白馬尊王?

 因為,白犬島已經創造了一尊屬於自已的鄉土保護神,其「威靈」的光芒超越了原鄉的白馬尊王,更由於特定族群與信仰之間的關係,陳大戈的信仰被琅岐人、嶺南人帶往南竿鐵板、牛角、北竿芹壁,甚至遠播浙江大陳島,後來因緣際會被帶到台灣高雄,在異鄉發揚光大,成為全台灣大陳人的信仰重鎮,至今就連鳳山、屏東、林園等大陳眷村都可以找到「威武廟」的蹤跡。

創造鄉土神,馬祖之光

 發現這則「白犬陳大戈,揚名異鄉」的曲折離奇故事,最大的收穫是因此拓展了馬祖歷史研究的眼界。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廣義的「馬祖史」勢必需要伸展到週邊的西洋、浮鷹、四霜、崳山,甚至遠到浙江的大陳島,都要納入研究,因為,在漫漫的時間長流中,這些海上荒遠之島,居民的血緣、神緣及語緣都一脈相承,有著密不可分的源流關係。

 當然,更重要的是,從民俗信仰的發展史來看,馬祖列島大多崇拜諸如白馬尊王、臨 水 夫人、五靈公等原鄉帶來的神明,只有白犬島創造、孕育了一尊本土化神明「陳將軍」,不但回傳長樂鶴上,分爐到南北竿、浙江大陳島,如今陳大戈的信徒更已遍布台灣各地,在閩台兩地的民俗信仰發展史上,可以算是一件值得大書特書的「馬祖之光」!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