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301119Move

其實她一個人住的時間只有三個月,二十多年來.
男人搬走三個月後,有一個女人搬來,暫時填滿房間空蕩的另一半.
兩個月後,那個女人的男人來把女人的行李搬走,房間又空了回來.
半個月後她退租了房間,搬到另一個城市,跟另一個家庭同居著.
那個家庭的女主人離開兩年了,沒有爭吵,沒有怒罵,只是因為無法再繼續笑著呼吸.
男主人一直跟她強調他們還是好朋友.
她沒有懷疑,只是好奇男主人哪一天才能把衣櫃清空.
她其實想不太起來那三個月做了什麼,只記得在那個房間,她失去的比得到的多了很多,很多.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