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010819旅 之一

"記憶這玩意兒真是不可思議。當我身歷其境時,我是一點兒也不去留意那風景。當時我並不覺得它會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也絕沒料到在十八年後,我可能將那一草一木記得這麼清楚。老實說,那時候的我根本不在意什麼風景。我只關心我自己,關心走在我身旁的這個美人,關心我和她之間的關係,然後再回頭來關心自己。不管見到什麼、感受到什麼、想到什麼,結果總會像飛鏢一樣,又飛到自己這一邊來,當時正是這樣一個時代。再說,我那時又在談戀愛,那場戀愛談得也著實辛苦。我根本就沒有氣力再去留意週遭的風景。"  
                                                                                                                  --挪威的森林,村上春樹

轉眼之間,又十月了.我的生活就這樣每天不停地轉啊轉地過去了.到目前為止的2007年,對我來說充滿了許多故事,雖然不盡然都是好聽的故事;2007年我繞著地球跑了大半圈,一月先從台北飛到了DC,六月再從紐約飛到了日內瓦,七月再到倫敦,接著又回到了美國大陸,年底也要在飛回台北.我很幸運也很幸福,一切始於家鄉,而也即將回歸家鄉.

人在異鄉倍思親,當我獨自遊蕩日內瓦街頭時,連聽到英文都會覺得很親切(日內瓦是法語區,雖然我學過法文,但年代久遠矣,不可考).駐足在這個國際城市的一個月中,雖然每天都想著要回家,哪個家都好,不過四星期的課程是真的讓我這隻井底小蛙眼界開闊了太多太多,遇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參觀了聯合國,WTO,紅十字會一堆有的沒的國際組織,讓我知道Blood Diamond是個殘酷的歷史,Lost裡的Mr. Eko是真有其事,軍火之王也是真有其人.我愛看電影,但以前總著眼在"戲劇性",卻常常不願正視被劇本包裝過的故事其實是多麼血淋淋地真實,畢竟還是寧願相信我活在一個還算美好的世界裡.

雜念一多,真的就容易忽略了周遭的美景,一開始的我花了許多時間顧影自憐與咒罵可恨之人,當然還有考試與報告的壓力也是罪魁禍首之一,反而一直到拋開這些心煩的念頭後才真的開始眷戀上街道與來往的人們,實在是太晚開竅,每天上課都能欣賞到如此美景的我,夫復何求呢?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