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312330厭遇紀實

來到這個跟桃園差不多大的小城目前為止一切都還不錯,唯一的缺點就是:厭遇(就是討厭的厭!)。事先聲明,長期觀察下來發現,這跟我長相美貌或打扮性感與否完全無關;在這邊只要有腰就是美女,長頭髮就是性感,或者根本有洞就行。就算我在雪衣底下包得跟隻金魚一樣,還是沒辦法躲過無聊男人的想像與騷擾。

剛來的時候,老是有台灣男性朋友在MSN上問我:「ㄟ~有沒有豔遇啊?唉唷~黑人有啥不好?黑人很猛啊!呵呵~我看妳就在那邊找個黑人不要回來啦~」對於這種腦筋簡單到極點的對話,我總是毫不客氣地回答:「這麼愛老黑,你不會拿你自己的屁股去貼人家的XX?」管他黑白紅黃花,我本來就對這種慾望遊戲沒興趣,別的女人愛拿性證明自己的價值,或男人喜歡拿長度來滿足比自己老二還小的自尊心那是她/他家的事,我不予置評;不要玩到我頭上

但是一個台灣女子來到這亞洲人不多的小城,總是有人對東方風情充滿幻想,精蟲衝腦加上沒教養,短短五個月下來,累積的厭遇已經多到足以讓我對某個膚色的人種產生厭惡心理。

情節輕微的是路上搭訕。剛來的那個月,我凡出門必有黑人半路攔截,朗朗曰:「喔~小姐你她媽的很漂亮喔!我不是壞人啦!我叫XXX啦!啊你結婚沒?我要你的電話啦....%$#︿%*」迎面把我攔下來的、隔著一條街大喊的、還有開著車從我背後經過就停下來搖下車窗的......連臉都沒見到他就可以停車,我簡直懷疑這些人的標準是不是母豬賽貂嬋?更何況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正常人如你我者會沒事在路上看到個妹就去把嗎?這種西門町怪老頭才會做的事可以算是豔遇嗎?對這些人,我的應付方法向來都是腳下不停面無表情地一句 thank you 帶過,或者根本不甩他。反正我都選大白天出門,路上人多比較不怕,通常他們也就算了;但有一次例外。

那天是下午三點多,我從市區的學校分部大樓領了學生證要回家,一路上小心翼翼,好不容易捱到快要出市區的路上,被一個在路邊講電話的傢伙盯上,開始不停地喊 miss miss。我照慣例不鳥他,他居然伸出手來自我介紹,我也不理;但這鍥而不捨的傢伙就這樣跟了兩條街。

我開始覺得慌,因為出了市區有一小段路是沒有什麼人的,再轉一條街就是我家,我可不希望他發現我住哪裡;又走了一條街後,我從路邊商店的玻璃窗瞄見他還跟在我後面,便趕忙轉進這條路上唯一不是酒吧的店:一家舊書店。在裡面摸了十幾分鐘後,旁邊突然多了一個人:居然又是那傢伙!

我想我當時賞的衛生眼一定難看到極點,因為一會兒之後再轉身,他已經出去了。過了半小時之後探頭看出書店櫥窗,也沒有看到他。那次以後,我連白天都很少再踏足市區一步;幸好後來大概附近的無聊男人都碰過我的釘子,討厭的搭訕也不再天天發生。

但是沒想到我人在家中坐,厭遇也可以從天外來,昨天晚上(12/30)發生的事情真的把我嚇壞/氣炸了!

大概晚上八點多,我在家裡看friends,突然聽到窗戶發出爆裂聲。隔著窗簾看不見外面,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是一聲又一聲的爆裂聲加上窗外防火梯的晃動聲,真的把我嚇壞了;難道有人爬上防火梯打算撬開我的窗戶?但是氣密窗一拉就開,何必要用敲的?我嚇得抓了皮包跟手機縮在房門邊,打算一有動靜就衝出去喊救命。

縮到門邊稍微冷靜了一點,我聽出這應該是有人拿小石頭丟我的窗戶。然後有一顆小石頭特別大,發出的聲音特別響,觸動我的憤怒神經。這些人到底是怎樣,我偶爾拉開個窗簾看雪景是犯了誰?老娘可不是什麼傳統東方女子,討厭罵街不表示我溫良恭儉讓,現在竟然欺負到我家窗戶邊上?

我衝到浴室(窗戶比較小,他要丟東西進來比較難)把燈一關,樓下路邊又是一個死黑鬼,還拿著小石頭丟我窗戶。我當場連最後一絲理智都沒了,拉開窗戶用盡力氣大吼:滾!!!!!

黑鬼最討厭的一點就是白目加上自作多情。他居然還問:我可以跟你聊聊天嗎?現在回想起來,我真後悔自己火大到極點時竟然沒想到砸點什麼出去,只吼回去一聲爆怒的NO。

不過,嘿嘿,我也知道他住在哪裡了。但是誰還我打開窗簾看雪景的自由?

回應
我是部落客美食百傑
最近的事
I miss the white X'mas with the Gallaghers SO MUCH....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利樂台灣.我的守護樹
閒時讀書攝影,忙時做飯消遣
不想再漂泊的鳥
找到了夢遊人間的最佳方式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