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817隨想:一千年以後

每當聽到這首歌,腦海中總會出現一幅幅畫面,就像歌裡唱的一樣,心跳亂了節奏,夢也不自由,在荒蕪人煙的廢墟之中,一個男孩一個人在沙漠一樣死寂的黃昏中,獨自面對著快要離開人間的後一片陽光,在等待著,在期盼著——愛時的絕對承諾,他在等候著她的走來,淚脈脈地流著,卻無法承載所以一切她需要的愛。放任無奈,淹沒塵埃,在最後一絲暮光離別了人世,他在深沉地吶喊——別等到一千年以後,世界早已沒了我們,無法深情挽著你的手,親吻你的額頭。我記得在去年四月的那些日子裡,自己遭受太多的挫折,心情苦悶,一個人呆在家裡,一呆就是兩三個星期,一直到五月三日才到學校開始在另一個班裡上課。那時在家裡,心情特別惆悵,幾天裡聽著這首歌,有種濃濃的傷感和憂憤,常常聽著聽著默默的隨著吟唱,哭泣。每當在家中走動,總會想起昔日在學校的風光,每天離開教室,總會有許多女孩子含情脈脈地望著我,我也看著她們,生活挺美的,儘管一個人在風雨中迎面而行。還會想起我深深愛著的那些女孩子,那曾經真心追求的女孩。記得是在四月的美麗的早晨,我認識了一個鄰家的姑娘,比我小一歲,心挺美的,我才認識她不到兩個月,可是卻也在心中留戀著——想起在清晨,常常可以看見她美麗多姿的身影,那長長的柔順的頭髮。但想到現在,自己一個人在家裡,離開了那些美麗而深情的女孩,不由得生出無限的傷感和悲歎——悠悠蒼天,何其有極??但想的更多的是我未來的命運,經歷了種種挫折,今後我該怎麼辦呢?我將來的路將怎麼走呢???我在廢墟中彷徨憂鬱,不知人生之去向,感到無限的迷茫和落寞,也常常默默的在心中哭泣——遭受了太多的打擊和無理的非難,心太累太累了,只好放任無奈,淹沒塵埃,在廢墟中等待著,看著自己如同沙漠般荒涼的心,好累好累。我好想好想在藍藍天空自由自在地飛翔,好想好想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中任情地奔跑,奔向我的人生彼岸,去快樂地尋夢。

(繼續閱讀)

201205050146子夜囈語之夜靜如水

當寧靜淹沒了喧囂,當燈光疏散了暗曉,當窗外的風再次吹亂思緒,清幽的夏夜,曾經的風景你還記得多少。不知什麼時候開始習慣了一個人站在深夜的窗前,凝睇憂傷的月影,靜靜地搜尋記憶中那一季凋落的花謝花開,像是尋找曾經的你,從不曾有過片刻的停留和懈怠。遠處偶爾吹來一陣清風,我也會淡淡揚起嘴角,默默用手中的筆記下指間流逝的夢,不為其他,只是希望某一天獨自坐在燈光下輕輕翻開日記時,我還能清楚的描摹出那幕清幽的風景。時間久了,就忘了那一季許下的夢,時間久了,就不再記起那一季的花開是世上最美的風景,人生的路很短,可是我們跑得太快,所以每一個如水的靜夜就會不禁多出這般無盡酸溜溜的感慨。那季,湛藍的天空中,風箏代表我們滿懷憧憬的心,只想飛得更高、更近。那季,路邊的青草間,燈影映出了每一份甜蜜的思念。那季,你每一天都用微笑的眼送走今天,再靜靜地期待下一個朝陽的到來。可是我不知,紙鳶終會有斷線的一天,芳草經不起季節的更換,愛情只不過是繁華還未凋盡時的一場余夢,一切精彩都是那麼短暫,而我卻把它當成了永恆的畫面。阡陌飄香,雛鳥嘀唱,彩蝶曼舞,歌聲清朗。這個夏夜你告別了心靈固守的堡壘,輕輕背上行囊,開始去追逐更遠的夢想。於是每一個下雨天,你不再記得曾經觀雨的窗台,每一個花開日,燦爛再也映不進你的眼簾。一直忙碌的行走,也許很多年後,忽然只是一個很平淡的夜晚,也和今晚一樣,在月光中你我相視一笑,才發現我們都已斑駁滿面卻已走過了很遠,很遠很遠……不是三里,也不是五十米,而是一個咫尺天涯,一份一世的緣。曾經的夢碾碎了似水流年,那份至真的笑靨掩蓋了奔跑的辛酸,花開嫣然,細雨中你可還記得那份擊掌無聲的諾言?一直都很努力地用手中的筆留駐甜美的夢,可惜那只筆只記得住你的風景,卻悟不出你的心聲。昏暗的燈光中,那沙沙的響聲似乎在訴說著一個不知名故事的結局,靜夜中我倚著窗默默地望著那月明星稀的樹影,竟莫名的悸動於這簾不起眼的平淡。清風散亂了我一地素箋,我寄托著對清風的思念,稀疏的星辰許是你孩子氣眨動的雙眼。聽、清風還未入眠,夏日的夜晚,一切是那麼的靖然,一切又是那麼的如夢似幻。耳際的風拂來了你留下的夢,靜如止水的夏夜是你早已被這份悸動驚醒,還是我一直不曾合上那雙疲倦的眼睛。

(繼續閱讀)

201205010232心靈情韻:一年一季芥菜香

秋風漸緊,天氣漸涼,很快就要進入一個漫長的冬季。冬天,朔風凜冽,瑞雪紛飛,除了松、柏等耐寒的針葉林外,絕大多數植物都將停止生命的存在。這樣,在冬日裡人們的一應吃穿用度都需提前準備停當。這也就是人們常說的春耕夏耘、秋收冬藏。至少是在設施農業還沒有提上日程之前,在以農耕為主要生活來源的地方基本上都是這樣。冬藏是一個內涵很深的語詞,吃穿用度一應事物都是它的涵蓋範圍。凡事都有一個輕重緩急,在冬藏的一應事物中,吃還是應該屬於唯此為大的。要想順利地躲過冬天,保證主食供應自然重要,副食也決不能小視。就我們遼西而言,副食的最佳選擇也就當屬白菜、蘿蔔和芥菜了。同樣是菜,白菜、蘿蔔是真正意義上的菜,叫起真來,這芥菜只能屈尊為鹹菜了。從植物學分類的角度講,芥菜是屬於十字花科的一類蔬菜,按照食用部位的不同,可分為子用、葉用、莖用、芽用和根用等多種類型。而我們在這裡所提及的芥菜當屬在秋天播種、根用、醃製後有特殊鮮香味的那種。一個淡綠色的塊根,撐著幾根深綠色的葉柄,幾片帶有鋸齒狀葉緣的葉子,從外觀形象上看,芥菜當屬最普通不過的一種蔬菜了。人不可貌相,芥菜也不能小瞧。別看它長的不怎麼起眼,可它的渾身都是寶,從根到葉,從局部到整體,它的每個部位都是醃製鹹菜的好原料。“頭伏蘿蔔,二伏菜,三伏有雨種蕎麥。”秦漢時盛行“五行相生相剋”的說法,認為最熱的夏天日子屬火,而排在天干第七位的庚屬金,金怕火燒熔(火克金),所以到庚日,金必伏藏。於是規定從夏至後的第三個庚日起為初伏(也稱頭伏,有10天),從夏至後的第四個庚日起為中伏(也稱二伏,有的年份有10天,有的年份有20天:當夏至與立秋之間出現4個庚日時中伏為10天,出現5個庚日則為20天),立秋後的第一個庚日起為末伏,(也稱終伏,或三伏,有10天)。 “冷在數九,熱在三伏。”伏天,當屬一年之中最熱的時段。這芥菜的播種時間和蘿蔔基本一致。一般都在7月下旬到8月初左右。而收穫卻要等到深秋落霜以後了。醃鹹菜時,芥菜的主要部位是它的塊根。從地裡將它拔出來後,去掉葉頂和鬚根,再將它洗乾淨後稍加晾曬,即可放到容器裡用來醃製鹹菜了。醃製芥菜的容器、水和鹽都是很有講究的。醃製芥菜的器物,最好就是用陶土燒製而成的缸;水,最好是燒開以後的涼開水;鹽,最好是沒經過加工的大粒鹽。這樣醃製出來的鹹菜,不僅色

(繼續閱讀)

201204230915尋找幸福的蹤跡

好多人,都說自已,揉進文字裡的格調很憂鬱、很惆悵、很悲傷,好像自己文字的基調,就是低度蕭瑟,毫無朝陽之泛影。仿若自己勾勒圖景的筆觸,離幸福遙之又遙、距之又距。不知從何時,自己也開始,這樣認為。也許,獨獨敲擊鍵盤的時間久了,指尖會累,心亦會累。很多時候,每當手扶鍵盤,自己,也想揉進陽光、摻入燦爛,但伴隨的,總是思緒的紛飛、場景的湧現、感念的入傾。爾後,不由地,將自己扯入憂鬱之澤地。逃離,是想過無數次的咒語。每每這時,自己,總告誡思緒,走出去,狠狠地,甩掉傷悲。但是,思緒,卻仿若,緊緊地,依附於軀體,開始顯現,可笑又可悲的不離不棄。若近、若離,奈因、奈何?今日,在陽光傾灑臉龐,溫暖沐浴紅頰的瞬間,心靈為之一顫。突然間,彷彿頓悟,也許,自己尋找的,幸福,就是幾縷陽光肆意地飄揉臉龐的愜意,恰如,這陽光,無拘無束普照軀體、滋暖心靈的舒適、暢爽的享受。也許,這陽光,就是自己尋找幸福的啟諦,抑或,就是自己所要尋找的,幸福的蹤跡。嘗試,自己將從此刻開始,拚命地努力,將陽光、將溫暖、將幸福,緊緊地纂在自己手心。爾後,慢慢地、輕輕地、一點一點地,讓她從軀體滲入心靈。很久以來,一直告訴自己,自己不渴求時時溫暖、處處幸福。但願,在酸酸甜甜、苦苦樂樂輪迴中的今生今世,溫馨、充實、快樂……走了這麼長、一直,匆匆忙忙;碰了這麼多、一直,稀稀疏疏;空了這麼久,一直,淺淺淡淡。今天,驀然發現,自己,所要尋找的,需要的幸福,其實,是很容易滿足的、很簡單的幸福。也許,就是那悵然消逝的、曾經溫暖過心靈的幾縷陽光……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