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318安環處的罰款

某大公司精簡機構,把安全處與環保處合併,簡稱安環處,並製作安環處銅牌掛於辦公室門口!幾天後,上級安全處領導檢查工作,一看安環處的牌子說:安全第一,重於泰山!怎能和其它工作隨意並列,罰款一萬,下不為例!又過了幾天,環保處領導來檢查工作,一看安環處的牌子說:環境保護人人有責,基本國策,怎能放到其它工作後面,罰款二萬。再過了幾天,計劃生育處領導來檢查工作,一看安環處的牌子說:安放節育環應該到正規醫院,你們私自成立醫療機構,屬於嚴重違規,罰款三萬。

(繼續閱讀)

201304091258那一片菜園子

在這樣一個清冷的早晨,我心中滿是懷念——對一片已經消失的菜園子的懷念。——題記【一】七點了,雖然今天是中秋節不用上班,可是也該起床了。我打開窗,一股涼風撲面而來,頗有些涼意了。中秋節了,也該是這種氣溫了。天色有些灰暗,眼前的溪流、大橋、房屋都籠罩在透明的白紗似的薄薄的晨霧裡。遠處層層疊疊的青山沉浸在霧靄裡和天空融成一色的灰濛濛。屋前的公路上不時有人走過,大多是早鍛煉回家的人。公路下邊是一片用黃泥新填起來的空地。這些泥土運來也有些日子了,可是經常經過這裡的人應該依然記得這些黃土下埋著的是一塊塊溪攤上開墾出來的菜園!前不久,鄰居們看著一車一車黃泥掩埋他們照管了多年的菜地,心疼得只歎息。只幾天時間,那一個個蔥蘢的菜園子就被埋在了土裡再也不見蹤影了!從此,它們只在人們的記憶裡存在著。眼下正是種白菜的時間,有幾位鄰居又在新堆起的泥土上動鋤頭了。我看見黃泥土上又冒出了幾片新綠。此刻,兩個女人正在那新開的園子裡忙碌著,他們提著水壺澆菜。我看了有些感動——那黃土堆裡冒出的淺淺的綠色正是她們創造的。再看看其他地方,那些黃泥土堆也早已星星點點地種著些作物,只是我太粗心沒有注意到而已!【二】如今我依然清晰地記得,這片菜園的前身只是一片很大的溪攤。水庫蓄水之後,溪水不會漫到灘上來了,在很短的時間內,雜草繁衍,蔓延成綠色的一片。勤勞的人們一眼就看到了這片閒置土地上的生機,紛紛在這片溪攤上開墾。因為是溪攤,沙土少,鵝卵石多,他們把地挖鬆,撿出石頭,才有了一層薄薄的泥土,挖出來的石頭堆積成田壟,一小塊一小塊的田地開墾出來了!沒幾天功夫,那麼大的一片溪攤上冒出了星星點點的園子!園主人在新開的園子裡種上應時的蔬菜瓜果莊稼,從下鋤頭的一刻起,這片新開的菜園就承載了許多人的希望,他們適時地播種,施肥,收穫,週而復始,這片貧瘠的土地也漸漸變成了沃土。幾年下來,溪攤上能開墾的地方都被開墾了,莊稼蔬菜一茬一茬收穫,園子逐漸在合併,有些人經過幾年時間的努力把當初開墾的零星小地連成了片,成了像模像樣的一塊地了。那些不能開墾成地的地方,有人就在那兒堆些土栽下茉莉小花。茉莉小花是一種灌木,長得很快的,只要兩年時間,當初種下的一株花便能繁殖成一大叢。秋天是這片園子最美的季節,一叢叢茉莉小花開了,極像綠葉枝頭綴了一層香香的白雪,鮮明而又耀眼。這

(繼續閱讀)

201205032344撕夜

一個春季的夜晚,天灰濛濛的,下著綿綿細雨。小區外的路燈透過細雨,發出微弱的光。偶爾聽見車子飛馳而過的摩擦聲、喇叭聲。夜,顯得有些靜……嘟~~~~一聲驚人的汽笛長鳴,隨即又是“嘎”的一聲緊急剎車。汽笛聲、剎車聲一同撕破了夜。驚動了小區的居民。“出事啦,快來救人啊!”不遠處傳來一位中年男子的呼喊。哪怕下著細雨,居民們都帶著雨具聞訊趕來。一眨眼工夫,公路被堵得水洩不通,那時大概9點多鐘。。當我趕到現場時,貨車司機蹲在一旁。居民們都給驚呆了,貨車前輪上沾滿了鮮血。只見一青年男子半跪在地上,全身濕漉漉的。雨滴順著流到肩上,緊緊摟著一位女孩,女孩渾身是血,還沒有斷氣。男子哭喊著女孩的名字----“秀,你怎麼啦?你要挺住,你不會有事的。”秀聽了,低聲的乞求道:“軍,抱緊我。別鬆手!好嗎?”軍這下似乎抱得更緊,用臉貼住秀的額頭說道:“寶貝,你一定要撐住,救護車馬上就到了。”過了一兩分鐘,110警車、救護車相繼趕來。從那位中年男子口中得知,軍跟秀過馬路,不料貨車從左面急馳而來,他們閃躲不及,女孩用力順手一推,將男子推開。而女孩就…交警勘察了一下現場,把肇事司機帶走了。醫護人員把女孩抬上救護車,掛上氧氣,朝著醫院的方向駛去。居民們也跟著散了……在車上,軍緊緊的握住秀的手,一點也沒敢鬆開。流著傷心的淚,眼睛死死的盯住秀。一直說話鼓勵秀:“寶貝,我是你男朋友,軍啊。你不會有事的,你是一個堅強的女孩。。要不,我給你講個故事吧-------王子和公主,他們……到了醫院,秀被推進了急救室。軍在急救室外來回踱著腳,焦急的等待著。過了數分鐘,一位護士從急救室走出來。軍急忙湊上去:“護士小姐,我女朋友怎麼樣了?”護士搖了搖頭說道:“恐怕是不行了,傷者失血過多,你趕緊去見她最後一面吧。”軍聽了,猶如五雷頂。一箭步衝進急救室,拉著秀的手:“親愛的寶貝,你走了,我怎麼辦?你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孤零零的,好不好?我們約好國慶節結婚的,我給你穿最漂亮的婚紗,我要你做我最美的新娘,我要好好的照顧你一輩子!”秀聽了很

(繼續閱讀)

201204291743冬天的日子裡

正是北方最冷的時候,河面的沙洲上,幾隻水鳥瘦小的身影時隱時現,沒有綠色,沒有陽光,一切似乎都遁身而去。雪尚未降臨,儘管我知道它遲早會來!你飄然而去——至今杳無音訊。許多年了,不知道在世俗的忙碌中打發了多少個這樣的冬天,默默行進中,鬢角竟然就開始斑白起來,真的,生活很容易讓人學會許多東西,但又很容易讓人遺棄很多東西。你在哪裡?這一年很不平凡,你知道嗎?正是北方最冷的時候,我有幸參加了一次遠遊。在去那個城市的路上,忽然想起了你,可是,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瞬間堆滿心頭,幾乎讓人窒息!新年來臨之際,終於落了一場雪。雪讓人想起俏在枝頭的梅花,想起冰肌玉骨,想起一個天才詩人的詩歌,一千多年了,能夠讓許多人熱愛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你曾經熟悉的城市,有一顆心在流浪,它不是因為飢餓才流浪,而是因為神的昭示,抑或是別的什麼?人世間真有神靈的存在嗎?許多年了,幸福並沒有忘記我們,明明知道燕子去了還會回來,小樹枯了還會發芽,可為什麼一旦出發,總會有一種空落落的感覺?還記得那個冬天的傍晚嗎?從那個城市的一家小飯館出來,突然刮來一股朔風,強烈而寒冷的風,似乎穿透了整座城市。我怕你冷,急忙脫衣服給你披上,可你執意不肯,結果那次你被凍出了感冒——你可知道,這成了我今世的孽債!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冬天漸漸變得溫暖起來,是的,這個世界每天都在變,就這樣,我們開始變老,開始鬢角有了白髮,開始動不動就走進記憶的深巷——獨自一人。其實我們心裡明白,我們還有許多事要做。電視上每天都有鋪天蓋地的保健廣告,我不相信,你也不。人生最精彩的地方是什麼?許多年過去了,人人都有自己的最佳答案,我唯一堅信的是:為了愛,只要我伸出手,你也會!你喜歡一個人靜靜地回想往事嗎?重溫那些最動人的微笑,最勇敢的往事,最執著的身影,最燦爛的憧憬,我總是幸福不已。也許有人會說這真無聊,可一個人被感動或者感動了別人,總是一件幸事,活著缺少感動,生命還會真嗎?還會溫暖嗎?嚴冬季節,肯定不只有凜冽的朔風,不只有荒蕪,不只有歲月的滄桑和磨難!只要心中有愛有堅持,人生必定蔥蘢,必定飛翔……“靜”觀其變 |

(繼續閱讀)

201204221846溫暖的順車

十幾年前,剛剛參加工作。正月裡探親返礦,一天的路程還沒走到一半,鵝毛般的大雪鋪天蓋地捲了下來,車外的世界,白茫茫一片,天地好像銜接在一起,難分界限,白雪掩蓋了空曠的四野。司機不停埋怨這倒霉的天氣和糟糕的路況,大客車像一隻呆笨的蝸牛在白雪皚皚的天地之間慢慢爬行。接近傍晚,車終於到達市區中轉站。由於雨雪的影響,我沒有趕上發往礦區的唯一一趟客車,加之囊中羞澀,除去有限的車費之外,並沒有住宿市區的費用。站在燈火輝煌的街頭,雖然正月即將結束,濃濃的年味兒並沒有褪盡,市區處處流光溢彩,不停閃爍的霓虹燈為一棟棟的建築物勾勒出了高大雄偉的輪廓。我能夠想像萬家燈火輝煌的背後是一副副溫馨和諧的畫面,我的心卻是一陣陣焦躁不安,風雪依舊在肆虐,天色更加陰冷,令人窒息。通往礦區的路空空蕩蕩,風雪搖曳著馬路兩旁的幾棵老榆樹,連我的心也跟著飄搖起來。偶爾一輛拉煤的貨車從身邊呼嘯飛過,捲起剛剛落下的雪花,形成一團旋捲的白霧,接著緩緩的散開,馬路立刻又恢復了起初的寂寥與寧靜。天色越來越暗,路上的行人越來越少,何去何從?絲毫沒有了主意的我只得沿著礦區的方向慢慢前行。天完全黑了,孤寂的馬路,漫天飛舞的雪花,深深淺淺的腳印,疲憊而傷感的我頂風冒雪往前走。  有一輛拉煤車從身邊呼嘯著駛過,車燈明晃晃的照過來,刺眼的車燈在黑暗而飄雪的夜裡閃爍出詭異的光芒,瞬間照亮了獨自趕路的我。一個念頭竄進來,搭順車,搭上一輛能夠到礦上的順車。可是,司機師傅可靠嗎?孤男寡女獨處在窄小的車廂,會不會……千奇百怪的念頭一起湧進心頭,彷彿打翻了一瓶調料罐,酸甜苦辣也嘗不出什麼味兒。搭,還是不塔?我思前想後,不知所措。眼看兩輛車呼嘯著從我身邊飛過,帶動了馬路上厚厚的積雪,雪花就像揚起的旋風將我捲了進去,雪珍子順著我的衣領灌了下去,一直冷到了心底。當再次看到一束燈光遠遠照了過來的時候,我揚起胳膊,揮動手臂,急切地盼望車能夠停了下來。汽車放慢了速度,緩緩的從我身邊駛過,並沒有停下來,剛剛熱起來的心再次掉進了刺骨的冰窖。我終於放聲哭了起來。就在那時,駛過去幾十米的汽車卻停止了前進,發動機呼呼叫著,汽車慢慢倒了回來,停在了我的面前。那是一輛老式的東風貨車,車窗玻璃搖下來。淚眼的我沒看清司機的樣子,只聽問我要去哪兒?我語無倫次地訴說著自己的難處,並懇求他讓我搭順車去礦上。司機並沒有說什麼,又問我詳細的地址。車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