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2130023伸港2021

 

 

天空其實很灰空氣很不好   在短暫的時間裡  開著車跟爸爸到海邊看看海 

在房子待久了  視野變的很狹隘  連心都得不開闊了  一艘艘的竹筏   等待著海水的到來 

我跟爸爸靜靜的看著海  海水鹹鹹又帶著腥味  對於曾經的釣魚人  還是帶著某種熟悉感  

面對著一望無際的沙灘   擱淺在海邊的大船  感覺就要在此長眠  等了好久終於有天

看好了潮水之後  決定前往拍攝大船   但是它已經回家了  或許看慣了大船的人會覺得  這也不是什麼大船

我們人站的位置跟所處的境地  才是判別的依據  並不是說船的大小及見地不同  

也就為什麼  理在人事在心  因為觀點不同  常會起了紛爭  我如果站在竹筏的觀點為準  

那船便是一艘大船了  攝影只是在當下的所見拍攝下來   也有想了很久利用天時地利和人和 

準備而紀錄下來  我想我是前者  我會在我想來的時候前往   看見什麼就拍什麼   是懶人的攝影

既不會觀天看象有時連潮水也不理的   有時甚至是在不會出太陽的時候前往   還有在夜裡下雨時前往

 當一個人開車在那無人煙的夜裡  思緒是如此清澈  猶如淺溪輕澗的水  看見水流過  背後不動的石頭和沙

 

 

 


 

 


 

 

灰色的天空裡  讓黑白變的更灰  捕漁的人  在水裡等待著   牠細小腳鴨能輕易劃破海水  

屏氣凝神望著水流和小魚竄出的波紋中  等待著漁獲  自然界中不乏生物鏈  人雖也在此中

但是我們卻擁有更多的選擇權利   我現在更喜歡魚能自由自在的在水中悠遊  我想像如果我是魚

或許在大海中  我也會被捕食   人在社會上和生活中面對的比這個更甚  我想我看見的是  

當我們在其中的時候   我們總還是看著外面的世界  覺得外面應該更美更好  因為你充滿想像

一但想像的空間不見了  心也就隨之殞落了  我總是了解  在前往的路上就是最美的風景  

而在前往的路上是期待著  所以美  人因為有所期待才會有動力  找到你自己的動力  那才是最重要的

 

 

 


 

 


 

生活是如此不易   但是也卻是如此自然  在色類各有道的當中  我們看見我們無法成辦的事

你會覺得非常的利害  殊不知當你想著別人的才能時  別人也正羨慕著你  我們總要換位思考

看著外面的世界  我們是局外的人  當事情回到了 我們自身的時候  你能看見什麼那才重要  

生活中的要事就是平凡的如轍  一但生活從平凡中跳脫  不是極樂就是極悲  那真的未必是好

要知道能飢來吃飯睏來睡  便是人最好的境界了  

 

 

 


 


 

我們每天所見所視的一切是如此   當我們眼中看見框中的框  表示心的運作不是在單單一個事件下 

而是很多很多的事件下一起運行  而會浮出台面上   讓我們做出必需要做的事  也只是其中一兩件事而已

我們的思緒是很混雜的  能分便出的事  只是在很多思緒中的幾件而已  你會把你想做的事排在第一 

你會覺得重要的想法  自然會去做  不想接受的跟覺得重要的其實等同重要   你可以想看看 

當我們心情不好的時候   心整個就完完全全無法運作了  只因為一件事就什麼事都做不成了 

而且還會毀壞身體讓身體受苦  這是我從個人的經驗中所體會的  因為情緒多到不可計數 

所以觀察心的動念變得很重要   但是我們的習性使然  我們很難在短時間裡跳脫思維而受苦 

 

 

 


 

 


 

海水的白  泥濘的黑  我是這樣看得   二艘竹筏  二隻白鷺鷥  後者是偶然間入鏡 

我能等待一個人  也能等待一個事件  但是我無法知曉  那會是什麼結果  我期待要的結果

也期待在落空後的結果  那不單只是一個面相  我們很難接受  那些超乎我們想像的預期

但是那些預期卻是每天在生活中上演   期待在下一個紅綠燈能順利通過  那我就得要騎到80公里

期待在紅燈等待的同時  轉成綠燈時  不會被車陣阻隔  我就只能在未轉綠燈時強先一步瞬間左轉

每天很小很小的事件  但是卻有很多可能性  今天如果提早出門或是機車停的地方  不會被擋到

或許就會更好了   但是那只是每天的一個瞬間  因為每天的瞬間都不同  

 

 

 


 

 


 

捕漁的人跟釣魚的人  沒有不同   我想牠們都是在享受過程  唯有期待  唯有捕到魚

從這裡看出去  船也沒有多大  我們的感觀限制了  我們的所知  有時候影像是會騙人的

有時候情緒也會誤導了我們自己  情緒未平復之時  不要做出任何決定  這一定不會是一個好的想法

人最困難的就是在被情緒圍繞的時候  做出重大決定  那將使自己陷入困境之中  也會造成二次傷害

二次傷害是非常的深遠的   因為會讓一個人的心永遠產生一個烙印般  所以當情緒平復的時候

再去想那些無法接受的事情和過不去的心  就會在當下獲得釋懷  那才是真的對境   

 

 

 


 

 


 

喜歡看見一個人站在高處上  想必那眼睛看見的必然有所不同   就算只是在上頭歇著也是一種享受

鰻苗的網猶如千軍萬馬般為我所用  海水所到之處皆為網中物  何況那魚蝦那能逃漏

我指天一聲劃破天際  水中倒影增長我的氣勢  忽在現實中醒來  在那打盹中  我夢見了此景 

 

 

 


 

 


 

海水就這麼漫漫的  慢慢的浸溼了  干枯的泥土  水中悠遊的小魚  正樂得追逐著

隨著海水做用  我歷遊了  那海的廣闊   我到過深海  但是目前並不適合我  

因為我那小小身驅尚無法停佇在大海深處   我只是憑任我小  但是小時了了  大未必佳  

是否會變成我的惆悵

 

 

 


 

 


 

懂為何總是喜歡  在海邊看著那一艘艘的竹筏   看見它們在這裡  

感覺它們好像是  是海的一部份  我想我們總是覺得  某些人或是某些事物

也是我們的一部份  當你能用心意了解及被了解  那自然是自己與另一件事物

所建立的連結  我如果是一艘被繫著的船  我願在等待中的潮來潮去間  

等待一份心意  等待自己心意的轉變  就像是每天潮水來來去去

我依然擺盪著  我用最輕盈筏步  輕枺於海水之上  等待每一份的來去  

 

 

 


 


 

想我們家裡的小孩  會那麼喜歡海和釣魚  必定是小時候受到爸爸的影響

不管去那裡  海還是我們的最愛  不僅看海  也看等待魚訊的人們  在那裡會看見自己的影子

我們也曾在那裡等待過  清楚在那等待的過程中  就是最美的時光了  海水來了  

魚兒雀躍著潮水  探險未曾到過的海洋  在那一淺灘上  跟著同伴悠游  不甚開心 

 

 

 


 


 

有千絲萬縷  取江海之一飲  我獨自於天地  來亦來亦之去 

你不曉得  你有一份安平的身驅是多麼自在  因為有多少人  

因此而傷神  蕩盡家產  求不得一份開心的驅體  你要了解  

人總不可能一直開心  一直身體好  一直如意  有多少人  選擇不想

不去探求生命的本質  然而既是如此  卻又不甘願過得平凡 

在忙忙碌碌中  一直變換心中所求  轉眼間數十年頭就這樣過了 。。。。

 

 

 


 

 


 

水來了  帶不走我  我沉在這裡了  我們是不是都沉了  

我們是不是被某件事給沉了  有時候只要缷下  不需要的東西就可以了 

放下吧  放下那些你想要卻又得不到的重物  我們只是需要簡單的行裝就夠了 

 

 

 


 


 

奪是不是更香   更刺激呢?  追逐與被追逐者  最後誰都得不到好處 

到手的魚被竄出的不速之客追趕中  回歸到了大海  不要憎恨敵人  

不要去憎恨追趕你的人  也許你是那隻....

 

 

 


 


 

拙的我  不會畫出美麗和動人的畫面   我只會用相機紀錄下  看見的世界 

在大自然中流轉裡  我走過的地方很少  但是就算是這樣  世界依然在我眼前 

我知道無求  才是入中道義  世界從來不會變  只是你那小心肝在變化而已  

 

 

 


 


 

得高看得遠  但是你也要懂得放下身段  從眾生的角度去看世界 

在水平的世界中  所有看見的都是高處   你不懂世界其實是這樣子的

放下身姿  你會看見淺灘中的大海  而那大海就是世界大海的一部份

 

 

 


 

 


 

20220211 參加一位親戚的告別式  請了假陪她走最後人生的一段路  

我覺是人都應該在人生未盡之時  去火葬場走走  活著時看醫生跟人擠死後連燒都要跟人擠

面對自己的親人過世  我們心裡短暫的起了波瀾  不經幾日又忘了  

 

還記得一位朋友跟我說  她非常的想念她的奶奶  對她一直有內心的內疚

直到有一天  在夢中奶奶回來跟她說  我知道妳很想我  然後我朋友哭了

抱著奶奶哭了  對不起奶奶  我那時候不懂事  都沒有好好照顧您  

經過了那次的萝  她的心結就解開了   

 

爺過世之前  有次不小心說了一句話  傷害了臥病在床的爺爺連自己都受傷了 

直到過世後  心裡一直非常難過   尤其我看見爺爺就在我面前過世  最後一口氣沒有上來

他走了  被病魔折磨了  那麼久  終於可以放下了  但是他還惦記著我  

在夜裡我夢見爺爺從棺材裡起來 他叫我扶他下來  我卻沒有絲毫的害怕 

反而問阿公  您不死了嗎? 是啊  但是我看見你那麼難過  我一定要跟你說說話才行 

人生這條路一定要走的  你不要難過了  沒有事了  

阿公就又進去棺材中  躺下後自動關起來  就送自動進了入火化  

 我醒來非常的自責  為了一句話  還要讓阿公擔心  還得回來跟我說沒事了  

 

得有一次和一位女性友人去到旗津  在一間麵店遇見一位老奶奶  我們禮貌性的點點頭

點完了餐點  老闆送上麵食  而奶奶說  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坐嗎?  我說可以啊 

她說年輕人我看你很有禮貌不錯  以後看見老人都得跟人點點頭  因為你不知道他有多深

我建議你以後出門不要穿背心  因為沒有禮貌  至少要穿有袖子的衣服  她說她家有三尊神明

中間是觀音佛祖   右邊是李府千歲   左邊是天上聖母  我頭皮瞬間發麻  因為我家也是  

她問我要去看看嗎? 我說不用啦  她接著說  我不認識字  但是有一天  不知道為什麼  

突然就會念很多咒語  而且還會替人收驚  有次有人求於她  說她的頭疼好久了  久治不癒

求救無門  奶奶說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我就告訴那個人  妳就臉盆放進生薑切片用熱水沖下

臉向著臉盆頭用毛巾蓋著  眼睛閉上  用鼻子去吸那水氣  有空就常用  就會好了    

 

奶相約晚上要帶著我們走走  我們在相約的時間和地點相見  奶奶說旗津的海邊晚上千萬不要下去

少年仔有聽到嗎? 就連我們在地人都不會靠近的地方  而且太靠近被拉下去  要回來是不可能的知道嗎?  

奶奶牽起友人的手  她瞬間就哭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  奶奶牽著我們兩個人的手走在旗津的街上

囑咐我說  這個女孩個性倔強  你多讓她點  多疼她點  我說好的  等下走到那間最大間的海產店

不要看  只顧往前走就好  那間是我的店  現在小孩在做是旗津生意最好的店  以前我也不知道

現在會變得這麼好  我以前很辛若  我都忘了  我只記得奶奶說  如果有空可以來找她  

不管需要什麼都可以去找她   她說不要問我名子  我就在旗津賣水果  你們只要問  有一位阿婆在哪裡賣水果

人家就會跟你們說  不給你名子  是怕你叫我的名子人家覺得不禮貌   

天奶奶一樣又帶了  我們走走   她說這一間KTV是我認識的人開的  等下走過去她們都會請喝飲料

當我們走過時  只見裡面的人  問奶奶要喝飲料嗎?要喔  我還有二位客人耶  又多拿了幾罐

我們和奶奶道別的時候  奶奶特別囑咐我  如果需要錢可以來找她  我就跟你說了  有需要我會幫你的  

這件事一直存在我的心裡好久了  有幾次想去找奶奶的衝動  但是一想早就跟友人已經斷了連繫

答應奶奶要讓著她最後卻是  這樣子分開了  不免心裡還是做罷  不知奶奶是否尚在  

我只能希望奶奶平平安安  

 

著的人別讓自己產生內疚  因為過世的人都知道   那是很麻煩的事  

你要相信  唯有你過的好  在另一個世界的親人才能放心  為人子女應盡的孝道

要盡孝  不要到頭來後悔  那種心裡的煎熬  直到死去都很難平復  沒有永遠的活人 

 

 

 

 

回應
現在時間
即將發表文章

2022馬祖雨隙
關鍵字
FlowerView-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