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1123152021馬祖南竿

 

回憶是讓人很傷惱的事情 在選擇性的事件中 內心的翻滾 一再的沖擊我們的心 抵檔不了也為不小心說出的話

為自己說出的話負責  才不會又讓自己陷入無法平息的心 估且相信內心無法滿足的慾望 才又飛了馬祖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未來事以成當下事  時間就到了所以  回憶會讓人回到那時空的當下 既是回憶又會讓人想再回去馬祖 

於是我又回來了  我和三姊在第一晚上在北極星民宿老闆池大哥的專車接送下 先是在福澳碼頭觀淚  又去了牛角嶺 

還有兩六(26)據點  這作品就是在那裡拍攝  雖然沒有淚 但是如果白白浪花就是  你就可以想像有多壯觀 

我親眼目睹過那盛況  聽攝影朋友說 就像是天上的銀河般美麗  原來我所見的還是不最多的  但是對我來說我已經很開心了 

這天夜裡淚況雖不佳  但是被池大哥的誠意感動  感恩帶著我們走那麼多的觀淚的點   

 

以下就是2017所見的盛況  我來時最大量已經過了  但是依然美麗不已  遠方的浪頭正襲來

 

 


 

 

  

兩六(26)據點位於往機場時右側小路順著路走 遇到有叉路都往左邊就到了  建議白天先探個路晚上拍攝還是找個伴好有照應

  十二月三日中午左右跟三姊在這裡等著看飛機起飛  結果飛機是往反方向飛去 留下大笑的三姊的笑聲  哈哈 真是尷尬

我猜想應該是飛機選擇起飛時是逆風起飛吧  看著飛機就這樣離我們遠去  。。。

 

 

以下就是2017所見的盛況  我來時最大量已經過了  但是依然美麗不已 

 

 


 

 

 

     十月二十七日我搭程台中飛往馬祖南竿的飛機  眼看著飛機一直下降感受到有強風吹襲  眼看著飛機看到機場跑道了 

飛機下降時  還沒有接觸到陸地 感受到飛機被強烈的側風影響劇烈的搖晃  飛機沒有辦法著陸  大家都沒有一點點聲音 

只是看著窗外的景色   飛機又揚長而去  等了好一會兒  機長告訴大家  試著在北竿機場降落  在下降時依然感受到很劇烈的搖晃

在著陸時飛機還晃了一下  還好安全降落了  下了飛機大家都在空服員的叮嚀下  要大家用力壓住帽子  哇 風真的好大

到了北竿我就先開啟手機   在台中時我就知道三姊的班機沒有降落   但是時間都搭不上  上了飛機就完全沒有辦法連絡了  三姊傳了訊息給我跟我說 

如果順利  今天晚上就各自住北竿和南竿 我回她說我在北竿機場  我在北竿降落的時候三姊又買了一次機票飛北竿  她並不知道我已經到了   

只是覺得好像很多事情就是這樣子的剛好  我心想就順著自然感恩上天的安排  如果我們其中一人無法前往還要來嗎? 那時候是這樣想著  

但是好像無論如何就是要去的感覺   結果不在安排的北竿竟成了第一站 而東引因為台馬輪停航  而無法前往  在北竿就跟馬祖北竿-宏瑞飯店的小馬連絡 

很快就得到了回應 就很順理的在北竿待了一晚  小馬還給了一台機車免費讓我們使用  但是因為太冷了  我們不想去探險 

隔天也大概在中午時分回到了南竿  而南竿北極星民宿往後挪了一天  跟池大哥說明  明天前往  再來就是在南竿的幾天生活    

 

 鬱的天空讓人覺得好像在島上有著孤獨的鮮活  我在這裡感受心裡激盪未平的風  冷冽的天氣雲層厚實的灰度  

隱藏著心裡淡淡安然和不安  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感受  就在馬祖南竿的天空  體會二十多年未有的馬祖適然  

從那歲月裡的獨享  從孤獨的的暗黑雨夜中  走在讓人頭皮發麻的追淚的路上  原來人必經的一路就是在沒有勇氣中看見勇氣

在失去看見本無失去  看見在孤獨中本無人進入自心  原來我們在歲月洗禮中  改變心境看待事物的本源  

這是一場不會停歇的旅程  既使我懂得道理  我還是常常困在自我的情緒中  那成長不是年華的老去  

而是在身老去的同時又回到了小時候  帶不走任何  送不走任何回憶  回不去任何地方  支身在哪  是吾身   

 

 


 

 

 

天冷是一定的從北竿回到南竿後  第一站就是星巴克   裡頭有暖氣很多人在這裡喝咖啡  還有團客一進來變得好不熱鬧

五顏六色的杯子  總是能吸引我的目光  但是看歸看  要是真的都買  我真的是太貪心  有些看看就好  最後還是在有優惠的時候

買了一個手沖壼  帶回台灣  我們喝完咖啡  外頭下起毛毛細雨  風勢也很大  我拍照三姊就自行去探險去了  

天氣陰陰的外頭也很冷  走路時帽子不壓住會飛走  走了一會兒就覺得冷了  來馬祖總是走路走最多  只要停下機車  再來就是走路了  

很少有平坦的路可以走  都是上上下下的階梯  有時吃個飯來回就要走一段路  雖不是很遠就當成是平常在家裡的運動了  

本來要到馬祖想添加一個減光鏡  但是最後尋問後也沒有買  只是一直不放心那塊(貴商商)的可調式減光鏡 

最後也是在心裡想了好久  想說拍不了就算了  因為它給我漏光很多次了  還是建議買一般固定的減光鏡才耐用  雖是麻煩了點  

還有一直環繞在我心裡追淚的相機一直在拉扯著  想了想有些事一直想不去做也是妄然  相機目前是有就好了  

一台更理想的相機並不能讓我拍得更好  只是因應拍攝藍眼淚而生的想法而已 

 

的拍打看著讓我入迷   我不停的按下那相機的快門鍵  想著那樣的海韻  我能記錄下來嗎? 

我拍了很多  就只選其中一張和大家分享  在馬祖的幾天相機出勤的機會不多  為了補足感覺有點遺撼的南竿

拍不出記錄記不下來的點點  雖是這樣  但是我還是很喜歡南竿  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  每個島上都有認識的朋友 

這是這幾年我回到馬祖最大的收獲了  雖有失去的一些  但是不失去就沒有回去的馬祖和我心的悸動  

就像我常會想起爺爺對我的疼愛  在這之後我懂得  留下些什麼  不管認識與不認識的人  盡可能給人感覺溫暖

或許我們在無意中  也會不小心傷害到別人  希望那正向能量能大於自己的過失  

 

 


 

 


 

枕戈待旦的路上  回頭看見北竿  海面上有小小的浪頭白白  遠處灰灰的北竿是昨天的落腳處  

今天風勢依然強勁  我們走著長長的階梯上來  因為沒有租機車  哈哈  因為不想出門天氣不好不想租

想說等天氣好點再出門去  這是我跟三姊達成的共識  在北極星民宿待了一晚後  隔天池三哥送我們到南竿嚮居民宿

在快到民宿前池三哥問我有沒有需要機車  我說如果民宿有配合的會租  他說看我們都沒有租機車 

在馬祖沒有交通工具哪裡都去不了   說我們星期五還會去住機車就免費給我們使用把油加滿就好

想說池三哥這麼誠意就答應了  要回去牽機車前池三哥先載我們去了雲台山看看  而他就去除草了  

我們順著路往下走  走到一個叉路口上去找他  這裡是他的秘密基地  有種了一些水果  也摘了一些給我跟三姊

但是到了最後幾天  還是不夠熟  只吃了二個  奶奶還拿了二顆白柚  但是我和三姊怕吃不完所以就拿了一顆 

   池三哥就載我跟三姊要去騎機車  但是我跟三姊說還是多少拿點好  最後入住的時候我還是付了一千元 

池三哥還要找我錢 我說這樣就很好了 不要再找了 這樣很不好意思  讓我們的旅程省下不少  真的是感恩池三哥

 

 


   

 


 

次的旅程帶了三顆鏡頭分別是 Zoom- NIKKOR AIS 35-200mm  F3.5-4.5  Nikon AF-S 16-35mm F4.0 

NOKTON 58mm F1.4SL  說起這顆本來是有光圈接點的回饋最後為了手動需要把它給拆了  冒著壞掉的風險其實是還好 

因為到台中請人家清潔鏡頭時  請他可否幫我拆掉  他說不是原廠一概不修也不處理  說了幾次就是不要所以只好自己拆

請問他說前方鏡片如何能擦乾淨  他說是商業機密一點點都不能說  真是求人難啊  前年的事了  真的是隔行如隔山 

大家都是我們的老師說的真好  實在沒有人有必要跟你說些什麼   在馬祖南竿這幾天幾乎都是用手動的旅遊鏡頭

這是跟阿福小舖買的  因為實在是品質太好了  這顆也是請他幫忙找的  雖然鏡頭多了點  有些真的是擺著看的 

出勤真的很少的也有  但是又不想賣只好  讓它他們就在防潮箱養老了  哈哈  老鏡不像現在的鏡頭那麼銳利

這是我自己的感覺  可能是手動控吧  就是不想用自動鏡頭  以變成是一種習慣了 

 

 

著遠方的海 天氣陰沉有種讓人淡淡的鬱悶感  覺得前線的那種感覺不大一樣了  只能變成一種追憶的感概   

看著銅像就這麼佇立在這裡多久了  真的比誰都更有心  我回來總是路過  從後方看去才覺得就像是父母親  等得著自己的小孩歸來一般

也許是天氣也許是光線也許是前方的景色和那一座座的小島  給我了這樣的感覺  前一刻還在喝咖啡暖暖身子  

這一刻氣喘吁吁的爬著階梯上去  走路能看遍每個視角  在累的時候所站的地方  變成了最好休息的當下  看著遠方是很有感覺的

島不只是島  雖說人是最美的風景也不為過  島上風景任何一個視角都能有不同的感受  端看你想看什麼  走到那都想靜靜的坐下來

到那裡都是海  但是都想看都想聽海在說些什麼  有海浪輕沙之音  有海浪與石頭的對話  這是什麼時節竟還有人

在這個風大浪大的時候來到馬祖  那是我離開馬祖後  第一次在冬季回去馬祖  已經無法適應的身體  一直覺得馬祖好冷

說是來由 當回到台灣的時候  發現台灣好溫暖  哇咧  還是我變強了 哈哈...

 

 


 

 

 

往去覓食的路上  斗大的字兩側   我留下了右方  後方是我和三姊在馬祖南竿期間每天造訪的星巴克   

在轉進小巷後  看見三加一位老人 就在門口椅子上聊著天  禮貌性的點了個頭  馬祖真適合養老耶 

雖跟他們比起來  我或許只是小朋友  但是回到馬祖能悠閒的過一天  都覺得就像是養老一樣  

出遊的每一天不用擔心要煮什麼  只要想著要去吃什麼就好  沒有三姊愛的痛風大餐  這次反而都是吃的很一般的餐點

生活的日常如移居在馬祖  相信很多事情是需要改變的  我們在這的每一天  只能以遊客的心態生活  

如果要在馬祖長久居住  每天都吃這些可不行   想想還是想去再去  必竟要在一個地方生活下去  

一些不可少的東西可要充足才行  還得有很多條件配合  馬祖的居民大都在台灣也都有落腳處  

 

澳港在心裡是如此深刻的文字  也覺得相當的熟悉  在按下快門之前  有一種感覺存在馬祖島之間的連結

福澳往來交通的要塞  島和島之間的出發點  四鄉五島都由此去  在南竿裡被稱為本島名稱

望著天空看著留下無人的作品   遠處有枯萎的樹  有長滿葉子的樹木  還有在福澳港下生出  我不識的小植物

凡事皆有情及無情  凡人動念動心  聖人亦是  不在凡聖而在無為法而有差別  

 

 


 


 

奶和小羊  在這天裡我出去用完早餐回來  隨身的相機掛在脖子上  就怕遺漏了什麼鏡頭  

當我看見奶奶牽著小羊  我馬上被吸引了  當拍下的當下只有在盡頭處的轉角了  

覺得這種感覺很好  情緒是一種很簡單又複雜的產物  就影像而言  我也只是一個目不識丁的文盲

在宇宙間心和心的連結在一念間  文字的存在讓詩人  能遊暢在心思裡  變化出一篇篇的文字及影像 

當走在這些不起眼的小巷弄裡  有著回憶般的洪流  在思緒裡一直湧出大量的文字  好想在當下寫下 

我將這些看似很簡單不起眼的地方  有著很多的情緒在這裡傳達  不管是奶奶和羊  生長在這裡的一草一木

癈棄的房子及廟宇 甚至是當下的天氣都是聚集成一幅畫面和情感的一個小點點  過了這個點就不見了  只能追憶了 

攝下的畫面是容易被想起和記起的  每當我看見過往的日子和那漸漸面蒼的家人  也正是我們此時的寫照 

至於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當然是越簡單越好  越單純越好   做你喜歡做的事那就是最美的生活了 

 

 


 

 

 

跟著在奶奶後頭  隨著她走  看見她在這裡讓小羊吃東西   小羊有著棕色的毛髮  跟我的認知不大一樣

我跟奶奶打了個招呼 奶奶問我說你是台灣來玩的嗎?我說是啊 我說我住在北極星民宿啊 奶奶說那是我家啊

我問這羊長大是不是要殺來吃呢?養大了有感情了怎麼會殺來吃 她說她脖子長骨刺所以才這樣 也因為年輕時太過勞累了

每個老人都有一部故事 相信在某一天如果那天到來 我也是一部故事書 也能分享給年輕的學子們 但是不管如何

未來事不可能憑著別人的經驗而過活 生活就是一種實踐 只能自己去面對 所以所有的經驗並不適合所有人

但是你卻可以在別人的經驗中 看見未來的日子裡所會遇見的總總 聽取別人的故事是一種交流 也是一種情感

人不可能在沒有情感的當下產生語言和對話的 我看見奶奶後頭的老房子 覺得好有味道 

 

三姊要出門去時看見奶奶在外面 我拿了我買的一包小餅乾零食其中有一包是蠶豆 

我問奶奶您能吃甜的嗎?我很喜歡吃甜的蠶豆您能吃嗎?我牙齒很好喔 我去台灣用的喔 

確定奶奶能食用後都送給她了 奶奶說晚上回來吃飯 我說我吃素耶 我可以煮素的啊煮菜啊 

 捨不得讓她過於勞累 就婉拒了奶奶 她拿了二顆大白柚要給我們一人一顆 怕吃不完跟奶奶說拿一個就夠了

 

後一天要回台灣的時候 奶奶要拿老酒送我跟三姊 三姊說不能白拿 跟奶奶說那我們跟您買好了

奶奶說好啊 就又去拿瓶子 我們說就一人瓶啊 那是送的買的是買的結果一個人拿兩瓶 拿出酒來

還不忘先給我們品酒一下 我跟三姊各喝了一口看三姊的表情(不擅喝酒)呵呵 我真的覺得蠻好喝的 最後剩的奶奶一口就喝完了

回來聽奶奶的囑咐 放在冰箱裡可以放很久 回台灣後 我想起在夫人咖啡館的奶奶也曾送我的老酒 

我每天加班後回到家裡在煮泡麵的時候 當快好的時候放一些下去 麵的湯頭瞬間變美味 

哪天那種味道會變成是馬祖味了 就是想念的味道 想起了馬祖的奶奶們

 後記那頭小羊是民宿遊客在馬祖路上撿到的  池三哥就把牠收養了  

 

 


 

 

 

雲台山上雲台遊 雲台依舊遊自由 問我昔日青與子 不惑之年抽絲白 

冬遊馬祖雲台上  望與北竿島嶼間 

記得在雲台山站哨的時候 我們都要走向站哨的一個斜坡 馬祖某些時節常起霧 

雲霧就順著斜坡飄上來  覺得自己就是站在雲霧之中  更有次我在雲台山下哨後

隔天學長跟我說他嚇死了  說那些長官唱完歌換那些唱  (.....)

 那時候這裡尚未被建立起來  隨著時光星移越來越多的地方 可以供遊客遊憩

當過兵的來追憶  不曾來到過馬祖的在築起新的記憶  不管是新舊  所有走過的地方都將被儲存起來

不小心就會被喚醒  讓那小小的心又在那裡翻轉  介時又是回到馬祖的時候了  

 

 


 


 

穿梭於馬祖之間的海和山  馬祖巨神像竟在樹中  在遠和近之間  不管是船還是馬祖神像還是島

都被一眼望穿  冬日的時節  感覺海面更不平靜  但是島的聲音特別平靜  或許是支身和只有友人吧

感覺到任何地方都能獨享馬祖的一處   在那勝天公園的步道上  長滿了金桔禮貌性的問候後

採了幾顆最後三姊帶回了台灣泡了茶說是非常好喝  那幾顆金桔硬是放了一個禮拜  被運送回了台灣

還成了暖人的金桔茶

 

 

 


 


 

夜初來之時  三姊說想要去外面看星星  天氣雖冷星星依舊不減  在夏天聽見海浪的聲音覺得消暑不少

在冷冽的天氣卻讓人更覺得寒冷  夜的燈已然亮起  照亮了沙灘和街道  本想用步行去走走鐵坂的街道

最後一天未果還是只是去走了官帽山步道  還餵養了一些小黑蚊  因為不想為了行程安排而行走  每天都是要出門才討論要去那裡 

在幾年前我自己發現了 一條步道就是這裡  但是那時候一個人走進去時  能在高處看著大漢據點的上方  追星追淚也都是不錯的景點 

但是並未有護欄晚上來太危險了 白天來走走真的不錯  這條步道會與銅門(46)據點相連 

想追憶的弟兄們可以來看看  也可以看到夕陽

     

 


 


 

 嚮居的大露台  在露台上就是最美的風景  如果是逢夏日  在這裡一定是最美的了  有著大大的空間  要是在這裡發呆

肯是也是最棒的了  建議冬遊馬祖的朋友  怕冷的建議聽從三姊的要找有暖氣的  面海的房子依然美麗好看 

時節不同卻也有不同的感受  躲在民宿裡頭吹暖氣好暖和  看看漁民如何辛苦的在這麼冷颼颼的天氣捕魚

在小船背後的據點是53據點  說起民宿我真的覺得如果有飲水機和自製的早餐  真的加分不少 

至少在這天冷的季節  能吃上熱食真的很開心  嚮居很多評論過了  都是很不錯的  喜歡遠離喧囂又有隱私

這裡真的很適合來放空  如果餐點或是買零食可能就要多走些路去  中央大道上有間超市和85度C  

還有一間中興嶺雲台休憩區(營站) 

 

 


 

 


 

在官帽山步道  看見太陽光照射在海面上  海面上的抽沙船來來回回似乎都未曾停過

一面海阻隔兩岸  我並不認為海是阻隔的原因  只是領土不同而已 連思想上都有極大的差異 

我曾到過大陸出差過一次  雖時間不多  但是他們總是認為台灣是他們的  內心被深箇的中心思想

已悄然植入了每一個人的內心  身為一個台灣人  是感受最深的  但是我都不跟他們談論

既然心中已有定見   那說什麼也無用是吧 

生活中遇見的事不外乎也是這樣不是嗎? 有些事我們只能照做  說可以表達也只是偽善而已 

看多了見怪不怪  不管在那裡在世間法就是用這樣權利來讓人去遵從的  我們是用時間換取的過程

有些事就是這樣 也沒有什麼不對  我們陷在這裡頭 但是心只要能自持得住就好  姑且就這樣吧

如果可以做自己當然好  但是還是得考慮一下  社會就是一個大染缸  我們不用刻意離開因為離開不了

而是知而不隨  那就可以了 

 

 


 


 

麻的視角  它生長在這些據點的地方  或許現在的它  以失去必要性  但是我看見它長得如此高大 

總覺得很有可看性  它總是面向著海  望著一望無際的海  有誰能感受它是如此的頑強  

就算是悪劣的環境就算是陡峭的顛簸  它依然站的矗挺挺的  那是生命的必然  如果長得不夠高

就看不見太陽  如果思想沒有主見就會被環境吞沒了  只剩一個身體的驅殼  那有什麼意思呢

話雖如此  如何不著二邊  又不落入二邊  這才是重點  生活是一個非常大的場域  我們生長生活其中

該面對的不要逃避  看見許多人總愛逃避  不願面對事情  至身事外把自己不想要的事都丟著 

雖是這樣相信心也是很不坦然  所以面對自己該面對的事  做自己應該去做的事  你丟下的任何事  最後會變成一個傷疤

最後還是回到自己身上  到頭來也是空一場  爺爺說的到頭來  沒有比較贏  反而失去了  自己成長的機會  

 

 


 

 

 

銅門看夕陽  歸來的漁船和謝幕的太陽  想著明天將踏上歸途了  三姊說好快喔 哭哭   

沒有太多的對話  直到看見太陽淹沒在海的另一頭   我們才回去

 

 


 

 


 

點孤獨感和暗黑  在黑的來臨時  月光也將從海的另一頭升起  所以在黑夜裡  是黑光不是沒有光 

我們都害怕黑暗  在燈火通明的街道上  我們感受不到  但是只要你身處在無人的黑暗境地  那種感覺就出來了 

黑夜和白天是一樣的  但是我們人很難在這樣的環境裡去平等對待黑與白  這是世界上和法界的差異 

我尚且陷在法界心看世界裡頭的自己 

 

     


 

 


 

陽落下了   短暫的時光就要畫下句點  感受馬祖帶來的冷冷的天氣  

這兩棵高高的雪松  好像夫妻樹  從樓梯走下來就正對著我們  它不僅一直在這裡  

我和弟兄和三姊都曾在這裡留下合影  來日方長  期待下次再相會了  

 

 

 


 

 

 

嶺步道   最後在馬祖的一些時間   走了這邊看見那海景真的好美  而且步道完善 

雖然坡度落差很大  因為路程不長  慢慢走不至於太累   這天天氣雖好藍藍的天且清晰   

但是風真的好大  在這裡還可以看見么兩(12據點刺鳥咖啡) 前方則是遙望著北竿島嶼

延著步道往下走  會通往五靈宮廟  再下去則是牛角聚落沙灘   三姊則是走完步道   

我則返回原路騎乘機車  在五靈宮等待  離搭機時間還有二個小時  

再去星巴克待了一會兒  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返回民宿  如前所述一人帶了二瓶老酒  

其中一瓶是星巴克招待  不對是奶奶送的  希望奶奶身體健康平安  小羊也都快快長大.....

感恩北極星民宿的大哥三哥和奶奶  特別是讓我們免費使用機車  省下了不少費用  

最後記得要寄的名信片  滿心帶著我的名信片蓋滿了章印  放在包包就直接帶回台灣  連郵戳都不用了   ^^ |||

 

嶼一直在建設  步道的完善  對於來馬祖想要慢漫走的朋友  絕對值得來走走  

或許步道不是連貫整個島   但是一小段一小段的景色各有特色   尤其在勝天公園那一段路  

一邊山一邊海  像是花蓮的景色   官帽山步道則是比較原始  沒有太多人工的介入  

走起來就要比較小心一點   從北海坑道口看向大漢據點的酋長岩  走進大漢據點LED燈光以完善

明亮好走  雖少了一點戰備坑道的氣氛  但是安全還是最重要  最後發現島不大 

但是好像無法被滿足的心  就又留下了伏筆   期待再相會  感謝您的搭程

 

 

 


 

 

 

 

戈待旦 附風味餐廳可遠眺海景  到達南竿最引人注目的文字  

 

 

 


 

 

 

 

角嶺步道景色

 

 


 

 


 

沙沙灘的沙畫

 

 


 

 

 

 

回應
現在時間
即將發表文章

2022馬祖雨隙
關鍵字
FlowerView-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