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820442020內心投射的馬祖視角

 

 

2020的作品放了快一年  重新再檢視後  挑出某些作品  是自己風格以外的作品

也就是說平常不會發表的作品  昨天心裡有感  想來發篇文章  就像是我在 攝影從心開始 那一篇一樣的感覺

我時常覺得  攝影就是生活的一小部份縮影   一張作品只是某個時間和空間的瞬間而已  但是卻能讓人想起很多事 

紀錄下來的作品  會變成當你一再反覆的品味  心情年紀的增長  當下的心情  會讓你有種無法解釋出真的答案

因為所有的答案只是在當下  而當下卻有很多的當下  自然的見山不是山  再來是見山是山  

回歸到自己的當下  所以答案不會是明確的  如果注定心是會變的就別妄下定論的未來  

 

燈塔是有歷史性的  人們見著它的白和海天連成一線  卻不見它已經斑駁了

就像是我自己已經日漸的衰老 卻不自知一樣  當出現了徵兆時  每一個人在意的都不一樣 

你的功課自己必須完成  面對自己變的是不可避免的了  面對自己後 還要面對更多應該去面對的

收拾啟(起)心情  展開一段自我的對話  在島的東引  在東引的燈塔  在東引往上的階梯上向海看去

它的存在其實就是你自己  佇立在這裡 一樣不會變  只是心情會變而已

 今生的燈塔或許是前世結下的緣份  有多少人和你一起來過  有多少人曾經來過  

心想那在不同的時間裡  每一個人所造訪的心情又是如何呢?  ...........

  

 

 


 

 眼界是在攝影的框中  島是海中凸出的一塊陸地  凡事都有源由  

我能掌握的只是  我生命中一部份的需求與需要而已  也只是暫時的擁有而已

不必太過於為了短暫的想要  捨棄了大部份的生命  面對事情應該緣來則應

緣去則不與之攀緣的心  該接受的  該放下的  都是在自我的操控中 

既然身心都是自己的  我們都應該學會  身心自在

 

 


 

 抽象的框中  給人更多的想法  就像是我們一遇到事情  心裡先反覆翻攪一般  

自己就像是電影的導演一樣  長大不好玩  但是卻不得不長大  就像是日月星晨一樣

只是自然的周而復始  這就是自然  人是有想法的  但是想法是想法  是純淨的想法

還是只是庸人自擾或者是習性使然  不管是那一種  自己必須了知那個時間的當下和心

具象和抽象其實是同一個象  只是有人就是把框的位置不同而已  本質是不變的 

 

 


  

 習慣了視覺的平視  來點不同的菜  就像每天吃便當是會厭倦的  

回到馬祖吃老酒麵線  每一家的口味都不同  每一間都是獨特的在地美味

但總有你更想去品嚐的味道  你不覺得人是很利害的愛吃鬼嗎?

回到馬祖馬上就浮出 我下飛機要去吃哪一間的東西  真是妖鬼  

但是人也很利害一吃飽再好吃的貴重食物  只是一盤無味的剩菜而已

懂得之間的變化  我們就可以依著自己  想吃就吃  但是不執著  有也好沒有也沒有關係 

再說馬祖目前也沒有肯德雞

 

 


 

走完燈塔後  我和小佑 三姊  小林仔  往下方的小路走去 

是不同的視野  從這裡看去  一望無際的海  讓人覺的心情開闊 

在危危的岩石前  海只是一面湖   而觀看的人  是被引入了  這個境中 

看著就讓人不想離開了   好想晚上再來  如果那是藍眼淚  一定非常的美麗

 

 


 

 老師說一個藝術家  可以把一個葉子  從生長到落下 春夏秋冬  從頭講到尾 

那可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  難怪他們都是自己一個人 因為太怪僻了  

心裡容下的都是自己對外在世界的內化   一般人是很難體會的  我們估且就以欣賞的角度看待吧

我也常覺得  自己會沉溺在自己的世界裡  其實每一個人都是  只是程度不同事物不同 

任何人都只是一個藝術家翻版而已  只是怪僻不同  你認同嗎?

那麼那個鐵竿子   你是否可以好好的說一下  它的過程呢?

 

 


 

 其實我有時候看著自己的作品時   會看得入迷  只是當下會拍攝下來  一定有吸引我自身的點

原來可以在這裡看那裡  是那麼有趣的  很想看清卻又看不清  石頭在日月星晨的洗禮下 

切割了自己的風格  有機會仔細觀看石頭  你會發現  它(他)們是有個性的  

或許有天你會看見和你一樣的石頭  發現那個就是你自己  有次和朋友  在一大片的石礫下

翻著石頭  希望能找到喜歡的石頭帶回家  當然總會有讓你看得上眼的 

但是帶回去後發現  其實石頭是在比較下  才會顯出它的特別  那麼拿回家的石頭  

沒有其它的可以比較 漸漸的就失去了  新鮮感不美了  聰明的你想到了嗎?

那不就多帶幾個回家好好比較一般  ^^|||  NO 是放回去它的地方  你要看得只是在眾多中

所顯的特別  很多東西  看過就好  不一定要擁有   

 

 


 

 我非常的喜歡  這樣的景色  當我獨自旅行在島嶼之間   心裡的想法是如此清澈   

猶如行駛在大海中的船一樣  在這個一望無際無邊的海中  時而風平浪靜時而波濤洶湧

是無法被任何事所避免的  我們都是一艘行駛大海中的船  有時你也會遇見跟你一樣的人

但是卻不得只能獨自行駛其中  自己的方向自己走  看著日升日落  有時景色怡人

有時陰雨時下  我們只要接受它就好了 不用有太多的傷感及樂受   因為那二樣是因人而異的

只要看著它的到來及走去就夠了  當鳴笛聲起  就是我向你的問候  也請給我一聲鳴笛吧!

我們都是獨自來往的旅人  在巧遇的當下相識  也必然在巧然的時間離開的

雖分開總有天會再大海中再相遇的  請鳴起一聲悠遠的鳴笛吧  

 

 


 


 相機是我的一面鏡子  在鏡子面前  我無法遁形  在鏡子面前  坦然面對自己吧

你可以用語言說出自我對話  告訴自己辛苦了  告訴島嶼和大海我回來了 

我來看您了  帶著我的相機向您問候  雖不能表達於萬一  請接受我攝下的感受 

因為那是我沉澱了一年的時間累積的感受  我稍稍長出了白髮了  

而您依然如此和孤傲的立於海中  任憑風吹日曬  浪濤拍打  想請問您

在我走後的馬祖  您又遇見了多少 在夜裡發光的藍眼淚  是不是在南風轉北風驟夜裡

下起細雨的風浪中  在遠處的浪頭向您襲來呢? 一道道的藍浪是夜的精靈

那是追淚的我  夢魅以求的事情啊! 

 

 


 


 一個太陽  一個人  一座燈塔   原來那是我內心的投射   

夕陽會西下  獨釣的人會離開  而燈塔一直在等待著

原來獨自享受著夕陽落下是如此美麗如此溫暖的顏色

來吧  向今天的發出橘色光茫的夕陽道別吧  因為道別必會再見

所以大家都說再見不是嗎? 再見了 

 

 


 


 當兵時從中興坑道衝到這裡來  看著學長一個個一直往前衝去  深怕追不上  

卯足全力就是追不上  好不容易  跳到了壕溝裡  弄得身上滿身土  氣喘噓噓

到了馬港坐在這階梯上  是一種幸福  而回程是一種折磨  快死了 哎 

原來當兵就是做一些自己很難理解的事情  每當放假時  我總會走到天后宮上香

看著這個階梯總是很有感覺  回去時想買杯咖啡  安靜的待上一會兒  看看還有那些人 

在那裡衝  趴在沙灘上  60迫砲的砲陣地  遠遠就能看見連上的弟兄在那裡

而他們是拿出放在防毐背包的東西出來野餐了 哈哈 哇咧 

 

 


 

 

 馬港的小船  遠方的大船  原來我是一艘停在沙灘上的小舟

小舟也有胸心壯志  在畫面的比例上看見了  那胸襟   這世界是很奇怪的

喜歡的人 說不喜歡  想要的說不想要  想吃的卻又不敢吃   難道人要被自己那一點點

微不足道的自尊心給佔聚了嗎? 傳統有傳統的好  時代在轉變  有些能變有些則要守舊

價值觀因人而異  時間因地域而有所不同  所以一切的不變就是變  

我跟爸爸在散步的路上  我跟我爸爸說  我們應該要接受  接受那一些  我們不願意面對的現實

事實上真的就是這樣 我們實在沒有什麼好再去  不願面對  爸爸說真的是這樣  沒有錯  

 

 



東莒東旭民宿陳大哥在我搭船之前就傳了一大片的赤潮影片給我 

我和小佑和三姊帶著滿心的期待  買完星巴克  走往福澳港的路上 

往船邊走去看看  一大的赤潮佈滿整個  港內的海面上  三個人很依依不捨上了船

還好在東莒也是大爆發的日子  比較可惜的是潮水退了早了點  但是心也要知足才行

會看到就是會看到  強求只會讓自己更加飲恨而已  我們都要存著感恩的心

大自然給什麼顏色  我都接受  我在猜想那天  東莒沒有一處是沒有藍眼淚的

 

 


 

 

 大埔石刻旁小廟   紅紅的(風火山牆)是如此醒目 感覺有著很強的生命力

而一旁的樹  樹葉都落下了  如此強烈的對比  並不是在深思熟慮後的快門

而是很自然被它吸引了  我都覺得我自己拍攝的作品  從來都沒有美麗過 

既時是這樣子  我也還是只是  看見有感覺就按下快門而已  不管你用手機還是相機 

不要錯過自己的感覺  那是專屬於你自己的當下感覺

 

 


 


在馬祖我看了很多屋脊  但是不管如何  只要看見藍藍的天  怎麼看就是會讓我按下快門

雖然只是出於我自己的感覺  但是那又何妨  世界如此之大  只要框出自己的一部份的感受就夠了

不用什麼都框進來  取一部份就可以了  畫面會有故事  就算沒有也沒有關係的

 

 


 

 我喜歡在一大片的空間中  留下小小的幾何   如此熱鬧的季節  在海面上只有那小船搖曳著

碼頭上也是空無一人  我很喜歡  這樣子的畫面  雖然沒有特別的顏色  但是慢慢看

就會覺得蠻有感覺  看著看著  就會想要安靜下來   

 

 


 

 不管如何  總覺得每次回來都有一種  意猶未盡的感覺   因為停留的時間不多  

很少能有時間可以  坐下來安安靜靜的看著海   覺得有點可惜   期許自己下次回來

找個地方  好好的坐下來看看海  聽聽海浪的聲音  感覺好像看見珮君媽媽的背影 

她望著海呆坐著心被島嶼的海天一色引入了空極  我相信任誰都難以抗拒

軍事退去色彩  徒留下來的文字  是觀光的標語  我想人或許在台灣待(呆)久了

真的會變呆  應該回到小小島嶼上  遠離太商業化的地方  

遠離吵雜和水泥築起的都市叢林 讓心放假  看看我們自己的心 

 

 

 


 


 我一直這樣覺得   因為我們為了生活需要工作  但是長時間的工作  

心會變的沉重  身心都會疲倦  況且人也是很多毛病的動物  

貓一直是我很喜歡的動物  我更傾向於  看著牠溶入環境中  

覺得牠無時不刻都在睡覺  感覺也太悠閒了  隨遇而安的心啊

是我們都要去學習的  我看著牠剛睡醒伸懶腰的模樣超可愛的  好好好療癒

 

 


 


 原來從這裡看出去 景色是如此美麗  高樓雖然現代  少了房子的溫度  

石頭堆砌的房子是會呼吸的  而且給人很溫暖的情感   島不就是萬年石的堆砌而成嗎?

在島上你每天都會走階梯  一望就是海  再望還是海   每當在短暫的島際交通

我都會在船尾看著  從清晰可見到只見島的形體  有種很微妙的感受  

當我身在島上時  是不是有那個你  也在想著相同的事情呢? 

 

 

 


 

 馬祖伊甸園   但是我相信能和另一半出遊一定會是開心的

其實旅行是很容易產生磨擦的  我覺得吵架並非壞事  至少是一種互相了解的方式

困難在於知道點在那裡  但是卻無法取得平衡  二個不同家庭的人  要一起相處本來就不簡單

心理建設一定要夠  要不常常產生很多瑣碎的小事  感覺會生變的   其實二個在一起就是二個人的功課

任誰也無法去幫忙  但是請記得  其實過不了的關  其實是自己的那關

 

 



 

 馬祖西莒的海被大量的抽沙船佔據了  去到島上轟隆隆的聲音真的是擾民  

生為台灣的一份子  不管是大島小島  一看大陸的抽沙船  佔著別人的地方 

肆無忌憚的吸取海的養份  真是讓人火大  但是我想我必竟沒有那個能力

我在想這個當下 不知道某個官員正在匯報及如何去處理   有時候島民也要有耐心等待著

最重要的是  像怡忠大哥說的  叫他們把沙吐回來  哈哈哈

不管如何  在我的面前  這仍是一幅美麗的作品

 

 

 


 

 第一次回到馬祖就是跟朋友就是入住東莒海上人家  

因為某些因素再也沒有連絡了  有時候想到曾經到過的地方

還曾一起走過的路  只剩我一人獨自思憶著  現在已沒有傷感了

而是了解到  緣遇本機緣  緣去亦當然  惜緣得自在  隨緣情意長

     。。。。。。。。。

用餐就在上方的地方  用著早餐看著海  那時候心還沒有那麼敏銳

如果是現在  我真想多待一會兒  馬祖四周都是海域  喜歡看海的朋友

一定要到馬祖去看看  而且馬祖的每一個島都有自己的特色  

東莒及北竿幾乎是大多數人都會到達的地方  東莒一到旺季一房難求是很平常的

 

 

 



 

 看著捕魚的馬祖人  那舢舨船看來就是一隻魚   粉可愛 

在東莒望著背後被霧氣隱匿的西莒  看來只有看見其形體   

好想能夠看清楚  但是當你身在其中的時候  那種感覺立馬又不見了 

原來很多事情是因為看不清楚才覺得神秘想窺探  那如果有一份神秘之感

就把它留在心裡吧  不管在那個島上  我看見的島都是如此吸引我 

所以我才會  在島和島之間  來來往往  這是必須的  所以當你來時

你也會體會到  我說過的這種感覺  但是還是先追淚吧  

感覺是要慢慢培養的唷

 

 


 


 往東犬燈塔的路上   會遇到一間天后宮   延著路往上就會到達東犬燈塔  

六月份的東莒及西莒  會有大量的芒草長出  搭著海景或是天空都很美麗  

喜歡夜拍的朋友 也可以從天后宮往上一點  往下拍能拍到整個福正及整片的芒草

非常的美麗  如果想要車軌  那就自行騎著機車繞一圈   

在福正沙灘往外拍  晚上也可以拍到海面上的島礁及星軌入鏡  

 

 

 


 


 趁著在坐船之前  在西莒島上騎著機車逛一逛  到這裡又遇到二位從彰化來追涙的女生

相約在其它島嶼上  晚上再一起追淚  我真的覺得女生天性活潑的個性和浪漫

真的是男生所不能及的  我去馬祖那麼多次  覺得女生比男生更敢一個人旅行

就算不是一個人旅行  她們彼此未見過面  但是在一起總是能聽見 她們的笑聲  

我覺得旅行就是要開心  也會有機會認識更多朋友  有一個相同的目標 其實是很有趣的

來自四面八方在島嶼上相遇只為追淚  有多少人因為藍眼淚   而彼此相識和相惜呢

 

 

 



 

 坤坵沙灘  白天晚上都很適合來  弟兄跟我說要看方塊海的藍眼淚  

我說我去連方塊海都不一定看得到  還說方塊海藍眼淚  這個重任還是要交給

在地的陳善澔大哥  這個太難遇到了  因為停留時間不多還請見諒  

 第一次在西莒追淚  陳大哥就是帶我到這裡來拍的  沙灘真的好美 

而且  我有次和弟兄在這裡看見蛇形藍眼淚  下次去一定要再去碰碰運氣

希望可以錄下來  給更多人看見  西莒的美麗  它非常的純樸

最慢活的就是這裡了  我覺得這裡少了一間  靠海的咖啡廳 

在漫活的島裡   西莒較少商業化的地方 但是對於島民來說 

多渴望能有政府的介入及補助  在島和島之間也能取得較平衡的差異

島上必需要有特色  且只專屬於此島的特色  在別的島上沒有的 

或許有點難  但是我相信最重要的時  每一個島的自我特色 

其實你真的要親走一趟  才會理解  在島上生活其實是很不錯的   

 

 


 


 在廢棄的軍營前面  我看見鐵門的鏽蝕  而一棵樹的前面   佇立著一盞路燈  

樹好像有了朋友一樣  我停下機車  走到這裡  覺得有些什麼感覺就拍下來了  

 樹給人安定的生命力  它在此紮根  跟島之間產生了  深根蒂固的情感  

人跟自然界有一種頻率  雖然見不得  但是那些會因為某些場景 而吸引你的事物

你應該自己能夠去發覺  就像是柯錫杰老師說的  好像有什麼在這裡吸引你

如果一時間不知道也沒有闗係  你只要把拍下它就好了 

 

 


 


我停下機車  看見了此處  這棵樹就像是在歡迎人們的到來一般  

從這裡看去 島礁變的很小  而樹卻是頂著天  路的分隔線導引你的目光 

而左邊的欄杆隔出了海天一色  遠處看不見盡頭   如此迷濛 

讓產生了神秘之感  想遠眺的心  一直往海的盡頭望去  

 

 


 


 北竿馬鼻灣的單鞭下勢  它的氣勢和船及山都形成了一種靜(境)  

因為潮水退去了  船和山和石頭  它們都立於其上   才會有那種感覺的一致性  

粗獷的石頭  在細柔的沙上  有種溶合之感   

而船行於海上永遠都是搖搖晃晃  原來沒有了 潮水船體才是它的本性

而立於大地之上的雙丘  更是讓感覺到安定及安穩  

 潮水的來去  給人的感覺帶來了震撼  潮水退去之時  

讓人更能看清  退去之後的面貌  其實真的沒有好不好 

剛開始追藍眼淚的時候  我根本都沒有在看潮水的  一樣可以拍到天亮

因為我想拍就去拍了  沒有在想晚上幾點再起來拍  

倒是這幾年  我才有在注意潮水  人家都說有月亮不好  

我也沒有在看那個耶  倒是我覺得有月亮  我喜歡耶  

只是這樣 所以如果你想找一個沒有月亮 還是要看好潮水都是可以的   

 但是我知道一切都是變數  老天要給你的  你不要都不行  

不給你的再怎麼努力  你只有再回來幾次  也不一定能看見  

記得有次在東莒  遇見二個年輕人  來到東莒待了很久一段時間 

我記得有2-3個禮拜  但是就是遇不到  他們就是一定要等到

勇氣可嘉  我一年回來的時間  也才十來天  能看見對我來說以是萬幸了  

只是知道大爆發 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 哈哈哈 

回應
現在時間
即將發表文章

2022馬祖雨隙
關鍵字
FlowerView-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