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32057彰濱20181124

當我拍這一張作品時  我看見的是一支水中的蠟燭  燈火反射於水面上   

形成如何的畫面完全在我意料之中  只是待時間成形後的感覺  

說來奇怪的是  試了第一次就拍出了  這樣的感覺  再來找不到時間的空隙

反覆的拍了幾次  就是沒有辦法再超越  這張的感受   我相信時間有時候只有一次

過了就沒有了  緣份正如時間一樣  只是名相上有所不同  

我覺得我的作品  要放的很大很大  便會看見那份覺受   

 


 

一個人的攝影  一個人的內心  在一個時空中  停佇的時間裡  

我看見的是  夜的獨釣  不管是夜鷺還是船還是一心的我  

一切自然再自然  時間不會重頭   攝影的時間停調中只有一瞬  再也沒有了  

心在心的世界裡   暢所欲言  有什麼就拍下些什麼  沒有長遠的等待  

只有在走過的當下即是

 


 

調好色溫後  拍下了  非常安靜的水和橋  混合的光源  把作品點綴的好不美麗  

我常說 我只是按下快門  更多時候 它的顏色與否 並不是完全  在我的意料之中

有些作品按下的時候  想再按第二次  不管如何就是拍不出來了  

攝影好像是一張一張的時間片刻   在久遠裡的蘊釀裡  等待是我的一瞬

 


 

水是什麼  水是柔合的表徵  你要它變成什麼就變成什麼  

水又像是鏡子一樣   給什麼反射什麼  人的心也有一面鏡子

只是人的這一面鏡子  加入了判斷  自然無法完全  脫俗和自在

說不自在其實是自在  只是不知道  人的心其實  本來就是

 



 

燈在夜裡點亮  有的燈卻在夜裡暗暗的站著   人是很有情感的動物  

我們不可能每天每天都很快樂  也不可能每天都很悲傷  但是不管快樂或悲傷

每一個人自有自的定義  苦在你或在我  無法完全承現一樣的面目  

就像你喜歡的和我喜歡的不一樣  這完全都是習性所至  沒有對錯

 

 



它是這樣的在夜裡的燈中畫出的畫面   有時我拍到很讓人雀躍作品 

通常會讓我想著  到底還有多少可能  我只能盡其我想像的再拍再拍

但是可曾想過 有些畫面時如何都不可能在當下就被拍出來  

我認為的另一種可能  是心和環境還無法完全連結  相信這是另一個畫面的時空

 


 

我已經有一段時間  感覺沒有拍到很讓我個覺得很棒的作品   攝影在退燒

我知道凡事退燒的前提就是進步  心不進只有身進也不行  這是相輔相成的 

我的熱或許不熱了 但是無妨  人不可能因為餓了就一直吃一直吃  

也不可能永遠飽足  可想而知   凡所有相  必有起落  但在落時必升

升時必落  心就會慢慢接受  我們心的調適能力就會變更的更好  

 

 


 


我拍的平淡無奇的畫面  這是我意料中的畫面  因為燈.天空.電塔.水面.風.都是成因

所以所有的東西都是因緣的生滅和聚集和合  如此分析沒有一件事是平凡的

我體會到(深夜在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說的那一句話  沒有那一刻是平凡的一刻

生命本是非凡 

 

 




單單的人  看見單單的景  燈火如此在水面耀著  

獨人不孤的心  如此清朗  夜裡不管是獨釣獨誦都是美麗心境

 

回應
現在時間
即將發表文章

彰濱20190629
彰濱20190726
高雄20190810
高雄20190811
彰濱20190911
彰濱20191006
彰濱20191010
彩蝶20191103
彰濱20191110
往山20191123
彰濱20191208
台江20191213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