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22125馬祖北竿

趁著在太陽西沉之前  我來到芹壁  我心中就只有一張作品  我只想拍一張我想要拍的作品 

在這之前的前一天 我來時因為天空夾雜著雲霧  雖也美麗 但是卻不是我想要的感覺  這次在北竿待上兩天

時間和往常比起來硬是少了一天  我還是決定在南竿多待上一天  心想這天如果拍不出來  就算了 

依稀還記得 邱老師跟我說過的方法  我從沒有忘記過 只是用到要拍的作品 真的很少 如果一次沒有成功

就要再等下一次了 邱老師跟我說 有時候我們等待就只是為了一張作品 拍完就馬上走了 

這次在芹壁  我就真切的體會到了 原來那種感覺是如此明確 

 

 

 

陰雨的六月天裡 濛濛的山頭上 水氣特別的重  走在街上總是下著細雨  風似乎是旅人的朋友 

走到那它就跟著到哪  記得上次來怡園時  被這池水吸引了  一種極簡的日本風格  雖然看見感覺

但是卻表現不出來  這次看見的水很不同  因為風變成了旅人最好的朋友  風神吹出水波的韻律

攝影人最好的快門參數  在此處以無用武之地  快門變成了水和風的參數  原來在大自然中

自有它的一套  人真的是不要太自以是  當我們了解到 一切自有的道理中 我們拿掉自己 先入為主和經驗

習氣是我們自己最大的絆腳石  不要一直想著要進步 給了自己莫大的压力  有時候退步其實原來是向前  

 

 

 


我不會畫畫 但是我一直覺得 我的作品越來越像是畫  我並沒有刻意去模仿 也沒有看見了什麼

但是我會不斷的嚐試  沒有錯 有時候當我還沒有按下快門的時候 我確實能看見 我要拍的作品 

但是那些像畫的攝影作品  我的大腦並沒有辦法 一下整理出結果  但是我能反覆的按下快門

找到覺得恰當的時間和畫面  當拍出令自己覺得滿意的作品  心裡會有滿滿的和知足感 

知道 我能看見和拍出作品  但是這一切都是萬事萬物的聚集 只是在這時間空剎過程 留下的微塵相

 

 

 


風吹皺了 平靜的水 水似乎 毫不在意  睡蓮在其中 任憑著風和水的對話 

水被風吹皺了臉  映出的真象 變成了一波波的韻  韻在其中  形成了一幅自然的美作 

瞬間一幅幅的畫 就出現在我的眼前 我不得不讚嘆  在攝影的世界是如此多采繽紛 

它會讓你的眼界看得很不一樣  當你看得事物變了  心也隨著變得更柔軟  看見凡事總有無限的可能   

所有的可能 它一直存在著和你相關的時間和空間 當你心境與它契合 你便會看見了它  當你看見了它

也就看見了你自己 

 

 


事物從未變過 感受的心 是變的主因 一樣的場景 轉個彎便看見不同的風光 

曾經看見姪女拿著相機拍照 當我到電腦檢視的時候  看見某些攝影的角度  是我不可能去拍的

因為小朋友天真無邪的心 她沒有束縛也沒有說一定要怎麼樣拍  我知道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

當我想起邱老師只拍黑白的時候  不管是人或是風景  唯有黑白 還是黑白  我想不管是自己或是別人

都應該拿掉二元的對立  才能開創無限的可能性  我告訴自己不應黑白而黑白 也不應別人的認為

而為之 心就是性的本原 稱為心性  當我們看見的事物 只憑著自己以往的經驗 那是一種習性和自認為

柯錫杰老師 我問他這個如何拍時 他會跟我說 只要好好享受攝影的過程 享受生命

柯老師說太美太豔的作品  無法讓人思考  它或許就是如此美麗和漂亮 攝影是讓觀看的人產生共鳴

和攝影師所要表達的意境及情感  邱老師跟我說 去掉色彩之後 作品的內容就會浮現  

 

 

 


 如果人是一種情感的動物  那大地不只是養育人們的大地之母而已  我們一同生長在這個微小的世界中 

單是能生長在地球上 那是多麼的有緣  我更了解到 能和我們一同生長在這裡的人們  更是有緣 家人更是有緣中的有緣

我內心一直升起這樣覺受 覺得人跟人之間存在的種種事物情感 非常的不可思議  雖然我也曾和別人起過衝突

也曾跟某些人有了不愉快  然而那些以俏然溜走了 緣它就是緣  並未包含著任何的情緒  原來事物的兩端

不取亦不取 也捨不得 因為本自無得 原來 我們生來並未帶著這些來 在孩子的時候 我們成長 習性變成了名子的代言

那個自我的名子 變成了大家認為的我 而我就是我自己的認為  其實這些都是自己想出來的而己

 

 

 

 


記得在建國科大念商設的那一段時間  是我自從上課以來最最喜歡的課程  建智老師教的東西

不僅只是觀念 而是深植實用的 因為我攝影 所以那些擺放的位置 在攝影稱為構圖 更多時候

那些並不是刻意的安排 那是一種必須而這樣子的排列  以前從不覺得  攝影能讓人快樂及感動

當我檢視自己的作品 有時候真的會感動 是一種純綷感受 我也不知道 我哪來的視界 

在框中存在的邊界中 其實存在著 不著邊際的視野 那就是情緒的延伸 情感的延續  

 

 

 


志翔你還會來摸我的頭嗎? 還會來看我嗎? 

記得上次來北竿的時候  我們就在小巷弄中  與牠相遇  志翔蹲了下來 狗狗非常的友善

像是朋友樣 其實人的緣 並不只是止於 人跟人之間 我在 攝影從心開始 那一篇作品中 我就體會到了

人跟一棵樹 跟一間老房子 跟一位陌生人擦肩而過 都是非比尋常的緣份 如果你能萬事萬物都這樣去想

我們的心 會慢慢的轉變 這樣的轉變 你變得能體會到 以前體會不到的感覺 會了解到你所未能了解的事物

 

 

 


走在北竿的街道上 這是住家前方的一棵樹 一半已枯萎 一半正在新生 

有時候 我們退讓一點 能滋養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因為就像是海棉一樣 

什麼都要聚集在自己身上 會很累的 難得出來放空 我不能轉境 但是至少我還能擇境

在短暫的些許日子裡 見到看見的人 或許不是很熟悉的人 但是卻也不覺得陌生 

我騎著機車 看見一群人 原來是珮如姊姊  記得有一次在馬祖飛機沒有飛 

我很著急 姊姊給了我很多的意見 因為她是導遊 對於這樣的事情 非常的熟悉  

 我騎著機車 與她擦肩而過 她一眼就認出了我  她跟我說她在跟她老公說 不知道會不會遇到那一位追淚的弟弟

就馬上遇上了  多麼不可思議啊! 如果我們凡事都能想到 所有聚集在一起事物中 必有所因 

雖然我們不能了解 事的始末 只要存著 珍惜感謝身邊所有出現的所有種種 可解不可解 都沒有關係 

別人對我們如何不要緊 重要的是我自己內心 是否會因為某些事情而動搖 而已 

威豐旅行社 

 

回應
現在時間
即將發表文章

2022馬祖雨隙
關鍵字
FlowerView-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