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81403馬祖西莒

騎著機車從上坡後   聽著機車咆哮的老聲音 真的是難為它了  不再加油門而是順著上坡緩緩上升

當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 我們可以用著自己的步調走完 這一條路 記得我之前偶爾會開車上到合歡山  

在高山的空氣薄弱  即使再加油門也只是塗增消耗而已 在經過上坡後我停佇來回看了幾次 我想就是這裡了

充滿軍事色彩的文字  當過兵的人更能體會箇中的滋味  所有島嶼中西莒我想是最最安靜的小島了

在回去的之前 遇上一位老人 說著他的故事 說到他從小時候就到這裡 時間不僅變遷了 世代也更替了

在老人看來更是有感  再回來人事以非過往的軍事不見了 我多麼希望能化成當代的人物

好好體會老人對我說過的話 我想那會是一份值得思舊過往憶起的人生 我期許自己的 不是未來 

而是更多的人 能回到島嶼聽見自己內心的故事  回到曾經到過的地方 來追憶  趁著在記憶消逝的前夕

 

 


對角的視角 是我不得不的選擇 你就可以知道地形的險峻  第一張我仰望著拍 而這一張我卻只能居高臨下的拍

看似相同  卻完全相反 在午後的陽光夾雜著涼風  金黃的芒草遍滿山頭及海天一線的海岸邊  稍弱的陽光

搖曳的風  帶著一種秋意 還是我誤植為秋呢? 明明就六月天不是嗎?  一個人剎時覺得一種寂然的感覺

如此美麗的景色 只有我一人獨享 誠實而言真的是太可惜  但是真實的沒有與人共享此景  心境是一種體會

我想如果我能 我希望讓看見的人 也能感受到那金黃的搖曳  像是眾多的人聚集在一起一樣  

雖然我現在的拍照拍的少  但是只要到某處 感受到那地方當下的情境轉成的心境 難以言語 語言文字是不得不的記憶

不得不的敘述 

 

 

 


在寛廣的角度中  我拿出塵封已久的鏡頭  對著天空打量了一番  到底是要留下些什麼 我只能憑著感覺

在有藍有綠有金黃的芒草中  讓我誤以為是麥田  能見到此景真的很幸運  島山遊客真的很少 我一度懷疑

除了我之外 還有其它人嗎? 在前往馬祖的飛機上認識了一位要到 西莒探望老公的人 小孩在飛機上吵鬧著

在下了飛機後 我們又有相同的目的  所以同車一同前往 連車資也是她們付的 我連拿出錢的機會都沒有  

忙著跟她們道謝後 就約定在西莒見 在陳善浩大哥的民宿友誼山莊再次見面  她拿著老公拍的作品和FB跟我分享

當然我也不吝於分享 能在這樣的眾多巧合中相見 那是一份不可多得的緣份 也許這一生 我們大家也就只有這一次見面了

 

 

 


天空看來似乎有點戲劇的變化  我搭不上 什麼前景 來襯托出雲彩的顏色  站在岸邊高處的防波堤旁

我看著夕陽就在我眼前 不斷的變幻出顏色 然後慢慢回歸到 夜的來襲之色 記得以前很喜歡追晨昏的色彩

尤其是颱風來的前夕 出現一些奇奇怪怪的顏色和雲彩 總是特別的吸引我  天空的晨昏的雲彩依舊持續著

在某天 它還是會現出 你無法預料的景色  我還是會讚嘆 我還是會欣賞 我有時更覺得 天空出現渲染的畫

火紅般幾乎是燒了起來  但是在當下 它就慢慢的沒入海平面的另一個世界 世界在平凡中  蘊釀著

這似乎以成大自然界中 一種輪迴 只是這輪迴我們無法預料 它何時再出現 但是其實還是有跡可循

 

 

 

 


陽光撒下 被絲瓜棚的葉 映出了影子 刻畫出一幅自然的美作  它隨著陽光的瞬移 它變化著

雖然我們無法完完全全記住  我們所有看過的事物 但是誠然的薦言 佛說三世一切不可得

人是活在心境的動物 當下以成過往 未來心尚未到來 皆不可得  原來能有顆體會的心 

是多麼另人感到幸福的事  陽光無處不在 它卻能讓你有所感覺 陽光所到之處 尤如我到之處 

皆能使成為一幅幅美麗映在內心意識的影像 我不僅僅只是將它留下 而且要公諸於世 

 

 

 


生命都是往光明的方向而去  小小的枝芽努力的往上探起了頭  截支的身體或許不能再長回來 

但是生命還是會不斷的延續下去 在它的周圍還會 生起一連串生命的變化 一個人或許不能改變世界

但是 或多或少 還是會有些影嚮  凡事取用能為你生命帶來的如意的心境 生命的過程 在人看來有點長

但是再回想十年二十年前的事 不管是你覺得的快樂與不快樂  其實就是夢 我們人其實就是活在夢中

 

 

 


顯現 只是為了表達自己而已 外表的掩示 終究是藏不住內心的實像  很多人會誤以為實像

是自己想做什麼 或是自己想表達什麼 盡情的表達 現在的人觀念變成了這個樣子 

雖然在二元對立中 卻恰恰選擇了 那另一面誤以為的對 紛爭至此無法修止 人因而視而不見

原來我們的世界是這樣子 夜裡獨誦的三人 原來是這樣子 因為內心無人能解 

 

 

 


告訴大家我在這裡  

 

 

 

 

 


告訴大家我在這裡  而且傳達思念  給每一個看見的人 希望你也能 想起久而不見的親人

或是朋友 

 

 

 


在青帆港端午的沈船事件 已經落幕許久  這是我見過最好看的划龍舟 因為比賽不只是為了比誰快

而且還能為大家帶來歡樂  那就是最能讓人印像深的了 我眼看著一舟船就要奪標了 結果不知道為什麼

它轉了360度 想說一定輸了 結果另一艘船也是要奪標了 結果船身偏了航道  大家驚呼也都笑了出來 

也許是比賽誰拔不到旗子嗎?  轉了360度的船最後還是贏了 對比賽的人我不知道  但是對我個人而言

它將深刻被記憶住

 

 

 


 如果你見到了 有人走過你的故鄉記錄了影像  超過你的見聞覺知 也超過你未曾見過的境地

你會感動嗎? 你會依循我走過的地方再走一次嗎? 會在這裡看著依山依海的故鄉嗎? 那是一位旅人的獨享

現在你看到了 你會來嗎? 

 

 


 走過他鄉 是一個實地 是在遠處與之以心的沉境  自己內心的對話 

我用影像記錄 跟你說 我確實到過這裡 美不美不重要 下不下雨 不重要

沒有滿腹的熱忱的攝影意識 只有很平淡平緩無起伏的意識心 這樣就可以了

朋友們 你們也來看看吧! 什麼都不用帶 帶上人世間最常用的錢就好了 一切就交給它了

你辛苦了那麼久 不就為了一次的出遊嗎? 心情呢? 到了就知道了

 

 


 陽光變的很溫暖  走到這裡 時空變了 因為時空早已更改 人早已人去樓空

留下獨留此處的人們  因為他們早已知道世間物 終會消散 走得再遠還是會回來 

那為什麼還要出走呢? 因為就算知道 還是要自己去應證自己的心 確確實實的走過

掉茖的門牌 老舊的房子 無人使用的公共電話亭 人煙稀少 是這裡的特色 

深怕走在這樣的 老房子的街道上 打擾了修行人 話說寧擾千江水 勿擾修行人  

走著走著 微風帶來了 沉香的味道 聽見了佛號 我雙手合十 頂禮  無處不相逢 只在爾心頭

心裡滿滿的感動 不知道為什麼  但是我可以確定的是 我就是在這裡生起了 這樣的覺受 

 

 

 

我覺得 在攝影的世界裡 光影是一種內心的情感  它表現的是一種 當下時空的變異 

它出現時無法預知 但是你知道它就在那裡  如影隨形就是攝影的寫照 

有時幾度的來來回回  確實還是當下 無多幾念 最好  攝影是無法被定義的

你可以寫出關於文字所能解的一切方向和言論 那也只是你自己的自以為是而已 

 

 

 


 當攝影表現的不再只是一種具象  變的與真實人們認為的攝影 有所出入時  那是眼界在轉換的過程

但是 那確實還是真實 只是相機它能 記錄的時間上的重疊 最後凝瞬的一刻 它表現的是時間的凝聚 

而不是單一的時間  

 

 

 


 雲似乎也染上了灰 是在告訴我 夕陽即將西沉了嗎? 

黑搭上藍原來還是蠻迷人的   

 

 

 


其實每一個人都是藝術家  房子破了 那又如何呢? 補上就好

我們的心不就也是這樣縫縫補補嗎?  如果不這樣 我們如何知道縫補呢?

如果你了解了 其實在完美的背後 不就是縫補而來嗎? 

當你認為世界萬物都有生命 那生命隨即出現  如果你不認萬物皆有生命

就像石頭沉入大海  再尋覓也尋覓不到  心有無限可能 在這世界上  

 

回應
現在時間
即將發表文章

2022馬祖雨隙
關鍵字
FlowerView-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