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51305澎湖吉貝

 其實吉貝沒有想像的暗  因為文明燈光從四面八方而至  本來以為滿天星斗 但是其實不然  

當作品成形的時候 我知道 事實上星星從沒有變少 而是我們的眼睛 看不見 但是相機可不同

它就是能看見 在遙遠的地方 它以光速經過了  我們不得而知的歲數 到達這裡 多不可思議

雖然只是一張作品  但是對於一個攝影人而言 不管一群人還是一個人 總能在當下看見 屬於自己的眼界

 

 

 


 我走上了石滬  當地的一位莊德添大哥  看到我走在小巷弄裡 說要載我去環島  

坐上他的電動機車 一一跟我導覽和說明 雖然我沒辦法完全記住 但是對於他的熱情 

真的讓我覺得很感動 我覺得吉貝小島的人 似乎對於自己所居住的地方 都非常的熟悉

能說出個所以然 連小朋友也是  還有小朋友說要帶我徒步環島 我說叔叔不行啦 

其實那個石滬 就快被沙淹沒了  看不見的也方全都在沙裡了  是大哥跟說我才知道  誤以為這石滬這麼特別 

還是月形的 真的是有點離譜了  我們都會被外在的環境所吸引 以自身背景的知識解讀它

事實上是沒有錯對的  只是對於本質 原以為確非如此  所以所見之物之色 還是有很大的可能性的

 

 


 我走在街上  不期而遇的貓  好像都是我的朋友般 在陽光撒下的牆上  那黑的有意思

就像生活中的點綴  我們的生活如果都是如此明亮  我們無法用眼睛去看見不同的世物

不要害怕事情的到來  也不要去為不可得的事操心 我們只有在這當下 當口渴喝下這口水

解的就是當下的渴  當有一天你口渴再想起曾經喝過的水 卻不能解你的口渴  因為過去心已不可得

 

 

 


 陽光照的地上發燙  白熱化光照在老房子上 那斑駁的歲月絲毫無法隱藏

我喜歡老房子 更喜歡走在老街上 覺得我的頭腦胡思亂想一般 覺得自己回到了過去

但是我確實就在這當下 我能領略到那老房子 我會和它對話 我也會想 有多少人 走過這裡

常常覺得世間的事情 很特別  就對我個人而言  感覺很是很難被道出 情緒來自何方

我覺得我身體住的是一個老靈魂  但是心確是一個小小孩 不由得對於現實社會起的防備

這是我非常不喜歡的事情  但是它還是或多或少  能讓我有所體會  無法避免那就接受吧

 

 

 


 曾經的繁華  我走過多少老街  多少人去樓空的小街道上  留下了些什麼  人潮不再已經不再是新的話題了

我倒覺得 因為人少了 因為少了些什麼 所以我們才會想起 過往的紛擾  才會有故事  

我們可以憑介著自己的想像  刻畫過去想像未來 因為這是心的特性 也是攝影迷人之處

 

 

 


感覺一個人拍照的過程  看見影象出現時  才覺得剎那間  時光真真切切一直在流逝 

一點一點的流過了  等到我們意會過來 再看到時 已經過了多少時日了  我看見的每一個人

都覺得感謝  走到那都能和遇見不認識的人  不期而遇  雖然沒有交談 但是或許那就是我們的緣份 

 

 

 


時光停佇的瞬間  是相機和記憶卡的產物 但是最後 我們什麼都沒有得到

卻永遠鎖在那大腦的資料庫裡 真的好特別 也很不可思議 重點是我們不需要去做任何事

它就會永遠留在那裡了 一張作品存在的資訊 比任何軟體的資訊都更具意義  我們的記憶是有情感的

它更能延續到某些我們無法記數的時間裡 您是否有曾過 沒有看見過的人 沒有去過的地方

但是卻非常的熟悉 您知道記憶的深處裡  是這樣生生世世的累積起來的 

 

 

 


 太陽當空照著吉貝島嶼  這是不可多得的日子 想想我們能夠到這裡來 要多少的配合因素

又能遇上自個兒覺得漂亮  藍藍的天和白雲不凡的氣韻  我覺得我們能夠支身或是和一群朋友

一同前往去一個地方 真的是有太多因素 我們應該存著一份 不可多得的感恩 也珍惜這樣的緣份

我們雖然可以計畫未來 但是那一天到來的日子 還不知在何方呢?  

 

 

望著清澈的海水 真的好想 脫下衣服就跳進去悠游 柯杰錫老師說  因為人有了外衣人起了分別心 人開始比較起來

柯錫杰老師的觀念一直深植在我的心裡 更應該說是一種共鳴和觀點的一致性  柯老師說不管是高興或是不高興

總是脫光光那才是真正的自己  柯老師的書上還說道  有一次在和朋友分別夜晚的情況下  大家也都喝了酒 情緒一來脫光光

還大哭起來 還躲在最亮的燈光下 柯老師說他覺得人因為外在 讓人跟人之間 產生了很大的分別心  卸去外在 

遇見最真的自己 柯老師說我不在乎別人的眼光 因為那才是真正的我  

回應
現在時間
即將發表文章

2022馬祖雨隙
關鍵字
FlowerView-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