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413292017 - 的藍眼淚

(55據點背包客栈 忠誠堡  083623426)

在55據點的夜晚 我和志翔 森玄 宏佑及在55據點上方遇見的大哥和大姊們和他們的小朋友 

在夜晚的10點左右 本來陰鬱的天空  雲層漸漸散開 天空佈滿了  那時我在夜裡行軍的星星

久違了  那一份感覺在18年後再度重逢的感覺  感到很辛慰  也讓我懷念不已 我曾在這裡站過哨

站過衛兵也站過觀測  還因為不小心睡著了 被關了禁閉室  我前前後後進入禁閉二次 這樣算是有當點經歷了

 回想 二次都是不得已 好像是硬要讓我去經歷這樣的事情  二次是截然不同的心境  那時到禁閉室去

每天做體能 只是關個二14天出來  回到連上伏地挻身二百下幾乎是不會流汗的 說也奇怪 那時候 我還很菜

但是在禁閉室回來之後  之前很多老兵找我麻煩的人  我好像突然都免役了 感覺再也沒有被(機巴過了)很粗俗的話

還被我們炮組的組長 要求我去帶二個要受士官訓的阿兵哥 叫我操他們兩個人  至少二百下伏地挻身 那二個人被組長叫到砲組來

我說組長要我帶你們兩個人做體能  你們就跟著我做吧! 我一點都沒有想操他們 做到50下 我看他們就不行了  雙手直發抖

我說起來吧! 等下再出去 等下組長問 你們就說二百下  等他們受完士官訓回來時 對我非常的尊重  還會說那時候叫我操他們

等等的話語  我覺得當兵是男生變男人的蛻變  太多不合理的事情 就是要去接受  看到不當管教也見怪不怪了 

我知道時代不同了 現在的小朋友都是父母的寶  一點苦都吃不得  對孩子絕對不是件好事  我經歷的我有機會就會教肓給其它人了解

我知道的我經歷的 那只是我的經歷而已

 


天氣有點涼 大伙都散去了  我拍了一會兒  志翔又上來了  感覺大家18年沒有見面了 

只是容顏變老了 其它幾乎都沒有變 那份感覺還是一樣  森玄 宏佑 跟當兵時的感覺

還是一樣  一直覺得 宏佑還是很菜 ^^|||...

 

(藍眼淚導覽:小邱 0975415506 費用:150) 

 (北竿宏瑞飯店: 0836 56598  小馬:0921535305)  

在第二天的行程中 北竿淚況不是很好   本來沒有要讓小邱知道我們到了北竿  但是他老婆在7-11上班

認出了我 我卻沒有認出她 小邱跟我通了電話 說我在北竿嗎?我說是啊! 那晚上要帶我們去追淚 

我們一群人只好恭敬不如從命 還送我們一人一份小禮物  真的是太感謝了 

這張作品是宏佑.小邱和我一起完成  因為藍眼淚不多 我請他拉動繩子 好讓藍眼淚能發光

 

 


在北竿08據點的上方 在高處往下看 能看見藍藍的發光體  我覺得下次如果到北竿 08據點應該下到下方拍攝才對

邱老師說這張作品很不錯  我也喜歡喔 有時候 我們為了要拍到怎麼樣的景色 很刻意去構圖去做些什麼 

但是這張作品 卻是沒有很想拍的情況下拍 但是確也還不錯 我想我有時候那種二元對立的想法 要撤底從我心底去除才行

那是一種鬼遮眼  遮住了 我們的心 以至我們很多事情都被蒙閉了 看不見還自以為是  這真是要不得 

 

 

 

(陳怡忠:0912300404   東莒 東旭民宿)

回顧藍眼淚  那是時間和記憶所刻畫出的畫面  在等待許久 以為留下作品作為藍眼涙比賽用的作品

在發表前夕一切的作品 都回歸成為 攝影人看見的顏色  不再是那明亮和鮮豔的感覺 回到最初的所見的顏色

在東莒的夜裡  東莒東旭民宿老闆的小朋友 帶著我們這一群中年追淚人兒  在這裡看見了最美麗的藍眼淚

那艘小船像是經由藍眼淚 飄流在遠古至今 我是不是前世和今生對藍眼淚依然有所依纞 就像我們一直在學習拍照

原來拍照不只是拍照 那還是心的寫照 那是一種多麼令人讚揚的事情 竟然可以看見自己  原來世事是這樣

原來我的心是這樣子 原來那是我的內心世界 人何其渺小 感覺一個人就是世界了 我想夠了 一朵花都可以是一個世界

人夠大了  在沉澱許久之後 看見藍眼涙的作品 一聽到馬祖似乎又拉回了馬祖追淚時空  我才驚覺很多事情 日子就這麼過了 

卻摸不著只留著記憶 什麼都是空空的 這些在數位化下的產物和攝影作品  再也摸不著了 但是卻有著某種意義般

 

 


 

佈滿整個海面的小魚兒 引來眾多大魚來覓食 我卻無法表現其萬分之一 請容我概述說明 

我看見整個海面上一閃一閃亮著藍藍的微光  我好奇拿起手電筒往水面上一照  不可思議的是

海面上全都是魚 也都是藍眼淚 原來是因為小魚在游動的狀態下 使著藍很淚持續的發出淡淡的藍光

當大魚捕食小魚時 小魚被驚嚇而散開 在水中發出由如煙火般的亮光 就像作品裡的感覺 但是相機真的不好表現

我們一群人就在這裡 看著水中煙火 在水裡施放 一直到大家都疲倦  這是我見過最奇特的藍眼淚  藍眼淚竟也可以是水中的煙火

當我在這樣子的當下想著 如果能讓別人也能感受到 那該有多好 我也經常想著類似的事情  有時不免告訴自己

很多事情 我們是無法一一的去詳訴和說明  必竟人是有區分的 當我們身在此時 就代表我們無法同時出現在其它地方一樣 

但是我知道 我們人所有的經歷 全部都被封存在大腦裡了  某些時候被喚醒時又拿出來回憶回憶 有苦有樂參半的人生

是人世間獨有的 如果說全是苦全是樂受 那便不會覺得 何是樂何是苦了  

 

 


 

在拍攝許久之後 大家漸漸的趨於安靜了 在教學完後 一問一答之間 我想總是要自己嚐試著拍攝

我也看見了不同的景色  我按下快門 看著藍眼淚 在腳邊的階梯上來回的推送  似乎怎麼看都不會疲倦

在一段時間的等候成形了 其實我可能把它處理的更好 但是我現在總是會覺得 真實是這樣 也就不把暗部調亮了

沒有好或是不好 這只是我個人的想法 你不苟同 因為你有你的解讀  試著單純的看著就好 別下評論 留著自身所感覺就好

 

 

 

 

 (西莒 友誼山莊 陳善浩: 0919991592   家用電話: 083688028)

西莒友誼山莊陳善浩大哥引領前往拍攝的秘密景點  這是世界級的景色  因為時間關係

我們沒有停留很久 所以我只拍了二張作品  我們就移動到其它地方  感謝善浩大哥帶我們到這樣棒的地方

 

 

(西莒友誼山莊陳善浩大哥引領前往拍攝的秘密景點)

黑就讓其黑吧  我覺得   就讓我看見的真實顏色  再次承現

 


(西莒友誼山莊陳善浩大哥引領前往拍攝的秘密景點)

大哥說我們還有點時間可以拍  因為海水在漲了 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  等會兒他要先回去休息了 

暴肝了  看到有點不想看了  他每天帶客人追淚  每天講解  我想或許錄下來 放在網路上也許可以

 

 

(西莒友誼山莊陳善浩大哥引領前往拍攝的秘密景點)

善浩大哥先回去了  我和森玄和宏佑還在這裡  宏佑說P哥我愛睏了 暴肝了 看到有點累了 

但是還是很美 他開始聊起了 這裡的藍眼淚跟東莒的不大一樣 不同的景 產生的感覺完全不同 

在這片沙灘上  那藍眼淚尤如是一條蛇般  由左至右來回的游動著 好不美麗  怎麼會如此的漫妙

啊 我不經感嘆著  好美  我覺得這本來就是一幅畫  雖然淡淡的顏色  也就是因為淡淡才有味道

 


 

(南竿夫人咖啡館 預訂專線 : 0836-25138  0932-260514 住宿:700)

山隴 一處最好觀看藍眼淚的地方 又很安全好到達  我先看著大家在這裡拍攝  等了好一會兒 

我也拿出相機來拍攝  但是我知道我只要取個一張二張便可以收起相機了 隔壁的年輕人頭靠過來

大哥請問一下 這要怎麼拍 我都對不到焦 也拍不出來 經過幾個問答  他就會拍了 也知道如何在不點燈的情況下去拍攝

但是我跟他說 你的相機白天沒有問題 但是像這樣的地方 你的相機可能不夠力 他也知道了 我想很多人真的不懂自己手裡

到底掌握些什麼  其實拍照是很隨興的我認同  但是凡事總有一些必須離清 你要做什麼 你必需要有什麼能力及心態這是很重要的

很多事情我寧可事前先大概規畫一下 而關於我無法觸及的部份 就交由上天了 我想就算萬事俱備尚欠東風也是徒然 

 

 


 

白天裡我在島上來來回回找尋  在南竿的三天裡  我發現南竿真的很多可以拍攝藍眼淚的點 有些必須開路下去 

因為雜草都長滿了 把原本的路都蓋住了 我覺得頗為可惜 如果當地的長官們 可以接手把有些地方 好好規畫

我覺得會讓馬祖變得很不一樣 但是我想我的想法只是一個想法而已 我還想帶著刀子開出一條被掩蓋的路來 

那些癈棄的據點就像風中的殘燭一樣 就要熄滅  我走在一個一個荒涼蔓草覆蓋的據點 我覺得心有點涼了 

身為曾經是馬祖據點中的一員 看著此起彼落的浪潮  尤其感慨 我知道我無法改變些什麼 只是看見了藍眼淚

似乎在呼喚著些什麼 據點中的傳聞 也隨著在被人們淡忘的記憶裡被一點一滴抹去了 或許這是最好的結果

 

 

 

 

(夫人咖啡館前方沙灘拍攝) 

(南竿夫人咖啡館 預訂專線 : 0836-25138  0932-260514 住宿:700) 

在夫人咖啡館 我待了三天  住宿是通鋪 一天接一組個人 共有兩邊  簡單乾淨 對我這個攝影人  這樣就夠了 

我在這裡看見了 大姊時時帶著感恩的口語 我想我也被觸動了 每天早上都會為我送上一杯熱咖啡及甜點

這是大姊額外的愛心 我說大姊這樣不行 我要付帳才行 大姊的口吻說明沒有商量的餘地 我只好恭敬不如從命

在客人未到之時 我獨自看著海面上和享受著寧靜的早晨 但是奶奶早已不知道流了多少汗水 為今天客人的到來

而做準備了 我晚上洗好的換洗衣物  奶奶都會趁我白天出去拍照之時幫我收好 真的好貼心

我也會和爺爺聊天 問一些奇奇怪怪的問題 有時候貓咪還會來撒驕  我覺得在這裡經營

其實是很不簡單的 但是看見大姊和奶奶們及夫人咖啡館的成員 他們做的有聲有色 真的是令人不得不豎起大姆指

如果你喜歡寧靜 我強烈建議你 在日入於西沉之時 來到這裡 點上一份晚餐 你便會了解我說的 我在這裡的三天裡

每天晚上都會在這裡用餐   這裡的餐點真的好吃 如果不習慣吃的太重口味可以先說少點調味 這邊的餐都是很棒

有機會來一定要來嚐嚐 甜點 咖啡 ... 伴手禮..

 

 


(夫人咖啡館前方沙灘拍攝)  

藍韻就在海水來來去去之間  變成了溪流的成員了  我穿著夾腳拖走在這裡   看著藍眼淚就從我腳邊發出藍色耀眼的光茫

先仔細觀查一番  海水的韻律及時間  選定後架上相機   拍好久才拍到一張覺得可以的作品  這樣的作品  我只能按下快門

其於的條件 我都沒有辦法干涉  這作品是自然界給予的  所以我分享我看見的讓有緣的人也都能看見  在這裡拍攝了許久 

我聽到說  阿弟怎麼還沒有回來  他們抬頭望了望  看見了我  跟大姊說他還在拍啦! 我才覺得大姊真的是一個很有愛心和耐心的人

對於旅客而言 也是關心 所以被稱為馬祖最幸福的民宿  可不是浪得虛名  人跟人之間的連結 不是在朝朝暮暮 而是在內心存在著一份情誼

不管對誰  我們都要生起愛護的心  我想這就是讓心柔軟的基礎  

 

 

 


(夫人咖啡館大姊引領前往的秘密景點)  

那天白天吹起了南風  4-5月的天氣總是有點陰晴不定   白天有點酷熱的天氣 到了晚上 風轉向了  吹起了北風

大姊引領我前往拍攝的第一個地方  只見遠方的海面上  有一波一波海浪夾雜著淡淡的藍

一顆一顆碩大圓圓的石頭  又溼又滑讓我有點舉步維艱   走得我幾乎都快跌倒了  我還是穿著登山的防滑鞋

大姊只穿拖鞋帶著我前往  看著她游刃有餘腳步  我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真的是太利害了  

大姊說她喜歡這裡的感覺   我也喜歡這裡喔  在前年我就曾到過此處了  只是那次我一人前來時

並沒有看見藍眼淚  而且天氣又不好 讓我打消了拍攝的念頭  

 

 

 

(夫人咖啡館大姊引領前往的秘密景點)  

 我和大姊還在這裡  大姊在旁邊等我拍攝  大哥等不及一直向我們呼喊著  叫我們快上去  

當我和大姊前往時  看見整片大海都是藍眼淚  我真的覺得好幸運  在大姊大哥的帶領下   

我在這看見了 最為壯觀的藍色的海 海浪一波波的向我們襲來  葉昊說道其實就算是住在馬祖

要看見這樣多的藍眼淚  一年也遇不到幾次  我想我了解的  我在拍攝的過程當中 有些拍失敗的作品

葉昊說以遊客的角度來看 我覺得還是很漂亮  笑^^|||

 

 


(夫人咖啡館大姊引領前往的秘密景點)  

我覺得石頭 搭上藍眼淚真的是絕配  或許這樣的畫面登不上台面上  對於我來說  單純直接的拍攝

更能顯示出作品的直接  不需要用太多的方式去解讀它  我也漸漸的發現 我的相機在這樣的拍攝下 

我相機的性能只能剛好介於可拍攝到  太嚴苛的昏暗下 想再拉高iso 整個畫面就會不夠細緻了 

雖然有些想拍攝的方式  相機無法勝任  那我只好改用不同的方式來承現

 

 

 

(夫人咖啡館大姊引領前往的秘密景點)  

 大姊向我告別 叫我小心安全 讓我繼續拍攝 她們先回去民宿去了  我在這裡又待了一會兒

風越來越大  身體也越來越冷了  這裡順道一提  當我們人的身體產生不悅感時  攝影的意識就會變的薄弱

甚至是無法拍攝 所以當你覺得冷或是身體不舒服時 必需讓這樣的感覺趕快消失  不然很快的攝影的意識就會不見了

 

 


(夫人咖啡館大姊引領前往的秘密景點)  

遙望著北竿  不知道北竿是否  今晚藍眼淚也是大爆發  但是我知道 

像這樣多的量 通常過後  會有很多天的時間  再度趨於平緩一段時間  

 

 


(夫人咖啡館大姊引領前往的秘密景點)  

 遠處海浪發出一波波藍色的光浪  但是再怎麼看  總是覺得岸邊還是最美  

遠方一條長浪一直向岸邊  靠近真的很壯觀   這邊的風浪很大 大到我快站不住了

而且風裡頭夾雜著水霧  我的鏡頭都模糊了  而且很冷 我待不住了 收起相機返回

走出這裡後 覺得好像是兩個世界一樣  完全沒有一點風  我知道我還有一處景點要去

那裡非常的暗  暗到我必需提起很大的勇氣  才敢一個人下去拍攝 

 

 


我從勝天牌坊騎機車前往  如果延著路一直騎會到達津沙村  這裡我走過很多次 白天從頭到尾連一台機車都很少遇到 

晚上更是不用說了  一盞路燈都沒有  你就可以想像有多麼暗了 但是這裡比我上次來好太多了  步道已經建好了 

上次我晚上經過這裡本來想下去  但是還要經過草叢爬過石頭才能到達  我怕一個人如果發生危險所以沒有前往 

而且馬祖的蛇很多喔  在馬祖當過兵的人大概都有見過蛇 這裡的蛇大部份都是有巨毒  所以晚上真的要很小心 

 

 


藍眼淚在沙上發出一條一條拖長的光  我只能用很大的光圈 才能凝瞬住瞬間 

但是覺得還是不夠  但是至少有點成形了  

感覺風浪好大  雨也開始落下了  我穿起雨衣  離水面很近 我的鞋子都淋溼了  天氣也變的很涼  

 我開始擔心了  因為我的相機也都淋溼了  但是我告訴我自己  相信它可以的 

 

 

 



魔幻的藍眼淚  在夜裡它發出藍色的光  那光是你見過一次便會愛上  有時我覺得如果你夠堅持  它就會讓你看見它 

我想我在這裡  在這樣的夜裡  我想島上追淚的人都因為這場雨都打道回府了吧! 我覺得越來越冷了 雨仍持續著  

我有點緊張了  雨滴好像越來越大  相機幾乎都被雨水覆蓋了 

 

 


 白天時我到過這裡  我先來探了路  我延著步道往下走來  到了這沙灘時  有種想下去游泳的衝動  

 覺得這裡像是一處世外桃源  好安瀞  我坐在這裡的石頭上  聽著海浪的聲音  還有些微風徐徐吹來  

讓人有點醉了  時至接近黃昏了  

 

 

我為了拍到我想要的  在這裡持續拍了好多張  一直到等到潮水  漸漸高漲 

我才覺得拍到我想要的作品  石頭是黑的我大可調亮它 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  這樣的念頭 

消失了 我覺得這就是眼睛所看到的   

 

明天我要回台灣了  我打算在清晨起床時 就到外頭看著海  不再出門了  隔天早上奶奶幫我煮了一碗很大碗的素麵

 而且我覺得我吃完後有點醉了 因為奶奶加了一大杯老酒 這是大姊跟我說的 但是真的很好吃 感恩 

 

要回去的前一天那天早上來了一個自由行的女生她徒步環島  來到了夫人咖啡館  來了一會兒

又有二位大姊上門  我幫忙招呼她們  她們要走的時候跟我說 彷彿我才是老闆  我說我不是啦!

我說歡迎再回來喔 !  因為夫人咖啡館的人都是這樣的吻說著 我聽著聽著就學會了唷!

 

要回來的時候奶奶還塞給我兩個繼光餅說要我帶給我家奶奶吃  大姊說下次來住個二個禮拜吧! 我說我住那麼久工作都丟了

她說那你就在這裡住下 一切看她的 我想該不會我要在這裡打工換宿吧!^^||| 

我想我應該不便宜 我很貴的喔!

 

回應
現在時間
即將發表文章

馬祖東莒
馬祖西莒
馬祖北竿
阿貓睡我床
九份貓雨畫
彰濱實境畫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