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51942 [心的旅行]攝影從心開始

 

 

給讀者的話:

一張作品  可能只在按下快門的瞬間  但是請相信  在按下快門之時很多作品早以決定  要給觀看人的感覺  因為攝影人是感染自己也感染別人  當您要觀看作品之前請您   為自己沖泡一杯咖啡  播放音樂讓心安靜下來  好好細細的品讀  我的作品及心境  在本書完成之前  我觀看了很多部電影裡頭有一部電影讓我印像很深  片名是:Me Before You  看完後讓我很有感覺  本來很想去日本   卻讓我想要到電影情節的地方  我一直在想  我為什麼會突然想要去那裡   我對於自己的解釋是  去一個和我所居住地方截然不同的地方  讓觀感完全沉浸在 不同國度及浪漫的情懷裡  我不知道我何時才能成行?但是我是這樣告訴自己的   電影就是生活中的縮影一樣  有人的一生或許只有二十分鐘   值得回憶  但是縱然是這樣  我們還是真正的來到過  這裡  祈願在未來的日子  人的緣份不曾間斷過  在某個時空裡   我相信一切的起點也是終點  不管我和您在終點或是起點相遇   我都會一直保留著和您相遇的記憶片刻
當主角變成生命中的配角   當我憶起和您走過的日子  我想直到我終老都會生起會心的一笑 .... 20161127 pm1721

 

 

燈火密碼

何其的幸運   這是馬祖的時節  燈上的密碼   你能解開嗎?
我們都曾走過 在這異鄉的鄉愁  多了一份思念之情 出走去旅行吧!
馬祖我來了 在這夜的燈火照耀下 擁擠的街道上 熱鬧紛擾的夜  我聽見了那內心的激盪  海的聲音就在耳邊迴繞著 我想這是一個特別的夜  特別的讓人
捨不得入眠  我在房間看著海面上的燈火 遠方傳來漁船的聲音  當你入眠時 我正前行  往未知的旅程 在這馬祖的夜  。。。。。

 


 

塘后聚落

我走在塘后的路上  我看見沙灘上的聚落  前方留下一面海  堆疊的石頭就像是擁擠的人們    沙像是讓人們遊玩的處所  淺淺的草   尤如私密處   畫面我是這樣看著  這簡單的空間  是我看見而攝下  走在塘后有許許多多的小處所  漫漫行走 慢慢看    總會有讓人   想拍攝下的景色    我的景色很簡單 有時簡單到讓自己  驚呼我真的看見了這樣的景  也會因為看見了 這樣的小地方  讓自己高興好久喔

 

 

牽引

我在這裡看了好久   在這強而有力牽引之下    我拍下這作品  我們人其實就像是  被某不知名子力量拉距著  心有時想飛翔
有時想停留  有時看見了  美麗的事物    卻不如真實所看見的有時心的感受      卻未必真實    在這虛幻的世界     有些眼前
發生的一切    如真如夢     那尤如是一種記憶      過往的雲煙曾經上演過   如今只有  那摸不著的記憶   那是真的也是假的
真的是真實存在過   假的是你摸不著了 但是卻會有感受 

 


 

道別

岸上的人們    看著我駕著心靈的船    航向無人之際     我和那山道別  心的旅程  新的就程  就此展開  當我再回首時  心都不同了
原來我們的心是這樣子的  或許我未真正的了解過自己 看見自心我知道在作品中  心是無法遮掩的  我不得不相信  佛家說的萬唯
心造 原來是如此  如果您不了解自己  那就看看自己的作品

 

 

找尋

在這芹壁的街道上   我在這裡佇足好久   來來回回拍了很多作品  就是感覺不很對  當我蹲下來時  我才看見了 那份感覺 就是這裡
房子前面的桌子 可以想像當人們坐在這裡時聊天的情景 那畫開天際的線  告訴著您還有戲呢! 房子給人安及歸宿感  即使是我
身在異鄉  何處無不是我的落腳之處  面海的小小綠葉們 不就是我嗎? 您可以一個人  也可以三五好友  一起觀看著美景

 

 

 

遠處的房子 妳曾在那裡拍過照  我沒有上去 我知道妳曾到過的地方 有一種熟悉感  走過走過的地方會有一種依侟之感  時間的停留在那
片段的對話  看見夜的芹壁  人總是很容易的記起那些生命中的片段回到當時的情景  眼前的房子是人們的居所  而我知道我只要一點點
就是這當下的心境  看見內心的芹壁  是心的對話 

 

 

當您站在那裡  看見就是那裡的風景 路有很多 但是我們也許不知道為何?要走這一條路  我想這是緣 緣不管在何時?何地?一直在發生 我相信我
走到這裡  看見是屬於我自己的緣份與樹的緣份 與房子的緣 與不知名的人擦肩而過的緣    緣其實就是心的流轉   與您心相契合的自會感招而來
您甚至可以相信    佛在人間一直在示現   以不同因緣生滅而示現及教化

 

 

 

願力

當我們心還繫著什麼時  便無法讓內心的船隻  航向我們要去的地方更多時候  我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  還被一條不知名的線牽拌著  有時我們會生起出離心  就像潮水來時   船會自然被扶正  我們想要離開   但是因為被不知的業力拉拒著  我們無法駛出船隻  但是當我們好像了解了什麼   想要決定出走時   潮水已退船便再次擱淺了 我們一直在這人世間重覆著這樣的事情  當我們自己能夠了解這輪迴一直存在  便能洞悉到自心的運轉 

 

 

 

巧妙

當心的見解多時  便會看見善巧的方便  也容易從生活中的事物當中看見其因緣    攝影如果不是心的意識活動   我便無法從中看見內心
這尤如是就像一種顏色   未知顏色  怎知使色  不以心造便無產物了人們都先有心識才有活動  這是有跡可尋的只是 大部份的人都未曾
了解看見內心的自省  變成了身體力行的產物  心的活動都不見了

 

 

偏好

一切萬物都有其喜好  當一面海在我前方時總是  讓我很有感覺很寛好像我的心變成了海  任其成為海的一部份  我相信您嚮往什麼時心
也會變成什麼   前面的草就是我的名子   我有時更覺得  我尚未攝影時便了解到   要以萬物自然的法則為別名 要以自然界的角度去看待
身為人們的我們   很多時候姿態太高  習氣太高  植物和人雖不同類但是它們真的很謙遜  它們要的只是它需要的  而我們卻需要太多

 

 

風格

攝影滋養著攝影人   曾經何時我們是否也曾經體會到未到之處 卻能說出其名 原來攝影人喜好觀看  攝影作品及美麗風景即使
未曾到過的地方也能認出其地方說出其名號   這尤如內心的心性一般  雖沒有接觸  卻也會生出智慧   我相信人在心裡澄淨的
片刻是會發出  連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事情 這作品讓我看見了日式的風格之味

 

 

作品的深度  來自於觀看人的深度  很多時候我們未必了解某些事情就像有時候在拍攝作品的時候  很直接的拍攝作品  只是按下快門而
已 殊不知其實是一種內心的投射及反攝   一個攝影人要能從作品中解讀其意  才會了解到自己內心的承現   雖說有其意也無其意  心識
裡頭沒有書   沒有想法及意識  與其反攝  不如專注於當下攝心的眼

 

 

三道門

一位老先生說  門有三道  其上行右  其下而左  中間仙人行 我想我們很多人都不知道  凡事均其有意 只是我們不知道  如果您從
中而過便為仙人   不知者不罪  下次就知道了  天上人間  意喻深且遠  如以蟻命與人命相比 差之甚多 人又何其?會知曉天上和
人間如蟻命  與仙人相比   人如蟻命短矣   所謂一山還有一山高很多事情不是以人的想法能想像的    所以人所到之處皆應謙悲

 

 

其後

一位不知名的女性攝影師  對著其它两位攝影友人說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生活中一切的美麗事物均伴隨著危險    但是我未必凡事都要這樣去解讀
其意  故人已逝昔人已去  古語也有新意  我相信如果古人尚存  必也會了解  一切在變中求變  太多的陳古老舊的束搏  必當塤落  人生的取捨是智
慧的顯現 有時只需單純的從事就好  例如:吃飯時就飯  攝影時只需專注

 

 

一面牆上  網的趣味 如果細細品味再三  便覺得有趣  但是我看見的時候 就直接走上前去 不睱思考的拍下  因為美麗的讓人  無法思考  某些時候
攝影更像是在探尋和尋寶  如果您未曾慢慢的走  這樣的景色您可能就錯過了  但是美的事物雖主觀  但是自然的藝術性  是在生活中的體會  因為
攝影就是生活  刻意的攝影尤如被雲朵遮掩的陽光  略顯遜色

 

 

當我到逹北竿之時   已經去過南竿東莒西莒東引   帶著上次的美好經驗又在六月之時再次前往馬祖拍攝   與上次不同的是這次的追淚行真的是
催淚了  當我到逹了北竿之後說好的接載也沒有  心情真的是有一點點的低落  走到街上又下起了雨  此時心生一個念頭  不行不可以這樣子 凡事
均其有意 我改了個心態決定 走到街上看看不同的風光  我們有時因為過於專注某一事物的情緒上 卻錯過了更美的事物   當我走到這裡時我才發
現  是的沒有錯  我應該看看不同的事物  別太再意那會讓人流淚的眼淚

 

 

時而雨飄來  天氣變的有點涼   一個人走在街上  那感覺真的是油然而生什麼想法都不需要  我只要走走看看  看見什麼就拍下什麼   我想這就是
人們說的當下了  這貓打量著我  想著我到底想做什麼   牠走我跟著走但是不一會兒  牠就不見了  牠躲進了堆積雜物的地方 在縫隙望著我  我想
我只能在這裡了  拍完牠便走了  我則繼續我的尋貓之旅

 

 

人總是在不經易中  看見不同的景色  有時我們很刻意或是設定條件但是未必能找到或是看到我們要的  我想人生當中  設定目標是必然
但是一切的事情也許能如我們想像  也可能不如我們想像  這是佛家說的違緣  人們在違緣中成長  看見那些不如意  想當然兒  那是成長
的湧泉  所謂不經一事 不長一智  我想就是這樣  在後往的幾天裡我在北竿的街頭裡走著  看見了生活的片刻  也看見了荒廢的軍舍  我
想有一天我們也會荒廢的只是時候未到   在這荒廢之前我想我要留下我的作品供後人憑弔

 

 

在返回的路上  我忘了來時路上的風光   有時候我們只是想著快點到逹目的地   卻忘了在目的之前路上的風光  我想如果您有親身經歷您會發
現   當您看著什麼的時候   正代表您看不見什麼   我們不可能穿越時空到逹另一個地方   但是我們的想法卻可以是天馬行空  凡走過的地方只
要憶起時我們好像正在經歷那份過往的記憶   等有天我們年老時  您還是會憶起年輕的過往或是憶起那些您突留的遺撼  也許您也會憶起快樂
的時光   但是那時候我們都年老了   但是卻可以回到年輕時的自己就像昨天的事情一樣

 

 

 

反攝

當我自己一個人的時候   我從攝影中看見的就是純真的自己和感受這就像是考試一樣   你不考試你不知道您自己會些什麼還是不會些
什麼   有點像是數學的驗算一樣  反覆的檢視自己內心的變化  這樣心裡的變化大部份可能來自於生活  得到什麼或是失去什麼  人的意
識當中總會對於某些事物特別的敏銳  很容易被挑起而想像  就像我們肚子餓的時候  看到美食當前會分泌唾液一樣直接  所以下次看
見什麼  會有一種反射的動作  就像攝影一樣看見了就直接拍下來

 

 

么兩的芒草

我在么兩(南竿12據點)刺鳥咖啡店  看見的景色  我想這裡真正吸引我的是可以在這裡看著海  喝著自己沖泡的咖啡  從這裡看著遠方的島
嶼    您或許也可以想像在島嶼的另一頭   也有人正遙望著您呢? 我在這裡感受到有一份家的感受  尤其是在飛機停飛那天夜裡  我和幾位初
識的朋友和曹大哥(馬祖前文化局長)在這裡喝著咖啡 品茗喝著老酒酒意品茗醉三分  相談甚歡   我想這一趟的馬祖追淚之行  是一個完美
結束旅行的夜 。

 

 

對話

我真的不確定  我明天就要離開馬祖了   我真的想在這裡多待幾天但是我心裡還是不免問了自己  這真的是我想要的嗎? 在東莒時一
位民宿老闆跟我說如果您真的那麼喜歡  這裡的步調你來這裡工作我都可以幫你  不用怕沒有工作  如果想請假去其它島嶼拍照那也
沒有問題  他還跟我說這裡的薪水很不錯   真的是比我在台灣多了一倍  但是我雖然喜歡這裡   我想我不能離開的是自己內心的嚮往
修行  其實我一直把攝影當成修行的一部份  我期許我自己我會再回來馬祖

 

 

道別

我跟著一對初識的情侶    用完晚餐相約到據點上方拍照    雖然沒有藍眼淚  但是他們卻可以拍出藍藍的淚  我說這是假的他們倆笑著說
這真的是假的原來是色溫調的太冷了 我用了重覆曝光拍了一張作品他們直說好漂亮  我回來整理相片時便送上了這張作品  我想對一個
攝影師而言  一張作品未必每個人都會喜歡  有時候被賞識的作品不是自己而是賞識作品本身的人  我們有時候做不到某件事情  但是卻
可感覺到裡頭暗藏的意義  那即是一種賞賜 

 

 

當我走到這裡時  我感受到了  在這裡掛著滿滿的祈福卡  我想這是正能量的磁場  我也不免也要來祈福  我索興買了兩張祈福卡  一張為家
人另一張則是為一位許久不見的攝影友人  我想人生就像是一個圓圈到頭來還是會回到原點的   我想人生的看的是最後的結局   就像是電
影一樣   我想人生本來就是自己在演   或許有時候配角也會搶了主角的風采  但是那又如何?何必在意呢? 人本身要成就的是別人不是自
己  如果我們這樣去想  生活中不順蓫的事  自然就不會自找麻煩了

 

 

在馬祖獨自旅行的追淚之行   不管是做什麼都是自己一個人  一個人吃飯一個人騎著機車  深夜裡我在馬祖的路上  反反覆覆不知道走了多少回 當
我冷的時候  我感覺到冷  當我走到暗夜不見五指的地方時  感受的是那裡的黑暗  但是心裡總是有個想法   就是追淚  我在夜未尚到之時   我走過未
曾走過的路   有時看見遊客停留說著    這裡的黃昏真美   導遊便補上一句這裡是南竿看黃昏最美的地方   如果我們連錦上添花都做不到   那便惶論
雪中送炭了 

 

 

東引燈塔  它就這樣的佇立在這裡有多久的時間了  我想我從這裡看著它時感受到的是自己  就像自己站在大海中一樣  看似迷失了自己其實是為自己
點了一盞明燈   在海的盡頭會是什麼   其實不重要  重要的是海給了你什麼我總是喜歡   看著海的開闊之景  彷彿沒有盡頭的另一頭會帶走我的煩惱一
樣   奇怪的是我在馬祖的日子裡   我心裡從未升起什麼煩惱  整個人就像是溶入到了   這些島嶼之中   天地如此之大   也未曾因為某人而改變  但是我
卻在這裡    慢慢的渡過了九天   感覺我一整年的最美的時光都在這裡了 你也有過這樣的經歷嗎?

 

 

在東引及東莒的時間很短暫    我還帶著去年的風光想再一次尋找相同的景但是  雖然找到了   但是那份感覺完全變了調   我想我們內心都存在著想像
想像我們想看到的  但是時間一直在變心也一直在變  那我告訴自己何不隨遇而安呢? 相信自己也相信自然  看見的就是看見  不必為自己設下想像的
內心  在這次的馬祖追淚之行  雖然來了這麼多天  真的到尾聲時  還是覺得時間過的真快  也讓我的九天之行硬是多了一天變成了十天  我想我應該為
了  這一天特別的感謝  在么兩據點的夜  畫上完美的句點

 

 

追淚

藍眼淚  有著讓人忘卻  身處之地  當您看見了  這淚在海水的推送之間反覆發出藍藍的光   即使我看了一整晚  還是不免覺得很不可思議   這
個夜裡  我內心一直吶喊著   一直告訴我自己  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 怎麼會這麼多    連魚游過去都變成了藍色    如果不是上天要讓我們看見
我想信  它不可能在此上演著  我整個晚上一直存在一個念頭  就是感謝一直感謝  我告訴自己不可以讓這個夜  荒癈了  我一定要記錄最美的藍
眼淚  一直到了陽光從海的另一頭昇起時  我才帶著滿滿的滿足  依依不捨的離開了   我知道這將是前往馬祖最最美的夜了   不可能再來一次了
沒有錯  往後的幾天甚至是  下個月再來的時候也已不復見了 

 

 

夜食

我相信每一個人 在內心深處都是有愛的   在深夜的二點半 一位女生起來餵食貓咪  而我在這個涼亭下 感受外頭下的雨   一個人在這裡等待  我才剛從白沙灣回到這裡來 那裡離這裡真的有一段路 我在涼亭等待的不是貓   這相遇真的是一個意外  我等待的是有人會來問我那裡才有藍很淚 我心裡有這種想法是因為在08據點的年輕人說他們都沒有看到藍眼淚  看到他們失望的說著  我想說不可能沒有 只是多和少而己  我當下就生起一個念頭  我要去找一定有的  於是我就騎著機車去找藍眼淚   在白沙灣一處紅色燈塔看見了 我就回到涼亭裡等待  看看是否那些年輕人  是否還會讓我遇到  在半夜二點多還會有誰   他們看到涼亭有人就停下來問我   其實我就是在等他們   我告訴他們我才剛從白沙灣回來   哪個地方有藍很淚  但是不多  他說你說的我知道在紅色的燈那裡喔!我說對的就是那裡我其實是專程去找藍眼淚的  還好我的想法真的如我所願有找到  也是為了讓他們看到  他們也真的來問我 就是這種感覺  或許是緣份吧! 我的緣  他們的緣  藍眼淚的緣  我在東莒的時候遇到二個年輕人來追淚已經來了一個多月了 都沒有看到大景  我才知道我上次來有多麼幸運  於是我只要遇到來追淚的人我必定分享  我的作品  看到的人都很高興  我樂於分享   我的所知及我看到的還有在那裡看到的   我相信這都是緣份而且是很不尋常的緣份   分享您的所知   分享您的感受在這有愛的人間裡 。。。

 

感謝好友守豐一直鼓勵我把作品輸出成書   這些作品我用了很長的時間在整理  拿到後覺得還不錯  只是字體真的有點太大了 內容文字還是有些不是很順暢及錯字  如果讀起來有點吃力  還請朋友多多見諒 

 

後記:我希望我的作品可以讓更多人看到   如果您覺得作品還可以也請您分享出去  讓更多愛好攝影的人或是您還在尤豫要進入攝影的朋友們 

         當您走進攝影的幾個年頭後  您會看見自己的作品  表現的是您內心的世界  這說來微妙但是還不錯  不管您心情好還是不好  拿起相機

         看見有感覺的就拍下來吧!也許有時候無法立刻會了解到   為何會拍出這樣的作品   但是總有一天您會懂的    

回應
現在時間
即將發表文章

2022馬祖雨隙
關鍵字
FlowerView-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