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41930天團《國士無雙》

不一樣的天團

看的是首演場,加上自己對古冊戲沒興趣,所以對這齣戲還沒看就抱持著不看好的心態,沒想到古冊戲仍是古冊戲,是沒有讓我清醒一點,但卻讓我看到了不一樣的天團。

時間:2014.07.04(五)19:30

地點:大東文化藝術中心

編劇:楊杏之、張繻月

導演:劉建幗

身段設計:劉建華

音樂設計:呂冠儀

舞台設計:王耀崇

服裝設計:大峰

燈光設計:蘇峻白

舞蹈:南臺灣藝術舞蹈團

演員:韓信/陳昭香;漂母/張雅玲;芸娘/陳昭薇;蕭何/陳進興;鍾離昧/吳奕萱;劉邦/陳麗巧;呂雉/孫詩雯;戚姬/周美珍;龍且/劉宇祥;蒯ㄎㄨㄞˇ通/許凱婷;劉盈/陳嫵兒

 

戲是從韓信胯下之辱開始,但這一段是取暗景、又不是主角本人演的,只是韓信獨坐江邊忍辱憤恨地想起這一段。接著就是漂母拿著飯包鼓勵韓信既是大鵬就要把志向、眼光放遠一點。

這個開頭很不錯,尤其緊接著的開場音樂也很特別,不是傳統的歌仔戲調。

然後戲正式演出之後又不是韓信出場,而是蕭何月下追韓信,陳進興居然秀了手吊毛,唉呦喂呀~看起來背非常痛的樣子。

這韓信空懷壯志卻懷才不遇,去到項羽那就算有好兄弟推薦也只得一個小侍衛,來到劉備這仍是相同處境,這種不受重用的惆悵到底是懷才不遇還是自視太高啊。

其實看到這我覺得大姐的唱段好重,而且都是新編唱曲比較多,雖然好聽,但我也不曉得他是要唱什麼,而且那個樂團伴奏順到好像在聽流行歌曲,印象深刻的是那段什麼空悲嘆‧‧‧又轉調什麼步艱難這一趴,真的好好聽,但內心又感覺怪怪的。

總算蕭何追到韓信了,但韓信要求非大將軍不屈就,還誇口有我韓信漢王必得天下,蕭何為了留下韓信願意替他爭取大將軍的職位。

這個蕭何是有多愛韓信啊,甘願把自己的前途也賭下去。

過場時幕後OS是陳昕宇耶,媽呀!她的聲音好讚喔。

漢王被困漢中,成天無所適從、無所事事,只能寄情聲色歌舞,連下屬士兵都落跑了,二姐飾演的劉邦坐在皇位上那個姿態‧‧‧真的‧‧‧太屌了,非常清楚地告訴大家這是個痞子皇帝沒錯。

尤其他穿虎頭靴卻又是短袍還腳開開,一整個就是幼稚樣,一開口更確定是三花沒錯。

但二姐好可愛喔!尤其在他和蕭何一來一往討論韓信時更好笑,我都忍不住覺得這是喜劇了。

我看著這四人,心想說整齣戲都給他們端就好啦,這四個就夠會演了,生旦淨丑全部行當都包了,根本就什麼都不用擔心了。就算戲再怎麼沒東西,光這四個演員就能演得兵乓叫了!

其實我一看到二姐出場時有愣了一下,因為演出時有貼鬍子,仔細想想劉邦年紀大韓信那麼多,和蕭何差不多老,當然要貼鬍子,而且二姐貼鬍子超帥的。

第一次看到這一版宣傳照時,覺得這兩人很好看,但後面那個背後靈是怎樣,好恐怖喔!詩雯在這齣戲就是這些男人背後一手遮天、權傾一世的女人啊。

韓信如願以償當上大將軍,還獻計明修棧道暗渡陳倉讓劉邦取得關中,但劉邦馬上就接手他的人馬,讓他頓時氣悶,這個大將軍其實也不好當。

故鄉的芸娘前來探視,對韓信表示好感,願意和韓信共享一生,退隱山林閒雲野鶴過著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生活;但韓信一想到天下,再怎麼溫柔的兒女情長都被拋下,立志成大功立大業,不願平凡過一生。

陳昭香和陳昭薇兩人談戀愛好怪喔,完全搭不起來耶,我可以點菜叫陳昕宇出來客串一下嗎?他和昭薇比較合,而且她人就在後面!

昭薇不曉得是去哪吃到野台戲小旦們的口水,硬要裝那種很嗲很奈的聲音,她明明聲音就超好的,幹嘛裝模作樣?!而且她的聲音好到唱歌可以用原音,結果用這種奈聲變成飄忽不定還差點比叉,我心想:「你再裝啊!」拜託~昭薇請趕快恢復正常,以你原本的功力就打遍天下無敵手了。

韓信趁勝追擊,繼續進軍大敗各諸侯。其實這齣戲的布景很簡單,但我很欣賞,五個景片應用得很妙。

大戰龍且這段非常精彩,兩個景片突然分開,乾冰半空而降的氣勢一擁而出,效果非常讚,誰想出來的啊,太厲害了,除了明華園總團,很少看到有人把乾冰噴得那麼漂亮的。

 

相對韓信氣勢衝天、屢戰屢勝,劉邦這一邊卻是戰敗被困,呂雉還被當成人質。韓信要前往解救劉邦時,蒯通認為他功高震主,以後漢王必不容他,勸韓信自立為王,結果韓信還很白癡地去試探劉邦,要劉邦假立自己為齊王。

這邊安排兩個場景,一邊是劉邦痛恨韓信拿翹,表面卻又裝得非常同意,把韓信立為真齊王;另一邊則是韓信知道自己被封為齊王,而且還賜下不死令,相信劉邦必不負自己;兩邊勢均力敵,唱得也好聽。緊接著韓信救呂雉氣勢奔騰,然後還要拉著呂雉逃命,而另一邊劉邦還在酒池肉林,沉迷於戚姬的歌舞之中;兩邊差異性很大很有看頭,兩組人馬繞著景片走,差點都相撞了,練得不夠吧,首演場總是很多狀況。

呂雉明明就是被韓信救出來的,卻仍對這個跨下郎咬牙切齒,奇怪她自己的老公也沒好到哪裡去,是憑什麼瞧不起別人,而且還把人家記著著、恨死死。

可能真的就是韓信太白癡吧,連皇帝問他帶兵多少,他都白目地說皇帝頂多十萬,但自己則是多多益善,人家說寧可君子不可得罪小人,而且這個小人如此地明顯,但韓信卻還是對自己那麼又自信。

我覺得二姐演得超級好,論心機、論城府、論賴皮、論狠絕,層次分明又不會太過,每次看他攤坐在王位上那死樣子就覺得這個皇帝真狠。

而劉邦因為寵愛戚夫人,惹得呂后大爆走,詩雯本來就唱功很好,這次母子聯手,真的很吸引人,讓人對她又寒又悲,一想到戚夫人的下場就不覺頭皮發麻,劉盈好可憐,從小就被阿母的狠勁嚇大,難怪變成媽寶。

其實這對夫妻根本就是自卑所以自大、沒有安全感,對其他人都不信任,尤其是比自己更厲害的人,唯有強勢狠毒才能生存。

所以劉邦統一天下之後馬上就把韓信的兵權奪走,改封為楚王,韓信只能落寞的回家鄉,漂母和芸娘在人群的祝賀中盼到韓信回歸,但這個衣錦還鄉卻是慘淡的;奇怪韓信一再被劉邦這樣搞,卻還是選擇相信劉邦,他是頭殼壞掉嗎?

連劉邦要殺鍾離昧,韓信還覺得以自己的身分地位護得了鍾離昧,鍾離昧自刎前給了很好的忠告「今日鍾離死,明日韓信亡」,但韓信還是執迷不悟。

吳奕萱和劉宇祥這次擔任很重的角色,在身段上也費盡苦工,對新人的提攜很是用心,但我覺得對他們來說還是太吃力,尤其吳奕萱的唱段還滿多的,就算pose再十足,唱的時候氣勢還是不夠啊。

這樣一路看下來就會知道韓信雖然是軍事奇才,可以被稱為兵仙,但他在人際處理這方面實在智商很低,所以一路從齊王改封楚王,又被貶為淮陰侯,這時候還不落跑他腦袋是有洞嗎?

非得搞到被誣陷罪名、處以私刑才清醒。韓信被騙入長樂宮時,一邊痛恨謾罵自己的努力是一場空,一邊又痛恨皇室狡兔死走狗烹,但卻又口口聲聲要見皇帝,臨死前還認為劉邦應該給個交代。

大姐在這段又唱又罵,身段還很多,情緒很到位,連站上人肉階梯時還是唱得那麼穩,真是嚇屬人~~~不拍手怎麼對得起她。

然後二姐慢慢晃出來這短短幾秒真是讓人不寒而慄,他冷笑無奈、嘆氣地問韓信:「難道你還認為你不該死嗎?」聽到這句話心都冷了。

然後皇帝又問了韓信三個問題,到底就是韓信選擇了這條路,他有滿腹的才華,只知道全傾而出,卻不知如何經營善用。光是聽到皇帝的問題,就知道韓信的答案,也瞭解了這齣戲的最終答案,鼓聲一聲一聲催著,韓信靜默地想著,然後一步一步踏上刑台。

伴著鼓聲唱出非常震撼的幕後OS,哇塞為啥陳歆翰也這麼會唱啊,他的音色和幾個音樂大師一樣低沉有力,剛開始時我看字幕OS是陳昕宇和陳歆翰,結果一路下來只聽到陳昕宇,想說他是唱哪段咧,原來是最後這麼悲泣壯烈的一段。

這樣的聲音和著韓信壯烈的表情,隨著幕緩緩地落下,道盡了韓信的一生。

 

這齣戲的故事情節就是照本來,人物角色刻劃也沒什麼偏離,就是這樣,說不出什麼大驚喜,但有很驚訝於有別以往的天字團,尤其長樂宮這段實在太悲戚了,大姐其實從前幾齣春藝的演出就有表現出很成熟的演技,是在外台看不到的沉穩內斂,真的讓我很感動。看得出來這齣戲他們操得很累,演員對自己的角色有投入到內化的感覺,一切就是那麼自然,這一點是讓我最欣賞的,以前的天團就像韓信一樣竭盡所能地把自己的能力表現出來,但其實過與不及都不好,這次可能是大家操太累,也可能是導演有齁住,不讓大家使盡十分力,所以整齣戲很穩很順。

燈光非常棒,我最激賞呂后對蕭何密謀那場,燈光從景片後投射出來形成光道,偏偏呂后是背光的,看起來真的超級陰險狡詐;而蕭何則是站在正中央,籠罩在一圈藝術燈下,看起來又恐怖又詭譎,直到最後燈光散開,蕭何的良知被淹沒,和呂后同流合汙,準備奪取韓信的性命。

真的很棒,但為啥它的大燈是黃色的?

在音樂上我真的很不愛新編曲,因為實在難以產生共鳴,唱得再好我都沒辦法拍手,因為不知道要怎麼拍,聽完也沒有印象,大姊唱落了好幾句,但我居然不在乎,反正也不知道正確版是怎樣。

我覺得這齣戲真的很矛盾,整場的表現一直落在標準分數的兩端,不是很好就是很糟,例如我覺得劇本很無聊,但最後又讓我很感動;舞台設計對角線的用法很特殊,但有時人站在景片前又顯得很呆板;導演手法很新穎,但場面調度有點混亂。

其實我真的不愛這個劇本,但我把它歸因於這是古路戲,所以無聊是應該的。然後韓信這個人真的是有問題,他到底是聰明還是笨,一個能隱忍跨下之辱的人怎會不懂功高震主的道理,用兵如神是假的嗎怎麼最後會落入呂后的圈套。

但這不是劇本的問題,而是韓信自己的問題,歷史上韓信是呂后趁劉邦不在時處死的,而且還是被處以「五刑」而亡,真是太慘了,戲裡最後這一段的處理加進了劉邦,我覺得這一招很漂亮。

大姐痛喊「我恨~~」時我有揪了下心,替這個人覺得難過,為了春秋大業、國家百姓就得犧牲?太不公平了,但到了最後皇帝問韓信,如果有機會重新選擇呢?

韓信想要的就是成就自己,當個大丈夫,尤其他一路走來忍受一切,為的就是對自己的自信、對自己的企圖心、對自己的功名偉業。這一路走來都是韓信自己的選擇,我真的悲了。

這段話昇華了一整齣戲,韓信走上自己所選擇的最後一段路,最後行刑時的大姊定格的動作有點尷尬,總以為會有個什麼東西呈現出來,但什麼都沒發生,還有點久,直到那塊布落下;但落下的過程快速交織整段故事中的對白閃過韓信的一生,直到完全靜止,聲音和畫面呈現又很漂亮,果然到最後都還是那麼矛盾。

這次網路上宣傳的劇照好少,但兩大小生並列的旗幟很有看頭。

文化中心還有巨幅海報。

還有公車站也有廣告看板,但可惜不管我經過幾次,前面都有人等公車,總不能不人趕走吧。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最新狀態
快清醒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