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311229“來龍去脈”—香港山脈走勢探討(三)


香港祖山—大帽山 957公尺/為香港最高的山     轉貼自《網上圖片》

香港六十年代著名地師吳師青先生在其著作《香港山脈形勢論 》寫道:
“今觀香港 山脈,上溯南幹,其次梅嶺摩星,又其次則廣東白雲粵秀.
經之所謂胎宗孕祖來奇特者此也夫南幹為天下最富庶之龍,
廣東為南幹最富庶之省,而香港為南幹最富庶之商埠.,.....
白雲雄渾葱秀,為粵省群峰之冠.
而行度鬱勃,勢漸東趨.......
由蓮花而跨馬鞍,粉黛千叢,迤邐連綿,揭黃旗,帶銅鼓,過入峽,
至寶安而龍劫一振.梧桐山拔地而起,為入港龍脈之少祖,
其龍為破祿行度,落平而化輔化文經沙頭角, 麻雀,八仙,大刀岌諸嶺,
以祿文行度,南旋西折,突起大帽山,
形成武曲,開大帳,分枝劈脈.
西經上塘,盡於青山之南朗.
東經獅子馬鞍西貢,盡於石屋大浪.
中則向南伸展,祿輔兼行.展開 帳翅,
經葵涌跌斷而起黃金山.渡海潛行,至昂船洲而露弼星.
向西偏行,蜿蜒屈曲,形若金蛇.
至青洲之東,昂藏鬱勃,拔地而起香島之扯旗山
太平山).”

另一位六七十年代來自高州的地師李子遊先生亦在《香港風水搜秘》說:
“香港之風水來龍入脈,原於廣州經東莞到大梧桐山起少祖、
經小梧桐山、紅花山.......穿龍過脈禾坑村........沙螺洞.....康樂園....白牛石...
大崦山、觀音山、大帽山。”
書中並提及“九龍”的定名來由,
第一枝龍由畢架山(煙墩山)落脈—蘇屋村與李鄭屋村。
第二枝龍由畢架山落脈—石硤尾、荔枝角、大角嘴,名為“羅裙鋪地”。
第三枝龍由畢架山落脈—旺角火車站落弼街山東街,為“梅花地形”。
第四枝龍由畢架山落脈—油麻地至官涌、尖沙咀,“鱷魚翻水魚腮通氣”。
第五枝龍由獅子山落脈—大磡村,樂富(老虎岩)何文田至紅磡。
第六枝龍由獅子山落脈—九龍城至宋王臺,為“落地梅花”。
第七枝龍由獅子山落脈—黃大仙祠宇,為“獅子吊金鐘”或“獅子馱鈴”
第八枝龍由獅子山落脈—鑽石山,名為“絲線吊芙蓉”或“金絲吊金牌”
第九枝龍由獅子山落脈去牛池灣,名為“烏鴉落陽地”。
各有各的山勢特色。
而著名台灣地師曾子南先生在《香港風水漫談》對港九地勢更有精湛的論說;
這幾位六七十年代的地師包括老師醒世人,
基本一致都認為大帽山為香港的祖山。
相信他們都是以其風水經驗來論証的,

最近,在術數網站看到一些為了標榜自已新論證、
而將風水前輩經驗見識貶為某種情意結,
內容大意認為香港被英國人統治了百年,在意識下已將中港分割為兩地,
故此,從中國邊境進入港界時,都意識下認為是第一處落步.....
由於有此情意結,六七十年代的香港著名地理師都認為為........
無論港島龍脈,或到離島的龍脈,都是一概而論,由紅花嶺而來.......
不明白從這些風水前輩的論說如何看到有情意結的心態,
此等論調實使人貽笑大方。

多年前,一位新界鄧姓師兄贈我其宗族部份風水資料,
其中有早於宋代時期,鄧氏始祖鄧符協在丫髻山“玉女拜堂”的點穴資料;


資料記載,“丫髻山二墓(仙人大座、玉女拜堂)自梧桐起祖,
正幹前去結東莞縣城北幹,
逆去結惠州府城其南幹就近起小梧桐,自小梧桐迤邐而前至黎壁仔,
火星重疊、展開大帳...........頓跌而下,過圍頭起剃刀屻(大刀屻)
跌斷起觀音山、
繼而特起大帽山為少祖。.......”

丫髻山的仙人大座與玉女拜堂均為香港名穴、風水勝地,
鄧符協公的堪輿造詣,因而在風水範疇中是眾所週知、家傳戶曉的。
相信與殖民地意識或情意結扯不上關系。
俗語說,“一流地師觀星斗,二流地師看水口,三流地師通山走。”
任憑行萬里路,或讀遍萬里書,不去理解箇中訣竅,還是徒勞無功的。

資料圖文並茂,從圖中可見到由少祖大帽山分枝落脈,
至大頭頂橫出過峽再起丫髻山,
如文中所指,“從大帽山阿公凹跌斷,此峽極貴,
由是幹龍行止皆轉內地外海、皆有山以為藩蔽。此後重重度峽不及詳述。
直至洪水山卸下平陽穿田渡峽、左右分枝以為輔衛,
正龍起伏頓跌或開天池或龍身自出侍從,至衙前逶迤而上,
如生龍活蛇聳起丫髻成誥軸,開花右角結始祖地。
本主太陰金星窩中突穴........”
於丫髻右角玉帶出脈(急落為陰、故稱太陰,玉帶是指出脈如玉帶幼長帶弧),
起頂結穴(星頂形圓如蛾眉、五行為金)。
穿田渡峽、左右分枝以為輔衛”過峽亦合符所需條件,
須有輔衛、前後迎送等,才是真龍。
玉女拜堂屬橫龍結穴,迴龍顧祖,朝向觀音山、大帽山。
《待續》................                                                             
             
無料カウンター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