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645活著,就要精彩!

今天是我的生日。早上醒來,窗外飄灑著蝶一樣美麗的雪花,曼妙至極!看著,心情頓時豁然起來。這真是上天送我最好的生日禮物!因為,平生最愛的兩樣東西:雨/雪和竹。正因為如此,我的性格中,一半是雨的溫潤,一半是竹的剛直。細想來,真是白駒過隙,轉眼間,人已中年,不免感慨頗多。有人說,女人不惑,可以美得很淡定。可以美得很豁達。那應該是一種成熟的美,一種睿智的風度和神韻。而我,儘管每一個生日,都希望能夠變得深刻一些。成熟些,深沉些,老練且有城府。可日子一天天過去,我依然還是最初那個簡單而快樂的南茜老師。記得暑假旅行的時候,在買礦泉水的時候,被上鋪熱心的大哥阻攔,盛情難卻,喝了他遞過來的飲料。還給對鋪的小妹妹留下電話號碼,差點把自家的家庭住址連窩端出。回來興沖沖和老公說,卻遭到好一頓奚落。其實,在南茜的心裡,從來沒有“壞人”這個概念。家人一致認為,我的情商和智商都停留在了十八歲之前……哈,難道這樣不是很好嗎?其實,南茜覺得,簡單也是一種幸福!也許骨子裡流淌著父親剛直不阿的血液的緣故吧,這個社會終沒教會我圓滑。幾十年來,我依然是稜角分明地活著。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這個世界,儘管少了許多鮮花和掌聲,但它依然是最真實而隨意的。幾年前的辭職下海,讓我離開了那個“彬彬有禮的廝殺”和“為二斗米折腰”的世界。從那一刻起,我不再為“左右手各執紅籃一筆評卷,平日裡吊兒郎當,關鍵時成績異常了得”的個別同行徹夜不眠;不再為接受領導檢查而疲於奔命地抄寫,一本又一本乏味至極的所謂政治思想匯報而苦惱;不再為怕理不清複雜的人際關係,而無意中得罪某位上司而弄大自己的頭……從那一刻起,我每年給自己過生日。每年的這一天,我都把和我同一天過生日的同事請來一起度過。我把這一天稱作我的“狂歡節”。我為自己衝出樊籬,自由呼吸而歡呼。為自己能從頭創業,並過上優雅而精緻的生活而喝彩。也許,這正是我該有的生活:累並快樂著。身邊的朋友和家長都說,我是一個有能力,有魄力,又肯吃苦的女人。我想,人活著,有付出,才能有所得。曾經我對不理解的兒子和老公說:我不想只是活著。我要生活。我不想平庸,我要精彩地活著。於是,在不惑之年,人人都惟恐稍有不慎會被下崗的時候,我辭

(繼續閱讀)

201304101014放棄,我既優雅的轉身

記得是從哪裡看到了這句話:如果你不愛一個人,請放手,好讓別人有機會愛她。如果你愛的人放棄了你,請放開自己,好讓自己有機會愛別人。這話直白但很有道理,也從一個側面教會了人們如何對待感情。有的東西你再喜歡也不會屬於你的,有的東西你再留戀也注定要放棄的,愛是人生中一首永遠也唱不完的歌。人一生中也許會經歷許多種愛,但千萬別讓愛成為一種傷害。愛情不是遊戲,因為我們玩不起它。愛是真心付出的,要忘記真地做不到。不管歸處將是哪裡,我想都該在心底留有一份純真的美好。人來沒有輕易對別人動心,突然發現自己深深地喜歡上了你,那是滋味真是難以用言語表達,是喜悅?是悲哀?感悟放棄是需要勇氣的,不期而遇見的,總以為是目的地,其實都只是萍水之人,但是在某些時候,人只有在保全自己的情況下,才能更有價值的活著;放棄,有時是為了換取更大的空間。也許,人生本身就是一個不停放棄的過程,放棄童年的無憂,成全長大的期望;放棄青春的美麗,換取成熟的智慧;放棄愛情的甜蜜,換取家庭的安穩;放棄掌聲的動聽,換取心靈的平靜……接受與否,有時並無選擇。活著,總是有代價的。年少時執著於承諾,到最後才發現很多的承諾只是漂亮的花朵,總是會凋零的。愛因為不能擁有而深刻,夢因不能圓而美麗,人生,總是帶有殘缺的美,因缺而淒美。在人生的低谷,人們才會發現誰陪在身邊,不離不棄,突然會發現那些不曾發現,不曾在意的感動,是這樣溫暖著自己的心。於是明白簡單才是複雜的道理:上帝為你關了一扇門,總會為你打開一扇窗。是的,不會總是透不過氣的。不論你經歷了什麼,在經歷著什麼,你總該明白,人生的路,總要走下去的。只要我們沒有了斷自己的決心,要生存下去,我們只能自救,讓自己盡可能地活得少些痛。拳擊場上拳擊手,被重重的一拳擊倒在地,很痛的感覺,也許覺得自己起不來也不想起來了,比賽能不能就此停止,能不能就這樣休息……可是,他總是要站起來的,不論是在裁判數一還是數十之後,輸與贏總是要站起來面對的。也許面對苦難的時候我們真的很痛,真的很想就此放棄我們的人生。可是,我們還是會捱下去的,不論開始的時候,我們是怎樣的淚流滿面、無助茫然,時間,是治療一切暗傷的良藥。慢慢地,你不會再流淚;慢慢地,你會找到一些事打發時間;慢慢地,你知道明天該做些什麼;慢慢地,你的笑容張開了;慢慢地,你的生活正常了;慢慢地,一切都過

(繼續閱讀)

201205040221可憐白髮生

終難耐整日孤芳自賞的寂寞,她昨夜竟是難以入眠,卻只守住整宿梨花帶雨的惆悵。秋雨料峭,淅淅瀝瀝,伸手觸碰總會有一股沁入骨髓的清寒,半宿的冷風,削地人形銷骨立,滿面憔悴,一早起身竟不忍對鏡梳妝,只恐見自己枯槁的形容,於是她只呆呆沿竹床坐著,心中空空落落,胡亂地想些與他的過往,懨懨地不願做任何事。細細想來,他似乎從無真真正正地仔細端詳過她,所有往來,不過互相敬重,客氣地讓人寒心。雖似為心性相通之人,她言上句,他便可知下句。但每次相見於酒家船頭,他總是看似隨和地噙著半分笑意,目光所及卻只是四周的景,難知其內心所思所念。與她說話,亦不會側過臉看她。她知道,她讀不懂他,她也從未入過他的眼。紅顏知己,知己紅顏,不過也只是個稱謂罷了。與他見面自己總是千般歡喜,笑靨如花,他卻只是平靜似水,淡然如茶,如此這般,卻又是何苦。不過空留一段“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罷了。思念之事,終不過是獨角的戲份,即便總期盼著己方唱罷他呼應,最後亦抵不過對面空空蕩蕩淒淒冷冷的劇場獨舞至終,三兩看客,慵慵懶懶地笑著,卻不知是諷刺還是同情。她搖頭歎了口氣,每個人終究活不進他人的世界吧。人生匆匆一芥子,卻何故貪圖虛妄?念至此,竟也有一番看透所有的感傷。對面的桌上擺著昨日剩下的半碗清粥,幾道涼蔬相伴左右,雖隔一日,但依舊青翠可人,觀之令人不禁垂涎。但她竟是不願看一眼。念及當年妄自稱一代廚神,但較之師傅,總是差一些難以名狀的東西。師傅曾言曰,食物亦有其喜怒哀樂,你技藝已極,僅差一情字罷了。她卻不以為然,自顧念之,美食之道,不過可口而已,於情何干?師傅亦不道破,只苦笑著搖頭說,時候一到,你自然明白。現如今她已深明其髓,但也已是食之不得其味。旁人只見其所得,甚為羨慕,卻未見其所失去。而師傅早已駕鶴西去,如此過往無人訴說,林林總總,無時無刻不在折磨她的身心,勞累困頓,又該如何?她亦是不知。她只能守著不敢相忘於江湖的信念,伴著暮色漸老。多情卻被無情惱,可憐白髮生。

(繼續閱讀)

201204292111什麼時候說我愛你

法庭上,父親正在痛哭流涕,可是被他親手打死的孩子,卻什麼都不知道了。面對法官的追問,這個做父親的男人,說的最多的話就是:“我打他,只是因為太愛他了。”愛他,就要打他?難道這就是做父母的,表達愛的方式?類似的話還有:“打是親罵是愛”,“不打不成材”,“棍棒出孝子,慣養仵逆兒”。彷彿父母不動手,就是對孩子沒有誠意。雖然現在的父母,大多都認同體罰孩子是不對的,但還是能看到孩子有被父母暴打,甚至失去生命的新聞。而幾乎每一個父母,說出的話,都如出一轍:“我是因為太愛他(她)了呀,我不想看到他(她)不好好讀書,小偷小摸,以後只能去坐牢。”一個女人,寫來這樣一則故事。女兒一直乖巧聽話,是她最大的希望和寄托。偏偏高中關鍵時期,竟然戀愛了。雖然發誓說不會影響學習成績,但幾乎所有的業餘時間,都是跟那個男孩子在一起。做母親的很著急,再三勸服,孩子總是說不能分手。當母親的不能忍受,每天一睜眼,想的就是女兒在浪費時間,不好好學習。那麼,很有可能,她將考不上理想的大學,或是乾脆考不上大學。隨後,便是一幕幕令她內心恐懼的畫面:孩子將沒有一份合適的工作,只能在街邊攤做小工。沒有好工作,意味著找不到層次高工作強的男朋友,沒有好的男朋友,就意味著女兒這一輩子都將很辛苦。結婚後不如意怎麼辦,生了孩子沒錢給他好生活怎麼辦,二十年後,失業下崗怎麼辦,那時她也老了,幫不上女兒怎麼辦?悲慘的畫面,像動畫片一樣,一頁一頁從她的眼前翻過,女人彷彿已經看到女兒讓人揪心的生活,越想越難過,越想心越焦慮。她不能再忍受下去了,於是母女倆在一次爭吵之後,她指著女兒說:“我不會再說你一句,你也不要再叫我一聲媽。”竟然說到做到,真的不跟女兒說話了。轉眼一年半過去了,女兒每天上學放學,回家吃飯做功課,進進出出,她不再跟孩子說一句話,家裡的氣氛,冷到了冰點。連丈夫都說,不想回家了。女兒一直沒有主動跟她認錯,也沒有跟那個男孩子分手。成績一般,沒有進步,也沒有落後。她能看得出來,母女倆的冷戰,讓女兒並不好受。孩子一見到她,表情就很痛苦。但就是不肯認錯。一年多的時間,她心裡其實並不比女兒好受到哪裡去。可是這就是愛呀,女人這樣說:“愛之深,恨之切。我只希望她能有一天明白我的用心,知

(繼續閱讀)

201204271722海濤心帆

2010年12月17日18點,歷經一天的顛沛輾轉,燕趙晚報文化大篷車順利到達河北省卓達房地產公司山東省文登市分部總地。旅途的疲乏和勞累,並未使大家的熱情稍減,相反激情熾烈!一番豐盛的聚餐,一次愉快的簡短總結,大家紛紛進入狀態,躍躍欲試。急不可待的看海,則成為必然的項目。此時,已是晚間十點,溫度很低,海風勁吹。馬路燈光竭力清晰視線,使樓群達到力所能及的朦朧;人群車輛逐漸減少,以便海濤的澎湃,如約脫穎而出。我與英子,照汗青走在最前面,海風的凜冽,自然最先光顧。後面老克,中山龍吟等人的體會,最少要慢一百米的路程,不過那味道仍是原滋原味,而且大有愈遠愈強勁的態勢。忽然間就聽到了濤聲,原來風後藏有如此的壯烈!我‘噓’聲靜止她們的腳步,一起側耳傾聽,良久,良久!我的心突然就沸騰了起來,像尋到了她失散多年的姐妹,激動難以遏止!我的雙腿不再受我支配,那一刻是她們姊妹間相互吸引而滋生的橋樑。我不由自主的奔跑,等我感到沙灘的柔軟,我已到了海邊;等我看見那閃著月光的波浪,我的心船已披著星光揚帆出海!就這樣,我靜止不動,久久,一任身體成為往事的燈塔。不知有多久,我感到了臉上的冰涼。用手拭了一下,竟然全是淚水。我打開手機鈴聲,放出那首輕音樂《寫給海洋》,讓裡面海鷗的鳴叫配合今夜的濤聲;我輕輕想著那首《湛藍的海》,一任詩句慢慢打濕波浪。後來,大家齊至,或歡呼雀躍,或默默打著手電拾撿貝殼,用各種方式,盡情見到大海後的喜悅和敬畏。回來的路上,我一直不語。用緘默反襯靈魂深處的大聲呼喚。那天夜裡,我夢見一場巨大的胸懷正慢慢包容塵世,那是海洋經過黑夜的涅盤,應運而生的蔚藍靈動!游刃 |Athens Watch | 傑傑的BLOG |劉震雲文集 | 易建聯的部落格 |

(繼續閱讀)

201204241242根的神韻

山巖上的樹根,挺立在懸崖一側,與山野和頭頂的青松,凝成了一尊力的雕塑。為了探索生命的源頭,你緊緊抓住濕滑的峭壁,奮力擠進山巖,為頭頂的綠色汲取營養,然後仰望著古銅色的虯枝突進蒼穹,挺向藍天。你本該屬於一片沃土,享受陽光雨露的滋潤,只是你立志太高,這便注定了一生的孤獨和磨難,注定了終生與清貧相伴。在風雨交錯的時候,你抓住那稍縱即逝的機遇,拚命汲取營養,然後把希望寄托於自己的心頭。磨難中,你頑強地生長,扭曲的樹身就是你奮鬥的足跡。而到了萬物復甦的季節,人們讚歎的只是你頭頂的青翠,又有誰會想到忍受孤獨飽經風霜的根。但是,你靜默著,因為你知道,面對幽深的峽谷,你已別無選擇,惟有拚命地生長,用堅忍和力量扎進山巖,才能拼出一片藍天。村頭老榆樹的根深深懂得,自己千絲萬縷的血肉之軀,正養育著一個古老的村莊。鄉親們在你哺育的大樹下歡歌笑語,祭祖拜天。你盤根錯節,編織著一部土地的傳奇。你的依戀,也是村裡人的依戀。黃土地,生生不息的搖籃。你把對黃土地的依戀,給了早春的嫩綠,給了晚秋的金黃,給了落在枝頭的鳥,也給了樹下酣睡的娃。年復一年,樹成了村莊古老的旗幟,你便是村莊悠久的化石。你同樣靜默著,安然而滿足地注視著遠處的炊煙,然後,把自己的身體,扎向更深的土層。展覽室裡的根,立於文雅的紅地毯上。此時,你已被扒光了皮,烘乾了最後一滴血,你傷痕纍纍的軀體,還被塗上了一層漆。你是被一種畸形的慾望,從土裡挖出來擺在了這裡。沒有人會去想,根離開了土,到底意味著什麼?生命不在,靈魂不在,甚至連姿態都屈從於設計者的意志。沒有了土的擁抱,你暴露在人們把玩的目光中。不再擁有賴以生存的山巖、泥土,你只能望著窗外的綠色,回想著生命的過往。你,依然靜默著,寂寂無聲,但此時,我卻聽到了你心裡的呼喚。你在呼喚著一場熊熊的山火,將你焚燒成灰;你在呼喚著一場滂沱大雨,把你重新送回土地的懷裡!

(繼續閱讀)

201204222006根的神韻

山巖上的樹根,挺立在懸崖一側,與山野和頭頂的青松,凝成了一尊力的雕塑。為了探索生命的源頭,你緊緊抓住濕滑的峭壁,奮力擠進山巖,為頭頂的綠色汲取營養,然後仰望著古銅色的虯枝突進蒼穹,挺向藍天。你本該屬於一片沃土,享受陽光雨露的滋潤,只是你立志太高,這便注定了一生的孤獨和磨難,注定了終生與清貧相伴。在風雨交錯的時候,你抓住那稍縱即逝的機遇,拚命汲取營養,然後把希望寄托於自己的心頭。磨難中,你頑強地生長,扭曲的樹身就是你奮鬥的足跡。而到了萬物復甦的季節,人們讚歎的只是你頭頂的青翠,又有誰會想到忍受孤獨飽經風霜的根。但是,你靜默著,因為你知道,面對幽深的峽谷,你已別無選擇,惟有拚命地生長,用堅忍和力量扎進山巖,才能拼出一片藍天。村頭老榆樹的根深深懂得,自己千絲萬縷的血肉之軀,正養育著一個古老的村莊。鄉親們在你哺育的大樹下歡歌笑語,祭祖拜天。你盤根錯節,編織著一部土地的傳奇。你的依戀,也是村裡人的依戀。黃土地,生生不息的搖籃。你把對黃土地的依戀,給了早春的嫩綠,給了晚秋的金黃,給了落在枝頭的鳥,也給了樹下酣睡的娃。年復一年,樹成了村莊古老的旗幟,你便是村莊悠久的化石。你同樣靜默著,安然而滿足地注視著遠處的炊煙,然後,把自己的身體,扎向更深的土層。展覽室裡的根,立於文雅的紅地毯上。此時,你已被扒光了皮,烘乾了最後一滴血,你傷痕纍纍的軀體,還被塗上了一層漆。你是被一種畸形的慾望,從土裡挖出來擺在了這裡。沒有人會去想,根離開了土,到底意味著什麼?生命不在,靈魂不在,甚至連姿態都屈從於設計者的意志。沒有了土的擁抱,你暴露在人們把玩的目光中。不再擁有賴以生存的山巖、泥土,你只能望著窗外的綠色,回想著生命的過往。你,依然靜默著,寂寂無聲,但此時,我卻聽到了你心裡的呼喚。你在呼喚著一場熊熊的山火,將你焚燒成灰;你在呼喚著一場滂沱大雨,把你重新送回土地的懷裡!

(繼續閱讀)

201204100155神農架旅遊

神農架位於湖北省西北部,由房縣、興山、巴東三縣邊緣地帶組成,面積3250平方公里,林地占85%以上,森林覆蓋率69.5%,區內居住著漢、土家、回等民族,人口近8萬。  相傳上古時代神農氏(炎帝)曾在此遍嘗百草,為民除病。由於千峰陡峭,珍貴藥草生長在高峰絕壁之上,神農氏就伐木搭架而上,採得藥草,救活百姓,神農架因此而得名。神農架最高峰神農頂海拔3105.4米,最低處海拔398米,平方海拔1700米,3000米以上山峰有6座,被譽為「華中屋脊」。  神農架的氣候以亞熱帶季風氣候為基帶,以立體型氣候顯著為主要特點,隨海拔增高,依次迭現暖溫帶、中溫帶、寒潮帶等多種氣候類型,境內極端低溫-21攝氏度,極端高溫38.5攝氏度。九月底到次年四月為冰霜期。  神農架野生植物豐富,如珙桐、水杉、香果樹、連香樹、銀杏、梭羅、紅豆杉等。神農架也是一座天然百草藥園,有中草藥材2013種,如「頭頂一顆珠」、「江邊一碗水」、「七葉一枝花」、「文王一筆枝」、麻、黨參、當歸等。  神農架憑借地理位置和地理環境的優越性,至今較好地保存著原始森林的特有風貌,神農架自然保護區屬國家級森林和野生動物的自然保護區,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與生物圈計劃接納為成員。  神農架素有科學迷宮之稱,除舉世聞名的「野人」之謎外,還有神奇的白化動物,吸引著科學考察人員和海內外遊客。神農架是我國國家級風景名勝區,主要景點有風景埡、板壁巖、大九湖、神農頂、植物園、炎帝祭壇、千年古杉、香溪源、天門埡、燕子埡、植物標本館、紅坪畫廊、古犀牛洞等。  白色動物王國——白雕、白獐、白猴、白鹿、白松鼠、白蛇和白熊。  神農白熊,毛色純白,性情溫馴,頭部很大,兩耳豎立,一條不滿二寸的小尾巴總是夾著,貌似大熊貓,只是嘴部比較突出。它生長在海拔1500米以上的原始森林和箭竹林中,以野果、竹筍、嫩葉為主要食物。神農白熊喜歡與人嬉鬧,甚至主動爬到人們的懷裡閉目養神。它的嗅覺靈敏,善於尋找食物,飽食後常手舞足蹈。神農白熊已被定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  白獐和白麂在古代就被人們視為國寶或神物。獐、麂同屬哺乳綱偶蹄目鹿科的野生動物,古時統稱為鹿。一般的獐、麂毛色呈黃褐色或黑褐色,而白獐和白麂通體毛色純白,眼珠和皮呈粉紅色。  神農架交通以公路為主,二零九國道,白(白果樹)紅(紅花朵)省道,酒(酒壺坪)九(九湖)區道彼此聯繫。境內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