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162351小孩帶便當 4/12- 4/16 *吃剩菜和挫折


星期一
早餐 黑糖饅頭+義美豆漿
午餐 煎雞蛋二顆+清炒蒜味筆管義大利麵


星期二早餐
起司麵包+義美豆漿(自己做的麵包,裡面包滿滿滿起司)
午餐 肉醬義大利麵(肉醬先熬好分裝冷凍)


星期三
早餐 起司麵包+巧克力牛奶(自己做的麵包,裡面包滿滿滿起司)
午餐 熱狗堡(外層麵包是自己做的紅蘿蔔奶油捲)


星期四
早餐 義美豆漿+餅乾,小孩起床後去廚房拿了卡哩卡哩吃到飽
午餐 煎雞蛋+白醬義大利麵(這個白醬是聯夏食品的)
※ 剛結婚時,好像蠻常買聯夏食品的調理包,因為那時候完全不下廚,假日頂多弄個麵或飯加調理包。印象中調理包都蠻好吃的,所以買來試試看,結果白醬裡有很多細碎紅蘿蔔,夏夏無法接受。我隔夜炒來吃,再煎蛋搭配,發現吃起來跟早餐店賣的好像喔,似曾相識的滋味。


星期五
早餐 義美豆漿+起司蛋吐司
午餐 熱狗+水煮蛋
※ 早晨煮水煮蛋時,過去焦急的感覺突然好鮮明。之前上班時蠻常電鍋水煮蛋之後帶出去,我在教室慢慢剝殼,自己的還可以,但是小孩有一陣子喜歡自己剝,有一陣子喜歡媽媽剝。無論哪一種,都必須光滑的蛋白表面,不可以有任何一點坑洞。老蛋煮出來的水煮蛋好剝殼,但是新蛋的不容易,我經常看著手錶時間覺得快來不及了,又必須把蛋剝殼漂亮,時間分秒過去,我還待在廚房緊張得不得了。唉,那段日子。

 


 

能夠把剩菜變好吃的人,不見得喜歡吃剩菜!
我不排斥吃剩菜,真的,沒有視為「挫折」。反正我胃口不大、不挑食,現階段幾乎三餐在家裡,用爐火方便,可能再煎炒一下或加點配料,其實也蠻好吃的。但是能夠把剩菜變好吃的人,不見得喜歡吃剩菜。畢竟煮菜總有個「對象」,例如宴客,例如特定的家人。別人愛吃的,不一定是我的菜。在每月限定生活費的前提下,加上目前我是沒有收入的,只能儘量省這個補那個,把日子過成屬於自己暫時滿意的模樣。

我因此想到過去阿嬤和外婆,還有普天下媽媽被孩子指責經常加熱菜飯的事情。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生命歷程從不懂到懂再到協調出各自可能的狀態,本來就不容易,我不覺得那是單獨個人換個想法就好,這樣承受莫名壓力也太大,情緒也緊繃。

提出一種假設:犧牲。會不會有人認為母親犧牲以成就小孩呢?我覺得不妥當。每一個尚且有選擇的人,可能都在判斷一種能夠往前走的路徑,殘羹剩菜應該是一種選擇後的狀態,不要把它悲情化苦情化。但是周身的人也許多一點體貼和同理,最重要的是,飲食慣性的養成,可以是一戶灶裡的人相互協調的結果,也可以善用食材的好結果。

挫折
這禮拜真的挫折。悶著。我知道小家庭裡先生和小孩絕對不會顧及我的情緒。於是那天接大兒子放學回家時我直接告訴他,我今天心情不好。他可能也聽不懂,但是他可以是我訴說的對象,一旦所謂的悶被一扇打開的門流通而去,就不是悶了。雖然只是兩三句話被說出來,但是有小孩可以說突然就不一樣了,把挫折力分散開來,個人承擔一點點,很快就消散撥雲見日。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喜愛烤蛋糕,揉麵團,紀錄不成熟的烹飪習作,試圖把日子譜成一首歌;更喜愛文史哲類閱讀、寫作,英西日外語學習。每天在小小房子裡繞出長長工作動線,和可愛的家人寵物,吵鬧歡喜在一起。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Powered by Xuite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facebook名片貼
https://www.facebook.com/wantzu.hsu.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