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022239夢想、幻想?

        有時候會想,自己怎麼會那麼沒用?

       學畫畫大概也兩、三年了,但大概是天資不夠吧,總是畫得不如別人好,竟也就這樣一路跌撞撞地走了過來。起初根本不應該開始的,這天大的錯誤。

        其實一進去我就知道了,同樣是新生,別人打從一開始就很會構圖、畫得很好,而我筆下所繪出的卻有如幼稚園小朋友的胡亂塗鴉,完全不成章法。隨著時間的流逝,我的確有進步了,但與其他同學相較起來卻仍明顯不足,甚至可說是差異懸殊。別人可以把各種東西畫得栩栩如生,我卻只能把蘋果畫成一顆被壓扁的番茄,甚至於認不出在畫什麼東西。

        會舊事重提是因為最近在畫美展,雖說國中時也畫過一次,但國中畫的是四開,我濫竽充數還勉強混的過去,但高中畫全開可就不是開玩笑的了。每當坐在偌大的畫紙前,就覺得心中一片茫然,不知該從何下手;提起畫筆,每一步都走得戰戰兢兢,唯恐一不小心就會毀了整幅畫;老師修改時就一聲不吭地靜靜站著,仔細對照相片和老師的每一筆一畫,並檢討自己哪裡畫的不好,以老師的畫法下次該如何處理。

        然而,夢想與現實總是有差異的,不論我再怎麼努力總是畫不好,也因此,老師總認為我都不認真畫,並老是用「孺子不可教」的態度面對我。或許老師只是想刺激我奮發,但對於每次總是全力以赴的我而言,很喪氣,也很灰心。祈禱了千遍又萬變,也一而再、再而三地努力揮筆,但不論嘗試了再多次,畫紙總是背我而去,留下我孤單的一個人在一望無際的顏料海中哭泣。

         更何況,就算哪天我真的很會畫畫了,那又怎樣?

         父母不可能讓我讀與美術有關的相關科系,就算真的讀了,連我自己都懷疑以後是不是真的有飯吃,更別說在課業繁重的高中把美術當副業,最後還贏得過那些從國中,甚至國小就開始全心全意學習美術的人呢?畢竟我補美術的確就只是為了興趣呀,如果今天,我無法再從中感受到快樂,是不是就是時候該停止了呢?

         要以努力彌補天份的不足不是不可能,但那條路必定是崎嶇難行的。賢勝做到了,但我能嗎?

         每次總是鼓勵自己:「要跟賢勝一樣努力,既然賢勝做得到,我也一定可以!」不論是在課業、美術還是任何其他地方,都是以賢勝的努力程度為目標前進著,但其實自己最清楚,我根本沒有賢勝努力,連十分之一,不,甚至千分之一都不到。每次總是先發下豪語,才驚覺自己的不足,並因太過慚愧而輕易動了放棄的念頭。

        說起來,我現在這樣又算甚麼呢?賢勝可是把整個青春,甚至人生全部都豁出去了,也差一點就失敗了,與之相比我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只不過,懦弱的我還是將念頭轉到了放棄身上呀!想著,如此下去也只是浪費錢,美術本來就是一項昂貴的支出,反正也不可能有結果,不如及早回頭,還能多些時間做其它事。

        夢想,應該是要持之以恆的;但幻想,就只是仙杜瑞拉的南瓜馬車,過了午夜十二點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如果有一件事被稱之為夢想,但不可能實現,那它就應該是幻想,而不是夢想,是吧!


0.0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