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42305永遠只是我一個人

你問我為什麼一個人,因為你最終還是放不下她,選擇了她,所以我就只能一個人默默離開,就這麼簡單,二選一的殘酷抉擇,她勝了,就意味著我輸了……當我告訴你我將一個人去的時侯,其實只是賭一把,雖然明知勝算很少,明知你會選擇她,還是不想就這樣放棄,但你什麼都沒說,而是笑著與她轉身離開,望著你離開的背影,我想我已經找到答案了,最終你會選擇誰……落寞地站在原地望著你們消失在拐角處,明明是夏天,心卻如此冰冷……你問我為什麼沒叫別人,因為我選擇了等你的答案,你一直不肯告訴我答案,於是我一直等到放學,等到你離開,你認為都放學了,我可以到哪裡找人呢?而且因為好不容易放假了,所以大家都約好了要出去,我在路上碰到一些咱們班的同學,他們都是三三兩兩約好了的,都想把時間留給自己重要的人。在這些人中還真有可以和我同行的,去圖書館,去看電影,但我知道她們不會希望我加入的,因為誰都想有屬於兩個人的時間啊。我也希望擁有,但又有誰可以給我呢?當然更是因為大家都和你一樣,只會拋下我一個人不管……雖然不願相信,但事實證明我一直都是一個人,一直都不曾改變什麼,也將到永遠……最終得到都會失去,努力後卻又回到原點,都不知道我還能去渴求得到什麼了……

(繼續閱讀)

201204302227心寄煙波

世上原有這麼一些事,它們無法在眼見之後,用思維的慣性準確臆猜,只不過後來由於匆匆的心境,將它們忘到塵埃裡去了。它的所生所去,又別於常說的出乎意料,因為意料之外的東西,畢竟也還在通例之中,遇上獨具慧眼的人,略深究的細想一回,亦能知曉它了。蓋如一個從不拈杯的乖乖仔,忽然在某次酒宴上,將眾人喝得人仰馬翻,抑或一個喜歡水果沙拉和山楂酸梅湯的美女,偶然極富豪情的點了一份砂鍋吊子,又妖孽般的吃了個眉飛色舞,這都算不上有什麼稀奇。而那些無法臆猜的事,往往不可知,亦不可解,它更接近於神秘與飄忽,深隱在自我與獨我裡,難以言傳。據家人講,我小時候是頗有些靈氣的,這最早可以追溯到十歲年紀。那年七月間,爺爺過世,親戚眾友們俱來祭奠。因他是尚武的人,門下的徒子徒孫陸陸續續來了不少,於是家裡先行準備的酒食,一時間便不甚充足。後來聽姑姑說,我那天不哭不鬧,只是在爺爺靈前,反覆的念叨“夠了,夠了”的話,等到傍晚眾人散去,撤了席,管事兒的與父親說,今天所用之物,不多不少,剛好夠了支應。現在,這件有些傳奇色彩的事,於我卻是一點記不得了,除了後來有一回走夜路,看見過傳說中的白兔子之外,我便再沒有過這等奇妙的壯舉了。漸然經事之後,跟著也明白了不少世間的道理,但那種心清目明,無所拘泥,鴻蒙初始的純真之態,亦消散得所剩無幾。然而,這其間還是能留下一些說不清道不明,且自己又特別鍾愛的東西,它們深深嵌進我的記憶,像一件有了年歲的銅器,雖不免有些黯淡,但略一打磨,又熠熠地泛著光澤了。這些東西,大多是某個情景,幾個畫面而已,除我之外,不會有人關心它們,更不覺它們有什麼特別珍愛之處。我相信,別人那裡也有一些情景,是我所不以為然的,它們屬於無法詳盡道說,又不能互通的深層的感觸。這些情景大多沒有具體的某月某日,但它們卻有著依賴的地點,一旦離開那個地方,便頓然不復存在了。我不大喜歡過於細膩的物件兒,比如一枚紋飾精美的玉珮,一尊工筆填彩的梅瓶,覺得都不如一個灰撲撲的粗泥陶皿來得自然。因為那上面人為的設置過於繁瑣,這種誓志把什麼都要弄得最好的態度,刻意而拘謹,反失了宛然天成的韻味。在漢中一帶的某些酒館裡,還能見到用醬色的粗磁淺口小碗兒來盛酒,三五好友敞懷聚飲之時,便因其拙樸隨意,多了些江湖的豪氣。諸如此般的,還有木本色的條案,經緯分明的純棉布,一炕草蓆,半張羊氈,甚至是柳編的小筐,擰股兒的麻繩,都有

(繼續閱讀)

201204230656吃齋飯

家鄉有一寺,平時香客寥寥,但正月初一這天總是人山人海。我家在公路邊,總能看見吃齋飯的人成群結隊,不絕如縷。據說遠在百里之外的城裡人也趕了去。他們自駕一車,一家人或兩家人結伴而行。眼見得平時冷冷清清的鄉村公路一下子成了車水馬龍般的街市,我的感覺總是有些異樣。望著他們來去匆匆,風塵僕僕的陣勢,我不期然成了名副其實的目擊者。以下則為目擊者兼旁觀者言。“吃齋飯”也即“吃齋”。吃齋也就是吃素,“齋”專指僧人之素食。但是吃齋不是簡單的吃素,因為“齋”還有“齋戒”之意,吃齋乃非常正式、十分嚴肅之事,吃素則可以隨意,想吃就吃,想不吃就不吃,不構成“戒律”。和尚、尼姑要吃齋,善男信女可吃齋,但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有吃齋的“資格”。顯然,現在很多人誤把吃素當成了吃齋,動輒興師動眾,乘興而去,盡興而返,圖一個熱鬧,與“齋”字全不相干,卻要堂而皇之地稱之為“吃齋飯”。吃齋是一種習俗。說到“習俗”二字,一種敬意本應油然而生,因為習俗具有文化的內蘊。但是且慢,這種習俗何以成為習俗呢?是什麼人匯成了吃齋飯的洪流?又是什麼人在施予齋飯?如果是一群吃膩了大魚大肉的人動了吃素的雅興,又正好借節日之盛況來一次轟轟烈烈的“素食行動”,我們又當如何看待習俗之形成?在物質生活十分豐富的今天,大魚大肉已膩,山珍海味不奇,人們的口味需要一再調節,於是吃素成為一種時髦。從健康的角度提倡素食無可厚非,但對“吃齋飯”趨之若鶩的吃素者顯然是另一回事。他們既非出家之人,也非善男信女,充其量只是湊熱鬧的人,趕潮流的人。他們並不知道吃齋與吃素的本質區別,卻輕率地把吃齋飯當成一種時髦,於是洪流形成了。我猜想,這浩蕩之洪流蕩起了每一個遊客(只能叫做遊客)“游食”之激情。這種激情相互感染,在盛大的節日推助之下,足以將一種時髦深入人心,於是“習俗”得以成其為習俗。我母親年年初一都要去吃齋飯,村裡人相約同去,老老少少,有說有笑,好不熱鬧。今年吃齋飯盛況空前,坐到了一百幾十桌。吃飯的人和等著吃飯的人把寺廟渲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