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40224上海東方明珠電視塔

也許,只有當您面對那跨世紀的建築,從建築創造者精心設計的作品中聆聽他們發自肺腑的真情時;當這些閃爍著人類智慧之光的音符在心弦上彈奏出優美的旋律時;您才能領悟到這座建築的妙諦。   佇立在黃浦江、蘇州河交匯處的浦江西側,遙望對岸的東方明珠電視塔。您會對這跨世紀的建築產生由衷的感慨,聳入雲天的東方明珠電視塔,塔身一大一小兩個圓球型建築,以及呈三角形的底座支架,與周圍的建築聯綴而成的群體建築,在設計風格上是如此的協調,似乎以共同的旋律和對位和絃,構劃出浦江東岸絢麗燦爛的畫面,譜寫出21世紀上海建築交響樂的華彩樂章。   東方明珠電視塔,21世紀太平洋西海岸的現代化國際大都市--上海的標誌,當世界各國的朋友雲集上海,共同描畫21世紀人類社會發展的藍圖,東西方經濟、科技、文化、教育在此交流,並在撞擊中射出璀璨的火花時,東方明珠電視塔以其獨特的風貌在浦江的東岸笑迎四方來客。

(繼續閱讀)

201205042113街上流行花裙子

陽光燦燦的白,而那些花一樣的女人們都穿起了花裙子。  蝶兒是心癢的,只是她很少穿。   陽光燦燦的白,而那些花一樣的女人們都穿起了花裙子。蝶兒是心癢的,只是她很少穿。假如是錢少買不起,她會努力賺錢,她會奔著她的理想飛奔。這樣也許有人會猜,那肯定是長得胖或者矮,穿上裙子比穿周正的套裝還難看,那就沒有必要穿且正剩下羨慕的份了。只是這些都不是真正的原因,也或者沒有身體的原因,而是心理的因素。剛記事時父母的戲言她還記得少許,就是東家的二姑,西家的二姨稀罕她,說要不就跟去吧,其實她知道父母更期望她是個男孩子,而她事實是粉嘟嘟的女娃,幾歲的時候有過沉進水裡,死過一次的經歷,同齡的孩子們總是取笑她“呀,那個孩子呀,差點淹死了!”這一句話在她耳邊縈繞了好多年。十幾歲的時候,有過一次叫所謂非禮的遭遇。那是一個大幾歲懵懵懂懂較成熟的壞孩子在她不注意的時候抱了她,她哭著告訴父母,父母找了他的家人,也嚇唬他不許再非禮,同時父母也叮囑她事事要小心,從此她再也沒有恣意過。那年高中剛畢業,在家期待成績的她,焦慮,煩躁,寂寥,鄰家的姐姐看著她可憐就喊她一塊逛超市,在五彩繽紛的花裙子裡她打眼看上了一條白底子細碎青花的連衣裙,美滋滋的買回家,父親大怒,不許,必須退,只好換了純白的細線牛仔褲,一條薄薄得紅綢無袖衫,父母也嘮叨了好長時間,她一直想做一個乖孩子,父母能留她在身邊,她的心裡早已下決心好好報答他們,並且不讓他們生氣,父母真的不易,供她吃穿讀書,父母是她的天。因為讀書和工作,該嫁的時候已經錯過了好多姻緣,在別人提親時她不想看到父母失望的眼神,只想了三個條件:個子比自己高,年齡比自己大或者同歲,再就是文憑最差也一樣。說到眼前的正好符合,再沒有了別的理由,只好應了,第一次見面她和他聊著聊著,哭了,哭得說不出話,他呆呆的立在那兒也不知道那兒出了錯,其實他哪裡知道,她的話是說給自己的,那是一次和那個小小的自己做別,當提親的人追問到底咋樣的時候,她沉默了,“不說話就是同意了!”就這樣她又一次懵懵懂懂的做了新娘,在出嫁的那個晚上,是伯母陪她睡得,她哭了整整一夜。第二天婚車來了,穿著潔白婚裙的她顫顫巍巍上車,頭“吭哧”一下撞到了車頂,她疼的兩眼昏黑,白裙子慘白慘白的印在記憶裡。先生是個嚴肅嚴謹的人,出身好,家庭好,而這不是她在別人眼裡

(繼續閱讀)

201204301930送你一句話的溫暖

店門前踟躕著一位男子,他身著簡樸乾淨的衣服,伸長脖子向店內張望了好久,卻始終不好意思進來。看見他猶豫的樣子,我忙推開那扇玻璃門,熱情地招呼他進來看看。他這才有了理由似的邁進店門,侷促地環顧著店裡的書法繪畫和奇石根雕,眼睛裡流露著喜愛。他喃喃地稱讚道:都是好東西呀!看這張畫畫得多典雅,那張字寫得多遒勁,這尊根雕多自然……簡樸的衣衫掩藏不住他高雅的情趣,看他雖然穿著簡樸卻談吐不俗,我便隨口問道:“先生,平日做何生計呀?”沒有想到,一句話竟問得他的臉有些漲紅,他吞吞吐吐地說:“俺做點小生意,不值得,不值得一提。”看著他發窘的樣子,我微笑著說:“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人只有社會分工的不同,沒有高低貴賤之分。怎麼就不值得一提呢?能通過自己的勞動自食其力的人都是令人尊重的。不過做生意很辛苦,我也深有體會。”聽完我的話,他彷彿找到知音一般,竟然有些激動地對我說:“大姐,你說的都是實在話,不過你的這句實在話卻說到俺的心坎裡。就衝你這句話,我一定還會再來你的店。”說完他揚揚頭,挺直胸膛,壯士一般豪爽地和我道別。我真沒有想到,我一句普普通通的話竟會給他送去春風般的溫暖,讓他沉睡在心靈深處的自信,在這個春天裡悄悄萌芽開花。小佳的天空 |斯勤主義 | 午夜愛影的飛翔 |「20後」小魔女BLOG | 阿牛的圖畫本 |悅溪點滴 | 跟往事幹杯的

(繼續閱讀)

201204230514我想一直睡下去

腸胃炎又犯了。昨天下午上局解課我一邊詛咒用火星文神神叨叨授課的老師,一邊捂著我的肚子哼哼唧唧……我曾一度懷疑我是不是因為詛咒他得了什麼報應,不過事實證明,整個合班的同學也很少有人看他順眼的。於是我又覺得我的的詛咒似乎變得理所當然。寢室不知道什麼時候有了一周聚餐一次的規矩,好不容易熬到放學後我們便結伴而行,歡天喜地的去吃鐵板燒。唉,總是一群這麼容易滿足的孩子……因為胃一直不舒服的原因我發揮失常,只吃了兩小碗米飯。回到寢室的時候情況似乎又惡化了,我燙好腳便鑽進了被窩,用室長的熱水袋捂著肚子,準備一覺沉沉睡去。胃在這個時候卻一陣的翻江倒海,我感到一陣噁心,坐起來捂著嘴想吐。室長的超級可愛的熱水袋對我而言並沒有起到什麼實質性的作用,我知道我的腸胃炎又犯了,而且不輕。室友們催促我去拿藥,我心想這能有什麼事啊,老毛病了,躺躺就好。躺了一刻鐘,腦子裡亂七八糟的什麼都在想。我想到高中犯病最嚴重的那一次,上吐下瀉,整整讓我瘦了五斤左右,讓我本來就瘦削的下巴看上去更尖了。我天天跑到學校對面的黑醫院打點滴,那裡有個護士姐姐很漂亮,總是對我笑啊笑的,我打點滴的時候她就陪我聊天,說她其實是我的校友啊什麼的。然後我又想到小時候病的最嚴重的一次,在醫院住院住了一個星期,床邊一直放著我平日裡愛吃的香蕉什麼的,外婆卻在我的床頭一直抹眼淚。外婆後來告訴我醫生說我如果熬不過那個晚上可能會死掉。唉,這個醫生也真是夠惡毒的,還好我命大。還有很小很小的時候,小的我都記不清了,我常常生病,沒日沒夜地哭,把鄰居個個都吵得不得安寧。唉,從小,我就是個病孩子呢。我死命按著肚子,疼痛卻不減反增。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想到小雙,我給他發了條短信說我當時的情況。本來沒想過他回的,因為我怕他在睡覺。後來我終於決定去醫務室拿藥,我套了雙短靴,往身上揣了十幾塊錢就出門了。小雙打了個電話過來,我想我當時說話的聲音肯定很奇怪,我半天吐不清一句話,腳下也輕飄飄的,小雙問我怎麼回事,我就笑著說我在走路是風聲太大了。我聽見自己的笑聲都很虛弱。走到辦公樓外的斜坡上時,我晃晃悠悠的差點一頭栽下去。校醫室居然沒關門,我敲門進去看到一個胖胖的阿姨坐在裡面,我開門見山地說一瓶陳香露白露,胖阿姨問了我的情況好心地又拿了幾片嗎丁林給我。我付過錢暈暈乎乎地飄出了校醫室。回到寢室小雙又不停打電話,我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