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330純表情回帖

話說宋朝神宗時代,王安石做宰相!一日早朝,王安石出列:“臣有奏,xxxx(以下省略1萬字)。”剛說完身後跪下一片叫好:“臣沙發”“臣板凳”“臣地板”“臣頂”“臣也頂”……最後幾人面帶笑容不語,神宗見狀怒擊龍椅:“不許純表情回帖。”

(繼續閱讀)

201304101022那只蜻蜓

那只蜻蜓,何時開始被我牽掛著的?我不禁地問自己,問得太深,又怕心受傷害,而不問,卻愁了自己。在記憶裡,那只蜻蜒與秋天有關,與歷史和天空有關,也與自己有關。那些支離破碎的記憶像海棉吸食水一樣的凝聚在一起,它們如油鹽摻拌,擁擠而不衝突,並在腦海裡翻江倒海的傾訴著那些童年時光。記得一生中第一次考試時,班上的倆同桌彼此抄襲,作弊也能取得零分的成績,一時卻成了童年時經常掛在嘴邊的笑語。可是關於那所小學,倒有點像監獄,每當背不完課文就免不了受“戒刑”之苦,教師下手也太狠,我的手好幾次被打成了泛紅的小饅頭,那種發麻發漲的痛如螞蟻鑽心。甚至你還不敢放聲大哭,只能將淚水往肚子裡咽,將聲音壓縮成蚊子的低嗚,才免過第二次的皮肉之苦。然而,與雷同學相比,他要比我痛苦十倍,甚至百倍。或許是那個教師有心理缺陷,居然拿著戒尺往他臉上抽去,一不小心將雷的一隻眼睛打傷了,頓時淚血橫流,可把我們嚇壞了。想必雷的眼睛是瞎了,因為,他回去後就再來沒來過。更悲慘的事還在後面,在兩年後的夏天,與一個大他幾歲的男孩偷偷的在水庫學游泳,那才真叫一去不復返。那天,雷溺水很久,村民才得知這個不幸的消息,被打撈上來的時候,雷整個人像死魚肚一樣白,嘴唇烏紫,好像上面又還蒙了層快要脫落的白霜。真不敢相信,我當時卻一點也不後怕,站在那裡看了許久,總認為他還會站起來。雷的父親顯然有些不知所措,雙手顫抖著沖壓著雷的小腹,一會兒又用嘴吸吮著他嘴裡的水,似乎比不懂事的我更相信他會醒來。雷走的並不是悄無聲息,反而讓我明白了生命之可貴。但是,兩年前的我,對生命一概不知,受著其它思想的灌溉。學校安排過我們去縣城看電影,在模糊的記憶中,已不太記得演些什麼,偶爾會想到王二小放牛的場景,但讓我記憶猶新的不是王二小,而是影片中滿天的飛行物,後來才知道是日本鬼子的飛機,俗稱敵機。敵機肆無忌憚的在中國的領空盤旋著,發出撕心裂肺的長嘯,扔下成千上百枚炸彈對中國大地狂轟爛炸。在硝煙滾滾的戰場上,屍橫遍野,血流成河。更讓人義憤填膺的是,日本兵不但燒殺辱掠,甚至連母親手中的襁褓也不放過。自那一幕,我和許多孩子都對日本鬼子恨之入骨。也因影片的緣故,使幼時的心靈埋上了仇恨的陰影,一種對純真的欺騙,心靈的傷害,就好像在你的心中安放了一枚仇恨的炸彈,隨時都有爆破的穩患。而仇恨是魔鬼,人一旦產生了仇恨,就會尋找發洩它的途徑,有時也會&ld

(繼續閱讀)

201204271728曾經錯過的……

時間像一條河,左岸是我常常開啟的塵封往事,右岸是我值得緊握的花樣年華。中間飛快流淌的,是我年年歲歲淡淡的感傷……曾幾何時,我與姐姐之間有了隔膜。她主動和我講話,我便不願與她交流。在大街上相遇,我甚至相互都不願招呼她一聲。每當放學乘校車回家的路上,身邊擠滿了同學,我就像一個陌生人,與她擦肩而過,面無表情。我能體會到她委屈的心裡所承受的傷痛。才好,我開心著她的傷痛——誰叫她搶了我的愛!那還是我上小學二年級的時候。一個天色陰沉的下午,爸媽要我把家裡打掃一下。可憑什麼,坐在一旁寫作業的姐姐,卻無動於衷,爸媽也說姐姐的學習比我重要?就因為她要畢業考試,而我還早?我覺得自己好像受了從未有過的委屈,他們輕描淡寫的兩句話就一下子就將我變成了不受關注的小不點!是姐姐搶走了爸媽對我的疼愛!一股無法形容的委屈和憤怒從心底冒出中。我一句話出沒說,一甩手,狠狠地把手中的圓珠筆摔到地上。隨著一聲刺耳的門框撞擊聲,我一轉身衝出了家門。天陰陰的,飄著綿綿細雨。我靜靜地站在雨中,任它慢慢濕透頭髮,流到臉頰。不一會,我便分不清到底是雨水還是淚水……我對姐姐的嫉恨,直到我小學畢業後的暑假才算解除。那次,我與姐姐到附近的公園裡去活動,玩著各種不同類的活動。也許是我玩得太投入,累了,坐在旁邊的一塊石頭上。剛坐那兒的時候出沒注意看,那是一個危險的地方,石頭後面有一個大縫口。正是自己當時的草率大意,造成了姐姐永遠的遺憾。我不小心掉進到那塊口子。姐姐看見後,急忙俯下身,拚命拖住了我。然而,她的手上、臉上,卻留下了無法消除的傷疤。也許,一塊傷疤不算什麼。可是長在臉上,那就毀了人整體的完美形象,而這塊傷疤更何況是長在一個白白嫩嫩的女孩臉蛋上,那是多麼令人可惜的事啊!這塊紅紅的,發著亮光的傷疤,像一塊符咒貼在姐姐的臉上。因為這塊傷疤,羞得姐姐抬不起頭來,整天像個罪人似的,默默地穿梭在人群中。因為這塊傷疤,在人多的場合,她就自卑地迴避,以免有礙觀瞻。因為這塊傷疤,她遇上集體活動,就得請病假,以免影響集會紀律。對於姐姐的傷疤,我心痛自慚。每每看到姐姐心痛的場面,我的心裡就很不是滋味,如同塞滿了一張張揉碎的紙屑。小時候的自私,對姐姐起著壞心眼,長大後才發現姐姐對我愛得那麼深,那麼無私。小時候,曾經對姐姐起著嫉妒的壞心眼,甚至還荒唐地懷疑過她

(繼續閱讀)

201204241252心碎

情人!竟然又是情人!為什麼總是在想找情人的時候才想到我?難道我只配做你的情人。可能別人可以只在乎曾經擁有,不在乎天長地久,但我不得不承認,我是個貪婪而又自私的女人我根本不在乎什麼曾經擁有,只在乎天長地久。不要怪我又狠狠地把你推開!因為我要的不是這樣的擁抱。如果不能完全擁有!我寧願不曾擁有。多想告訴你!好!我願意做你的情人!但只是在的夢中!一輩子做你的夢中情人!似乎很殘忍!其實很可悲!沒曾想過做誰的情人。只是你永遠都不會懂我!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你永遠不懂我要的是什麼樣的擁抱!

(繼續閱讀)

201204222012心碎

情人!竟然又是情人!為什麼總是在想找情人的時候才想到我?難道我只配做你的情人。可能別人可以只在乎曾經擁有,不在乎天長地久,但我不得不承認,我是個貪婪而又自私的女人我根本不在乎什麼曾經擁有,只在乎天長地久。不要怪我又狠狠地把你推開!因為我要的不是這樣的擁抱。如果不能完全擁有!我寧願不曾擁有。多想告訴你!好!我願意做你的情人!但只是在的夢中!一輩子做你的夢中情人!似乎很殘忍!其實很可悲!沒曾想過做誰的情人。只是你永遠都不會懂我!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你永遠不懂我要的是什麼樣的擁抱!

(繼續閱讀)

201204100200安昌,紹興師爺的薈萃地

沿河而築的長街,一路鋪陳的廊棚,傳統特色的店舖作坊,古老凝重的台門,逼仄幽深的小弄,三五相間的河埠,錯落有致的翻軒騎樓,間或有「月臘腸、扯白糖」的吆喝在耳邊響著,明清時期盛極一時的安昌「紹興師爺」群落,更使這裡浸淫著一股深厚的書香。位於紹興西北的安昌,素有「金柯橋銀安昌」的美譽。 如果說「碧水貫街千萬居,彩虹跨河十七橋」是安昌獨特水鄉景觀的形象描繪,那麼「社戲鑼鼓伴月升,臘腸香味隨風飄」則是安昌濃郁風情的具體寫照。安昌古鎮延續了紹興百年來的民風習俗,今年的安昌臘月風情節已是第4屆,逛逛老街,坐烏篷船游古鎮,看各式石橋、青石小弄。老街東市段更是民俗風味集中之地,可觀看當地人在箍桶、竹編、打鐵、納鞋、挑?摺?拿稿?....更不要錯過熱鬧的社戲,喜慶的船頭迎親,傳統的手工釀酒,穿梭的烏篷小船和搡年糕、裹粽子、串臘腸、扯白糖等迎接新年的習俗,說不定還能碰上水鄉婚禮。 除了「鬧臘月」,其餘時間的安昌更多呈現出一種水鄉小鎮慣有的淡泊甚至冷清,使你在悠然和閒適裡,清晰地觸摸到一種熟稔的親切平和,濃濃地體驗著一種溫暖的真實平常。尤其是杏花三月,春雨綿綿的老街韻味無窮,陽光燦爛的早晨別忘了去泡福安居茶館,老虎天窗斜射下來的金光將一個帶氈帽的老頭子罩住。 當明亮而慵懶的陽光透過廊棚將斑駁的石板照得清晰光潔,蹲在河埠與烏篷船老大共咂一碗黃酒,或索性什麼也不做,靜靜地坐在廊棚下任過往行人三三兩兩從身邊走過,聽家居婦女東家長西家短地閒聊。 交通:從紹興坐公交中巴,40分鐘左右可到達安昌,車票3元。 住宿:安昌大酒店標準間100左右,古鎮裡的小旅館每間40元。 特色飲食 安昌土製的風臘腸,紹興麻鴨。小飯店很多,兩個人點上六七個菜一斤老酒不過六七十元,消費很低。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