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52030《妳在晨光中閃耀》晨光和妳。



這篇是呼應小說的標題。
我的期待是能寫出「面對絕望時,希望迎著晨光降臨」的那種情境,
希望有傳達出來,我盡力了(;´ρ`) 

楚晨跟荆笙絕對是在一起的,親媽我只有1v1跟HE!!!
但是怎麼在一起的過程,就......敬請期待?

 

 


「一天的時間裡面妳最喜歡什麼時候?」
「………黎明吧。」
「為什麼?」
「當第一道陽光劃破黑暗,緩緩從地平線升起的時候,我總是會想到改變我的每一刻。」
「是嗎……不過,我更喜歡夜晚的時候呢。」
「你……」
「因為白天的妳是豹,晚上的妳像貓……」
「楚晨……誰跟你說這個……啊!楚晨!你走開……嗯……」

楚晨抱著沉沉睡去的荊笙,看著窗外劃破黑暗的晨光安靜而堅定的驅走了黑夜,就像她一樣,不管周圍的情勢多麼險峻,她都能秉持自己的信念,靠著自己闖出一片天空。

楚晨大概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某次任務,他和大軍因為誤入了陷阱,敵方將唯一能進出的關隘封住、屏蔽了他們的訊號,意圖將他們困死,所有人都陷入了絕望,單靠他們自己幾乎不可能打通被落石封住的隘口,除非有人從外面協助,不然他們只能等死。
他們在那兒被困了七天,而糧食不論他們怎麼節省,也在第三天耗盡。
楚晨真的非常後悔,因為他一時的失察,帶著數百人被困死在這裡,對軍人來說簡直是恥辱。
「指揮官,您不用自責……我們全部都有責任,如果真的……只希望有人找到我們之後能幫忙給家裡人有個交代吧……」整個營中的氣氛非常低迷,其中一個副官拍拍楚晨的肩膀,說著蒼白無力的寬慰話語。
楚晨的拳握的死緊,他不甘心啊,明明敵方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卻在最後被擺了一道,這些將領士兵把性命交給他,他們付出信任,卻被他帶著走向死亡,他對不起他們。

在食物耗盡的第三天,有些受重傷的弟兄,因為環境惡劣,熬不住陸陸續續嚥了氣。健康的士兵也僅靠著一點點飲用水撐著,隨時有可能倒下。為了活下去,甚至有人問是不是他們得落到吃同袍屍體的地步,但這個議論才剛冒頭,就馬上被楚晨掐滅。
「就算死,我們也不能放棄我們的驕傲。」
「會有援軍的,不要放棄!」
有沒有援軍,楚晨自己都覺得懸,但是他不能讓士氣再繼續惡劣下去,斷糧已經夠打擊了,如果出現人吃人,場面肯定控制不住。

沒想到當天晚上,一直收不到訊號的通訊器,突然傳來雜訊的滋聲,然後下一刻,傳令兵眼淚不可自抑的掉了下來。

「……滋…這裡是荊笙……滋……聽得到嗎?」

傳令兵緊抓著通訊儀,哽咽著聲音,激動的難以自已。「荊將軍!……荊將軍!聽得到!」
「滋……傳令兵嗎?……指揮官在嗎?」荊笙的聲音從另端傳了過來。
她冷靜的問聲,讓傳令兵略略平復了自己情緒,他飛速的調整頻道,試著使這端的訊號可以減少雜訊,「回將軍!在的、在的,我馬上派人去請指揮官!您稍等!」

傳令兵衝到楚晨他們所在的帳子,得到進入的許可後,激動的對著一帳子的長官大喊:「報告長官!剛剛,我們收到援軍的消息了!」
所有的人全站起來,有個副官當下直接就抹了眼淚,「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們不會結束在這裡!」
楚晨還顯得比較平靜些,他問傳令官來支援的是哪支,傳令官這次更加大聲的回道:「是荊笙!荊將軍!……將軍在線上等您,我是奉命來請指揮官的!」
楚晨聽了傳令官的話,不小心碰翻了桌上的杯子,洩漏了他此刻的心情,他克制著聲音的顫抖,又問了一次,「你說來的是荊笙?」
「是!」傳令官不厭其煩的再一次回答楚晨的問題。
楚晨抿著嘴,直接走出帳子,往傳令兵的營帳而去。

楚晨拿起話筒的時候,心裡是忐忑的,「……這裡是楚晨。」
另一頭隨即傳來荊笙斷斷續續的聲音,「指揮官?……滋滋……我是荊笙。我們在昨天控制了敵方的將領……投降……已經在隘口了……預計明晚可以完全打通……」
一個多月沒聽到荊笙的聲音,楚晨捨不得打斷,他只是靜靜的聽著。他知道荊笙已經帶著支援完美的結束了這次的任務,數百位兄弟不用餓死在這裡。
荊笙把自己這邊大致的情況匯報完,但一直沒聽到楚晨的回應,她遲疑了下,「指揮官?……滋滋……楚晨?」
楚晨輕輕嘆了口氣,「我在。」
荊笙得到楚晨的回應後,頓會兒,便接著道:「噢好。指揮官,那麻煩您先把需要優先移送的弟兄們安排好,隘口一打通,我們會讓醫護兵先送他們離開……照之前軍需處提供的資料,您那邊應該斷糧好幾天了……您讓大家再忍耐一下,明天中午前會先空投些食物過去……」
楚晨彷彿能看到荊笙在另一頭忙碌的樣子,他突然很想很想看看她,思念濃的化不開。
他閉上眼,「荊笙。」
她應了聲,等著楚晨,楚晨聲音低低的、慢慢的,「妳處理好就好,我待會就去讓他們安排……謝謝妳,荊笙。」
荊笙那邊默了一下,楚晨知道她應該是不好意思。他等了會兒,才聽到荊笙咳了聲,「應該的,辛苦大家了!」

楚晨走出帳時,傳令兵眼巴巴地望著他。楚晨點了頭,讓傳令兵把援軍的消息昭告全軍,並讓他安排人盡快把需要優先移送的傷兵集中到一處。
傳令兵立刻迫不及待的跑到士兵們聚集的營帳。沒過多久,整個山谷傳來一聲又一聲的歡呼,低迷了好幾天的士氣一時高漲的讓大家彷彿能看到躍動的喜悅。

在經過一日一夜的等待,隘口處傳來援軍的喊聲,「裡面的弟兄!請各位離隘口遠點!我們要炸開了!」
伴隨著轟隆的巨響,當黎明的第一道曙光灑下來時,谷裡所有的士兵都忘不了他們看到的景象。
一個嬌小俐落的身影出現在石堆上,她手上拿著象徵軍隊的紅錦旗,迎著風飄揚,背後襯著曙光,耀眼的讓人幾乎無法直視。
她的身形在晨光中閃耀,彷若降臨凡間的神。
接著,援軍們出現在她身後,洪亮的聲音響遍山谷,他們對著谷內的士兵們大喊:「各位辛苦了!接下來交給我們!」

楚晨一直到確認所有的士兵都撤出山谷才肯離開。
而荊笙在一開始確認了楚晨只是久未進食,有些脫力之外沒什麼問題後,就轉而投入現場的指揮工作。
楚晨的眼睛一直追著荊笙,不論是黎明時分那個宛如神明降臨的她,或是此刻忙碌專注的荊將軍,荊笙就是他生命中閃耀的晨光。

楚晨緊了緊懷裡的人,低頭在荊笙的髮上落下一吻,輕輕的在她耳邊呢喃。
「妳的夜晚有我,我的晨光是妳。」 

 

 

回應

【 歡迎拍打 】

*只要有話題就可以自來熟www
*惰性堅強的有為青年(?)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