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52010《妳在晨光中閃耀》初遇。



啊......靈感是這麼的突如其來。
這個會用段落式的寫法,也就是說劇情是一段一段的,(包括時間軸)可能連貫可能不連貫。
希望可以用像是拾遺的方式湊起來,大概是這樣?

女主很強很獨立(^u^)

如果有蟲,請務必幫我抓出來,萬分感謝!

 


前頭的長官正對著今日剛報到的新兵逐一說明注意事項,女子手上捏著剛發下來的書面資料,但她只略瞥了一眼,就露出了相當嫌惡的表情。
「......哼,男人!」她小聲的嘀咕,卻沒想到恰好經過她旁邊的男人也聽到了。
他微微低下頭看著這個身量嬌小的女子,明明個頭只到他的胸口,心氣倒是滿高,看起來一臉相當不滿意的模樣。他看過很多新兵剛入營區時總有諸多不滿,但這些私語或意見禁也禁不了,何況一開始就要他們認知何謂服從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差別只在於他們不滿和可接受的程度到哪罷了。而身為管理方,他一貫對這些瑣事是不與理會的,但今天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許是太過悶熱的氣溫、亦或女子白皙的扎眼的頸項晃了他的眼,干擾了他的思考,他停下腳步,「......妳有什麼意見嗎?」
男人雖然聲音不大,但整個校場除了前面長官的聲音,其實相當安靜,女子似乎沒注意到旁邊什麼時候站了個人,突然的問話讓女子打了個激靈,她迅速的回過頭,看到一個高大又健壯的男人,他的影子幾乎把她整個人罩在了陰影裡。男人的臉因背光而模糊不清,女子瞇著眼仍瞧不清他的表情,但男人卻能清楚的看到女子眼中的光芒,桀敖難馴卻透著股機靈勁兒,她像隻蟄伏的獵豹、又像一隻耐人尋味的貓。女子的唇動了動,卻久久都沒出聲,男人耐心地等著女子,兩人無聲的僵持著,但因他們這的動靜,引起了旁人的注意,全都側頭往這看過來,雖無人喧嘩,但也足夠引起前頭的人留意到底下的異狀了。 幾個士官往他們這邊走來,站定後,恭敬地朝著男人行了標準軍禮,「指揮官,發生什麼事了?」
男人對那幾個士官搖了搖手表示沒事,讓他們回自己崗位,他轉身看著女子,她的眼神讓男人對她特別感興趣,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可以有這樣的眼神?他拍拍女子的肩膀,「妳跟我來。」
女子被他觸碰到的時候,渾身僵硬了下,但她很快就調適了狀態,心不甘情不願的跟著男人離開校場。

男人領著她來到自己辦公室旁的會客室,他隨意的在沙發上坐下,看著站在門口眼色不善地盯著自己的女子,他笑了下,「坐下吧,別杵在那裡。噢對了,順便把門帶上。」
女子不發一言的關上門,往前走了幾步,但還是沒坐下的意思,她雙手環胸,一臉不耐煩,就算剛剛知道眼前這個人是指揮官,她也絲毫沒覺得有什麼的樣子,口氣很差的開了口。「指揮官找我過來有什麼事嗎?」
男人看過很多兵,放縱難馴或心氣高傲的他不是沒看過,但他就沒碰過這種連掩飾都懶得掩飾、明擺著看不起你,卻又勉為其難服從,服從也就算了,還口氣特別不爽的跟你應對,尤其還是個女兵。
「妳叫什麼名字?哪個隊的?」男人也不叫她坐了,他現在就好奇這到底是哪個隊上的奇葩。氣質不太像是招募的新兵,但年紀看著小,他猜應該是軍校那邊進來的。
「指揮官事務繁重,我不過一個小小的兵罷了,不值一提。」怎知,女子不鹹不淡的應了句,而男人的問題她一個也沒回。簡單來說,她的意思就是:不想告訴你。
男人算是服了這個人了,好吧,過後他問問其他人也是一樣的,他於是換個話題,「妳對剛剛公布的事項似乎有所不滿?妳可以提出來。」不過他才剛說完話,就聽到女子很明顯的嘖了一聲,她的手指規律的敲擊著自己手臂,眼睛瞬也不瞬的盯著男人看。兩個人又陷入了沉默,剛剛校場上也是,他問她有什麼意見她也是這樣盯著他不說話,她的眼中其實不帶任何情緒,就只是看著眼前的人,眼神不躲也不避,她用沉默將問題終結。男人猜想,她或許已經用這種方式拒絕了很多不想回答的問題。
在無聲的對峙中,女子最終鬆開手,走到男人對面的沙發後,她手撐著椅背,盯著男人,「指揮官,你叫什麼?」
「楚晨。」男人回道。
「喔。」女子點了點頭,下一刻,她直起身,轉頭就走出了會客室,頭也不回。

楚晨沒料到人就這麼不打招呼的走了,簡直不敢相信。他背靠沙發,看著天花板,想不透這女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時他聽到了敲門聲,門外站著剛剛校場上布達事項的軍官,他才想起他其實等下還有會要開,楚晨讓人進來,在他開始匯報待會的議程事項前,他先問了他最想知道的事。
「剛剛那女兵叫什麼?什麼來歷?」
對方愣了下,馬上反應過來指揮官問的是剛剛臨時叫走的那個女兵,那個軍官眼神有點怪異,他清了清喉嚨,「咳,那個女兵叫荊笙,是一等軍校今年的榜首。

 

回應

【 歡迎拍打 】

*只要有話題就可以自來熟www
*惰性堅強的有為青年(?)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