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71519《每個月都來的親戚最討厭了!》(李澤言)




首發部落格

這是我自己的經驗,但是我沒有寵只有痛(乾
女孩子痛經真的是讓人很想死的事情,
而且我還是在半夜的時候發生的,隔天七點半上班,整個晚上幾乎沒睡到。

奉勸廣大女性朋友多喝溫水少碰冰品.・゜゜・(/。\)・゜゜・.
................雖然冰真的好好吃QAQ  


女孩最近總覺得乏力,不僅對什麼都興趣缺缺,有的時候還煩躁的不行,看啥都不順眼,最有感的就是員工交企劃案到她這時,十份有八份都會被她退回要求重寫,搞得員工們怨聲載道,情況嚴重到她經過茶水間時,還聽到他們聚在裡頭八卦老闆最近是不是過的不順還是怎的,特別難搞……誰會知道,她真的只是有點悶、有點倦怠而已。當然,那些企劃案也確實是不夠好,她真不是故意刁難阿。

今天鬧鐘響起時,女孩掙扎著從床上爬起來,這幾日累積下來的疲勞感彷彿在今天達到臨界點般,全身的肌肉都在叫囂著、渴望著柔軟的床鋪,可上禮拜就說好了今天得去李澤言那做個季報,雖然請假或延後個幾小時,他也未必會不同意,但李澤言一直是個公私分明的人,所以不論私底下關係如何,女孩在工作上還是想好好表現,獲得他的認同和讚美對女孩來說一直是她努力的方向。

嘆了口氣,女孩認命地從床上翻下來,腳剛觸地,就感到下腹一股熱流竄過,女孩有種微微的不妙感,「不是吧……」她匆匆的往浴室走去,果不其然,某位親戚又來報到了。坐在馬桶上,女孩雙手捂著臉,覺得生無可戀,都忘了記時間,確實是這幾天沒錯,可是為什麼偏偏是今天!她只能僥倖的想還好剛報到不會太難受,至少熬過李澤言那關她下午就可以有藉口回來睡覺了。

女孩快速的換好衣服、正在上妝時,一旁的手機傳來訊息的聲音,她瞥了一眼,噢、李澤言傳的短訊。

-十點準時,不要遲到

女孩偷偷的翻了個白眼,她描著眉,嘴裡還不忘嘀咕道,「知道知道~多一秒鐘、少一秒鐘,都不是十點~哼哼。」


女孩準時的十點整敲響李澤言辦公室的門,裡頭傳來他一如既往低沉冷靜的聲音,「進來。」
她深吸口氣、整理了一下裙擺,雖然來這裡好幾次了,但每次踏進去前她都還是緊張,緊張匯報的內容、緊張自己的表現、緊張……看到李澤言的臉。哎,其實他倆都那樣了,李澤言兇她也不是真的兇,說老實話他就是實至而口不惠,嘴巴壞還寵她!但是上位者的那種氣勢就是沒來由的讓她覺得怵,平常一起的時候他會收斂,但在華銳就不是這樣了,不過女孩可以理解,總裁嘛。而且他工作的時候特別有魅力……反正她已經無藥可救了。

女孩推開門,辦公桌後的李澤言抬頭看了她一眼,「我還以為妳臨陣脫逃了。」
女孩哼了一聲,「反正我準時敲門了!」
她看李澤言似乎手上的那份文件還在處理,便自動自發的到一旁的沙發坐下,站了一路的公車、小腹又悶的難受,她先歇會兒不為過吧。女孩從包裡翻出了匯報要用的文件,慢慢的過一遍等下要報告的內容,電子檔早就發給李澤言,他沒發表意見女孩就當作他暫時沒什麼問題,她就自己總結了。

「妳準備好了嗎?」正認真想著一份表格的數據,猛地聽到李澤言的聲音在頭頂響起,女孩嚇得手抖了下,報告掉到她腿上,她轉頭怒目看向不知何時走到她身後的李澤言,「……你嚇我!」
李澤言挑眉,「我叫妳了,是妳沒聽到。」說罷,他拿起女孩腿上的文件,繞到她對面的沙發坐下,李澤言的長腿隨意的交疊,他一手撐著下巴,揚了揚寫滿筆記的報告,「所以,妳準備好了沒?」女孩憤憤地瞪著他,臉上氣鼓鼓的,她才不管他剛剛是真的有喚她還是沒喚,嚇到她就是事實,而且她看到他唇角微微地上揚,分明就是拿她取樂嘛!都不知道她剛剛被嚇了一跳,又失了多少血!
「好了啦,那個還我!」女孩伸手跟李澤言要回她的報告,怎知他根本沒打算歸還,他把報告翻過來蓋在桌上,「數據那些報表我已經看過電子檔了,妳就簡單總結一下吧。」李澤言看女孩想把報告抽回來,他微微傾身,大手壓著文件,「不能看。」
女孩試圖把李澤言的手從文件上拔起來,但是紋絲不動,她悲憤的望著他,「為什麼!」
「不看這個妳就沒辦法報告嗎?」李澤言語氣微揚,女孩心裡可惡的想這廝今天心情很好嘛!她小聲嘀咕了一下,才哼道:「不!」
「那麼,妳就快開始吧。我很忙。」李澤言另一隻手點著女孩的額頭,把她推回沙發,他沒怎麼使力,但女孩還是順勢往後靠,她抬頭盯著李澤言看了會兒,嘴巴蠕動著,小小聲的說:「可是……」
「可是什麼?」李澤言好心情的配合女孩問了一句。女孩迅速抬手擋住自己的眼睛,但是手指縫又可以偷瞄到李澤言,調皮的小聲說,「…………看著你的臉我會緊張!」
兩個人同時沉默了一下,女孩本來以為可以逗一逗撲克臉,平常她講這種話李澤言可能會臉紅,或罵她不知所謂,今天他竟然沒有反應,在女孩覺得略尷尬時,怎知李澤言下一刻,用若有所思的表情反問她:「哪種緊張?」
「呃…………」女孩怎麼覺得他不回話好像還更好一點,她無奈的抹臉,「李澤言你變了……」
「呵,不知所謂。」李澤言輕笑了下,「快點,都跟妳浪費半個小時了。」

女孩最後還是認命的口頭報告,還好還好,她這次準備的很充分,而且內容也自己默過好幾次,沒問題。李澤言邊聽邊針對一些內容提出疑問,女孩都一一解釋和說明,並提到公司已有對他所提到的這些部分做出改善,預計下一季可以拿出更好的結果。

「……以上就是我們公司這一季的績效表現,大致上就是這樣了。」女孩總結了一下,然後眼睛期待的望著李澤言,一臉快誇我的表情藏也藏不住,李澤言瞧她那副小模樣,無奈的站起身摸了摸女孩的頭,「不錯。」
女孩抓下李澤言意圖弄亂她頭髮的手,皺著臉不滿的嘟囔,「只有不錯嗎!」

李澤言沒理她,轉過身走回辦公桌邊,拿起桌上的一份文件就開始看,發現自己被無視的女孩,走到李澤言面前抽走他手上的文件,「哎,你怎麼這麼冷淡,用過就丟啊!」李澤言看著眼前氣鼓鼓的女孩,動作比思考快的伸手就捏了一下她的腮幫,驚得她伸手捂住自己的臉頰,「李澤言你輕薄我……李澤言你真的變了……」說完還演了一下心痛的表情。
李澤言也不知道自己剛剛怎麼就沒忍住的掐了女孩一下,他清了清喉嚨,「咳、好了別鬧,我等下還要開會。……妳回公司嗎?」
女孩看到李澤言的耳朵紅紅的,嗯,會害羞果然還是正常的李澤言,不過……他居然掐我臉!太壞了!女孩哼了一聲,「沒有,我要回家了。」
「怎麼?」李澤言感到奇怪,女孩通常早上來華銳後,都還是回公司的,除非是下午才過來,她報告完就直接回家或是跟他一起走,今天怎麼說要回去?
「沒,就忙了幾天,今天想給自己放一天假而已!我可是把你交代的工作做好了,不會還管我上不上班吧?」女孩眨眨眼,看著李澤言。哎她怎麼好意思跟他說我今天親戚來了雖然現在不痛但等下親戚開始鬧就不好了所以想在家休息呢?
李澤言看女孩說的不像假,人看起來也沒什麼事,便點點頭,他拿起桌上的內線,看到女孩轉身拿了包就要走,連忙叫了她一聲,「等等,我讓司機送妳回去。」
女孩偏過頭表示不用她自己坐公車就好,李澤言板起臉讓她等著,等下他跟她一起去地下室,「我今天不加班,晚上去妳那裡,下午就不要亂跑了。」女孩無可無不可的喔了一聲。

搭電梯下去的時候,李澤言牽著女孩的手。剛剛在辦公室就發現,明明天氣很溫暖,但她的手就是冰冰的,本來女孩還彆扭著不給牽,但李澤言握著就不放開,女孩也沒辦法,只能由著他。「以後少吃點涼的。」李澤言出電梯前,突然冒了一句,讓女孩愣了一下,她本來體質就比較偏寒,手冰冰的她自己都習慣了,跟吃涼的有什麼關係。
「可是天氣越來越熱欸~」女孩轉頭盯著李澤言看,李澤言也看著她,但是卻用不容質疑的口氣反問女孩,「所以?」
女孩萎了一下,才悶悶的說,「好吧~我盡量~」

目送女孩上了車,李澤言回辦公室的路上,一直在想女孩的手平常好像沒今天這麼涼,或許該幫她調調飲食,以她不忌口的貪吃樣,他不管管,她都不會照顧自己。
不過,確實是有在成長的,今天報告的內容何止是不錯。相比以前剛碰到他時,明明怕的要死,又硬撐著來華銳放話,讓她報告還總是畏畏縮縮,對自己報告的內容充滿懷疑和不確定。整個人也就只懂靠著一股傻勁往前衝。
一路嗑嗑絆絆的走來,他花了很多心思栽培她,他已經能在她身上看到隱隱的氣勢,她自己不知道,她報告的時候,眼睛裡面閃著自信的光芒,非常迷人可愛。

……就是平常傻了點,不過沒關係,有他在、傻點也沒什麼。

**********

女孩在回去的路上,肚子就開始無預警的抽痛,整個臉煞白,額頭上冒著冷汗,司機留意到她狀況不對,還問了女孩要不要先送她去醫院,女孩只是請司機可以的話麻煩開快點,好不容易熬回家門口,她和司機道了謝,就匆忙衝進廁所,矜持了一上午的親戚開始發威了,「唔唔……痛……真的好痛……」女孩疼得在馬桶上縮成一團,外面陽光普照,但女孩只覺得冷,偏偏又控制不住一直冒冷汗,更冷。

她拼了命的站起來,先把血擦乾淨,然後換了睡衣,就把自己埋到被窩裡,雖然躺著比坐著好些,可止不住陣陣抽痛的小腹,女孩不管左翻右翻都覺得難受,手腳還酸麻麻的,好不容易發現蜷成球狀舒服了一些,她終於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又是一陣抽痛,女孩迷糊的睜眼,突然覺得有點尿急,可是爬起來好難……她看了眼床頭的時鐘,才過了兩個小時……她艱難的下床去上廁所後,又再蜷回去,但悶痛感一直都在,她覺得自己就沒真的睡著過,隔了差不多兩個小時後,她受不了尿意又跑了一次廁所。

「唔……明明沒喝什麼水,為什麼一直想上廁所……好痛、好想睡覺……好討厭……」女孩縮在馬桶上哀嚎,從被窩爬出來再爬回去的過程實在太痛苦了,忽冷忽熱還痛的要命。「我不管了,再尿急我也忍!」女孩又一次窩回去的時候對自己默默的說。
這一睡,她再醒過來時,外頭天色已全黑,房間黑漆漆的,只有窗外的燈光一閃一閃,肚子還是痛得難受,但蜷著睡了好幾個小時也很不舒服,她慢慢的伸展了一下手腳。女孩手摸上一旁的手機,看到呼吸燈閃著光,她滑開屏保,李澤言又傳了訊息給她。

-我六點下班,妳想吃什麼?

啊……女孩看了一下時間,都六點半了……她一整天就早餐簡單吃了麵包和牛奶,下午忙著跟親戚搏鬥,只覺得痛倒沒覺得餓。正出神,就聽到門口傳來開門的聲音,她聽到李澤言在喚她,可是她實在沒什麼力氣下床,於是她提口氣喊了李澤言,「我在房間。」
女孩看到門縫透了亮光進來,應該是李澤言開了客廳的燈,門外有悉悉簌簌的聲音,聽起來是李澤言放了什麼東西,然後他打開了房門。女孩已經適應了黑暗,突然的光線讓她覺得很刺眼,她用手擋了一下。

「妳在睡覺?」李澤言的聲音在她身旁響起,女孩輕輕地嗯了一聲。李澤言摸了女孩的額頭和脖子,「怎麼流這麼多汗?不舒服?」
一個人痛了一下午,睡又睡不好的女孩聽到李澤言的問題,沒來由的覺得委屈,抓住李澤言的手,有點哽咽的說,「李澤言……我好痛……」
李澤言沒想到女孩說哭就哭,又不知道她哪痛,把女孩往床裡面抱進一點,他側坐在她旁邊,幫她調整了一下枕頭,「哪裡?」
女孩抽噎著,「肚子……很痛……」
李澤言摸了摸女孩的頭,難怪他剛剛靠近女孩時好像聞到了一點點血味,他手伸到被窩裡精準的抓住女孩的手,果然還是冰冰的。
「妳流了汗,先換件衣服,不要感冒了。」李澤言起身到衣櫃翻了一套給女孩替換的睡衣,「痛怎麼不吃止痛藥?」
女孩悶著頭,搖了搖頭,「……之前醫生說忍得住就盡量不要吃藥的。」
「但我看妳忍不住。」李澤言看著臉色發白的女孩,語帶心疼的說。「我去幫妳拿藥。」

女孩乖乖的換了衣服,洗了把臉。雖然還是痛,但是看到李澤言好像就沒那麼痛了……真奇怪……女孩走出房間,看到李澤言在廚房忙著什麼,她蹭了過去,「你煮什麼?」
李澤言推了推女孩,示意她先把桌上的藥吃了,旁邊已經幫她裝好了一杯溫開水。
「晚上吃粥,妳中午有吃嗎?」李澤言擦了手,看著女孩把杯中的開水喝完。
女孩搖了搖頭,「不餓啊,光顧著痛了。」
李澤言皺眉,不太開心的樣子,「早上妳怎麼不說?」
「那個時候又不痛!」女孩特別無辜的眨眼。
「……那妳之後也可以打電話給我。」李澤言真的不太開心,這傢伙又忘了有男朋友嗎。
「你不是忙嘛……」女孩吐舌,撒嬌的抱住李澤言,「而且你說過晚上會過來嘛。」

李澤言嘆了口氣,他才不相信女孩記得他說他晚上要過來這件事,只是剛好想起來而已。中午司機跟他回報已經把女孩平安送回去的時候,似乎欲言又止還想說什麼,不過李澤言那時忙著要去開會了,沒特別留意,大概女孩人在車上的時候就不舒服,但是李澤言也沒想到,她居然直接回家倒頭就睡,也不知道要傳個簡訊或打電話給他,不說撒嬌,報平安也好,這沒心沒肺的。

算了,不跟她計較。李澤言無奈的想,趕快把女孩餵飽,讓她去休息比較重要,早上人還好好的,現在臉上都沒什麼血色,看著特別令人心疼。


李澤言今天沒帶工作回來,兩人吃飽後,他又讓女孩喝了碗紅糖水就催促她去睡覺。大概是吃了止痛藥的關係,女孩看起來精神還算好,死賴著說睡了一下午現在不睏,最後被李澤言扛著回臥室,「行了,我陪妳睡。」
女孩躺在床上,和李澤言面對面,皮皮的說,「今天不能陪睡啦,人家不方便~」

李澤言盯著女孩,伸手把她攬到懷裡,女孩的頭被悶在李澤言的胸膛,她拼命的掙扎了一下把頭探出來,剛好就頂到李澤言的下巴,他低下頭在女孩的髮上輕輕一吻,女孩聽到他大提琴般低沉溫潤的嗓音在頭頂響起,「等妳好了,妳看我怎麼折騰妳。」
女孩先聽到李澤言的聲音讓她覺得耳朵癢癢的,等會意過來李澤言說了什麼,她轟的從腳底紅到頭頂,幸好她臉埋在李澤言胸前,他看不到,太害羞了。
李澤言感覺到懷裡的人僵硬了一下之後,又往他懷裡鑽了鑽,嘴上勾起好看的弧度,看來還不算太笨。


不過他突然想到一件事,連忙把懷裡的女孩扒出來,捧著她的臉,認真的問:「妳這幾天是不是有偷吃涼的?」
還在少女懷春的女孩,被問了個措手不及,傻愣了一下之後,蚊蚋似的小小聲的說:「…………我昨天跟同事去吃了冰……」
李澤言彈了一下女孩的額頭,「活該妳痛。」
「我沒想到今天來了嘛!」女孩捂著額頭不甘心的說。

「以後不准吃冰,要喝涼的得先問我。」
「你太霸道了!」
「沒得商量,聽話。」
「李澤言你討厭!」

 

 

回應

【 歡迎拍打 】

*只要有話題就可以自來熟www
*惰性堅強的有為青年(?)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