勳章獎章,傻傻分不清楚? @ Hic et ubique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 Powered by Xuite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201308240300勳章獎章,傻傻分不清楚?


    這位新郎胸前佩掛的,依序是海功獎章、海風獎章、海軍官校榮譽徽;勳略章上方金色的,是航行值更官認證章。(軍聞社田文輝攝)

    軍隊是被授予暴力、並且必須賣命的行業,要能夠讓成員手握武器又不成為盜匪,或在危急時刻不顧性命執行任務,必須強調榮譽。也因為如此,軍隊不斷利用制度,對各項付出與功勳大力宣揚,勳章(獎章)就是最常見的獎勵。

    國軍現行的勳獎章制度始於民國17年北伐成功後,一開始種類不多,後來愈來愈複雜。由於國軍現在並無「軍禮服」,最正式服裝是「軍常服」,因此除了授勳典禮外,通常只佩掛勳獎章的「章表」(又稱勳略章、勳標)。

    常見國軍將領在典禮上,左胸前滿滿好幾排的章表,不過這些勳獎章各自代表什麼含義,又應該如何佩戴?


    各式勳章

    國軍現行的制度,「勳章」高於「獎章」。前者的法源是「陸海空軍勳賞條例」,後者則是「陸海空軍獎勵條例」

    軍職勳章中最有名的當然是「青天白日勳章」,其實它是第二級勳章。最高階的國光勳章一共只有五人獲得(蔣中正、傅作義、周至柔、俞大維、何應欽),由於得主太少,勳章的樣式圖案也不夠顯眼,因此知名度遠遠不及青天白日。


    蔣中正總統的國光勳章

    青天白日勳章近年幾乎成為參謀總長或國防部長卸任時的「臨別紀念」(這實在是很糟的一件事),一般軍官會領到的,是第三級以下的寶鼎勳章,其下依序為忠勇勳章、雲麾勳章、忠勤勳章。

    這幾種勳章中,忠勇勳章發放給「英勇殺敵、負傷不退、臨危戰鬥因而致勝」等特殊事蹟,不分等級。忠勤勳章則是最「基本」的勳章,只要服役滿十年,其間考績達到一定分數以上,就可以獲頒;滿廿年時可以領「一星忠勤」,卅年可領「二星忠勤」。

    寶鼎與雲麾則屬一般功績:兩種勳章都分為九等,其中將官是一到四等,校官三到六等,尉官四到七等,士官六到九等。在目前的承平時代,通常要升上將軍之後才有機會獲頒,因此多半從四等領起。

    兩種勳章經常交錯獲得:例如先領到四等雲麾,然後是四等寶鼎,再來是三等雲麾、三等寶鼎,以此類推。

    寶鼎、雲麾在三等以上,都屬於大綬勳章(由右肩斜掛,略似值星帶),大綬勳章的勳表是普通勳章的兩倍長。

    例如這位是前任空軍司令雷玉其上將,左胸佩掛三等雲麾勳章。穿著軍便服時因為只掛一排章表,因此軍人們往往挑地位最高、或最具紀念性的來佩戴。

    除了三軍通用的六種勳章(國光、青天白日、寶鼎、忠勇、雲麾、忠勤)之外,唯獨空軍很「搞缸」擁有自己的勳章。空軍勳章有五種,依序為大同、河圖、洛書、乾元、復興榮譽,頒授憑據是戰功或作戰任務時數。

    空軍勳章必須佩掛於三軍通用勳章之後:照片左方的潘恭孝中將,胸前右上角的勳表,就是二等復興榮譽勳章;右方的陳添勝中將,忠勤勳章(最上排右二)之後就是鵬舉獎章(斜條紋),顯示應該未獲復興榮譽勳章。


     

    通用獎章

    勳章之下是獎章,依序為三軍通用型獎章、軍種獎章、特殊技能的「優勝獎章」。

    三軍通用獎章包括「陸海空軍獎章」、「光華獎章」、「干城獎章」、「忠貞獎章」、「莒光獎章」。其中忠貞獎章發給任務負傷者,莒光獎章發給生產製造有功人員,一般軍人較常獲得的是前三種。

    前三種獎章都分為甲乙兩種,各分兩等。甲種頒給校官以上,乙種為尉官與士官兵;首次頒二等,第二次頒一等。

    本圖為民國66年駕機投奔自由的中共飛行員范園焱,被國府授予中校軍階,並頒甲種二等干城獎章。

    這幾種通用獎章的頒發對象,不一定是現役軍人:例如民國100年2月,為表揚當年駕RF-101偵照大陸遭擊落,被俘多年歸來的謝翔鶴(失事時為少校),國防部也頒給他甲種二等干城。

    此外,軍事記者圈的「祖師爺」姚琢奇先生,同年9月也曾獲國防部頒贈甲種一等陸海空軍獎章。

     

    軍種獎章

    各軍種頒發的獎章方面,陸軍依序有陸光、金甌、虎賁、弼亮、景風、寶星。前五種均分甲、乙種,同樣以「校官以上/尉官以下」分類。第二次獲頒同一獎章,則加一星,與忠勤勳章道理類似。最低階的寶星獎章,因為名稱就是「星」,因此開始頒發就是一星。

    這位是前任國防部國會聯絡處長吳金駿少將,胸前的章表依序是:第一排一星忠勤勳章、忠勤勳章、甲種一星金甌獎章;第二排甲種金甌獎章、甲種二星弼亮獎章、甲種一星弼亮獎章;第三排甲種弼亮獎章、甲種二星景風獎章、甲種一星景風獎章;第四排甲種景風、三星寶星獎章、二星寶星獎章;第五排是一星寶星獎章、國防部服務紀念章、外島服務紀念章。

    海軍獎章方面,依序為海光、海功、海勳、海績、海風等五種。不分甲乙種,同樣也是第二次頒授就加綴星。另外有陸戰隊專屬的「陸戰獎章」。

    例如前參謀總長林鎮夷,胸前的章表依序為:第一排三等寶鼎勳章、三等雲麾勳章;第二排四等寶鼎勳章、四等雲麾勳章、忠勇勳章、二星忠勤勳章;第三排一星忠勤勳章、忠勤勳章、甲種二等陸海空獎章、甲種二等光華獎章;第四排甲種一等干城獎章、甲種二等干城獎章、海光獎章、五星海勳獎章;第五排依序為四星至一星海勳獎章;第六排為海勳獎章、八星至六星海績獎章;第七排為五星至二星海績獎章;第八排為一星海績獎章、海績獎章、六星海風獎章、五星海風獎章;第九排為四星至二星海風獎章、海軍官校榮譽徽。

    空軍則一本「傳統」,獎章的花樣最多:空軍獎章中最高的是「星序獎章」,專門頒發給擊落敵機者,每一架則頒發一星星序。當然現役官兵中,並無人有此殊榮。

    空軍其他的獎章,依序為鵬舉、雲龍、飛虎、翔豹、雄鷲、彤弓、宣威、懋績、楷模。前六種(鵬舉到彤弓)是空勤人員專用,頒發標準是參與作戰任務次數與作戰飛行時數。這六種獎章的特色是斜條紋的綬帶,因此只有空軍飛行軍士官(含同乘兵科,如領航、機械等),胸前才會出現斜條紋的章表。

    例如前任參謀本部通資次長劉溪烈中將,雖然是空軍,但不是飛行員,因此胸前就沒有斜條章。

    至於空地勤通用的三種獎章中,宣威獎章分三等,懋績獎章與楷模獎章則分甲、乙種,各兩等。

    先前採訪空軍松山基地的專機隊,四位軍士官所佩掛的章表,依序為徐華君中校:忠勤勳章、雄鷲獎章、空軍官校榮譽徽。潘明志士官長:一星忠勤勳章、翔豹獎章、雄鷲獎章。王慧書少校:一等宣威獎章、乙種二等楷模獎章(可見是在她升少校之前獲得)、空軍官校榮譽徽。高贈婷上士:忠勤勳章、三等宣威獎章、乙種二等楷模獎章。

      

       

    優勝獎章、紀念章

    優勝獎章當中,有一些如騎術獎章等,隨著時代轉變已形同停發,最常見的是「績學獎章」,頒發給軍校(含軍官深造教育)畢業前三名、或是獲得博士學位。績學獎章分兩等,先頒二等獎章,第二次頒一等;獲頒一等獎章之後,即使再獲前三名畢業或博士學位,也不再續頒。

    這位是剛退伍的前陸軍副司令黃奕炳中將。他胸前第一排(最左看不到)為一星忠勤勳章、忠勤勳章、甲種一等陸海空獎章;第二排(最左看不到)為甲種一等光華獎章、甲種二等一星光華獎章、甲種二等光華獎章;第三排為甲種一等干城獎章、甲種二等干城獎章、甲種陸光獎章、甲種二星金甌獎章;第四排為甲種三星弼亮獎章、甲種三星景風獎章、四星寶星獎章、一等績學獎章;第五排為二等績學獎章、國防部服務紀念章、外島服務紀念章、陸軍官校榮譽徽。

    紀念章方面除了官校畢業榮譽徽(通常掛在最後一枚),常見的是外島服務紀念章,圖案是多道藍白細條,上有一至三個弓箭符號。如果在外島服務期間愈長,或在愈偏遠的離島,弓數愈高。

    例如這是最近因洪仲丘事件,傳出倦勤的陸軍司令李翔宙上將。他胸前的表章依序是:

    第一排:四等雲麾勳章(大部分被遮住)、二星忠勤勳章、一星忠勤勳章、忠勤勳章。第二排:甲種二等陸海空軍獎章、甲種二等光華獎章、甲種二等干城獎章、無法辨識。第三排:國防部服務紀念章、外島服務紀念章、憲兵紀念章、陸軍官校紀念章。左口袋上的「太極金星」,是戰院畢業紀念章。

     

    各式章表佩掛方式

    國軍官兵穿著軍常服時,應將所有勳獎章表掛在左胸口袋以上,按照「右向左,上而下」排列(這是對本人而言,因此他人看來就是左向右),順序為勳章最高、獎章次之、紀念章最後。

    為了排列整齊與拆裝方便,章表通常裝在金屬架上,每排裝上三至四枚。胸前的勳獎表章,應該維持方型,以維美觀。至於每排三枚或四枚沒有硬性規定,通常視個人身材(胸闊)與章表數量而定。

    不過對高級將領來說,往往勳獎章太多,裝架子會變成胸口一塊「大鐵板」,不美觀也不方便;何況經常要在軍常服與軍便服間換穿,章表拆來拆去很麻煩;因此經常根據自己所獲的勳獎章,委由民間業者利用車繡的方式,訂作一片「勳表板」。

    從這張照片可以看出,幾十枚表章是一體成型,並不是當初頒授的「原件」。


    照理說,軍人每獲得一枚新的勳獎章,胸前就應該排列組合一次,把新得的勳章(當然是愈領愈高階)放到最前面。但實務面上會發現,許多將軍經常並非如此:

    例如新任海軍司令陳永康上將,在海總網頁上的軍常服照片,佩掛的第一枚是四等雲麾勳章(左上角,白紅藍紅白)。

    但從在去年初陳司令在國防大學校長任內,邀請媒體參訪學校時的照片,可看出他胸前掛的是一枚三等雲麾勳章(軍便服只掛一排)。

    同樣例子還有剛接任國防部長的嚴明,在民國98年升任副參謀總長時,就已獲頒三等寶鼎勳章。但嚴明後來擔任空軍司令或參謀總長,在外穿著軍便服,卻都只掛最基本的二星忠勤勳章;穿軍常服時最多也掛到四等雲麾(而且通常被衣領遮住)。


    依序為:二星忠勤勳章、甲種一等干城獎章、空軍官校紀念章。

    因此日前陸軍司令李翔宙召開記者會,宣稱對洪案「絕對放不下」時,就有好事者質疑,為何李司令當天懸掛的勳獎章當中,只有三軍通用的類型,完全不掛陸軍專屬獎章?是不是代表他對陸軍不滿?(請見文章先前之照片)

    不過如果比對100年1月,他在憲兵司令任內的照片,就會發現:李司令當時佩掛的勳獎章,與記者會當天一模一樣。換言之,他應該是持續使用當初訂作的「勳表板」,沒有什麼特別道理。

    至於這塊勳表板為何省略掉所有陸軍的專屬獎章?是否空降憲令部的李司令,不希望在憲兵弟兄面前強調自己「陸軍背景」?就不得而知了。


    將軍們如何懸掛自己的勳獎章,沒有非常嚴格的規定,更不會有人去「糾正」,因此往往展現不同的風格:有些人低調掛得少,有些人掛得多。

    基本上,同樣的勳獎章,僅需懸掛最高階的一枚,如果考慮到美觀的必要(為了湊成方塊),再酌量增加即可。但事實上許多將軍往往把「一家子」獎章全部掛上胸前,尤其是發放次數最多的軍種獎章,從無星一直掛到六、七星。

    甚至不少人不顧「高階至低階」的規定,根據「色調構圖」來決定排列方式。例如本圖是某位海軍上校退役時,獲頒三星海績獎章。但可以發現,除了第一排(一星忠勤勳章、忠勤勳章、海功獎章)與最下一排(各式紀念章)之外,中間三排根本是「垂直構圖」,分別安放海勳、海績、海風獎章。

    這位空軍中將是更徹底的「色調垂直構圖派」信徒,但卻不顧讓所有勳獎章排成方型的原則,在右上角冒出一枚二星忠勤勳章。

    上述這種「色調派」雖然不盡正確,但至少還算是用心去排列;全然不按規矩亂掛一氣的,也大有人在。例如這是某位現役海軍中將,在兩枚忠勤勳章之後,先排一星海光獎章,再來一星海功獎章;第二排是海光獎章、海功獎章;接下來則以「三星-二星-一星」與「海勳-海績-海風」的順序交錯排完。但在外島紀念章之後居然重覆出現一枚海功獎章!這……

    相較之下,這位少將則更離譜:除了最下一排的紀念章還正確之外,居然把忠勤勳章放在所有海軍獎章之末!

    他該不是把板子掛反了吧?



    ※※※※※※※※※※※※※※※※※※※※※※※※※※※※※※※※※※※※※※※

    整體而言,國軍的勳獎章種類太過龐雜,外型也太難辨認,除了軍用藝品店的老闆,恐怕誰也背不起來。

    國軍對於高階勳章,也未能仿效英美等國的例子,明訂僅限在戰時發放。使得最具知名度的青天白日勳章近年來日益失去特殊意義,淪為寶鼎、雲麾等「平日功績」勳章的加強版,只要總長、部長卸任,都有可能獲得,勳章的珍貴性與榮譽性,都大打折扣。

    或許因為不把勳獎章代表的榮譽真正當一回事,因此軍方面對洪仲丘事件,想到的居然是核發獎章,而且是軍種獎章中最高階的陸光獎章。問題在於,洪仲丘在退伍前夕遭不當處分而死於非命,固然令人痛惜與遺憾;但相對陸光獎章的頒授條件,「凡指揮作戰得宜,主動支援友軍,敵情研判迅確,敵前搶救傷患等,有特殊表現,足資矜式者」……請問洪下士是哪一點符合了?

    果不其然,家屬對這個「不虞之譽」毫不領情。

    如何發揚甚至找回,軍隊內外對軍人榮譽的尊重,恐怕正是國防部高層需要好好深思的問題。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