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附青86期】橫衝直撞征遠山 @ Hic et ubique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 Powered by Xuite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201304130338【轉載附青86期】橫衝直撞征遠山

    『古來多少奇男子,誰似國立附中好蓋人。』——《附中青年》75期。


    本文原載《附中青年》86期,第146至150頁,民國68年10月31日出刊,作者署名「丁凡」。

    不管是擔任附中學生與校友,我對於《附青》的文章,多少有點敬謝不敏。不知道為什麼,這些高中生堅持要寫一些詰屈聱牙、晦澀陰沈、自己也未必看得懂的文字。

    其中集其大成的堪稱民國71年元月出版的《附青選輯》,我當初剛進附中時,從表哥(461班)手中拿到,但是當時完全看不懂。前幾天不信邪,又把舊書翻出來,發現本人從十幾歲變成四十歲,還是看不懂……

    我進附中時拿到的第一本附青是96期(74學年),裡面同樣充斥「看不懂」。不過據說在該期之後附青就倒社,後來的97期(75學年),就已經鴛鴦蝴蝶化,從哲學殿堂跌回小情小愛了。

    就我的印象中,86期算是一本「好看」的附青。

    「橫衝直撞征遠山」的內容是敘述參加救國團活動的經過,全篇充滿詼諧的「大蓋特蓋」,絕對是那種你畢業幾十年後,老同學見面時還會拿出來嘻嘻哈哈重溫一遍的故事。

    偷抽菸、「不平又不快」的平快車、到梨山必買蘋果、彈吉他吸引女生注意、嘲笑學校餐廳的菜色品質……比起「睥睨眾生」的高調,絕對更貼近高中生活,更貼近那個時代的氛圍得多。

    另外,本篇的插畫是由417班的陳宗琛學長執筆。417班接辦了那一屆的文組傳統班刊《凌韻十》,他當然也是主力美編。

    ※※※※※※※※※※※※※※※※※※※※※※※※※※※※※※※※※※※※※※


    雞鳴月落,天色昏沈,一幅黎明前黑暗的景色。一行三人,在台北車站集合完畢後,直衝上平快車,殺向台中去也!

    這次經過本人努力鑽營及到處請託,再加上各方好人好事相助,好不容易爭取到少有的雪山登山隊名額,高興得數週連書都沒摸,終於成行。遠望窗外青山,鄉村晨景,朝陽灑落大地,清風拂面,真乃高級享受。只是平快車雖名為平快,其實既不平又不快,搖擺不定,又停又走,跌跌撞撞。好不容易捱到台中,已是晌午時分了。

    下得車來,三人經此長途跋涉,雖強作歡顏,亦難掩倦意。友人推想,這是因為無馬子同行之故,便提議至台中公園流覽一番,伺機而行,打野戰炮。但無奈三人離鄉背井,人生地不熟,怎麼找就是找不到往公園的公車。前途茫茫,只好流浪街頭,發揮「不恥下問」之精神。且行且問,忽見一某女中女子,見其單身可欺,友人便驅前探問公園之道在何方。只見她玉手一指,這一指千金可真非同小可,且聽我慢慢道來。

    話說三人,驚喜之餘,便毫不考慮,扛起背包,跳上公車,心想這下可舒服了,便開始慢慢欣賞窗外美麗風光,計劃如何玩法。但看了半天,愈看愈不對勁,只見漸行漸遠漸無車,逐漸的露出了鄉村景色。經仔細探問之下,差點沒昏過去,搞半天這是開往「豐原」之車而非往「公園」之車,一字之差,十萬八千里也。結果整個下午泡湯了,又花了一把鈔票,說來真沒面子。不禁大嘆人心險惡,人不可貌相也。

    趕回報到處,已人煙稀少,快收攤了。心想,這下可糟了,如果不行的話,先吵一頓再說。幸好輔導員們皆和藹可親,使人如沐春風(真的!)。一一辦理報到後,又有點「雞婆」的帶我們到各房間去,令人頗有受寵若驚之感。想想世界上還是有不少好人存在的。

    不多時,哨音急響,全隊集合。我當是什麼重要事情發生了,原來只是集合一下,作作簡報,說說笑校之類的。剛開始自然男的坐一堆,女的坐一堆,輔導員開宗明義便說:「各位不要坐的太開,上山後大家冷的都要抱成一堆了!」只聽男的一聲歡呼後輔導員又說:「這一梯隊男的最帥,女的最漂亮。」台下又響起一陣「那裡!那裡!」天知道!他可能每一梯隊都這麼講呢!然後接著說:「此次上山,任重而道遠,若有女伙伴走不動的話,男伙伴應義不容辭,助其上路,扶拉抱推提背,任何手段均可使出!」這下搞的女伙伴花容失色,男伙伴則個個在心裡竊笑。

    簡報了半天,不出什麼互助合作之類的。本人則僅注意聽他的笑話,鬧了半天,眾人皆笑的沒力氣站起來了。而最精彩的總留在最後,簡報完立刻分組聯誼,輪到本人自我介紹時,本人站起來很偉大的發表:吾乃國立台灣師大附中學生,然後胡蓋一通,什麼會玩又會讀書,唬的大家目瞪口呆,足有數分鐘之久。唯見後面尚有數名女伴未上台,只好暫行退下,仔細聽女伴之介紹並詳記錄之,供為參考。

    晚餐時,因初次相逢,故皆尚未露出本色,假裝互敬互讓,搞的每組都剩一大堆菜,引為奇觀。

    飯後,無事可幹,四處遊逛之際,友人忽見遠方數名馬子圍於福利社前,立刻春心大動,欲行單兵攻擊。驅前一探,原來馬子在購買衛生紙也。友人上前便自充內行,胡吹什麼這牌較好,那牌吸水力很強,某牌較便宜等。無奈話不投機,馬子兩眼一瞪,一聲「去你的」,絕塵而去。當時說多糗就有多糗。不禁大嘆這年頭關心她,反而沒好報,實在沒啥道理。

    熄燈就寢後,還是無法停止笑鬧,吵的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為了對付可惡蚊子,以「草」為武器,薰的室內烏煙瘴氣,伸手不見五指,方昏昏入睡。


    早上活活被蚊子咬醒時,已六點多了,做完晨間例行節目後,集合,授旗,便登車出發。一行車隊浩浩蕩蕩攻向武陵去也。中午在梨山被敲了不小一筆,為了享受那土產高級水果——世界最小的蘋果。

    沿途山路驚險鏡頭,眾人還是處變不驚,勉強笑笑唱唱。到達武陵時已是日正當中了。未待喘息,下午立刻殺上桃山隱瀑,那國中課本曾介紹過的名瀑。愈爬愈高,但聞鳥語花香中逐漸出現轟轟水聲,不久遠方山中出現一條白色長龍,長約百公尺,果然名不虛傳。驅近飲水嘗之,果真如輔導員言是甜的,問其何故?輔導員答以:「因山中猴子皆有糖尿病之故……」(我的天啊!我、我……)狂飲*,這下子可沒人笑的出來了!

    ※此二字似為誤植?

    衝回武陵,巧遇一身著專海國中運動服之同學,正在山莊客廳玩弄六弦琴。本人急忙上前攀搭交情,稱兄道弟一番,借得吉他,便很虛榮的在馬子面前玩將起來,露了兩手。看馬子一副崇拜的神情,「人家」也要學的模樣,人中大喜,想此乃附中社團教育成功也。而與該國中生閒聊時,發現一令人噴飯之小插曲:蓋該生乃中國海專學生,而非專海國中,方向錯誤也!

    暮鼓時分,武陵胡鬧大晚會上演,各組各展絕學,各比肉麻,看誰噁心,低級表演,高級享受,場上燈火通明,鬧烘烘一片,但見眾人又叫又笑又唱又鬧,進入忘我境界,把手搭上旁邊伙伴(當然男女隔著坐嘛!)亂唱情歌。還有猜謎「駝子怎麼睡?」「躺著睡!」「站著睡!」「坐著睡!」「扒著睡!」四面八方亂猜一通,竟也有人猜「吊著睡!」「把床挖個洞睡!」真無奇不有。鬧了半天,公布標準答案:「駝子乃閉著眼睛睡也!」這年頭連猜謎都沒啥道理了!

    晚會結束後,輔導員宣布:「晚上山間氣溫下降,如感太冷者可以抱在一起睡,但只准男的報男的,女的抱女的!」(一陣嘆息聲……)

    朝陽初露時,正式展開了登山作業,眾伙伴已逐漸親熱起來,稱兄道妹,勾肩搭背,拉拉扯扯。處處可聞「請問妳什麼學校?」「妳叫什麼名字?」笑語不絕於山林。在經過所謂「哭坡」時(即太難爬了,以致於爬此坡時女孩子會哭),也是面不改色,打破以往慣例。本人沿途則與數名各方好漢大蓋「馬術」,發表高論,從中山仁班蓋到廉班,從景美蓋到聖心,脫口就蓋,毫不考慮,蓋的眾將官一楞一楞的,似懂非懂(當然部分乃屬實耳)。蓋完面有慚色,喝口水,便開始與友人擬定登陸作戰搶灘計劃,以使理論實際相配合,選好目標,想好台詞,接著對錶,預定夜間行動。

    爬得腳都快沒知覺了才到三六九山莊。這餐在三六九「大飯店」享用,其大之故乃因其無桌無椅,無牆無頂,蓋整座山皆餐廳也。並有各種不請自來的調味品,隨時強迫提供之。


    餐後,欣賞享受高山風光,逐漸的,第一顆星在蒼空那方亮起了。隨即展開「步步驚魂晚會」在女生床鋪舉行,輔導員首先宣布:「近來山中時有狗熊出沒,身高六尺,壯可擊人,如有不幸遇狗熊者,不必向我報告,也不得任意張揚,須自行私下解決之,以免引起全隊混亂。」(眾人哄然……。)接著鬼故事上場,醫官謂此一山區時常發生山難,某些冤死的山鬼聚集在山莊附近,故晚上時有不明人物出現敲門,不要怕,習慣就好了。並蓋了幾個幾可亂真的鬼故事,搞的人心惶惶,心驚肉跳,縮成一團,動都不敢動。某膽小女生竟抱住了身旁的男子,場面甚為尷尬。

    講鬼故事的結果,使本人原先擬定的登陸計劃報銷了,也沒人敢再出山莊一步。就寢時,莊主又謂:「此地海拔三千六百九十公尺,夜間極寒,如半夜醒來不小心發現下雪了,不必聲張,偷偷起來到窗邊自己欣賞一番就好,以免把他人也吵醒了!」眾人議論紛紛,有福同享乃做人之道理也……。

    雖然十分疲倦,但卻凍的整夜睡不著,剛睡著,別人就起來看日出了,夢都來不及作。只好起來湊熱鬧,拿起別人照相機,亂按一通。山間晨景如詩如畫,雲霧飄渺,山頭若隱若現,美的令人難以忘懷。

    粗茶淡飯後,整隊向最高點——雪山進軍。中途本人又與數名頗可愛的馬子打情罵俏,大蓋附中精神,又會K又會玩的壯志,南征北討的豪情,談吐不凡的氣勢,蓋得連校內福利社都成了高級餐廳,真是「蓋壇新秀」也,說多拉風就有多拉風!


    無奈乎萬里長征,數名女伴「人家」已經不太行了!本人只好施以威脅利誘,使出一切手段,推拉扶抱,終於無礙大局也,得以繼續前進。但不久,本人亦受到其傳染(大概是接觸傳染!),直感四肢酸軟,頭昏眼花,無力前行,只得心中猛唱「忍耐!忍耐!追求幸福你要學習忍耐……。」*一邊助人,一邊得自助,其味不足為外人道也。但見眾山漸往腳下移,奮勇上爬,不知過了多久,前面忽傳來一聲「到山頂了!」接著一聲歡呼,便一鼓作氣衝鋒上山頂去!

    ※高凌風的歌「忍耐」。

    山頂果然大不相同,四方青色山脈,列隊歡迎,遠望群山名峰,橫無阻礙,連台灣海峽亦清晰可見。此地山主開始介紹四周大山,「各位看到那尖尖的山嗎?那就是大霸尖山!看到那圓圓的山嗎?那是大霸圓山!」又謂「那很像劍的叫劍山,很像刀的就叫刀山!」講到一半,友人忽插嘴:「那麼那個很像鐘的就叫中山了……」眾人大笑。山主又順勢蓋了些很鮮的笑話,害得眾人前俯後仰,響聲響徹雲霄,搞不好連玉山都聽得見呢!

    飽覽四周山色後,大家圍在一起照了數張虛榮的登頂照,然後整理行裝班師下山去,整隊直取七卡山莊。路經老窩三六九山莊,又馬不停蹄繼續殺向七卡,沿途之來之去,又奉命不得抄捷徑,搞到伸腳不見腳趾時,才到達山莊。

    大夥到齊後,不禁相視而笑,蓋長途跋涉,個個已累的不成人形,衣褲半濕(汗水!),腳上、臉上皆留下山之痕跡也。不多久,渴望多時的晚餐終於開始。此時氣氛已大不相同,再加上前幾日之粗茶淡飯,故人人不分男女老幼皆露出本色。有人揚言吃回血本,有人則以空言不如力行,埋頭苦幹。而本人則受校內自助餐訓練影響,粗茶淡飯早已習慣,因此並無特別表現,尚不時假裝好心,替女伙伴搶些菜。蓋此為附中精神之一也,只要吃得下校內自助餐,則天下皆美味也,粗茶淡飯亦早已習慣。

    不多說,閒話他日再談。話說眾人吃得豐盛晚餐,隨即展開七卡晚會。不用說,這次晚會大伙兒又胡鬧了一通,但雖嘻嘻哈哈,頗為開心,總也籠罩在一片離愁之下,望著多日來同甘共苦的伙伴們,心中頗有感受。輕唱著「偶然」,再加上輔導員說了幾具頗有氣氛的話,害得一些感情豐富的女孩子哭了起來。本人心中亦十分難過,欲哭無淚。(最後還是掉了幾滴英雄淚!以資助興!)

    散會後,輔導員謂:「人約山莊後,別讓你的她等太久了!」害得眾人又哭笑不得。本人隨即哼起「擦乾眼淚」*,把握有利局勢,展開最後攻勢,收取多日戰績,成果輝煌。報到時發的小冊子通訊錄不夠用了!應建議上級改進之!

    ※老蔣總統去世後的愛國歌曲,歌詞強調「化悲痛為力量」。

    第五天早餐後,直下武陵,奔向歸途。話說途中尚發生一小插曲,本人因歸心似箭,一時大意竟翻落山徑旁數公尺山溝中,真乃「陰溝裏翻船」也,好容易爬上地平線,後方忽傳來一聲:「沒交到女朋友啊?馬子這麼多,別想不開嘛!」只聽眾人皆仰天長笑,甚沒面子,而某一受本人多日照顧之可愛女子,竟笑的最大聲,實在沒什麼天理!

    下得武陵來,撈得最後一餐老本,便跳上公路專車,殺回台中。臨行前,本人尚很有詩意的揮了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以表示本人並沒有幹走什麼貴重物品。眾伙伴在互道珍重聲中,依依不捨結束此次遠征,在下則打道回府,復沒入台北萬丈紅塵之中。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