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抗戰的觀點爭議 @ Hic et ubique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 Powered by Xuite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201507122230紀念抗戰的觀點爭議


    為紀念抗戰勝利七十周年,國軍於七月四日在新竹湖口舉行戰力展示,不過活動尚未開始,就傳出空軍的紀念彩繪戰機,因為塗上日本國旗、代表擊落敵機的「功標」,引發日本交流協會的關切。軍方立即將功標塗銷,卻又激起更多原先支持政府紀念抗戰的民眾不滿。 

    「先前疏於思慮,遇事大亂陣腳」,是馬政府歷次政治風暴的老戲碼。一場場摧折下來,當年的萬人迷總統,如今已成輿論嘲諷霸凌的對象,江山更面臨失守的威脅。局面已如此窘迫,居然可以照樣麻木不仁,實在令人咋舌。

    更值得注意的,是朝野立委對事件的南轅北轍反應。國民黨痛批政府卑躬屈膝、反應過度,簡直有失國格;民進黨則認為,臺灣沒有擊落過日本戰機,卻在現役戰機上噴日本國旗,「不知所為何來」。

    事實上,這也正顯示了當今臺灣社會,在「認同」一事上的複雜與分歧。

    對於一九四九年遷臺的政府,以及追隨來臺的外省族群,普遍未忘記當初日本軍國主義對華侵略的嘴臉,以及八年血戰的艱辛,甚至不少人在抗戰中流離失所,失去摯愛的親人朋友。對這個族群而言,不管如今是否仍對日本抱持仇恨,至少紀念抗戰是天經地義,沒有任何正當性質疑。

    但對本省族群而言,「日本情結」就遠較矛盾與衝突。日本治臺五十年,初期大量殺戮反抗人士,但也將現代化引進臺灣。如果沒有馬關條約,一九四五年臺灣的基礎建設普及度,必然遠低於實際狀況。

    儘管促進現代化,然而殖民政府的種種建設,第一要務究竟是為母國的利益服務。例如嘉南大圳的興建,固然使稻米、甘蔗的總產量明顯上升,臺灣民眾的平均稻米消費量卻反而下降。顯示產業技術進步帶來的是富而不均,佃農階級生活甚至比過去還糟。

    隨著日本侵華野心日益明顯,臺灣民眾也面臨「政治經濟母國」與「文化血緣母國」之間的抉擇。有人返回中國從軍或任公職,有人選擇在太陽旗下為天皇奮戰,還有人在殖民主的支持下到中國沿海經營不法,成為聲名狼籍的「臺灣浪人」。

    一九四五年抗戰勝利,從留存史料看來,絕大多數民眾當時都樂於重回「中國人」身分。不料僅僅四年後,「祖國」就因內戰敗北而被迫撤到臺灣。兩岸再度陷入分裂,總計自乙未割臺至今一百廿年間,兩岸統一的時間只有四年,分離意識的產生,其實非常合理。 

    對於堅持抗戰正統的中華民國政府而言,紀念抗戰一方面要宣示歷史真相,強調國軍才是抗日的主角;同時也不能如對岸般,將抗戰與仇日混為一談。須知國家紀念戰爭的目的,在於緬懷歷史、榮耀國殤,原本就非鼓動舊恨,尤其臺灣曾淪為日本殖民地,民眾歷史記憶特殊,必須有所理解與同情。恣意宣揚反日,不僅無益於外交處境,甚至可能引發不必要反感。

    懷抱「臺灣本位」觀點的人士則須體會,的確存在相當比例民眾,認同(至少不排斥)「中國人」身分。這些人的「中國情懷」不應率爾解讀為「促統」,不能簡化為「臺灣情懷」的對立面。但令人遺憾的是,在現實世界中,卻常可看到獨派陣營樂於祭出「親中賣臺」、「統派」之類大帽子,扣向政界或學術界的「敵人」。似乎忘記就在廿多年前,臺獨思想還被視為洪水猛獸般的異端,如今自己聲勢浩大,卻同樣自居道德制高點,對不同意見者玩起思想檢查的老把戲。

    更值得憂慮的是,因為「討厭中國」(不管是現實中的PRC,或是文化上的「中國人」),就將一切「反中」事物都美好化:例如近日高中課綱爭議中,馬政府主張將「日本統治」加上「殖民」二字,或是「慰安婦」加上「被迫」,卻遭到獨派大反彈,甚至鼓動大批學生向教育部抗議。身為昔日被殖民者,卻完全站在殖民主的觀點去思考,這不能不說是舉世罕見。

    總之,由於歷史的發展,在臺灣這片土地上,同時存在不同的歷史記憶。如果各方能夠學習了解彼此,多元的觀點將造就更多的包容、諒解,進而陶鑄成熟的公民社會;但若持續將爭議無限上綱,意見領袖甚至為了政治或商業利益,不惜蓄意炒作歧異與怨恨,社會就將走向萬劫不復的自我虛耗。從近年情況觀之,似乎後者趨勢凌駕於前者,值得所有民眾憂慮與警惕。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