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劉貴立總司令 @ Hic et ubique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 Powered by Xuite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200912181950悼劉貴立總司令

    昨晚(17日)代班國防部,原本已要收電腦下班,「順便」打開軍聞社的新聞網頁,卻看到大吃一驚的消息……

    【軍聞社記者卓以立台北十七日電】前空軍總司令劉貴立上將今天下午三時病逝於台北榮民總醫院,享年六十六歲。

    劉貴立上將為瀋陽市人,民國卅二年七月廿八日生,空軍官校四十六期畢業,曾任空軍中隊長、署長、防警部司令、總部政戰部主任、副總司令及國防部副參謀總長、空軍總司令等重要職務。

    劉貴立上將獻身空軍四十餘載,勳業彪炳、節操清廉、待人寬厚,深獲官兵愛戴,參與各項作戰任務,功勳卓著,曾多次獲頒楷模、懋績、干城、復興、忠勤等勛(獎)章卅四座,厥功至偉。     

    劉貴立上將在任職空軍總司令一年九個月期間(嘉文按:九十三年五月至九十五年二月),建立風險管理制度,使飛安工作有計畫、有作為的執行,任內沒有發生任何的飛安一級事故,達成了「飛安零事故」的目標。     

    劉貴立上將敏銳智慧、運籌帷幄,任內完成「精進案」、鷹眼機作戰效能提升、C4ISR系統整合及構建等重要任務,帶領空軍團隊,成為確保台海空優的精銳勁旅。

    ※※※※※※※※※※※※※※※※※※※※※※※※※※※

    劉貴立是中華民國空軍第二位出身運輸機部隊的總司令。而且由於軍方推動「精進案」裁軍,空軍總部降編改稱司令部,其後任就只稱「空軍司令」,因此他也成了最後一位空軍總司令。

    九年前我進入中時晚報,當時劉貴立是副總司令,也是空軍最常出來與記者們打交道的長官。誠實地說,本人當初進報社根本是「塞翁得馬」,完全處在不夠格的狀況下,當然跑不出什麼名堂,跟將軍們也談不上建立交情。在眾多「交情不深」當中,劉貴立算是稍稍熟一點的人之一。這裡不揣簡陋,略述當初「稍熟一點」的回憶:

    ※※※※※※※※※※※※※※※※※※※※※※※※※※※

    劉貴立飛「老母雞」C-119運輸機出身,身材也有點像C-119。先前我才替全球防衛雜誌寫過C-119運輸機的退役報導,回想起來,或許是與他比較有話題可聊的原因之一?


    C-119除役典禮,屏東空軍基地,86.12.19。

    劉貴立飛行生涯中最著名的任務,或許是全軍首開駕駛「消防機」從空中滅火的紀錄。當年國軍還懷抱反攻大陸理想,空軍運輸部隊有兩個大隊、一百餘架飛機。既然飛機夠多,平日需求量又沒那麼大,主事者當然會動腦筋開發新用途。

    於是在民國六十年代,空軍替C-119想出許多有點匪夷所思的使用方式,包括加裝機槍掃射地面的AC-119炮艇機(美軍的AC-119在越戰大為活躍,不過國軍的「山寨版」配備與火力都差之甚遠),甚至還有把炸彈當貨物「空投」出去的所謂「BC-119」。比較正常一點的用途,是讓C-119從空中投擲水袋,擔任消防機。

    C-119的一大特色,是機艙天花板上有一條縱向的電動滑軌。袋狀貨品可以掛在軌道的滑車上,到了目標區就打開機腹的空投艙門,啟動電軌將物資迅速投出,看起來很像是轟炸機投彈。這種空投的優點是不需「人力丟包」,而且可在幾秒鐘內將最多廿件、每件五百磅的物資投出,著陸點不會分散。


    加拿大空軍C-119實施電單軌空投,至於國軍丟水袋則不用降落傘,直接貼地「炸射」。

    民國六十六年,空軍剛訂製了一批專用水袋,臺北市石牌的丹鳳山區就發生火燒山,於是C-119消防機粉墨登場。當時兩架任務機,就是由劉貴立領隊。

    不過兩組機員先前根本沒受過投擲水袋的訓練,對當地環境也不熟悉:領隊的劉貴立俯衝下去,沿著火場來了一趟「貼地掃射」。另一架飛機的機長不願冒險,直接「水平轟炸」,結果「彈著」當然一塌糊塗:一個水袋甚至砸破北投某旅館的窗戶,據說還打傷人……

    ※這段故事當年聽「劉副總」提及,細節則根據劉文孝先生的著作補上。

    ※※※※※※※※※※※※※※※※※※※※※※※※※※※

    飛行員是標準天之驕子:雖然只佔空軍總人數一小部分,但絕大多數高階職缺都是飛行軍官擔任。在飛行員當中,飛戰鬥機又是天之驕子中的驕子。每年官校畢業的飛行軍官,其中約三分之一駕駛「慢速機」(空運、反潛、直升機),不過能升到高位也少之又少,連中將都極難得。

    總計空軍歷來的上將中,出身空運部隊的只有烏鉞(官校8期)與劉貴立。九十一年一月,劉貴立接任副參謀總長並晉升二級上將,後來我在某場合見到他,私下問起:「過了幾十年,六聯隊(在屏東,空運與反潛都屬於該聯隊)終於又出了個上將,烏老爺子應該很高興吧?」

    「當然。」他開心地說,「我那天晚上就特別去烏先生家向他報告,他還特別開了一瓶陳年高粱。」

    ※※※※※※※※※※※※※※※※※※※※※※※※※※※

    新聞界前輩分析,劉貴立是前總司令陳肇敏(官校43期)的愛將,也是陳老總培養的接班人。不過劉貴立的同期同學李天羽(註),卻因陳水扁總統的提拔而「後發先至」升任大位,劉貴立繼續擔任副參謀總長。

    ※李天羽雖也號稱官校46期(五十四年畢業),但他其實是兩年制飛行學校出身。兩者同年下部隊任官,但飛專班比唸四年的正期「同學」晚兩年入學,所以通常也較年輕。

    九十三年總統大選發生三一九槍擊案,藍營強烈質疑作弊,大批群眾盤據總統府前抗議。這時政壇耳語傳出,三位副參謀總長(朱凱生、費鴻波、劉貴立)曾經一起向參謀總長李傑上將提出辭呈。不過傳言也僅止於傳言,相關人士事後都否認。

    不久之後,國防部人事大改組:部長湯曜明稱病請辭,李傑接部長,李天羽升參謀總長。由於李天羽是三個軍種中最資淺的總司令,因此他一「上位」,其他的總司令也跟著全部換人:原本與空軍總部擦身而過的劉貴立,突然「意外」地接任總司令。

    平心而論,劉總司令一年多的任期內,並沒有太多令人記憶深刻的建樹。但從陳總統第二任期起,國軍高階人事更換頻繁,每人的職務有如走馬燈,實在也很難指望將軍們有什麼作為。

    (至少,被「傳誦」至今的總統專機「牙膏塗裝」,是在他卸任兩個月後才出現……)

    ※※※※※※※※※※※※※※※※※※※※※※※※※※※

    我的母校師大附中在民國四十年代有不少畢業生投考軍校,其中較有名的包括童兆陽(高59班,陸軍副總司令,已故)、苗永慶(高55班,海軍總司令)等。後來有一回,某位附中校友會的老學長告訴我:「劉貴立也是校友。」

    「真的?」匪夷所思,聽都沒聽說過。

    不過那時我已經不跑國防部,與他的交情也沒好到專門去問這件事。

    終於有一回,在某場合(好像是立院國防委員會,忘了)遇到劉總司令,問他:「您是附中學長?」

    「是,我高57班。」

    不過根據資料,劉貴立是空軍幼校直升官校,附中教務處的畢業生名單也查不到他。而且以官校46期入學的時間(民國五十年),也跟附中57班的畢業年份搭不上。因此我猜想,他應該是「讀過」附中,後來又轉唸空軍幼校。如今他已經不在,問題恐怕不容易求證了。

    ※※※※※※※※※※※※※※※※※※※※※※※※※※※

    劉貴立病逝的消息刊出,有一位署名「cafa70」的網友(cafa是空軍官校的縮寫)在聯合報網站留言:「劉先生為人謙沖自抑、尊重並關懷部屬,少有疾言厲色,與之相處如沐春風!劉先生,我與家人在此默禱,願您一路好走!」

    這應該也符合我自己,或是其他更資深、與他互動更多的記者前輩們的印象。

    中國時報呂昭隆兄提到:當初他曾經為了問消息,直接跑到劉家樓下守株待兔堵人。結果看到劉大將軍居然騎著小摩托車,載著太太上超市!

    按照昭隆兄的說法,跑軍事新聞廿年來,認識眾多軍方高層當中,還是他唯一看過自己騎機車出門買菜的將軍……

    ※※※※※※※※※※※※※※※※※※※※※※※※※※※

    空軍方面的消息說,劉老總退休之後每天運動、在家含飴弄孫,身體狀況相當好。但卻因為小病招致細菌感染,一發不可收拾,住院昏迷一陣子之後,終於因為器官衰竭去世。 

    雖然走得令人意外,不過對於飛行員來說,一輩子應該領教過太多次命運無常,看過太多同學朋友猝然辭世。從「非主流」的空運機隊出身,幾十年「海天山色平安飛」,最後幹到空軍大家長、兒孫滿堂,劉老總在同儕中也不能算福薄了。

    或許在天堂某個角落有一間酒吧,裡面擠滿開懷暢飲、高聲談笑的飛行員。昨天晚上也許會先傳來一陣驚呼,接著是此起彼落的用力拍肩膀,然後有人模仿起地勤老班長的四川腔,扯開喉嚨嚷道:

    「格老子的老劉,你這傢伙怎麼這麼快就跑來嘍!」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