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自暴自棄,莫故步自封:寫在雷虎墜機之後 @ Hic et ubique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 Powered by Xuite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201410260340莫自暴自棄,莫故步自封:寫在雷虎墜機之後

    空軍雷虎小組飛官莊倍源中校日前在訓練中墜機身亡:當事故發生時,他原有充足時間跳傘逃生,卻堅持苦撐到底,雖然未能救回座機,但避開了地面民宅,讓犧牲僅限於自己。痛失丈夫的莊太太面對與莊倍源撞機的隊友,仍然安慰對方,千萬不要為此自責。

    在此同時,國防部長嚴明在立院表示,將檢討部分表演科目存廢,例如發生意外的「三機尾隨滾」之必要性。儘管嚴明在歷屆部長中,已經算是不擺官威、作風溫和,但依據軍中「官大學問大」積習,長官一旦宣示要「檢討」,最後結果為何,幾乎不問而知。

    莊氏夫妻的表現,讓社會大眾看到久違的捨己為國情操;國防部的回應,則充分顯示近年軍方「被罵怕」,因噎廢食的習性。

    論者或以為,雷虎小組的表演毫無實用性,其實不然。各項表演科目,包括莊倍源當天失手的桶滾,都是空中格鬥的基本技巧,動作單獨抽出,就成了花式特技。雷虎成員都是空軍官校教官,平日任務就是傳授相關技巧,因此絕不能說「只是花俏、無助戰備」。

          
    「三機尾隨滾」連續動作:一架飛機為軸,另兩架圍繞其進行桶滾。

    相較國外特技小組,例如美軍「藍天使」、「雷鳥」、英軍「紅箭」等,其表演科目的困難度比雷虎更高。各表演隊也都曾經歷不幸的折翼紀錄:紅箭從一九六九年以來,共失事十六次;雷鳥五度在觀眾面前墜機,也曾一次損失四名飛官;義大利「三色箭」一九八八年在德國表演時,三架飛機空中相撞,摔在地面觀眾群中,造成七十人死亡、五百人送醫。

    但這些表演隊、甚至當時出事的科目,並沒有因此取消。各國政府知道,他們是軍方的形象大使,吸引更多民眾支持國防,甚至投身軍旅,其貢獻遠超過偶發意外的損失。一個成熟社會也會體認,堅實的國防一如精彩的特技,都不是白吃的午餐;想要擁有它們,都得付出血、汗、淚作代價。

    當然,雷虎是兼職表演隊,要求比照國外專職小組的表現,並不合理;也不應讓飛官為了追逐喝采,無限度去挑戰死神。但是科目是否真正「太危險」?相關取捨標準,應留給具備特技表演經驗的專業人士,例如現任雷虎領隊,以及曾任雷虎成員的空軍幹部,從身歷其境角度去判斷,而非由局外人「想當然爾」地決定,更不應懾於一時質疑,立刻假「檢討」為名,行預設結論之實。

    國防部對此可能辯稱,「檢討」不代表必然取消。但從軍方近年紀錄觀之,遇事往往採取「鋸箭法」,但求粉飾太平,不求對症下藥。例如洪仲丘命案後,國防部雖然整修各營區悔過室,並且放寬懲戒強度,但是一年多來,全國居然不曾移送任何一人,制度形同癱瘓。這絕非士兵們從此循規蹈矩,無需懲戒,而顯示幹部怯於任事,充斥「平安下莊」的敷衍心態。

    這種「不願下決定」的惡習,也展現在雷虎所用AT-3教練機的汰換計畫上。AT-3問世卅年,空軍估計三年後就要逐一除役。馬總統先前宣示,基於國防工業自主,下一代教練機應在國內製造,因此若非由漢翔推出新機種,就是引進國外成熟設計在台生產。不管循哪種途徑,建案、評比、建立生產線,在在需要時間,即使此刻拍板定案,時程也已急迫,但空軍與國防部卻遲遲不下決定。如果繼續拖延,恐怕出現青黃不接的窘境,屆時飛機若因機械問題失事,就絕對難辭其咎,要為折損人命與裝備損負責。

    訓練損失是軍隊永遠需付出的代價,在莊倍源之後,仍會有一代代的青年投身捍衛領空行列,也必然有人無法從任務中歸來。然而在追悼之餘,國軍面對的,不僅是如何汰換老舊裝備,更須面對積弊,扭轉推諉避責的惡習。否則如果持續故步自封、自暴自棄,怎能擔負「安危他日終須仗」的殘酷挑戰?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