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就讓李武陵退伍吧 @ Hic et ubique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 Powered by Xuite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201405292259【轉載】就讓李武陵退伍吧

    這是曾任陸軍副司令的備役中將黃奕炳先生,發表在個人臉書的大作。經由徵求黃將軍的同意後,在此轉載。

    ※※※※※※※※※※※※※※※※※※※※※※※※※※※※※※※※※※※※※※※※※※※※※※※※※

    根據報載,國軍來台後第一位西點軍校畢業的軍官李武陵,因拒絕受訓及晉升,將以上尉階級於七月一日屆退。此事引發立委的關切,陸軍司令部參謀長予以約見慰留無效,將安排司令約談再作努力。面對一個決心離開軍旅、去意已堅,想退伍的軍官,個人認為留之無益,就忍痛讓他退伍吧!

    「李武陵退伍案」絕對不是個案,他牽涉到整個國軍(至少是陸軍)長久以來國外送訓的深沈問題,頗值檢討和改進。個人不揣淺陋,認為可以從幾個方面來努力:

    一、認清送訓目的:

    目的決定手段,更影響後續的規劃與作法。因此,我們第一個要思考的關鍵問題,就是國家花費龐大公帑,送學生到國外去受訓,其目的為何?希望達成什麼樣的目標?目的確立,才能對這些留外學生們返國後的派職、長期培養,有妥善而前瞻的安排,而不致於產生像李武陵這種「不訓、不升」的窘境。根據個人的淺見:送訓美國和中南美,著眼點大不相同,其目的當然也迥然有異。送訓美國陸海空軍官校或VMI、色代爾、威爾猛等軍校,應該是以引進美方軍事新思維、先進科技與相關軍事教育訓練作法為主,建立軍事範疇的人脈為輔。送訓中南美各國,則以軍事外交的長期布局與人事網絡建立為主,吸取友邦軍事方面的優點,反而是較次要的了。

    二、慎選送訓對象:

    送訓目的既明,就要慎重甄選送訓的學生。當前國軍常犯的缺失,是送訓考選,以外文程度為第一考量因素,再看其他表現。據了解,有很多學生自預校或一般高中時,即秉持著「來來來,來軍校;去去去,去留學」,以到國外軍校受訓為目標,拚命K英文或西班牙文,俾在官校甄試時搶佔優勢。很多官校缺乏長期、全盤規劃與準備,能夠篩選的選擇不多,可以順利送訓交差,已經是萬幸,那能顧及其他因素?「撿到籃子就是菜」,送訓國外學生良莠不齊,勢所難免。因此,各軍種及中正預校,應該要深入檢討,挑選均衡、以軍人事業為終身職志的學生,數倍於送訓員額,給予嚴格密集的外文訓練,此期間並作各種測驗和考核,通過者再予送訓。觀念正確、素質好,學成返國自有大用。

    三、綿密考核連繫:

    送訓的學生出國四年,此期間,除寒暑期返國參與軍事訓練外,與原送訓的軍種、官校接觸的機會,非常有限。如果沒有制度化的考核與連絡機制,則渠等在異邦的表現和改變,是很難查覺的,等到友邦軍校通報產生問題,通常是事態已經嚴重到難以挽回。因此,各軍種、官校必須與駐外武官協力,關懷並考核送訓學生,凡有品行不良、觀念偏差的,即應及早處理,以免損害國家形象並浪費公帑。

    四、適職任用培養:

    目前各軍種對留外學生運用,最常見的兩種方式:一是當外事聯絡官,二是擔任高級長官隨員,二者性質,其實非常雷同,都是負責外文翻譯的工作。短期支援,尚可接受,但長時間脫離部隊歷練,將嚴重影響到他們學經歷的完整。人性本來就是怕苦畏難,慣於向抵抗力最弱的地方流動。留外軍官長期在高司單位支援,習於機關模式的正常生活,自然將野戰部隊的勞苦、休假、生活不正常,視為畏途,滿懷信心和壯志,在缺乏刺激與磨練的狀況下,勢將銷磨殆盡。學經歷不完整、對部隊陌生與恐懼,終致轉任軍訓教官和退伍,變成無奈的選擇。因此,個人建議:請國防部及各軍種人事權責單位,要充分認知國外送訓的目的,掌握送訓的目標,為留外軍官規劃完整的經管歷練,以最大的道德勇氣,抵抗來自上級不合理的職務安排與支援要求,讓留外軍官儘快下部隊,確保學經歷完整,可以有遠大的前程與發展願景,使類似李武陵案,不再發生。

    五、周延職前訓練:

    留外軍官學成歸國,剛下部隊一定是心情忐忑不安,國外所學也未必適用於國軍部隊。尤其,國軍部隊與其他國家軍隊文化的差異,常常成為留外軍官的壓力來源,在國外司空見慣的事,在國軍則極可能為自己惹出大禍,而使國外多年的努力,付諸流水。在部隊經常可見,留外軍官之上焉者,能迅速適應融入部隊;下焉者,凡事看不順眼,牢騷滿腹,變成長官頭痛、同僚迴避、部屬恐懼的問題人物。因此,如何有效辦理職前和在職訓練,善加輔導,讓留外軍官可以充分瞭解國軍部隊任務、特性、執行工作的要領,以及我軍與友邦軍隊的差異,是一位負責任的部隊長應該善盡的職責。國家培養一位留外軍官,所費不貲,耗費的資源可觀,如果此一軍官在某一機關或部隊折損淘汰,該檢討的恐怕不只是當事人吧!

    李武陵退伍,讓人惋惜。但假如我們可以從中獲得教訓,「亡羊補牢」,應該還不算晚吧!怕的是因循苟且、不知不覺,或以拖待變,那才是真正的危機所在了。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