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運後的民進黨:新瓶還是舊酒? @ Hic et ubique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 Powered by Xuite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201404202120學運後的民進黨:新瓶還是舊酒?


    蘇貞昌、謝長廷退出民進黨主席選舉,蔡英文篤定成為黨主席,2016總統大選的門票儼然在握。這是太陽花學運對國內政壇勢力消長,第一個直接影響,更是蔡英文2008年首次接任黨主席以來,一系列布局的開花結果。

    但是揆諸蔡英文從政以來的作風,以及學運對綠營的衝激洗禮,幾可斷言:「後太陽花時代」的民進黨,外在形象會比過去更年輕,意識形態卻不免更由反中情緒主導,更傾向「拉遠距離,以策安全」。但「話術」必然更加技巧、多樣化,在兩岸政策的敏感問題上,會更常以「人民作主」、「民意決定」、「接受人民領導」等「太陽花語言」,來替代正面回答。

     

    2008年,蔡英文在敗選之餘接任民進黨主席,成功替自己戴上「進步」光環。民進黨過去就與社運、學運、文化界等「進步勢力」關係密切,扁政府八年間,「進步勢力」面對老戰友當家,批評火力不免大為削弱,部分人甚至成為敲邊鼓的「八大民主黨派」。民進黨失去政權後,許多人終於可以痛快站回政府的對立面,不必再有道德或利益的罣礙。

     

    蔡英文充分掌握自己的優勢,就是黨內輩分與在扁政府時期官位,不及蘇貞昌、謝長廷等天王,因此面對扁朝八年的負面遺產,「共犯」責任相對最輕。對一些傳統上就與民進黨立場親近的社運、文化界「進步人士」而言,呼應蔡英文的招手,遠比支持蘇、謝,更能自我說服。

    同理,2012年蘇貞昌接任主席,蔡英文乍看失去黨機器,其實是因禍得福。馬總統甫連任,就因油電雙漲等事件大失人心;但輿論抨擊政府同時,往往也質疑民進黨只知鬧事。不在其位的蔡英文,無須直接面對,反可續保「不沾鍋」的超然地位。

    總之,蔡陣營努力形塑:2008年之前綠營所犯錯誤,歸咎於陳水扁;馬英九時期的錯誤,則是蘇貞昌責任;蔡則代表自黨外以來,清新改革的「道統」。從不少「進步知識份子」口誅筆伐馬政府同時,對「蘇貞昌的民進黨」抨擊之重不惶多讓,可見策略奏效。

    太陽花學運更證實蔡英文成功紮根校園:幾位領袖都曾由小英基金會安排「工讀」,一路磨練成長,並在運動中展現優異的宣傳、組織戰力。一旦蔡英文重掌民進黨,他們必有不少人加入體制,成為新生代戰將。就算當真出現所謂「第三勢力」,也是基本意識型態相同,但改走年輕包裝,規避民進黨傳統負面印象的「副品牌」。換言之在未來可以看到,一個說國語多於臺語、也不太排斥「中華民國」相關符號的「臺獨2.0」。

    學潮也顯示,一度消沈的仇中鎖國意識型態,已經捲土重來。新一代論述不再著重軍事威脅,因為反對以武促統向來不分藍綠,近年海峽局勢也相對和緩,年輕人對戰爭恐懼難起共鳴。經貿文化的交流,才是朝野立場歧異所在:綠營將兩岸往來解讀為「思想入腦入心」與「紅色財團侵略」,前者毒害臺灣民主,後者使年輕人更遭剝削。搭配近年國內景氣疲敝,世代、階級之間矛盾擴大,以及對中國崛起「既憂心又鄙視」心態,類似觀點構成反服貿運動的神學,成功在年輕世代喚起迴響。

    未來的選戰中,國民黨若再打以往無往不利的「安定繁榮牌」,標榜兩岸交流成就,或又請出企業家背書,綠營的反擊就是訴諸「中國威脅」與「階級落差」。即便無法說服所有選民,至少抵銷對方優勢,拉近基本盤落差。

    但這也代表先前黨內一度興起的「檢討中國政策」主張,到此走入死胡同。面對理想性與銳氣十足,慣將「應然」放在「實然」之上、崇尚清晰簡單正義的熱血青年們,充滿算計、妥協與利益考量的修正主義,只怕很難不縮起腦袋、銷聲匿跡。

    從大環境看來,蔡英文似乎前途一片光明,不但篤定接任黨主席,年底縣市長選舉聲勢看好,甚至很可能實現兩年前敗選之夜的承諾,率領支持者「下次走完最後一哩路」。不過民進黨多年來,長處一直是戰術靈活、擅長宣傳;短處是囿於僵固意識型態,大戰略脫離現實,往往引發選民與國際的疑懼,寧可支持「不精彩卻可預期」的對手。導致綠營平日交鋒占盡上風,卻在最後關頭開高走低,飲恨落敗。

    2016年,國民黨甚至華府、北京所面對的,恐怕是一個包裝空前推陳出新、但在意識形態上堅持保守的民進黨。選民將肯定民進黨的「新瓶」燦爛奪目,終於讓它衝破最後一道關口,達成未盡之志?還是因不滿「舊酒」故步自封,而持續讓它功虧一簣?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