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淵當前的募兵危機 @ Hic et ubique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 Powered by Xuite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201312110315深淵當前的募兵危機

    國軍將於民國105年底達成全志願化,但募兵成績始終遠不及目標。今年到11月底為止,志願士兵只招到8603人,僅達目標的三成,而且募得數字比去年還低。國防部坦承,目前的志願士兵待遇,在人才市場上缺乏競爭力,問題非常嚴峻。

    立院國防委員會今天將針對募兵制進行專案報告,根據國防部提供數據,今年的志願士兵招募分11梯次,目標為28531人,但到十一月底為止,招募成績僅為8603人,達成率剛好超過三成。 

    去年同期的募兵成績是8894人,比今年此時多了291人,但去年募兵目標僅為15311人,全年實際招募人數為11069員,達成率七成二。如果以去年數字推估,今年募兵成績約為10700人,達成率三成七五,不足人數將近18000人。

    國防部在報告中直指,軍方雖已全力推動招募、擴大進用女性士兵、並且鼓勵士兵留營,但仍不足以改善國軍缺乏人才市場競爭力的情況。

    國防部表示,根據美軍轉型募兵經驗,要吸引青年從軍,「待遇」、「尊嚴」、「出路」是三大要素。但是目前基層官兵待遇偏低,亟待調整;軍人相關福利措施缺乏法源保障,官兵憂心朝不保夕;軍人轉任公職機會稀少,退輔會的就業安置能量也日漸萎縮。

     

    ※※※※※※※※※※※※※※※※※※※※※※※※※※※※※※※※※※※※※※※※※※※※※※※※※※※

    今年9月12日,休假到日本旅行,沒想到就在成田機場開往東京市區的火車上,突然收到簡訊:「國防部訂於今日下午430時,在本部記者會場召開記者會,說明『有關募兵制調整期程等事宜』,敬邀採訪……」

    頓時真是怒從心頭起:先前一直關注的題目,居然在自己一出國就爆發。當下立刻把簡訊又傳回臺北,告知報社長官,並且加註「我會發稿」。一進到上野的民宿小房間,立刻打開電腦,把先前兩篇未見報的舊稿整理後發出;另一篇特稿則是在火車上大致構思好(其實該說是這陣子以來蘊積的想法),在四十分鐘內寫完。

    以下是原版本(見報時配合篇幅刪減),略修改文字:

    1930年代,麥克阿瑟擔任美國陸軍參謀長。當時正逢經濟大蕭條,新上任的羅斯福總統大筆一揮,將軍方預算腰斬。麥克阿瑟進白宮爭論半天,一時火氣上湧,脫口而出:「未來美國如果戰敗,一個士兵被敵人刺刀捅死在地上,臨終前發出最後詛咒時,希望他罵的是羅斯福而非麥克阿瑟。」

    此話一出總統大怒,麥帥也發現失言,立刻道歉並且請辭,羅斯福也當場慰留。最後軍費雖仍刪減,但幅度已經緩和不少。

    堅持專業勝過烏紗帽,恐怕正是當今國軍,甚至整個政壇最缺乏的品質。

    北京當局至今未曾對放棄武力解決臺海問題鬆口,海峽當面的共軍部署,廿年來也從未隨兩岸經貿密切往來而降低。在此情況下,近年朝野政治人物,卻仍競相以國軍為「提款機」來討好選民。

    扁政府將義務役期一減再減,最後剩下一年,扣除新訓、例假,所剩天數極低。因此近年漢光演習甚至曾出現,動員而來的後備部隊,官兵的戰技熟練度還高於現役部隊的怪象。

    在役期不可能恢復為兩年情況下,國軍走向志願化,可說勢所難免。但馬政府卻未「量入為出」,不顧實際募兵數字,就貿然宣布部隊全面志願化的時程。尤其相關兵役法修訂又是在2011年底提出,實在難逃濫開選舉支票之嫌。

    儘管如此,綠營平日在國會寸土不讓,總統大選前更全力杯葛馬政府「製造政績」,卻對這項「買票法案」毫不反對,藍綠雙方在沒有異議下火速通過修法。如今終於證明,「民國103年底完成21萬5000志願國軍」的美好願景,根本是空中樓閣。

    讓政治人物予取予求,國防部的不夠堅持,同樣難辭其咎。如今新部長如今願意「部分面對」問題,總算值得肯定。但讓82年次之前役男續服兵役,也只是治標而非治本。如果國軍轉型全志願化的同時,政府國防預算比例卻仍持續下降,結果必是招不到足夠人力,導致部隊缺員嚴重;同時因為經費都被人事成本吃光,造成訓練、維修等作業維持費大縮水。

    國家養兵本是必要之惡,但如果政治人物一心僥倖,該投下的資源不肯花,只想在軍方身上「刷卡」、「拔毛」,最後一旦遭遇外敵,才發現軍隊早被掏空、不堪保衛國家。先前自以為「節省」,到那時卻將變成最大的浪費與諷刺。

    ※※※※※※※※※※※※※※※※※※※※※※※※※※※※※※※※※※※※※※※※※※※※※※※※※※※ 

    募兵制走到今天騎虎難下的局面,不管執政黨、在野黨、國防部、乃至全體民眾,恐怕都難辭其咎。

    我不同意動輒替政治人物套上陰謀論,所謂「蓄意弱化國軍」、「促成被中共統一」之類說法。基本上我相信,執政黨、在野黨、國防部、甚至每天在PTT上詬罵國軍的網民,沒人真的希望國軍爛掉;也沒有政治人物,會好好的元首不幹,卻以貶為特首為樂。

    但現在的情況是,國軍這支維持中華民國體制或臺灣主權獨立的團體,卻被這些「並非敵人」的自己人,給搞得五癆七傷、前途慘澹。

    究其原因,或許應該說是臺灣社會近廿年來,充斥的僥倖心態,總認為「炸彈不會在我手上爆炸」,結果就是權利意識極度高漲,卻對各項義務付出極度吝嗇。因此政治人物在決定資源分配時,沒有產出(甚至沒有明顯增加選票效果)、開銷卻很龐大的國防事務,自然成為優先刪減的對象。民眾同樣充斥著只想白吃白拿的心態,對於「扣錢」或「扣人」的政治主張,都舉雙手贊成,而且還可以舉出軍中一大串的腐敗弊病(100%是真實情況),來替自己的吝於付出尋求正當性。 

    至於軍方,幾乎每人私底下提到募兵制,都搖頭嘆氣說「不行」,但在廟堂之上,卻毫無向老闆說「不」的精神勇氣,誰都不想戳破國王的新衣。「寧無一個是男兒」,堪稱寫照。

    也因此,總統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可以辯解「國防部表示作得到」——到底是真的對軍方說法深信不疑、照單全收;還是對「大家都愛聽」的話,就不想去深思到底是真是假?

    ※※※※※※※※※※※※※※※※※※※※※※※※※※※※※※※※※※※※※※※※※※※※※※※※※※※

    今年上半,民進黨中央曾發表研究報告,當中表示朝野兩黨應該捐棄成見,共同坐下來商討、承擔問題,以解決「募兵懸崖」的危機。即將訪美的蘇貞昌,親自主持了發表會,但在他赴美以及返國之後,蘇主席與他領導的黨,卻不曾再對此有所著墨。甚至國防部在9月發現玩不下去,宣布將上路期程延後兩年時,嘲笑政策跳票最大聲,最嚷著要追究政治責任的,也是綠營立委。

    而今之勢,臺灣政黨政治的首要之務,絕對不是「共存共榮」,而是盡全力摧毀對方。在這種氣氛下,朝野間的互信與善意,比起臺北與北京間的互信與善意,恐怕都還要更少。

    會不會有一天,中國共產黨與人民行動黨的擁躉們,得意洋洋地以臺灣為例,對民眾說:「華人社會搞什麼民主?」

    其實恐怕不是「有一天」,而是現在進行式?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