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石說蔣介石 @ Hic et ubique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 Powered by Xuite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201311180253楊天石說蔣介石

    日前在一位長輩邀約的飯局上,意外遇上來臺查資料的大陸社科院榮譽學部委員楊天石教授。楊老師是著名的「蔣介石專家」,著有兩大本的『找尋真實的蔣介石:蔣介石日記解讀』(香港三聯書店)。從1980年代起,他就開始研究蔣留在大陸的個人秘檔,又多次到臺北研讀「大溪檔案」;2006年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公布蔣公日記後(可以查閱,不得影印、出版),他又兩度赴美閱覽抄錄。

    對於唸中國現代史的人來說,遇到楊先生真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不過因為毫無準備,過去唸的書又忘得差不多(慚愧),在飯局中只簡單舉了幾個例子討教。楊先生也果然是說故事高手,對相關掌故信手拈來。

    ◎◎◎◎◎◎◎◎◎◎◎◎◎◎◎◎◎◎◎◎◎◎◎◎◎◎◎◎◎◎◎◎◎◎◎◎◎◎◎◎◎◎◎◎◎◎

    1960年代,傅作義曾經向蔣輸誠?

    首先看到這消息是去年,美國之音訪問郭岱君(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研究員)的報導,指出傅作義在1963年8月,曾經派人帶了親筆信給蔣,上面寫著「悉貢所能」四個字。此後9、10、11月的日記中,都還看得到相關記載。

    對此楊天石表示確有此事,而且不僅蔣介石日記有記載,副總統陳誠日記也有相關記載。當時蔣介石將事情交給蔣經國去處理,因此後續聯絡如何,為何沒有下文?恐怕要等到蔣經國的日記見光,才有機會真相大白。

    當時傅作義的信上只有「悉貢所能」四字,但是蔣認出是他的筆跡,「其並未具名,其字確是真筆」;當時也應對方的要求,給了一把德國製計算尺作為信物。不過蔣對傅頗無好感,認為其為人反覆,因此日記中還是稱其為「傅逆」。

    傅作義在當時會派密使向蔣送信的原因,應該與其弟傅作恭之死相關。傅作恭是留學美國的水利專家,中共建國後傅作義擔任水利部長,傅作恭特地返國襄助。不料在1957年的反右運動中,傅作恭被打成資產階級知識份子、反動學術權威、極右分子,開除公職,送到甘肅九泉的夾邊溝農場「勞動教養」,在1960年死於饑荒。對於弟弟特地為自己「海歸」建設祖國,最後卻死於非命,傅作義想必悔恨不已。

    事實上不僅1963年,先前傅作義也有向國府輸誠的紀錄。1949年初,林彪率領的解放軍從東北大舉入關,使戰略態勢完全逆轉。林彪迅速攻佔天津,切斷傅作義的華北剿總的海上通路,迫使傅作義最後接受「和平解放」,開城投降。

    楊天石指出,傅作義投降後,由於不滿自己的部隊被中共改編,認為共黨方面未遵守當初承諾,因此曾經派人向蔣遞交密函,表示願意重新投奔國府,只要派軍艦到渤海沿岸接應,自己一定設法逃出。但後來亦無下文,這應是蔣認為他為人反覆的原因。

    ◎◎◎◎◎◎◎◎◎◎◎◎◎◎◎◎◎◎◎◎◎◎◎◎◎◎◎◎◎◎◎◎◎◎◎◎◎◎◎◎◎◎◎◎◎◎

    蔣曾經讚美林彪是「當代韓信」?

    楊天石表示,蔣的日記或文獻中,並沒有這樣的記載。

    抗戰初期林彪受到槍傷,送往蘇聯休養,1942年初返回延安。當年底,由於蔣介石邀請毛澤東訪問重慶,毛擔心自身安危,最後派了林彪去重慶,停留了大半年。

    當時蔣接見林彪時,林大談共產黨的目標就是實現三民主義,雙方談得並不愉快。蔣在日記上批評,林彪的觀點「幼稚」。

    此外,1946年國共內戰初期,國軍在東北大獲全勝,逼迫林彪不斷撤退時。杜聿明(東北保安司令)曾向蔣報告,林彪方面希望與蔣見面,蔣回電給杜表示,如確有此事,自己願意與林會面。當然這件事情後來沒有發生,到底「林彪想要見蔣」的情報是否屬實,也難以查考。

    除此之外,蔣在日記中並無特別對林彪發表評語。1971年林彪的「兵變」,在國府的文獻中,也看不出林彪曾經與臺灣聯絡的證據。

    ◎◎◎◎◎◎◎◎◎◎◎◎◎◎◎◎◎◎◎◎◎◎◎◎◎◎◎◎◎◎◎◎◎◎◎◎◎◎◎◎◎◎◎◎◎◎

    白崇禧之死,是特務所為?

    1966年12月1日,白崇禧在官邸中去世,死因是心臟病。後來曾經傳說,是國府特務得知白崇禧在妻子去世後有情婦(按摩護士),因此特意調製有催情效果之藥物,最後取了其性命。

    對此楊天石說,蔣對白崇禧於1949年初跟隨李宗仁「逼宮」,迫使自己下野辭職一事,即使來到臺灣後,仍然憤恨不已,多次在日記中出現大罵白崇禧的句子。另一方面,也擔心白會出逃大陸或滯留海外,因此不願讓其出國。

    但是從日記中也看不出,蔣有任何致白於死的念頭。同樣地,白到臺灣之後也自知處境,除了回教與回族相關活動之外,很少參加其他的活動。

    楊天石也說,白先勇在寫作『父親與民國』一書時,曾與自己討論。他對父親的私生活有所了解,也不認為是被蔣介石害死。

    ◎◎◎◎◎◎◎◎◎◎◎◎◎◎◎◎◎◎◎◎◎◎◎◎◎◎◎◎◎◎◎◎◎◎◎◎◎◎◎◎◎◎◎◎◎◎

    目前在胡佛研究所供學者查閱的蔣介石日記,其中還是有部分被遮蓋,要到卅年之後才能全面解密。這些「馬賽克」多半是蔣的私生活,不過楊天石考證後認為,部分遮蓋內容可以從其他書中查到(例如毛思誠的『民國十五年之前的蔣介石先生』);而真的就「敏感度」而言,許多未被遮掩的記載,反而似乎更為敏感,例如蔣年輕時抵擋不住色慾誘惑,往往狎妓冶遊,事後自責「記過」等。

    而從這些記載也可看出,蔣介石將寫日記視為情緒發洩與自我人格修練的工具,因此其中記載的確能反映其內心的想法。

    最後,對於因為蔣家家屬反對,至今蔣介石日記無法公開對外發表。楊天石的看法是,如果日記能夠出版,對蔣介石的名聲,會有很大的正面影響。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