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092033像雪花一樣行走

一個人的冬天,總有雪花悄然落下,在我做夢的時候。每一粒雪瓣都有會飛的鳥羽。一群鳥便在心靈的上空,留下清脆的鳴叫,它們的影子便具有了不凡的意義。每一朵雪花都與前世有關。多少人為此連同最初的夢想隨風而去;多少人,注定終生享受雪花演譯的晶瑩,把孤獨的月光放在夢的懷裡,與歲月相伴而行。如果我們知道了自己,也將如同這些雪花。我們就要抓住自己靈魂的源頭不被蒸發,而被當作前行的路標……下雪的時候,總想出門看一看陽光在哪裡燦爛;總把一些情節放下,然而,其中的弦音部分卻溶化不了,因為那些被觸摸的雪花會使絃歌復活;總想把什麼都交給冬天的雪花,然後獨自坐在光陰中,回憶走過的路和那份相遇的情。可你知道麼?天涯也有雪。塵寰之外白雪之外,一種相思,已在冬天的黃昏深處等瘦,誰的一雙手捧了純摯,想捂熱你瘦冷的心?你說總想和雪花不期而遇,說那緣就像一隻鳥從空中飛過,沒有名利沒有寵辱沒有得失沒有慾望、煩惱和憂怨。而我只想告訴你,我也沒有忘記雪的品質,早已記牢你靈魂落腳的大地和季節,且把信念鑄成的花蕾凝望成種子。多想聽見雪花落地的聲音,因為它可以告訴我一件事物在時光中曾經的存在。正如一個人不能停止的思想,正如不能拋棄的一些回憶,開放和凋謝都是過程,得與失只是兩行深深的印痕,延伸著生命不可逆轉的方向。也許,想念和愛原來還有另外一種方式。像雪花一樣行走,一路逶迤,在暮色中感悟那些透明的芳魂,讓一瓣高潔的雪花作前行的路標,引領我去尋找愛的天空留下的絲絲印跡……像雪花一樣行走,因為雪花總有獨特的、內在的光芒,明亮了我們黑色的眼睛,讓涅盤的我們看到了想念和愛原來還有另外一種方式。儘管讓人痛楚,但我還是願意用這種方式守著一個人的冬天。文章來源:CJR Daily

(繼續閱讀)

201204271636別讓虛偽掩飾你的真實

一個人的生命仰或有長有短,一個人的生活也許有甜有酸,一個人的愛情或者有深有淺,一個人的快樂也會有濃有淡;但是,人生想要活的真實,在現在的環境來說真是一種挑戰。生活中每一個真實的場景以及力求真實生活的實踐,或多或少都會令我們不由自主地萌生一種源自生命本能的感動;心靈也常常會因此而獲得一次洗滌,精神由此得到一次呼吸,思想為此進行一番梳理。紅塵若網,俗緣難了,我們越活越覺得無以自拔;名利交織,物慾橫流,我們越走越感到負擔加重。在世俗的浮躁和喧囂中,我們便身不由己地學會了些須應付的技巧:看似傲岸實則在掩飾自卑,語言強硬往往遮蓋了心虛,自以為是其實是脆弱的意志不堪一擊,唯唯諾諾或者正在你的背後預謀了致命的陷阱;於是我們看見善良的心被日漸冷漠的甲冑禁錮,於是我們目睹美好的愛情在金錢和權欲的面前橫屍荒野,於是我們常常顧左右而言他,於是我們面對別人的問候和微笑卻難以把握其真實的含義。生命本來應該是真實的,可我們就是不斷使用這樣的行為背叛了真實生命的本意,無論你是故意或者隨意仰或無意。於是,米蘭。昆德拉說“每一次的被判都使我們離我們預定的感情,在虛偽中即使能夠存活也決計不會長久;愛情之花既然能夠在真實的風雨中凋謝,就必然會在虛榮的空氣中夭折;千萬記住,不管是因為什麼,絕對不要偽飾自己的情感,善於傾訴自己的心聲,同時也要學會理解對方的故事,即使對方弱小或者愚笨;每個生命都有這屬於自己的華彩樂章,真實的交流,其實是最有效最簡單最直接的唯一正確的方法。生命的成長本來就是這樣單純和純粹,只是我們自己把它弄得過於複雜了。一個人從一出生就如乘上一列勻速行進的列車,到死之前不會有一個站台讓你可以歇足或者一條彎路讓你可以延長自身的生命,我們唯一可以和生命的長度抗拒的就是盡力地拓展我們生命的寬度。我們應該有能力使自己的生命豐富一些,這種豐富也許沉重,但它是真實的,真實就是一種經歷,經歷構成了生命。雖然人們越活的接近真實就越感到步履維艱,這或者正是自然的生命和文明的人性之間必不可少的一種較量,強者或弱者,在這裡高下立判。虛偽讓人沉湎,真實令人振作。沉湎在虛偽中的生命渾渾噩噩,乃至到死也許對自身的生命說不出個所以然,而在真實的環境中被振作起來的生命或者短暫,也會像流星一樣留下璀璨的生命軌跡。愛情亦然,虛偽的愛情只能在安逸的生活中苟且偷安,一旦不幸降臨便“鳥各投林”

(繼續閱讀)

201204221924回首間,只見你的背影

時下,正值國慶假期,似乎哪裡都沒有去,一直游離於餐廳、圖書館以及寢室裡。在為了那些近乎很急迫的事忙碌,但是並沒有諸多明顯的效果。也許在這個範式中我所追求的只是其中的過程,還是什麼呢!我不得知,當然我也期望有一些好的結果。七天的假期,就這樣在一天天地游離中結束了。再過兩天,又是忙碌的時候了,繼而沒有喘息的時候,每天的這個時候,躺在床上就會疲憊的睡去,直到十一月底。上個月底,是我的生日,謝謝各位朋友對我的祝福,謝謝你和你送給我的禮物。真的很感動,很高興。這些禮物我會一直保存著,直到有一天我沒有了記憶,沒有了呼吸。我從不奢想,也不曾期望。在我的生日裡可以收到你送我的禮物。明年就要畢業了,也許我們未來不會相見。三年了,每年我都在送你禮物,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禮物,看起來不是什麼名貴的,可是卻積攢了我一年的心血。當然在今年這個特殊的日子裡,也要送你禮物。只希望,有一天自己回想起這一切,不會感覺淒涼。只希望,你每每看到這個禮物的時候還記得曾經有這樣的一個人。這次,也許是最後一次了吧!下一刻,我不知道我在那裡,也不知道你在哪裡。但是看到你幸福的笑容,我想你的未來也一定會非常的幸福的。也許所有的這一切都是緣分,一切都正常的運行著。幸好,曾經的一切都沒有發生;幸好,你我之間目前是這樣的關係。否則留給我應該是更加的難以抉擇,更加的痛苦與悲傷。一個特殊的身份,換來是特殊的面孔,更換來的是特殊的關係。因為這個身份,至少在這裡,我的一切都變了。千紙鶴,是這次我送出的禮物中,我最貴重的東西。雖然只有簡單的五個千紙鶴,但是每一個都是我用心一點一滴的疊出來的,而且在此之前我並不會折疊。千紙鶴,代表著思念,代表著美麗的祝福。無論未來在什麼地方,我只希望你快快樂樂,高高興興的。我想你也會的,你也不會辜負我的一片心意,你一定要幸福,要快樂。記得,那千疊萬疊的痕跡,每一個痕跡,都是一個故事,一個美麗的故事。

(繼續閱讀)

201204100111華山文化的一枝奇葩華陰瓦當

西嶽華山,奇險峻秀,聞名天下;華山文化,博大精深,源遠流長。華山被譽為眾山之山,華夏之根。華陰因位於西嶽華山之北而得名,境內不但有奇險峻秀的華山,有五嶽第一廟——西嶽廟,而且具有母親河之稱的黃河最大支流——渭河從這裡經過,華陰物華天寶,人傑地靈,文物古跡薈萃,文化底蘊深厚。說到華陰的歷史文化,不能不提華山文化的另一張名片——華陰瓦當。華山文化的一枝奇葩瓦當是古代屋簷上的建築構件。起源於周,鼎盛於秦漢。古代瓦當一般為泥質灰陶,形制有半圓和圓形兩種,由早期的圖像裝飾作用的圖案紋,發展到漢代以文字裝飾的文字瓦當。瓦當內容豐富,造型美觀,集歷史,文化,藝術於一身。華陰瓦當,更是瓦當家族中的一枝奇葩。近現代考古家及學者認為,發源於渭河流域的華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重要發祥地,華山是「天下之中,中華之源,華夏、中華均以華山之『華』而得名」,華陰境內出土的「與華無極」、「與華相宜」瓦當就是有力的佐證。從華陰近年出土的文字瓦當,得知華陰有好多處漢代文物遺址:漢「華倉」遺址。漢劉邦建都長安之時,關中地理條件優越,通過黃河和渭河水可以「漕挽天下,西給京師」,因運糧量甚大,武帝年間,在華陰境內渭河以南的土台上,修築「華倉」,亦名「京師倉」,是目前我國考古發現中規模最大的西漢糧倉遺址。上個世紀80年代這裡出土有素面半圓、動物紋、雲紋、文字等瓦當97件,其中以「華倉」,「京師倉當」,「京師庾當」最為有名。漢「集靈宮」遺址。武帝元年初建「集靈宮」於華山腳下黃甫峪口,用於祭祀華山神靈。在「集靈宮」遺址曾出土過「與華無極」、「與華相宜」、「千秋萬歲」等瓦當。漢「華苑」遺址。在華山腳下王道村和紡車村一帶曾出土瓦當、萬字不斷頭方磚等物品,據該地村民講這裡在漢代曾設「柳河縣」,縣名因有華山峪形成的「柳葉河」而得名。又從出土的「華苑」兩字瓦當推測此處或為漢代帝王狩獵場所或行宮。1996年當地農民取土時發現大量瓦當,主要是「與華無極」、「與華相宜」、「長生無極」、「千秋萬歲」、「延壽萬歲」、「傳富昌當」、「華苑」及雲紋瓦當,這些瓦當直徑在14至18厘米之間,其中「與華無極」、「與華相宜」,之版別多達百種之多。從這三處遺址出土的瓦當及境內寺廟墳塋遺址出土的塚當得知,華陰瓦當品種豐富,版別多樣,是其他地方所少有的,其中「與華無極」、「與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