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416愛,只能這樣表達

他現在既是祖父又是外公,女兒們一個個離開了他,都有了自己的家。她們在遠方,年二半載也回不了一趟娘家。兒子是最小的,修完研究生,也在遠方的一個城市安了家。現在老家裡,只有他和老伴。可他總是閒不住,早些年憑自己的本領,獲取了行醫資格證,在村莊中開起了小診所。但他並不滿足,後來,樓房蓋好後,地方寬暢了,他又開了一家商店。老倆口還種著屬於他們自己的責任田。雖然忙,並快樂著。一同享受著老年生活的幸福時光。在他的婚姻生活中,也發生過戰爭。那是30多年前。他的成份不大好,娶了她,那是既捧又哄。隨後,及至到聯產承包時,幾個女兒相繼出生。緊巴巴的日子,空蕩蕩的房子,鬧嚷嚷的孩子,她是越過心越煩。他不但要耕種自家的責任田,又擔負著村中生產組長的職務。忙了私活,還要操大家的心,家庭的事務他便很少顧及。面對這樣的生活,她不斷和他吵架。可是,吵嘴又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辦法。那天晚上,他哄著孩子,一邊看醫學書籍。她一邊收拾家務,一邊絮絮叨叨著她那一套子“經”——窮家爛業的日子,不好管的孩子,以及家中急需解決的事情。她一件又一件地曬。說過一遍又一遍,並逼著讓他拿個決定性主張。能有什麼好主意呢?他只有默默地聽她訴說,盡量做一個最佳聽眾,而不隨便打斷她的話。萬一哪一句她聽不熱,等於自己點燃了家庭戰爭的導火索。把睡著的孩子一個個放在床上後,他以勸慰的口吻說:“誰家的日子不是慢慢過的呀!”“你還想跟我過日子?”收拾完了家務,她疲憊地坐在床上,哀怨而堅定地說:“我也不嫌賴,也不怕旁人笑話我,咱倆乾脆分家!你過你的,我過我的。你成天也不管小孩們,你自己過去吧!”他深知她一向倔強,真的惹惱了她,說不定她真敢走這步棋。到那時,在村中怎樣向人解釋呀?但現在不順著她,事情會鬧大到不可收拾。他只得作了考慮狀,然後很男子漢地說:“中啊!”她似乎早有準備,一條條地開列出來。她捨不了孩子們,他又管不好,孩子們理所當然就是她的。至於糧食最多給他一百斤,住房呢,也就是那間小廚房。農具沒有他的,家禽家畜更沒有他的。他一一同意下來。“還有……”她說了好多好多,好像這一會兒自己已經是一位至高無上的女皇,在對她的臣子發號施令。他那種謙卑,

(繼續閱讀)

201304090938一別竟是一輩子!

有些人一直沒機會見,等有機會見了,卻又猶豫了,相見不如不見。有些事一直沒機會做,等有機會了,卻不想再做了。有些話埋藏在心中好久,沒機會說,等有機會說的時候,卻說不出口了。有些愛一直沒機會愛,等有機會了,已經不愛了。有些人很多機會相見的,卻總找借口推脫,想見的時候已經沒機會了。有些話有很多機會說的,卻想著以後再說,要說的時候,已經沒機會了。有些事有很多機會做的,卻一天一天推遲,想做的時候卻發現沒機會了。有些愛給了你很多機會,卻不在意沒在乎,想重視的時候已經沒機會愛了。人生有時候,總是很諷刺。一轉身可能就是一世。說好永遠的,不知怎麼就散了。最後自己想來想去竟然也搞不清當初是什麼原因分開彼此的。然後,你忽然醒悟,感情原來是這麼脆弱的。經得起風雨,卻經不起平凡;風雨同船,天晴便各自散了。也許只是賭氣,也許只是因為小小的事。幻想著和好的甜蜜,或重逢時的擁抱,那個時候會是邊流淚邊捶打對方,還傻笑著。該是多美的畫面。沒想到的是,一別竟是一輩子了。於是,各有各的生活,各自愛著別的人。曾經相愛,現在已互不相干。即使在同一個小小的城市,也不曾再相逢。某一天某一刻,走在同一條街,也看不見對方。先是感歎,後來是無奈。也許你很幸福,因為找到另一個適合自己的人。也許你不幸福,因為可能你這一生就只有那個人真正用心在你身上。很久很久,沒有對方的消息,也不再想起這個人,也是不想再想起……文章來源:何敏的BLOG

(繼續閱讀)

201206151054男籃女籃

男籃男穿藍, 女籃女穿綠。 男籃穿藍練投籃, 女籃穿綠練投籃。 男籃籃下天天練, 女籃天天練投籃。 男籃女籃一起練, 女綠男藍綠和藍。 文章來源:在油山的日期裡 - 瘦身美女的居家生活 - KausFiles.com - 張廣天 - -

(繼續閱讀)

201204291230水塘笛音

一場柔雨,青草更青。我們的展望也這樣,當更好的思想注入其中,它便光明起來。 ——梭羅春寒悄然藏身。看不見塘邊裸露的泥土,淡綠色的波紋在風中超越,湧向生命的岸頭,將我沉睡一季的心湖搖醒。我的視線乾淨而明亮,延伸進季節的花園。一直行走在城市中心的我,皮膚內吸納進大自然的氣息,每個感官都充盈著喜悅。梅花盛開,蜜蜂們在三月的暖陽中幸福地採集花粉,它們釀出甜蜜,並無私地奉獻給人類。我的眼睛微微濕潤,為自己擁有這樣一個乾淨的世界而感到富足。天空,淺藍色的一大片,倒映在水塘裡,太陽的光芒在水面上碎成無數的鱗片,風一動,水帶著光漫過開著細花的青草,打濕了我的鞋底。我的記憶就這樣輕輕劃來,走上時間的岸頭。家鄉的水塘一到春天,就醒了。它是熱鬧的。就像一片解凍的土地,被村裡強壯的男人用鐵鏟子挖掘開來,裡面冒著潮濕的熱氣,連同人們的汗腥味一起融入春天的臟腑。我常常喜歡一個人面向水塘,望進去。抽芽的枝椏影影綽綽,隔年的乾草漂浮在角落裡,小魚兒穿梭其間,我把手伸進水裡,它們便向遠處或深處游去。某個星期天的清晨,我在場院上背誦課文,忽聞水塘那邊傳來一陣笛音,清脆悅耳,如同黃鶯的鳴叫。我不由得走過去,只見一個少年,身穿天藍色的毛衣,站在一棵老柳樹下,盡情地吹著。我不敢近前,靜靜的,彷彿樹上巢內的幼鳥,伸出腦袋,打量陽光下的世間萬物。他神情專注,整個人好像不是在地上,而是在雲上,離我很遠,那裡是一個人間天堂。當他停下來,轉身欲離開時,發現了躲在一叢瘦竹旁的我。我看到他的眼珠像黑葡萄一樣明亮,皮膚是乾淨的白。心想,一定是城裡人。他微笑著,露出兩顆小小的虎牙,用普通話說:“我是昨天來的,住在大伯家,以後我們就是夥伴啦。”說著,向我伸出一隻手,我遲疑地不敢看他,把手藏進衣兜裡。以後的日子裡,我們會一起上學,他高我一級。走在小路上,告訴我是一個退休老師教他吹笛的,他一直在放學後去老師家裡做作業和吹笛,他們住在上海大城市裡。他沒有提過他的父母,似乎他的生活中只有老師和笛子,因為老師生病了,無人照顧,他便只能寄居到鄉下大伯家。每個晴天,他都會在清晨去水塘邊吹笛。我記得他沒有放聲笑過,給我看到的就是露出虎牙的笑了。我在美妙的音樂裡幻想,水面如鏡子般,讓我內心的一些光影遊走,那種願望像岸上開著藍花的野草,密密的,呈現荒涼的美。它是一個夢,少年的夢。又是一個春天到

(繼續閱讀)

201204271343哭泣的桃樹

幾年前,我們老家的生產隊被定為種桃基地。來宣傳的幹部說,桃子的品種很優良,又大又脆又甜,價格還相當可觀,要六七塊錢一斤。而且在收穫季節,有專人上門來收,不出門就能變錢。聽說有這麼可觀的前景,可比種莊稼輕鬆、划算多了,加之是政府決定的,肯定沒有假,於是隊上的很多人家都把莊稼地改種成了桃樹。知道這個消息後,我不由也替老家人高興,終於有機會改變經濟狀況了。老家人說,在開花之時,地裡粉紅的一片,簡直就是花的海洋,相當的壯觀,吸引了很多人前來觀賞。聽了他們的描述,我總是心馳神往。儘管從種桃以來回去過多次,但似乎與桃花無緣,總是花期不遇。桃花開了幾度,桃子結了幾載,我也嚮往了幾年。今春,我終於逮了個機會,在桃花正開之時回去了。還沒到生產隊的地界,我就看到了影影綽綽的桃花。三兩下就奔到桃花面前。那些以前種植莊稼的地裡,全都是桃樹。此時的桃樹上不見桃葉,只見桃花。桃花密密匝匝,枝枝相連,株株相連,片片相連,放眼一望,漫無邊際,一片粉紅的海洋。朵朵桃花,風姿綽約,玲瓏剔透,巧笑靈動,顧盼有情,集萬千妖嬈於一身。我大口大口地呼吸著充滿花香的空氣,把平時人前的那些矜持統統拋到腦後,嗅嗅桃花,撫撫桃枝,在桃林邊上跑著,跳著,大聲地喊著,像個沒人約束的小孩子,更像一隻飛舞在花叢的蝴蝶。看著滿園桃花,我想起一首關於桃花的詩: “滿樹和嬌爛漫紅,萬枝丹彩灼春融。何當結作千年實,將示人間造化工。”我甚至想像著,幾個月後被壓彎了腰的樹枝上鮮桃纍纍,又大又脆又甜,很多人又會飽口福了,果農們又該有一大筆進項了,他們的很多願望也會實現,我似乎聽到了他們的笑聲。想到這裡,我笑了。正當我沉浸在美好的遐想中,突然聽到了女人的哭聲。我站起身子四處掃視,偌大一個桃園裡除了我,一個人影也沒有。這會是誰呢?難道是桃樹不成?怎麼可能呢!這時我又聽見一個聲音說道:“小桃妹妹,你為什麼哭啊,看你開了那麼多的花,不久以後要結很多的果子,你應該高興才對啊。”“嗚嗚……桑樹大哥,你不知道,我正因為花開得多才傷心哪。”“為什麼呢?”“桑樹大哥,我看你是個實在人,我就告訴你吧。我們的老家離這裡很遠,那裡土地肥沃,很適合我們生長,結出的桃子,又大又脆又甜,很受歡迎。記得剛離開時,非常痛苦。好在初來

(繼續閱讀)

201204221645那個美麗的春天

桃紅柳綠,鳥語花香。三月的農村正春意濃濃。我和一個同事經不住春天美麗風光的誘惑,借午間休息時間去散步。正午的太陽正暖暖地照射下來,讓人感覺全身暖呼呼的舒服。路邊的杉木墨綠,農家的房子鱗次櫛比,瓦匹、石牆、木窗,呈現出古樸的風貌,尚有幾家屋背上正緩緩升起炊煙,如薄薄的綢,輕輕地游移在村莊的上空。遠處的山坡上一大片竹林青翠翠的,綠中泛閃著淡黃。村口有一座石拱橋,橋頭有一棵大楓樹,枝葉茂盛,軀幹有三人合抱,高有五丈多。橋下溪水潺潺,上端建有一個小水庫,水庫雖小,但積水碧綠如一塊巨大的翡翠。時有魚兒在水裡歡快游來游去。村裡的女人愛來這兒洗衣服,也有不少青春女孩喜歡到這裡玩水。我喜歡到這裡走走,不僅因為這裡風景優美,更是在這兒可以看到一些美麗的女人。她們玩水或洗衣服時會露出白白的手和腳,在綠色的映襯下,顯得格外的白亮,加上她們快樂的笑聲和甜美的臉蛋、優美的身材,四外流動著女人特有的魅力。對正值青春年華的我來說有著不可抗拒的誘惑力。近來,我心裡一直蕩漾著一種甜甜的渴望。有朋友要給我介紹一位對象,是富家女孩,很漂亮,說近幾天會從外地回來與我見面。突然,同事扯了扯我的衣服,輕聲說,快看,橋上有美女。我抬頭望去,真的,橋面上款款走著一位年輕女郎。她長髮披肩,上身穿著粉紅衣衫,下身穿著淡綠的褲子,襯衣和褲子都很緊身,緊緊包裹出她線條的身體。她臀翹胸挺,非常性感。她走路的樣子特別耐看,輕盈中顯露穩重,就像舞台上的模特。她拎著一隻白色小包,只是她戴著墨鏡,無法看清她真實的面目。我們呆呆地站著,盯著她看。她似乎發現了我們,朝我們看了一眼,顧自走了。她雖然戴著墨鏡,但我分明看到她燦爛的一笑。女郎走了,我卻丟了魂似的呆著,腦中忽地閃現出一朵剛剛綻開的紅色蓮花,美麗、鮮艷、芳香四溢。此時,我覺得四周的風景都顯得遜色了,唯有她是這裡最美的風景。整個下午,我心裡就在想,中午在橋頭看到的女郎若是我朋友替我介紹的對象就好了。晚上,朋友約我吃飯,一見面發現朋友還帶著一個女孩,正是中午看到的那位蓮花般的女郎。此時,她沒有戴墨鏡,露著廬山真面目。她臉容姣美,臉色略帶嬌羞,眼睛明亮,波光流動。朋友介紹,她就是他要介紹給我的那位,叫春蓮。我頓時感覺自己在做一場美艷的夢,我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美幸福的人,幸福得不知怎麼才好。於是,在這個春天,我和她開始了一場美麗無比的戀愛。

(繼續閱讀)

201204092145人類最純真的一面

一個小故事(感動)人類最純真的一面 男孩與他的妹妹相依為命。父母早逝,她是他唯一的親人。所以男孩愛妹妹勝過愛自己。然而災難再一次降臨在這兩個不幸的孩子身上。妹妹染上重病,需要輸血。但醫院的血液太昂貴,男孩沒有錢支付任何費用,儘管醫院已免去了手術費,但不輸血妹妹仍會死去。   作為妹妹惟一的親人,男孩的血型和妹妹相符。問男孩是否勇敢,是否有勇氣承受抽血時的疼痛。男孩開始猶豫,10歲的大腦經過一番思考,終於點了點頭。   抽血時,男孩安靜地不發出一絲聲響,只是向著鄰床上的妹妹微笑。抽血完畢後,男孩聲音顫抖地問:「醫生,我還能活多長時間?」   醫生正想笑男孩的無知,但轉念間又震撼了:在男孩10歲的大腦中,他認為輸血會失去生命,但他仍然肯輸血給妹妹。在那一瞬間,男孩所作出的決定是付出了一生的勇敢,並下定了死亡的決心。   醫生的手心滲出汗,他緊握著男孩的手說:「放心吧,你不會死的。輸血不會丟掉生命。」   男孩眼中放出了光彩:「真的?那我還能活多少年?」   醫生微笑著,充滿愛心地說:「你能活到100歲,小伙子,你很健康!」男孩高興得又蹦又跳。他確認自己真的沒事時,就又挽起胳膊--剛才被抽血的胳膊,昂起頭,鄭重其事地對醫生說:「那就把我的血抽一半給妹妹吧,我們兩個每人活50年!」   所有的人都哭了,這不是孩子無心的承諾,這是人類最無私最純真的諾言。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