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52326生命的精彩

我以感恩的心,默默地見證了生命中的一次又一次的精彩,這種精彩並非是驚天動地,而是一種平凡人的精彩。在生命的歷程中,不如意之事十常八九,經歷挫折和失敗都是上天在磨煉我們的心性,增益我們生存的能力。一直來,本著以平常心面對人生的種種際遇,在各個人生轉折的拐點上,誠信、冷靜、節制、忍耐、堅持,默默擔當、接納,上蒼本愛人,關鍵是人本身的心性,有沒有用心去體會、去按受,如果真的有,並且有再堅持一點的精神,往往在關鍵的時刻出現了好的轉機。懂得欣賞,學會分擔,肯付出再多一點的努力,保證人生活得健康,更精彩。聖人者,剩人也!相信善心、愛心、耐心和堅持能改變一切。上蒼之愛在我的生命中,沒有懷疑,只有相信,我一次又一次感受到,見證到!這是生命的真實,生命的精彩!在此真正以感恩的心,默默祝福每一個生命,祝福自已。

(繼續閱讀)

201508040231樂托·達姆修道院

古典復興建築是十八世紀60年代到十九世紀流行於歐美一些國家的,採用嚴謹的古希臘、古羅馬形式的建築,又稱新古典主義建築 。 當時,人們受啟蒙運動的思想影響,崇尚古代希臘、羅馬文化。在建築方面,古羅馬的廣場、凱旋門和記功柱等紀念性建築成為傚法的榜樣。當時的考古學取得了很多的成績,古希臘、羅馬建築藝術珍品大量出土,為這種思想的實現提供了良好的條件。 採用古典復興建築風格的主要是國會、法院、銀行、交易所、博物館、劇院等公共建築和一些紀念性建築。這種建築風格對一般的住宅、教堂、學校等影響不大。

(繼續閱讀)

201204302225五月

進入五月,陽光甩開流星大步趕路,在它每經過一個地方,都留下燙熱的指紋。雨收住了聲勢浩大的陣容,偶爾在局部的偷襲,也來去神速。還沒看清稠密的絲網,天邊,已張掛出彩虹的免戰牌,插滿了太陽的彩旗。進入五月,風的出入,變得縮手縮腳,它捏著一把汗,小心翼翼穿過密織的光線,在樹蔭下,河灘邊遊逛。它悄悄讓五彩繽紛的裙裾三兩下招展,就會抬高五月久久的注盼;就會讓月下徜徉的風景不肯離散。五月是蟬兒的舞台;五月是女人的世界。走進五月,滿耳都是由近及遠的蟬鳴,催促著旅人光陰不可懈怠。走進五月,女人嫵媚的魅力無處不在,讓男人看清眼裡的另外一半,演繹幸福的圓滿。進入五月,清澈涼爽的水流是五月的魂魄。因為水流,我們在炙熱的考驗中,書寫不急不躁人生答卷;因為水流,我們洗滌滄桑中污垢和疲倦。五月明澈的水流,是母親;是愛人汩汩流動的情愫,總會在我們頭腦發熱時,軟言細語,意味深長的叮嚀,讓我們在冷靜中甦醒。前方,有更熾熱的六月橫空而來;有寒冷的冬月駕雪飛來,在熱與冷的交織中,堅守寵辱不驚的常態,才會任何一個時間的段裡保持一種處世的泰然。阿pple平心而論 |王斌的BLOG | Reflections of a Newsosaur |吳越的BLOG | SciTechBlog |王學進的BLOG | Tsunami aftermath resources |金華婚紗攝影 |

(繼續閱讀)

201204230655一枕江南

大約是在“江南小鎮”(確切地說是長江以北)居住得久了,舉目四望皆是纖秀清麗的舒展畫卷,於是連夢也沾滿了江南的氤氳水汽了。一個恍惚,一個轉身,便似乎又回到了那個水清山黛的江南水鄉。縈繞至今不曾忘,煙雨天青,蓮花千里岸,十里桂花香。誰執折扇於茶樓,論遍春秋?誰畫丹青於西樓,潑墨雎鳩?煙柳畫橋的江南呵,你又沉澱了多少脂粉多少墨跡?你又遺落了多少悲情多少哀歎?那從古流淌至今的秦淮河,可是你曾經繁華的見證?那從古矗立至今的雷峰塔,可是你往昔深情的訴說?我只願,一枕江南璀璨的煙火,在瀟瀟疏雨中睡去,任憑風簾捲走這半生的風雨,讓我能夠安詳自在地,徜徉於燈火闌珊的江南街巷。將這前半生的悲哀盡乘風而去,好讓我能夠對她輕說一句,我終於來了,在踏遍了萬里風塵後,搖搖晃晃地來了。我走得迫切,她卻仍然靜默,靜默如此的江南。江南,煙雨朦朧、水波浮動的江南,石板上斑駁著青苔、廊簷下淒涼著夜雨的江南,茶樓酒肆裡文人騷客的吟詩作賦轉眼間便釀成了千年傳奇的江南。便是如此的江南,在口口相傳中,越發唯美,氤氳著水墨畫,書寫著盛世情。似乎一陣風過,都會送來旖旎的熏香,讓人感歎於她的繁華如煙;似乎一道槳聲,都會攪起朦朧的秋月,讓人沉醉於她的詩意如夢。她便一直在那兒,堆砌著我永生沉溺的夢境,再續繁花。無需人搭理,亦無需人作陪,一個人,撐一柄油紙傘,走進丹青暈染的巷陌,任著撲面而來的杏花雨,閒閒地濕了衣。東看西逛,去看那紅葉上的題詩,去聽那畫舫上的琵琶。道一曲深情,畫一筆哀怨,恍若隔世重現,我便是那江南的女子。是西子湖邊浣紗的她麼?日日於青石板上浣紗,在滿城風絮中翹首遠方,望穿三秋,只為等他打馬經過的瞬間落下的一眼。是深居於謝橋的她麼?日日於窗下穿針引線,在夜雨輕簫時獨剪燈花,輕歎三生,只為在鮮紅嫁衣上的鴛鴦繡好前再望他一眼。又或者我什麼也不是,只是一介匆匆過客,渡口討碗水喝,小憩一番便躍馬揚鞭而去,揚起煙塵,帶起落花滿地。待到驚醒今生,再看那江南,蓮花開落中,早已枯萎了思念。我不能在暖風熏醉的春日去遊湖,一杯飲來還一杯;我不能在梅雨滂沱的夏夜去聽簫,手中的棋子起落幾個來回;我不能在黃葉鋪徑的秋風中望月,頭頂月華如霜信筆一闋《鵲橋仙》;我不能在大雪傾城的冬夜裡煮酒,乘興踏雪連夜造訪好友。是的,這些我都不能,卻偏為人間惆悵客,尋覓著一生的落腳點。尋尋覓覓間,老了荒顏。回首忽見江南,於是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