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749怎能不放逐?

還是開不了口。有時間煩惱這些,說明,你還真是非常閒啊!如果真的能夠不管不顧,我想,我現在應該在去往某地的列車上了吧。如果,等待解決不了問題,那麼至少,我可以用忙碌來填補這些留白。溫度越來越低,時間無情的向前滑行。不是沒有留下印記的,比如說,衣櫃裡的衣物,陽台上的花草,常用的護膚品,還有猛一抬頭間鏡中閃現的我的臉。時間留給我們的是酸甜苦辣思緒種種,而歲月,賜予我們的,一定是沉甸甸的冥思,一種揪心的悔意或者寬大的釋懷。喜歡純淨的事務,天空、海浪、陽光的香氣、家人的目光、友人的擁抱,還有你的笑臉。可這如此冰冷的世界,叫我如何堅持下去?一個人。很多時候,問過自己,這樣做值得嗎?答案越來越不肯定。可是,到現在再叫我放棄嗎?不可能。繼續糾纏嗎?我想這就是我的命運。

(繼續閱讀)

201204301913夢裡花開

昨晚,夢見我的辦公桌桌面折斷了,半邊鑲成了木板。今天早上,取書時,猛然發現資料架底層凹下去了,細看還有一條裂痕。這資料架上層分三格立書,下面是個淺抽屜,平時習慣把資料架放在裡面一格,外面一格隨手放一些資料,厚厚的書全在中間一格,底層就凹陷下去了,像要斷開似的——跟夢裡的情形有些像。夢裡的木板紋理,竟然跟我今天下載的文字模板一樣——有點靈異的感覺。不知那個夢是今天的預兆,還是今天圓了那個夢?小時候,做的夢好像都很靈——晚上夢見什麼,第二天就會發生什麼。記得最清楚的是夢見蛇,非常害怕,第二天一整天都提心吊膽的,然而總也逃不掉,就會見到蛇。據說,小孩子十二歲之前是有特異靈氣的,能預測未來。很小很小的時候,父親在外地幹活,家裡人總會問我:你爸啥時候回來哩?他們相信我說的就是真的。有一次,四叔又問我:你爸啥時候回來哩?我想:你們怎麼老是問我?故意說:我爸昨天回來哩!當時,四叔大笑起來,張開巴掌拍我腦袋……還記得有一次,我們一夥孩子去三姨婆家玩,三姨婆一見我們就笑:昨晚,我夢見一朵大白菜,還想著,今天會來誰哩,原來是你們來了。三姨婆的夢裡如果是苜蓿,那就是婆他們姊妹哪個要來了,我們這伙小孩子在她夢裡是朵白菜,一大朵葉子爛了的白菜……原來,夢還是這樣神奇,能預測未來。稍大點了,就希望能從夢中尋出一些關於未來的跡象,然而,也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做的夢再不靈了。每一次夢見下雪,就很恐慌,聽大人們說,夢見下雪是親人要離世了,還好,每次都平安無事。然而,二姨婆離世那陣子,夢裡竟然一點預兆都沒有——過了很久,我才知道的。那些做過的夢,長長短短的,清晰的模糊的,奇異的逼真的……再沒怎麼顯過靈,過了就忘了。好多不做夢的日子,該發生的依然在發生,偶爾,也有意外,還是一樣地過了。在喀什的時候,有一次夢見回家,下著毛毛細雨,滿眼都是綠,綠,一叢竹子綠得鮮亮耀眼……第二天晚自習,看23班的學生做美術作業——畫竹子,一頁一頁,塗抹著,那樣的綠,襯著窗外綠幽幽的路燈,潤濕了我的眼睛,就像淋了一場毛毛雨。昨晚,那個桌面斷開的夢,竟然奇異地,與今天相似。不禁想起,前幾天,夢見櫻

(繼續閱讀)

201204230505命運太冷

我自認為是一個從不去傷害命運的人,更不是一個願意去傷害別人的人。然而,命運一次次的將其噩夢降臨於我,我不知道世界的渾濁居然能夠如此集中的體現在我的周圍。人性之中那種最起碼的東西都是命運剝奪了,一切變得無所謂,一切都成為一種枉然。命運創造的人類生存於這樣一個世間,難道就是為了用一種人性去折磨另一種人性嗎?原來連最後的堡壘——自認為善良的命運也顯得如此的低端。我怪怨命運是有原因的,我並不是無病呻吟。我的傷痛,都是所謂命運之神創造的人世間給的。既然能夠創造一個世間,為何又讓如此多的可憐人獲得更加讓人難以啟齒的對待呢?連最起碼的憐憫之心都喪失掉了,這是如何的一個世間。然而,誰也似乎逃脫不了這樣一種折磨,一切的不平似乎都是牢騷,並且顯得可笑。正是在如此多的折磨之中,公平的含義已經喪失殆盡,命運是公平的,可是,我一點也感覺不到,或者是我不配獲得命運所給予的目前的公平,我要我平淡的,能夠接受得起得公平。我渴望一個能夠真正理解我內心的人,可是,我無能為力。以前,我有親愛的母親。在外地求學的途中,必定有很多酸辛,我不得不將自己的感受告訴自己的母親,因為有時候內心的宣洩也是一種放鬆的方式。幾乎是每個雙休日晚上,我都會和自己的母親打電話說上一會話,有時候很長,有時候很短。和自己的母親,什麼話都可以說,不用害怕口出狂言,也不用害怕出言不遜,將自己的母親得罪了。那是生活中最愜意的時刻,因為我覺得只有自己的母親最值得信任。而母親從來都是認真的聽著,其實更多的時候,我覺得自己什麼實質性的東西都沒有說。但是這又有什麼要緊的呢?母親很少將不好的消息告訴我,害怕的就是我擔心,特別是在外地,害怕我過多的擔心家裡,而影響自己的學業。就連自己生病都不告訴我。這就是我的母親,一個很傻的母親。而命運就是如此的殘忍,它居然將這樣一個傻傻的母親都帶走了。它帶走的是我的母親,可是對於我而言,只有對命運的怨恨。我並不怨恨自己的母親,因為我瞭解自己的母親,母親不會就這樣丟下我不管的,母親沒有看到我真正的成長起來,母親還有很多心要操,她怎麼會就這樣離開呢。所以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都是命運所謂公平的安排。我是否要相信命運呢,我不知道,因為如果有命運,命運真的就如此的殘忍啊。如果沒有命運,那我的母親怎麼會違背自己的良心而離開我,離開這個她一直放心不下的家呢?幾周過去了,我始終不能解脫出來,我希望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