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291020一個遠得要命的部落【高士部落】



說起【部落】,第一個想到的畫面大概就是被群山圍繞的村落吧!仔細想想,好像去過的幾個部落真的都是在遠的要命的山裡面。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路途遙遠的關係,所以在幾個小時的車程中反倒讓人慢慢褪去在都市中沾染的複雜味,漸漸的轉換成單純、不一樣的簡單味。

台灣的部落何其多,會知道屏東縣牡丹鄉的【高士部落】是因為喬咖啡的喬伊,他長期以來一直關心著高士部落的一切,特別是古謠隊。還記得那是一月份某個星期一的午後,學著手沖咖啡之餘,他突然問我,過兩天要不要跟他去拜訪高士部落?面對這突如其來的邀約與機會,有震撼、有驚喜、有雀躍、也有期待!也好,去走走吧!


如果你問我,對高士部落的第一印象是什麼?我會說,那真的是一個遠的要命的部落。從新竹出發大約是四百公里、五個多小時的車程,連我這麼能坐車的人,兩天來回高士部落,不得不說真的累。

抵達部落之前,得知此行拜訪的主角阿Van老師在牡丹國中教孩子們排灣族的母語歌謠,於是我們的第一站就是牡丹國中了!說也奇怪,舟車勞頓的疲累,在聽到孩子們用純淨的聲音唱出歌謠時,瞬間瓦解,即使我完全聽不懂也看不懂歌詞的意思,那旋律、那聲音,就是有種說不出的魔力。

都說原住民擁有一副天生的好歌喉,該怎麼說呢?就算天生麗質,也需要有引導他們發揮的良師,就如同最近很紅的電影【聽見歌再唱】裡的音樂教授說的,如果山上的孩子擁有得天獨厚的嗓音,為什麼唱出來的跟平地孩子是一樣的呢?不一樣就不好?不一樣就不對?成長的環境影響著孩子的心理,而孩子的心理或多或少會反應在他們的態度、言語、與歌聲中吧!


隔天早上,我們跟著阿Van老師來到高士國小,這個國小目前只有26個學生,是個迷你得可愛的小學啊!小小孩的天真歌嗓,不得不說,真的很療癒,坐在教室後方看著孩子們努力的學習排灣族的母語歌謠,心中有很多複雜的感受。特別是有幾個年紀很小的孩子們,還不識字,看不懂歌謠的大字報,但依然努力的記憶著歌謠的歌詞,一句一句的唱出屬於排灣族人的歌謠,看著那幾個孩子唱歌的模樣,讓人有點忍不住熱淚盈眶!

Van老師回到部落致力推廣排灣古謠,那股堅持,叫人感動,如果身為這個族的族人,卻不懂自己族的語言和文化,哪來的認同感?喬伊長時間的關心高士部落,從孩子們見到他時的熱絡,不難得知所謂的關心絕不是一次的激情和贊助而已;一個部落能有自己的文化、母語,能夠學習,能夠傳承,那是一種知道自己的根在哪裡的踏實感,我不知道和我一樣在城市長大的人們,能夠像他們那樣感覺到自己的根在哪嗎?

短短的兩天,當然無法完整的認識高士部落;短短的一篇文,也無法完整的寫出兩天內我在部落所感受到的一切;這也是這篇文一直延宕至此的原因之一,不過,我更愛這種沉澱過後的記錄!經歷過的這些感受,相信都會在我心裡一直發酵,快樂不難,知足便快樂!


回來後,我說,這個部落真的遠得要命,但是,好值得!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