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130359如同牛筋麵般的愛情?




在台北,我從來沒做過牛筋食物,原因是我不太愛吃牛肉。

雖不愛吃牛肉,但也不討厭,只是因為少吃牛肉,所以極少會逛到牛肉攤子,一般超市也很少賣牛筋之類的食材,倒是去吃牛肉麵,我很愛點一碗半筋半肉牛肉麵。

在上海,兩大超市「聯華」和「華聯」的肉,腥味之重,嚇到我,所以我喜歡去傳統市場買肉,可是我家附近兩個傳統市場卻很怪,賣魚賣肉賣米賣菜,就是找不到賣雞肉的攤子。

偶爾為了買雞肉,只好到大型超市,比如「家樂福」,或者價位較高的超市,像「城市超市」,這些超市的便利處,是肉類新鮮,而且進口了不少台灣醬料和西式奶油火腿之類,可以一併挑選。

在幾個大型超市裡,我發現了一條條牛筋,哈哈哈,因此開啟我燉牛筋的欲望。

我以各種方式燉牛筋,燉軟牛筋需要的時間不算少,首先要以薑片水煮滾去腥,然後置入砂鍋或電鍋,加辣椒、蒜頭、花椒、八角、醬油或蔥段,有時我還會加入中藥香料和半顆洋蔥,然後慢慢熬煮,總之,兩三個小時跑不掉。

熬煮的時間,通常都在深夜,呵,我寫稿畫圖時間,一面工作,還可以聞到廚房食物香味,挺曼妙。

就這樣,我發現我的做菜紀錄裡,充滿各種牛筋食物。




↑ 麻辣或紅燒牛筋麵,是典型吃法,有時我會加粉絲或烏龍麵,甚至加蛋。




↑ 麻辣牛筋餛飩,想像餛飩是餃子,就對了。



↑ 餛飩是我自己包的,想吃什麼餡就包什麼,芹菜豬肉、韭黃豬肉、蝦仁豬肉、白菜豬肉或韭菜豬肉,一次包個50顆,放冷凍庫,要吃就很方便。




↑ 牛筋凍也做,當零食吃。



↑ 連紅酒牛肉,我也會加一點牛筋去燉煮,牛筋膠質濃厚,會讓紅酒牛肉滋味更好。




↑ 這個涼拌麻辣牛筋麵,就搞笑了,跟牛筋一點關係都沒有,哈哈哈。


這麵條是向河南農家買的,名字就叫「牛筋麵」,說是吃起來有勁道,害我很好奇,買了五兩。

麵條送來,硬梆梆的,如同義大利麵,必須泡冷水,不能用滾水煮,我這人不信邪,試過滾水,立刻變成麵糊,很慘。

總之,很奇怪的牛筋麵,吃法:用冷水泡半小時之後,撈起來,加入芝麻醬、辣椒醬、醬油,對,就這樣吃。

口感,很像吃麵筋。

不過,想想,牛筋不也是這樣?買來硬梆梆的,菜刀都切不動;一但燉軟,卻又軟趴趴的像麵糊,必須放涼才有Q勁。

這樣思考時,我突然笑了,彷彿愛情。

一個人的時候,每個人都堅持自己的姿態,不輕易妥協;墜入情網,熱戀的人常像沒骨頭的生物,黏膩的死去活來;直到熱情略微冷卻,雙方才能夠理性看待彼此的情感,醬料則是承諾、協調與相處,這樣的感情才能嚐出好味道。

嘿,牛筋麵,是否也可稱之愛情麵?(笑)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迂迴和淤青,
是人生重要的體驗。

暗戀與明戀,光說不「戀」,
任何一種,都有遺憾。

一個寫字畫圖的人,
做過一些音樂企劃和出版的雜事,
出版過十幾本書,
比如:漫畫或文字書之類。

如工作寫稿相關邀約,
可寫信給我。

alicewhale@qq.com

↑ 我換信箱了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