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070310「以賞櫻為名,行吃喝之實」的日本旅行(之五)名古屋的夢幻美食之一定要吃




到名古屋,有哪些當地美食一定要吃?
所有朋友都說:鰻魚飯和手羽先

名古屋的鰻魚飯是三吃,我看網路上說「地雞」,也是三吃,可惜問名古屋朋友,竟說不太清楚,哈哈,果然觀光客比較會去查遊玩資料……一樣的,以前住在台北,我也不可能每天追著新資訊報導。

名古屋的鰻魚飯,《蓬萊軒》是非常知名的一家店,大家都說讚,價錢是2730日元,而且需要排隊……對於排隊,我就沒啥耐性,於是問日本朋友,哪裡可以吃到好吃鰻魚飯?

朋友聽到《蓬萊軒》,笑說,是不錯吃,但,只是有名而已,不一定要去那裏吃,有滋味差不多、很棒的鰻魚飯,不需要排隊。

真的嗎?在哪裡?

在這裡,在榮町附近。





しら河
名古屋市中区栄三丁目15-33
栄ガスビル地下1階
http://www.hitsumabushi.jp/sakae.htm




這是《しら河》的鰻魚飯小小店,客人不是很多,也可能因為我中午一點半才來,對我,已經算起很早啦,哎喲。






只是,菜單雖有圖片和價錢,卻看不太懂這三種鰻魚飯的差別,也沒有英文,找店員問半天,我說英文,他回答日文,哈哈哈。我也乾脆比手劃腳,問他我該吃哪一種?他雖推薦了1600元這種,然後我強調我要湯,意思是鰻魚三吃有湯那種,他指了兩種湯給我選擇,我選了其中之一。

後來,我發現這三種鰻魚飯都一樣,只是大小不同,更蠢的昰,鰻魚飯都有附高湯,我竟然又多點了一碗湯。





菜單的這張照片,則清楚告訴你怎麼吃鰻魚飯。





來了!來了!鰻魚飯送上來了,右手邊那碗黑色碗的湯,是我多點的。





這時候,觀光客該做的事情,就是拍攝鰻魚飯特寫。





沒錯!再靠近一點!再靠近我一點!(快流口水了)


三吃的第一吃,先吃原味鰻魚飯,哦!那甜美的米飯、烤得香噴噴的鰻魚、夠味的醬汁,好吃到腦袋一片空白,只想說讚讚讚





第二種吃法,則是把哇沙米、青蔥、海苔拌入鰻魚飯裡,再加一點醬油,本人看著海苔非常久……我不敢吃海苔,算了,就直接扮入青蔥、哇沙米並加入醬油,吞進一口,天!簡直腦門充血,怎麼會這麼好吃?!簡直欲罷不能,立刻加入更多青蔥,又多要了一盤青蔥和哇沙米。

可能吃得太快,吃不到半盆鰻魚飯,就快飽了……

立刻實驗第三吃,加入壺中的高湯,變成泡飯,哇哇哇!這是人間仙境!!哈,吃到都忘了拍照。





高湯加上蔥末,味道也好極了。





這是帳單,比起饅魚觀光勝地《蓬萊軒》價錢,足足省了快一千日圓大洋。

而,我是豬頭,不是豬,幹嘛多點那碗210元的湯?而且應該點1200元那個小饅魚飯,因為1600元的鰻魚飯撐死了我……我還是沒辦法吃完,可惜了那剩下三分之一美味的鰻魚飯。


接下來,是非吃不可的手羽先,就是烤雞前翅。





傍晚,朋友帶我去他們喜歡的一家燒烤店,一家非常小的燒烤店,
卻擠得水洩不通。





來了!這是手羽先!肉汁鮮嫩、口感極佳,果然名不虛傳。





這是烤鵪鶉,我有點怕,只吃了一點。


………
………
………

咦,就兩張照片?

該不會只吃這兩樣吧?當然不,只是……非常抱歉,美食當前,通通都吃到肚子裡,就忘了拍照這件事。


隔天,倒是和朋友去吃了名古屋獨特的紅味噌烏龍麵





一大鍋加入大白菜、肉片、魚板熬煮的紅味噌湯麵,另附泡菜一碟和白米飯一碗,湯頭濃郁,非常好喝,只是啊,只是那個烏龍麵啊……老實說,有夠硬,硬到我咬半天,才吞得進去。

我問朋友:「不覺得麵太硬嗎?」
朋友唏哩呼嚕已經把整碗麵吃完,回答:「這才是名古屋正宗的烏龍麵啊,我每次回日本,一定要來這裡吃一碗。」

唔,習慣「吃軟不吃硬的朋友」,吃名古屋紅味噌烏龍麵,心底要有準備。





這天午後,我散步地方是大須觀音寺附近的商店街,感覺有點像台北西門町。





這家小店很有意思,門口照片集合了各種各類名古屋小吃名物,簡直是名古屋小吃大全嘛。





在名古屋常會看見「天津甘栗」四個字,散步了幾個小時,決定買一個來吃吃看,感覺是加上栗子的紅豆口味車輪餅。





隔壁這家「今井本店賣的甘栗燒」,是乾貨,應該說是餅乾類,有各式各樣的餅乾類,包裝得很美麗,可以買來做伴手禮那種。





逛著逛著,傍晚我走到名古屋知名的《矢場豬排》榮町本店,我是否應該走進去飽食一頓?

是的,是的,是的,本來是很想的,可是我原本是一天只吃一餐的人,來日本旅遊,每天都硬撐到吃兩餐,又吃得太好太飽,加上,今天是最後一天,晚上還有飯局,我已經沒有空的肚子品味。

好吧,那就拍照留戀,這其實是整棟大樓都是豬排館,懶得走太遠拍照,就拍拍門口招牌,哈哈。


嘿!晚上的飯局可是一頓豪華大餐呢。

日本友人約了他一個廚師朋友和前女友,我們四個去吃海鮮現撈、現煮的日本料理,這家店樓下充滿水族箱,有點像台灣某些海鮮店。





我生平,第一次吃河豚沙西米,魚片薄如蟬翼。





這是河豚的沾醬,把青蔥和魚卵拌入醬汁中,用魚片捲起幾支韭菜,沾著吃。唔,我還是不太敢吃魚卵……不過河豚魚片,真是美味!讚!





這是四樣涼菜,內容有點忘了,我不是每種都敢吃,但試了一兩種,據說左下角是河豚的腸子,其實還不錯,沒有腥味呢。





這盤是「酥炸河豚骨肉」和「河豚魚腸」做成的丸子。讚啦!

這應該是河豚三吃吧?!

能利用的食材都盡量做成各種美食,
這個阿基師最懂,沒錯,怎能浪費美味食材呢
,嘿嘿。





這一盤是各種貝類的沙西米,喜歡貝類的一定會說「太棒了!」





這個一看就知道,蟹肉沙拉。





好的,幾種食物和酒都到齊,可以開動了。

日本人吃大餐,真的很有禮貌和規矩,非得等到酒也來了,大家先乾一杯,才一起說「開動了」,這種正式場所,我也就入境隨俗……不,是因為我每天吃太多了,所以此刻,幸好沒有那麼餓,因此有機會好好拍照,哈哈哈。





這盤炸蝦,是應我要求點的,因為看網路資料說,到名古屋應該也要吃炸蝦,我個人太熱愛蝦類,從小蝦米到大龍蝦都超愛,沒吃到,就太瞎,嘿嘿嘿。





比起「紅味噌烏龍麵」……這盤烏龍冷麵,我愛死了,口感很像河粉的烏龍麵,沒辦法,我真的吃軟不吃硬

按我的慣例,吃飯怎能沒酒??




在日本就要喝日本地酒(地酒,地方的酒),在這個店,我可嚐了久保田碧壽、紅壽等等,這杯酒的名字叫做「月亮不見了」,太有意思的名字,酒一喝多,月色不是太美、就是找不到月亮,沒錯,哈哈哈哈。

這麼美妙的一餐,要謝謝日本友人的廚師朋友的豪邁請客,因為這頓飯價格,應該不菲……他是一個在香港拜師學做廣東菜的時髦日本男生,非常喜歡做菜也喜歡看書,雖第一次見面,我們相談甚歡,他一直希望看到我的書,很遺憾,我的書沒有日本版……這分心意卻牢記在心。





從名古屋回上海的清晨,日本友人Tomi的好友特地開車送我們去機場,
天陰了起來,下起大雨。





說實話,是一趟挺開心的旅程,窗上的雨水,卻頗有應景的分離意味。

 



常在想人生短暫的機遇和緣份,其實常如同窗外起落的飛機或機上的來來去去的旅人,我們也許見過一次就不會再相見,也許很久才會再碰面;也許會常常聯繫,也許彼此都忘了對方……。

年紀越長,腦中記憶體容量越來越小,疏忘的事越來越多,不過,美食味道最感官,也最容易刺激和提醒,當我再吃到類似的食物,我肯定會想起這些友善熱誠的朋友們,回憶起那些熟悉的畫面,記起他們對我的好,充滿感謝和感謝。




(END)


Ps:這篇後記(五),也真是拖太久了,哈哈,連臉上有十幾個環的名古屋《Red Rock》酒吧店長瑪莎都跑來上海玩,我卻還沒整理好,真丟臉,呵。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迂迴和淤青,
是人生重要的體驗。

暗戀與明戀,光說不「戀」,
任何一種,都有遺憾。

一個寫字畫圖的人,
做過一些音樂企劃和出版的雜事,
出版過十幾本書,
比如:漫畫或文字書之類。

如工作寫稿相關邀約,
可寫信給我。

alicewhale@qq.com

↑ 我換信箱了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