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062108「以賞櫻為名,行吃喝之實」的日本旅行(之二)在名古屋喝酒之喝不完




睽違17年,再度來到日本名古屋(Nagoya),雖和一堆人語言不通,卻開心爛醉,閱讀起「新的故事」……

   ※

深夜四點,綿綿細雨的名古屋城市,讓兩個語言完全不通的日本男孩女孩牽著單車陪我散步回酒店,真不好意思,他們太可愛。

一個是臉上耳朵戴著十八個銀環銀釘、手臂充滿刺青、龐克模樣的威士忌酒吧店長,另一個是可愛清純的短髮女孩,兩個都騎單車。

說起來,我也誇張,初到一個異地,竟喝到快清晨,這,得「托福」我在上海認識的日本朋友N有一堆開酒吧的朋友。

從機場搭電車到名古屋車站,一坐上計程車,看著雨窗外的風景,N說:「看到計程車上的無聊日文廣告宣傳單、窗外風景,我卻感覺好放鬆,真的感覺,我回家了。」

窗外,寬大的馬路和乾淨俐落的現代化大樓燈火,和上海梧桐樹滿佈的歐式建築,截然不同,這是名古屋市中心《榮》附近……和台北仁愛路有點像,馬路更寬闊些。

但,N的表情比在上海柔和太多,真的放鬆了,所謂「家」,是這樣吧?!(我想像我五月回台北,是否也會有這樣感覺……)

銀釘刺青男孩,叫馬沙;清純女孩名字很難唸,很像《大嘴巴》樂團那首歌「結果咧…結果咧…」我叫她「結果」女孩。

馬沙是N名古屋朋友,認識十多年了;結果女孩,是店裡的員工。

今晚,到名古屋都市中心都已經十二點(日本比台灣時間快一個小時),把旅行箱丟進飯店,我就隨著N跑到馬沙的酒吧《The Red Rock》。

環境很舒服的酒吧呢,放著我喜歡的英式搖滾樂,調酒也非常專業,只是周三夜晚,人不多,顯得冷清,周末又熱鬧滾滾起來。





深夜兩點後,《The Red Rock》打烊,和N、馬沙和結果女孩,又跑去另個放60、70年代搖滾樂更小的Live酒吧《Memory Lane》……

喂喂喂!兩點還不睡?!
唔,本文標題很清楚吧?!
在名古屋喝酒之喝不完。

這酒吧叫《Memory Lane》,可想而知,有多少「Stories in Memory Lane」,可惜我忘了帶相機,就沒拍照。

但,我竟然在這裡看到一堆N年輕時照片,哈哈哈哈,真有意思。原來,那麼有禮貌又潔癖又嚴肅的N,也有20幾歲的靦腆青澀期,還有男扮女裝爆笑派對照……看他穿著女裝、戴金色假髮,我噗哧笑出來。

他們幾個日本男人一邊喝著酒,一面翻著照片簿,指指點點,緬懷過去美好又瘋狂的青春歲月,我是過客,在門邊窺探故事,各有趣味。

N說,他以前女友要來,我興高采烈說,真的嗎?
後來,那女生沒來,或許過幾天會遇到。

總是這樣,每個人在自己的國度,總是有些糾葛混亂的舊情人,可以理解,都是成年人了,特別在離開故鄉又回故鄉後,再度相遇,情緒是奇妙的。

回到飯店,很興奮泡了一個澡,因為我上海的租屋是沒有浴缸的。

馬沙幫我訂的飯店是《the b》連鎖飯店,位在名古屋榮町地鐵站13號出口,3分鐘的路程,非常便利的地點,離鬧區非常近,無論要吃飯或血拼,哈哈。

「單人房,兩晚,10000日幣含稅,很便宜吧?!」N說。
「真的便宜。」我驚嘆。

10000日幣含稅,大約台幣3500元,比起原訂價是打了折扣的,所以要Email訂房的朋友,可以事先詢問一下。

我住的房間,雖說是單人房,碩大雙人床,其實可睡兩個人;電熱水壺、吹風機、冰箱、杯子、茶包應有盡有;不附早餐,但Lobby有免費好喝的咖啡24小時供應;浴室不大,卻有很深的浴缸和免治馬桶,盥洗用具、毛巾浴巾、睡袍和拖鞋都齊全,不像日本某些「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玲瓏狹小浴室,我住過,曾經嘖嘖稱奇……因為那種小浴室,轉身都很艱難。

泡澡時,我倒是深深感覺,我大概無法當旅遊作家了,因為我真正好奇的,都不是旅遊行程,而是內容……和遇到的人事物。

而這個旅行的第一個晚上到名古屋,哎喲,還真是小感性,細雨綿綿,街道雨景和人事物,讓我,想起,多年居住在台北的每個深夜。

……

對了,忘了說,名古屋,可是我初次到日本自助旅行第一個地點呢。

當年的旅行計劃,是從台北到京都,搭新幹線轉往東京,從羽田機場回台北;因為京都沒有機場,只有臨近的名古屋和大阪有機場,幾經考慮,我和當年朋友決定去名古屋古城住一晚,順便去逛逛古城,再去京都。

睽違17年,完全沒想過會再踏入這塊土地。

次日,旅遊焦點,是九彎十八拐小巷子裡的小小居酒屋《和子》的媽媽桑。




一個太精采又搞笑的人物,一面喝酒、一面燒烤,一面唱歌跳舞,把每個客人的心情都照顧周到,難怪小小的店,坐無虛席。





《和子》位在名古屋車站附近,N說這個店,非常破爛,也非常小,只有當地人才會去,也因為非常不好找。




門口是這樣的。



走進門,有條很長很窄的通道。



左轉後,還要再走。



對,再右拐進去。




店真的很小也很雜亂,擠了滿滿的人,有獨自來的客人,也有和朋友一起來的客人,媽媽桑非常愛講話,會簡單的中文、英文片語,幾乎和每個客人都可以打鬧成一片,難怪曾經上過日本某旅遊雜誌的人物專訪。





N說,媽媽桑是靠眼睛看人的,很容易察覺客人的心情,雖然很瘋顛,有時也會像媽媽一樣數落年輕上班族不努力工作,安撫中年人的失意,甚至會罵客人。

一次,一個外國男人帶著一個年輕日本女孩到這個小店,女孩一直嫌這店裡很髒,媽媽桑就不客氣直言女孩的心情,反而那個外國人拼命笑著點頭。

雖然和朋友以及他的前女友吃飯喝酒,氣氛實在很詭異,只聽見他們講日語講不沒完,這個居酒屋又是他們以前約會的地方……很不好意思請朋友翻譯,可是媽媽桑真是太貼心,一直怕我很無聊,表情特多、三八兮兮來逗我笑。




這是媽媽桑的搞笑動作,手上的道具?別問我了,哈哈哈。

另個奇遇,是遇到一個資深演員白木稔(白木みのるさん),一個個子很矮的76歲的歐吉桑,他和兩個助理或弟子一起來,照片中穿著綠色衣服的人。




他聽到我來自台灣,忍不住和我攀談,說起自己年輕時候去台灣的故事,條理分明,說的英文也沒有日本腔,感覺充滿智慧。

N說,白木桑說:「很多日本人去台灣是因為女人,可是我並不是。」

似乎對台灣充滿好感;我只笑說自己喜歡看《男女糾察隊》,旁邊他的助理聽了點頭,說小淳若遇到白木桑,是非常恭敬的。

後來,查了Wikipedia資料,發現他原來是童星起家,不僅演過很多電視劇、舞台劇,還出版過唱片呢。


我想,綠色衣服大概是他的標幟吧,連漫畫肖像都是綠色。




是他演的戲的海報《北島三郎》,他是下方小小圖左邊第二個。


最好玩的是他幫小孩先生(Mr. Children)拍的廣告,好可愛,也充滿概念創意。


而重點是,重點是,重點是

白木桑不僅請我喝了幾壺清酒和吃燒烤,最後竟然還熱情幫我們這桌買單,雖然我不認識他,只能說:「白木みのるさん,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謝謝。」

而他兩個弟子或助理送走白木桑,也挺搞笑,又跑回來跟我們喝燒酒聊天,哈哈。日本人喝燒酒,真的好像台灣喝紹興酒,加水、加冰塊、加烏梅,有的還加小黃瓜片呢。

再度回到本文標題,就說「名古屋之喝酒喝不完」嘛,這當然不是最後一站,我們又跑去另一個酒吧喝紅酒,只是這個小小的店,我忘了拿名片,哎,喝多了。







這樣我們就回家了嗎?

喔,NO!
最後一站,又是馬沙的店《The Red Rock》,威士忌才是最後的Ending。

接著,我該說:「東京,我來了!」




‧the b Hotel
http://www.ishinhotels.com/theb-nagoya/jp/
名古屋市中區榮4-15-23
052-241-1500

‧The Red Rock
http://www.theredrock.jp
名古屋市中區榮4-14-6 2F
052-262-7893

‧Memory Lane
http://www.memorylane-info.com
名古屋市中區錦3丁目15-10タワービル7F
052-971-3577



(待續)

▼「以賞櫻為名,行吃喝之實」的日本旅行(三)東京好吃美食之吃吃吃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迂迴和淤青,
是人生重要的體驗。

暗戀與明戀,光說不「戀」,
任何一種,都有遺憾。

一個寫字畫圖的人,
做過一些音樂企劃和出版的雜事,
出版過十幾本書,
比如:漫畫或文字書之類。

如工作寫稿相關邀約,
可寫信給我。

alicewhale@qq.com

↑ 我換信箱了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