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110452舊愛的巴掌。



 

舊愛的誓言像極了一個巴掌,每當你記起一句就挨一個耳光。

縱貫線台北終點站,一月二十九日的演唱會,李宗盛發表了一首新歌《給自己的歌》,三天後,這首歌的現場Live版本貼上網站,立刻廣泛點閱流傳,台灣滾石前總經理林晴朗說:「facebook充滿『一首歌詞,各自表述』的各種情緒。」

有人欣賞:「等你發現時間是賊了,它早已偷光你的選擇。」
有人喜歡:「愛戀不過是一場高燒,思念是緊跟著的好不了的咳。」
有人痛感:「舊愛的誓言像極了一個巴掌,每當你記起一句就捱一個耳光。」
有人嘆息:「我認識的只有那合久的分了,沒見過分久的合。」

因為這首歌詞,字字珠璣,句句精闢,瞬間,每個聽眾站在自己的立場,都說,自己也像被打了一巴掌。

藝人路嘉怡的形容是:「現場聽的時候,非常誇張,全場鴉雀無聲,一唱完,歡聲雷動。」

一個年輕網友在現場看演唱會,則聽見兩個大叔低聲嘆氣交談說:「這首歌,不就是我們的歌嗎?」

好友關魚說:「誠實的痛,永遠比逃避的痛,來得結實。不管是打在自己心口,還是別人心上。」

以前滾石同事耗子在聽了這首歌後哭了,我卻是在老同事傳給我這首曲子時,發起呆來,一時無法言語。

這首典型李宗盛囈語似的作品,不僅是一帖李宗盛赤裸的日記,也像我們的日記,針一般犀利刺進動脈,泊泊流出血跡……究竟,會喜歡流行音樂這個行業,每一個人多多少少都有一顆善感的心。

聽著這首歌,記起以前在滾石唱片企劃林憶蓮專輯《夜太黑》點點滴滴的畫面,當時緊繃的工作氣氛,似乎有些東西即將一觸而發……因為李宗盛和林憶蓮的感情狀態,已明而未明,身為幕後工作人員和他們最接近,很能體恤創作者、藝人的某些心境,可是,又怎可能無感於李太太的處境情何以堪?

不可否認,愛情一直是許多創作者非常重要的能量或養分,只是創作自由度和世俗價值觀,從來是一場拔河啊。

偶爾,我會懷念沒有狗仔文化的那個年代,媒體記者們何嘗不是心知肚明,卻各有體諒,各留分寸,並不嗜血起舞,和現在景觀截然不同。

多年後,這場風風雨雨的愛情已成往事,聽到大哥李宗盛的自省新歌,這般笑著剝著自己的皮,以殘忍的姿態,唱出想得卻得不到的無奈人生,突然想起前陣子看的碟片《王爾德的情人》,王爾德說:「世界上,只有兩種悲劇。一種是:得不到想要的;一種是:得到。」

這是不是身為創作大師的宿命呢?

李宗盛說:「可惜戀愛不像寫歌,再認真也成不了風格」,已逝的王爾德、張愛玲說不定也感覺被賞了一巴掌吧。

唉,人不痴狂枉青春……情愛裡,確實無智者。

舊愛的誓言像極了一個巴掌,每當你記起一句就挨一個耳光……挨著那些耳光時候,我是俗辣。
 


此文,刊登在自由時報、奇摩專欄。



李宗盛‧給自己的歌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迂迴和淤青,
是人生重要的體驗。

暗戀與明戀,光說不「戀」,
任何一種,都有遺憾。

一個寫字畫圖的人,
做過一些音樂企劃和出版的雜事,
出版過十幾本書,
比如:漫畫或文字書之類。

如工作寫稿相關邀約,
可寫信給我。

alicewhale@qq.com

↑ 我換信箱了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