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280211對不起,我真的沒有禮貌,無法和你上床。



「這就是上海啊,為什麼妳和我不可以?」
小我十歲的西班牙男人雙手誇張地比著夜景,用英文大聲說。

感覺好像電影中男主角在說:「這就是紐約啊!這就是巴黎啊!」我被這動作和對白搞得差點笑出聲,是啊,在繁華迷離的大都市,什麼事都可能發生,包括被拒絕。 

誰叫這個來上海出差的西班牙男人今晚泡錯妞啊,他對東方豔遇的憧憬,也太夢幻了。

會遇見這個西班牙人,是在一個叫作《八八》的大型夜店,上週末被一個在紅酒代理商工作、剛認識的江蘇女孩Violet帶去。

這些年,上海的酒吧,基本上十二點或凌晨一點就打烊,據說是上海政府為了「端正善良風俗」所頒發的某種宵禁政策,於是,上海再不是我們想像中的不夜城,但最近又鬆綁,只是深夜兩點後還鬧熱滾滾的,除了KTV,只剩下大型夜店,放著電音或鬧熱舞曲,充滿年輕人,不是我這種年紀會喜歡去的店。

可是啊,零下兩度的冬日氣候,Violet熱情的打了出租車到我家樓下接我,真是難以推拒,就一起去了。

點了杯威士忌可樂,聽見韓國火紅女團《Nobady》的勁曲一播放,Violet開心地跟著唱,立刻笑著把我從座位上拉起來跳舞,真扭不過這瘋狂的女孩,接著八○年代的流行舞曲一曲又一曲不斷播放,酒保甩起花式酒瓶,吧台旁的人都大聲尖叫,大批酒客瘋狂地跳起舞來,無論熟人和陌生人都很高興一起跳舞、一起乾杯,充滿歡熱氣氛,我忍不住也融入這氛圍,反正也好久沒跳舞了嘛。

跳得滿身大汗,酒意其實全消,只是好喘,年紀不小了嘛,得休息一下,剛剛和我們一起跳舞的西班牙男人就坐到我旁邊一直盯著我看,我被看得很不自在,叫他不要看我,突然胡亂開起玩笑,指著左前方水晶燈叫他看那裡,他很可愛,立刻起身立正站好直視左前方,我好樂,又指右前方,他又乖乖直視右前方。

但,這不代表什麼啊,就是好玩而已。

沒想到Violet以為我們看對眼,拼命湊合,真是一場鬧劇。 

結果回家時,我不想跟他走,西班牙男人就驢了起來,拼命問我不喜歡他嗎?喜歡啊,就是朋友那種喜歡啊,大家很開心認識這樣而已啊,有趣又Nice的男生女生我都喜歡啊,他有點生氣說原來Everybady我都喜歡。

唔,也不是這樣,大家剛認識不是嗎?他似乎認為我給了他很多暗示,哪門歸哪門啊?懶得解釋,心想,他確實泡錯女人了,接著,他就演出這場戲……「這就是上海啊,為什麼妳和我不可以?」哈哈哈。 

昨天午後,和上海時尚女性雜誌編輯喝咖啡,說起這件事,上海女孩笑說:「妳真是不禮貌的女人!」

原來,上海最近火紅的一句流行名詞「禮貌性上床」,算是「一夜情」的變種。

意指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長夜漫漫無心睡覺,倘若趁機發生了點什麼,這種行為叫做「衣冠禽獸」;但若端坐如柳下惠,什麼事都沒發生,對不起,這叫做「禽獸不如」,太沒禮貌了。
|
我即刻大笑出聲。

上海女孩解釋,某些男人女人在一起,或許稱不上有什麼情愛感覺,多少有些片刻是寂寞脆弱的,也願意這樣給對方機會,機會來臨時,擔心各自心理猜度,是我沒有姿色嗎?我沒有性魅力嗎?男女雙方思考對方尊嚴之後而上床,並非出自情慾,而是出於禮貌,就稱之為禮貌性上床。

我想,中文很破的西班牙男人可能不知道「禮貌性上床」這中國流行語,只是單純以為將有場纏綿浪漫的好萊塢電影情節會發生在自己身上,誤會和他一起跳舞、聊天的東方女人會「很有禮貌」配合劇情。

呵,真是抱歉啊!就當我禽獸不如好了,非常沒有禮貌。

不過,那一夜,當他說:「這就是上海啊,為什麼妳和我不可以?」我笑了,有一點點被打動,因為我想聽見這句浪漫的台詞的,如果是我愛的男人、深愛的男人,這樣對我說……那時候,我就不是禮貌性了,而是情感性。



本文,刊登在自由時報水瓶鯨魚專欄。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迂迴和淤青,
是人生重要的體驗。

暗戀與明戀,光說不「戀」,
任何一種,都有遺憾。

一個寫字畫圖的人,
做過一些音樂企劃和出版的雜事,
出版過十幾本書,
比如:漫畫或文字書之類。

如工作寫稿相關邀約,
可寫信給我。

alicewhale@qq.com

↑ 我換信箱了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