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202358過去就讓它過去?!





「誰再跟我說什麼『過去就讓它過去』,我就砍誰!」

一個噗浪網友痛快發言:「事情有那麼簡單就好了!過去,最多成為過程;過去,從來都不會過去。是能去哪裡?發生過的事情,永遠都會以某種形式留下來……〈過去讓它過去〉是林曉培《心動》的歌詞,不是可以拿來安慰人的台詞!」

我立刻大笑,對呢,「是能去哪裡啊?」並試著揣想,這段話來自一個午夜KTV場景,朋友們點了這首歌安慰傷心者,說「過去就讓它過去」,彷彿唱完這首歌,一切傷痕就能煙消雲散。 

換成是我,聽到這種安慰,大概也會在心中吶喊:「有這麼簡單就好了。」

過不去的事,在局外人眼底,可能是小事,對當事者都是大事;無論事實面貌,真的慘絕人寰或是雞皮蒜毛,大小事的核定,隨著年紀經驗,認定有所不同。

學生時代暗戀的人,把你廢寢忘食的情書貼在公佈欄;初次戀愛,就遇到對方劈腿方;以為閨房密友的姐妹淘,卻是背地裡說自己壞話的人;認定能兩肋插刀的哥兒們,竟然搶走自己的女友;可以信任的老闆,原來會盜用公款;一手栽培的屬下,後來背叛自己;自己簽字做保的兄弟姐妹,竟然會人間蒸發。

世界上的傷痛,千奇百種,不是每個傷痕累累的老鳥,都能夠體會菜鳥的痛;即使你曾經遇過類似遭遇,和現在這個受傷者,還是不一樣;就像粗枝大葉的人,聽見有人當眾罵自己:「你長得好醜!」雖然討厭,隔天醒來就忘了;這句「你長得好醜!」對於自尊心強的人,搞不好受傷一輩子。

即使某些音樂的能量,能燙平人心複雜的縐褶,來自旋律和情境想像,絕非歌詞一句「過去就讓它過去」,因為,曾經發生的,都不會過去,頂多刻意忽略或漸漸遺忘。 
 
會過去的,是沙灘上的海浪,是牆上的月曆,是臉上緊實的肌膚,是已經發霉的麵包……真的,都不是漂亮安慰句型。

「過去就讓它過去」,應該是一句自己對自己說的話,而非外人勸慰的話。

老實說,受傷時,我最討厭這種粉飾太平的安慰台詞,一點也幫助不了我,還不如握緊我的手,抱抱我,什麼話都不要說。

 



本文發表在自由時報專欄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迂迴和淤青,
是人生重要的體驗。

暗戀與明戀,光說不「戀」,
任何一種,都有遺憾。

一個寫字畫圖的人,
做過一些音樂企劃和出版的雜事,
出版過十幾本書,
比如:漫畫或文字書之類。

如工作寫稿相關邀約,
可寫信給我。

alicewhale@qq.com

↑ 我換信箱了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