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30549尋常反應。






這是1995年8月20日發表在《自立晚報》副刊的一首短詩。

當年,有本書叫做《一九九五‧閏八月》,這本書的大暢銷,解救了當年商周的危機,這是2000年商周社長何飛鵬笑著告訴我的。

我發表的時間,還沒有閏八月;我寫作的時間,應該是七月,所以,我的心情應該是七月,我想,那時候,我的心情有戀愛的心境,對於某個男人。

一段陳年往事了,只是剛好在我翻箱倒櫃打包行李的時候,找出這份報紙,發現,原來我寫過這段隻言片語耶。

某噗友說:「主編是林文義吧?美女的稿子,總是優先採用。」
我正經回答:「那時我和林文義還不認識,也沒見過面,而且我不是美女……」

他給我一個微笑臉,接著,我又說:「……你這樣的話啊,只能對現在歐巴桑的我說,我就無所謂了,哈哈哈。可是,當年我還青春耶,那時是投稿,很沒自信,又很顫顫驚驚哩!」

真正想說的是:嘿,親愛的朋友,請不要以「大人通俗世界」的觀點來對待每樁青春事物點滴,雖然當時,我也快30歲……但是,那是一份認真的青春情懷啊,無論是寫作或戀愛。

青春,是一件再也不會回頭的事。 

我說的是每一樁初次經驗的心境,無論是戀愛、工作和對夢想的渴望。 
每一個年紀都有這樣的「青春」,沒有人可以「真正世故」。

這首短詩,只是讓我瞬間想起當年的心境,很甜,某一瞬間,很甜。


都會感情的「尋常反應」。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迂迴和淤青,
是人生重要的體驗。

暗戀與明戀,光說不「戀」,
任何一種,都有遺憾。

一個寫字畫圖的人,
做過一些音樂企劃和出版的雜事,
出版過十幾本書,
比如:漫畫或文字書之類。

如工作寫稿相關邀約,
可寫信給我。

alicewhale@qq.com

↑ 我換信箱了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