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120651我,最後悔的戀情。


許多女人說到最後悔的戀情,總忍不住唏噓。

一種後悔是:「誰叫當年我不懂珍惜,沒把握住這段姻緣。」彷彿若沒錯過那個人,現在早已結婚生子,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另一種後悔是:「如果當年我招子放亮一點,就不會瞎耗這麼多年青春,跟一個混蛋在一起。」似乎不和那個王八蛋在一起,青春會更多彩多姿。

史黛西也有一段深深後悔的戀情,內容卻大大不同。

史黛西後悔曾經和一個既優秀又聰明幹練的男人談戀愛,如果她和他不談戀愛,那個男人絕對是她事業上的名師良伴。結果,談了短短三個月的戀愛,發現彼此感情性格不合,相互隱藏,又說不出口,直到男人劈腿才收場;對於劈腿的男人,史黛西並沒有生氣,本以為鬆了一口氣,心中竟小小不甘,而男人則充滿愧疚。分手後,再談及工作,因為各自自尊和莫名情緒,什麼都卡住,最後連當朋友都尷尬,不了了之。

因此,當藝人黃子佼近日出書被問及「最後悔談過哪一段戀情」,出人意料地回答「都後悔」,因為「情事」大大影響「事業」發展,史黛西看到這則新聞,簡直如獲知己。


不是只有男人在意事業,有的女人也是;黃子佼是藝人,明星的戀愛備受關注,已是不成文的表演項目一環;史黛西不是名人,只是熱愛工作,可是職場的男女關係,有時影響甚鉅。

「所以,我絕對不和有利用價值的男人上床。」自認沒有「情婦天份」的蘿貝卡很赤裸寫實地這樣說,因為只要上過床,所謂「有利用價值」或「有能力幫助女人的男人」常常會把女人當成戰利品,驕傲亮完相,就丟到倉庫,如同過剩的救援物資。

喬伊絲的感言,和蘿貝卡概念接近,角度不同,一樣銳利,她說:「會欣賞女人追求事業、尊重女人的專業工作態度,並願意傾聽女人心事的男人,八成因為這個男人還沒把這個女人搞上床。」

說起來,這些言詞,或許偏激一點,世界上不是每個男人都只有下半身思考啊。

遺憾的是,她們都沒認識這樣的男人,剛好也沒看見這樣的男人,而那些正直純善、尊重女性的男人也不會剛好認識她們、主動追求她們。

某些愛情故事,就是剛好,剛剛好的誤解,剛剛好的錯過,如同你剛剛好正在閱讀此篇文章,說不定你昨夜和我一樣剛剛好看了一部好萊塢電影,故事內容剛剛好是:奪愛大作戰或求愛追擊令之類的勵志電影。

我相信,那類型電影都讓我們熱血沸騰、感動不已,認為人生無限可能。

睡醒之後呢?

當年,你以為錯過的姻緣若能把握住,現在真能結婚生子、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嗎?當年,你如果不和那個混蛋男人在一起,你會不會愛上另一個更糟的混蛋?究竟什麼男人才是有利用價值?男人是否也這樣思考「有利用價值的女人」、「合作的夥伴」?

能大聲說出後悔二字,都表示來不及了,不可能了,頂多是情緒感歎詞。

事實上,我以為「最後悔的戀情」應該是當下,這一時兩刻,正在發生,正在模糊,正在意氣用事,正在恐懼未來……這一瞬間,每一種決定,都怕後悔。


 


本文,發表在自由時報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迂迴和淤青,
是人生重要的體驗。

暗戀與明戀,光說不「戀」,
任何一種,都有遺憾。

一個寫字畫圖的人,
做過一些音樂企劃和出版的雜事,
出版過十幾本書,
比如:漫畫或文字書之類。

如工作寫稿相關邀約,
可寫信給我。

alicewhale@qq.com

↑ 我換信箱了





    沒有新回應!